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尘上离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遗物

尘上离离 紫域寒琦 2432 2018.06.14 02:38

  钟离一句“告诉师兄你带我逛妓院”南宫炎就闭嘴了,乖乖的跟在她身后进了春意坊。

  南宫炎的确也怕钟离去跟出尘告状,但这是次要的,毕竟从知道钟离内力心脉被夺,他就知道自己已经在凌王殿下那儿上了黑名单,治不好她横竖都不会好过,也不怕多这一项了。

  跟钟离进去的主要原因是想看看她到底要干什么,南宫炎从昨晚知道钟离的身份后,就感觉这个小丫头不简单,身负灭门之仇,却在重伤醒来后没有跑回雪域报仇,而是在不知道出尘就是她师兄的情况下,在蓝祈的凌王别苑安安稳稳的呆了大半年,她就不怕救她之人居心叵测吗?

  刚才站在门外跟南宫炎打招呼的店小二迎着钟离他们进门,本来想带着他们去南宫炎常去的雅间,但是钟离走在前面,进了大堂环视了一圈之后挑了一个比较隐蔽的位置坐下了,这个位置既能看清春意坊整个大堂的格局布置,也能观察到门外街上的情况。

  “南宫公子,你们要点什么?”店小二殷勤的擦了擦桌子,热情的招呼着南宫炎他们。

  “一壶清酒,再要几个你们这儿的招牌小菜”钟离看着勤快的小二有种来到酒楼的感觉,这京城最大花楼的服务就是不一样啊。

  “酒换成茶!”南宫炎一听钟离要酒,赶紧给她换了,大白天的拽着他喝酒,是嫌他在凌王殿下那儿命长麽!

  钟离挑挑眉难得没有出声反对,“听说南宫公子是这儿的常客呀?”

  “在哪儿喝茶听曲儿是小爷的自由”南宫炎潇洒的打开折扇,跑了一大早上累死他了,“倒是你,一大早上跑出来,现在都快中午了也不回府,还想来妓院喝酒,到底想干嘛?”

  “南宫神医救了我的命,想敬你一杯酒,略表谢意啊”

  “你少来,要不是小爷出来找你,你敬谁酒?你本来就打算来这儿的,只不过不幸被小爷逮到了!”

  “南宫神医这你可错了,是本少爷在等你”钟离冲着一脸疑惑的南宫炎眨眨眼,看着小二利索的上齐了菜,心中再次默默感叹,京城第一的花楼果真不一样啊“小琴,你也坐下,尝尝这京城第一花楼厨师的手艺,别辜负了南宫神医的一番好意”

  “是,公子,谢谢南宫神医”小琴很高兴的坐到了钟离的旁边,早上出来时小姐说请她吃好吃的,结果在茶楼喝了大半壶茶,磕了半天瓜子坚果,现在终于有好吃的了,虽然南宫公子也在,不过小姐让她吃了,南宫公子也没反对,她当然遵命了。

  “刚才还想敬小爷酒,现在就成小爷请客了”南宫炎不满的哼了一声。

  “你想让我请客也行啊,不过这儿的一顿饭应该不便宜吧,估计一会儿得记我师兄的账上”

  “别老搬你师兄来吓唬我,小爷可没那么怕他”

  “呦,是么?”钟离冲南宫炎笑笑,也不拆穿他,随即拿起茶杯,环顾起四周。

  蓝祈京城最大的花楼—春意坊,在京城最繁华的街市上,它不像是其他的妓院花楼只在晚上开门,这里白天跟茶馆酒楼一样开门,但是只开大堂,可以喝茶喝酒吃饭,有歌姬舞姬在大堂中央的台子上表演,当然是正常的歌舞,大堂二楼是雅间,可以叫歌姬舞姬进去表演,也可以喝茶下棋,聊聊诗词歌赋,这白天出来表演的都是技艺超群,卖艺不卖身的艺伎。到了晚上,大堂和后厅都开放,至于里面的绮丽风光嘛,也不是平常妓院花楼可比的。

  南宫炎看着钟离心不在焉的,一双眼睛一直在看周围,就感觉奇怪“你在找人吗?”

  “嗯,可以这么说吧”

  “什么人?”

  钟离收回眼神看了南宫炎一眼,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对了,你刚才说你是出来找我的?”

  “对,”漂亮的狐狸眸子翻个白眼,“别转移话题,好好回答小爷的问题”

  “我不认识,如果一会儿他真的出现,可能就知道了”

  “跑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找一个不认识的人,你就不怕被人卖了?”

  “有南宫神医带着就不是陌生的地方了啊,刚才本少爷可是在对面茶楼等了你好久呢”

  “你怎么知道小爷回来”

  “因为你要找我呀”钟离笑眯眯的看着南宫炎变了脸色,这张俊俏的美人脸生气起来也是别有一番滋味呀“哎哎哎,别生气嘛”赶紧倒杯茶安抚一下“本少爷就是感觉你应该有些问题想问我,但是昨晚当着我师兄的面又不好问”

  “你倒真是聪明,那小爷有什么问题你能猜出来吗?”

  “大概吧,但是想让本少爷解答,还得麻烦你先把那两个人解决一下,等我处理完自己的事,再给你答疑解惑”钟离的眼睛看着门外不远处的两个黑衣人,给了南宫炎一个眼色。

  南宫炎也没说话,转身就出去了。

  “小琴,你去把那个小子叫过来,就说他丢的东西在我手里”钟离指着一个刚刚偷偷溜进来的少年,对小琴低声吩咐道。

  “是”

  不一会儿小琴就一脸愤愤的回来了,“小姐,这不是上次撞你的毛头小子吗,我刚才照小姐的话跟他说了,但是他说大堂人多,请小姐去后院,真是太无理了!”

  “没关系,我去去就回,你在这儿等着南宫神医”

  “可是小姐,这不安全啊,万一那小子有什么歹心,多危险啊”

  “这么大一个春意坊在这儿立着,大白天的他敢做什么,南宫神医对这儿比较熟,他一会儿就回来,你就告诉他我去后院了,没事的”

  钟离跟在那少年身后三五步的距离去了后院,只见他三拐五拐就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看样子应该对这儿很熟悉。

  “我的东西在你那儿?”他停下脚步转头就很直接的问钟离。

  “对,但这好像不是你的东西吧”钟离从衣袖中掏出荷包,拿在手里晃了晃,“你是从哪里拿到的?”问这话的时候钟离一脸严肃,完全没了刚才在大堂跟南宫炎聊天时的轻松。

  这个毛头小子不过十一二岁,看着比他略高的钟离这么严肃,有点气势逼人,瞬间就有紧张了,“你跟那些人是一伙的?”

  “什么人?”

  “就是刚才跟踪我的人”

  “我跟他们不是一起的,他们也是为了这个荷包里的东西来的?”

  “我不知道,上次好不容易才甩掉他们的,今天刚进城就被跟了,不知道他们什么目的”少年说这话时仔细看着钟离,好像在看钟离有没有撒谎“你认识里面的东西?”

  “认识”钟离说这话时声音有点低落,但是少年并没有察觉出来。

  “怎么证明?”

  “如果当时给你这东西的人还活着,他一定跟你说,男子的平安扣要放在荷包里,女子的平安扣才戴在脖子上,但他一个大男人的平安扣偏偏挂在了脖子上”

  少年听完这话瞬间愣了,好像被吓到了“是,是这么说的,你怎么知道的?!”

  钟离低头温柔的看了荷包一眼,突然又把荷包紧紧攥住,深吸了一口气“因为这是我父亲的遗物!”钟离盯住少年,目光如炬“你在哪儿见到的我父亲?他还说了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