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荒诞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都是失误,都没啥错,都能理解

荒诞里 渡火的雪人 2290 2021.11.25 20:59

  李河说:“坐。”

  他面前煮着一锅红汤火锅。

  杨平背着的一只手暗暗掐起一个手印,另一只手拉开凳子,坐了上去。

  “我对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感到非常抱歉。”

  杨平说:“少爷不必如此。”

  李河坐下,说:“当时我在你的猪巢里藏了一个尸体,后来别人取出那具尸体的时候直接弄塌了它。”

  “我妻儿在猪穴旁边遇到贼人才受害,跟猪穴塌不塌没什么关系。”

  “我想你是迫于李家的压力才这么说。”

  “我曾经也被迫逃了很多天。”

  “你好奇我是怎么找到你的吗?”

  红汤已煮沸,李河往里下了些菜和面。

  “我听说长时间不吃肉的人突然一顿吃很多肉会出现不适的反应,甚至有人死在这种反应里。”

  “我之前吃了顿肉,确实有些不适。”

  “如果我想找到你,只需要问一下族里的长老。”

  “那天渡劫的那位?”

  “嗯。他掌控了一片天道。”

  “什么是天道?”

  菜熟了,李河拿起一个碗,往里夹满菜和面条,然后搁在杨平面前。

  “什么是天道,具体我也说不明白,不过我知道他掌握了这片天道之后,在边城发生的事情都在他的感知范围内。”

  杨平是右撇子,此刻掐决的也是右手,用筷子吃东西也是右手,他只能散去手上的灵气,腾出手来吃东西。

  “谢少爷。”

  “你不是我家的仆人。”

  “······”

  “我家的仆人对我也不会这么客气。”

  “······”

  “这次叫你来主要是很好奇你的修炼方法。”

  “嗯?我以为大家族的人不需要为这些事情烦恼。”

  “正常情况下确实不会--加点肉的话你没关系吗?”

  杨平觉得李河说话的思路好像很混乱。

  “没关系。”然后又补一句:“我可以自己夹的。”

  “我十几天前听说有个人在黑市闹得非常凶,力大无比又身手敏捷。”

  “是我闹得,但我是在三十几天前开始的。”

  “我总呆在屋子里,一些新闻到我耳朵里都变成旧闻了。”

  “少爷雅兴。”

  “这菜和面熟的这么快,肉怎么就熟的这么慢。”

  李河很疑惑为什么杨平突然说句雅兴是干什么。

  杨平心想刚才那句雅兴说的好,眼前的李家少爷都开始说食材的事了,心情肯定不错。

  李河接着说:“我查到你根本没有接触过任何修炼功法,但你显然已经是一个修真者了。”

  杨平心里一惊,问:“我现在已经是个修真者了吗?”

  “丹田里的灵气能与身体灵魂产生共鸣,可以随心所欲的调用,那就已经是了。”

  “没想到我小时候的梦想竟然被我不知不觉的完成了。”

  “我想以你的天赋赢得大比应该很容易,是哪个家族出钱让你输的?”

  “就是李家。”

  “哦······这个我也没什么办法。我只想问问你愿不愿意把你的方法教给我。”

  杨平站起来,说:“我恐怕不太愿意。”

  李河吃进一口面条,说:“我或许可以给你一些报酬。”

  “修炼功法都拿不到的家族子弟的报酬不太诱人。”

  “一般的报酬我是没法给你的,但我可以帮你图谋一些不可思议的东西。”

  “什么东西?”杨平早已规划好逃离路线,只是他知道大概率逃不出去。

  “我可以带你出城。”

  杨平怔住了。

  李河坐着等他反应过来。

  “我觉得你愿意坐着听我说这些。”

  “当然······怎么出去?我为什么能相信你?”

  “三十天后,我用内定名额出城,坐的马车,随行的只有一个人能发现我做的伪装,我族里长辈可以跟他协商,他或许会允许你出去,但出去之后肯定不会拥有正常的身份了。你也可以选择不信,我没有证据可以证明我是可靠的。”

  “如果我答应了你,就未免也太不是人了。”

  “嗯?”

  “如果不是洞塌了,贼人根本没法靠近我的妻儿。”

  “蓝雪猪会保护她们?”

  “蓝雪猪不会保护她们,但也不会攻击她们,它们更愿意攻击陌生人。所以你告诉我,你害我失去妻儿,我凭什么帮助你?”

  李河身子向后仰,说:“你的表现在我看来其实是很想出去,只是想要更多的东西。”

  杨平不说话了。

  李河舀起一勺热汤,浇在杨平的碗里,说:“快凉了,夏天也这么冷。”

  杨平回道:“你说的对。”

  肯定不是指菜凉的快。

  “同意的话就坐下吧,肉快熟了。”

  “嗯。”

  杨平坐下。

  “这些肉好像是你三十天前送来的,但具体哪只猪就不知道了。”

  “啊······你们会把猪留这么长时间呐。”

  “对于我们来说,肉也算是比较稀缺的资源了。米面的话就富裕的多。”

  “······我们的米,吃的很节省······根本不会磨成面,我只在老一辈那里听说过米可以变成面。”

  “你碗里那些白色细长的条就是面做的。”

  杨平不知道说什么好,心想如果自己早些到黑市闹事是不是就能更早的知道这些,甚至过上不愁吃的日子。

  他抬头看到火锅里翻转的白色长条,心想这些估计自己一家能吃上一天。

  李河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问:“这些够吃吗?”

  ······

  五长老将眼前的幻象撤离,对柳大人说:“看看,多惨的一个人呐,一家过得好好的突然就没了老婆孩子收入。”

  柳大人叹口气:“这是我的过失。”

  五长老嘲讽的看向柳大人,说:“挖一个法境小辈的尸体,还用得着这么大阵仗?你手里捏着白玉苹果你还怕个什么?”

  “莫要再消遣老夫了,有话直说吧,找我做什么?我猜你怕是要反了天。”

  “你看看这个可怜的孩子,二十多岁就经历了别人七八十岁要经历的事情,你不想传他一些功法补偿一下他吗?”

  “你会这么善良?去帮一个半个月就离开的小辈?”

  “当然你要告诉他是我让你传他的,别忘了把家族地位名字都带上,千万不能让他认错人,要是你是在讲不清楚可以一并带上我的画像。”

  “你拉拢个小辈结果你一点力不出?”

  五长老嘴上挂起一点戏谑的笑容:“要不我把我这剑送他?”

  “我刚才就开个玩笑,莫要见怪。”

  “哈哈哈哈哈!你这变脸的功夫快赶上当年的我了,哈哈哈!不过那个小辈能自我摸索出修行的道路,其天赋必然出类拔萃,我这可是给你添了个好徒弟呦。”

  柳大人又叹起一口气,说:“当今这世道,把他留在身边不如把他扔在大漠自生自灭来的好,至少大漠那帮东西只会教人怎么利己。”

  “所以你们当初把我们赶到这边来是是第一个不同意的。”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