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全球驭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 战斗结束

全球驭兽 醋烧茄子 1984 2019.08.26 21:01

  之后的战局便简单多了,吃过一次亏的手套变得更加谨慎了。

  每次进攻前都会仔细的对撼地魔猿的动向进行观察。

  对它来说,同样的亏,吃过一次就可以了。

  而撼地魔猿此时也是被手套那一次次攻击带来的冰系能量入侵的不成样子。

  无论是攻击速度还是移动速度都已变慢良多的它在手套的速度面前是显得如此的力不从心。

  撼地魔猿身上的伤痕在逐渐增添,一道深过一道,一道比上一道更狠。

  就这样大概又过了几分钟,场上的两只御兽都已经累到气喘吁吁了。

  手套虽说吃了一棍,但由于冰凯的抵挡,也仅仅是受到了一定程度的震伤轻吐了一口血,虽说体力已消耗大半,也还能坚持。

  但撼地魔猿此时已经快有些支撑不住了。

  不断试图反击,破坏地形影响手套的速度的它身上原本黑亮的毛发此时都已经被鲜血染成了暗红色。

  地面上也满是它留下来的血迹。

  失血过多的它此时拄着它那硬抗着手套攻击捡回来的金属圆棍在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身体也是摇摇欲坠。

  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能看出来,胜负差不多已经分明了,再打下将没有任何意义。

  撼地魔猿翻盘的机会几乎为零。

  林源看着场上的局面没有说话,不过手套却是没有停下它进攻的脚步,它要也要让它感受一下对死亡的恐惧。

  要知道刚才撼地魔猿自空中砸下那一招可是丝毫没有留手的意思,刚才要不是自己及时的改变落点位置,砸到要害死掉也不是没有可能。

  所以自己自然也不需要任何的留手与怜悯对方,一定要在其认输或者昏倒之前尽可能的对其进行报复。

  手套在继续进行着攻击,这次攻击的是撼地魔猿腿部的关节位置,也就是撼地魔猿的膝盖。

  一道白色的身影自撼地魔猿身边闪过,虚弱的撼地魔猿仍旧右手聚拳向下砸去,但被冰系能量拖延的它还是慢了一秒,没有砸中。

  反倒是它的膝盖被手套用它那锋利的爪子在其上面添上了三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伤口的血液简直是止不住的向下淌。

  撼地魔猿吃痛,发出了一声悲壮的哀嚎,但手套仍不罢休,继续反身向着撼地魔猿冲去…

  “为什么他还不认输?这样根本赢不了的战斗,让自己的御兽一直这样挨打真的好吗?”

  场地边上,一名过来观战的女生看着场上格外凄惨的撼地魔猿很是不忍心的说道。

  “是呀!这样下去他的撼地魔猿就很难进入中阶了呀!”

  她一旁跟她一起过来的另一名女生也同样很是担忧的说道。

  “你们不知道吧!他们两个之所以打成这样而且还不认输可都是为了一个女生哦!”

  这时,一名站在她们后面的男生瞅准时机走到那两女生身边嬉嬉一笑,然后说道。

  他其实早已注意这两名女生很长时间了,现在正是搭讪的机会。

  “说来听听?”

  ……

  这样的场景远不止这么一处,周围遍地都是这样的窃窃私语。

  而站在场地右方,全身绷紧直到发抖的孟雄听到周围人的小声议论,心里的压力更大了,紧握的双手更是用力到被自己的指甲深深扎到流血。

  他也知道自己输了,但他不甘心。

  他不甘心自己的女神就这样离自己而去,不甘心自己精心准备的战斗就这么失利,不甘心对面那个不知好歹的小子就这么赢过自己…

  但撼地魔猿的惨状却是告诉他,这一切只靠不甘心真的没有用。

  他看着场上虽摇摇欲坠但仍不肯倒下的撼地魔猿,他知道它是在为着自己一己私欲而坚持。

  而这时,撼地魔猿的胸膛上再次被手套添上了三道狭长而深遂的伤口。

  它被这次攻击带来的巨力所击退,手中用于支撑的金属圆棍被迫脱手,血肉模糊的膝盖更是直接软了下去。

  它终于再也支撑不住了…

  但它在身体倒下之前却是用尽全身最后一点力气,艰难的将头转向了自己这边。

  它那已经被鲜血溅射染成红色的眼眶中的那道充满歉意的眼神,还有它那在眼皮忍不住耷下之时那眼角滴下的一滴染血的浊泪都不禁让他有些崩溃…

  明明任性到让你被打成这样的是我呀!

  为什么你还要道歉!

  他想起了自己跟它之间的点点滴滴,他突然发现,自它刚出生之后到和自己一起踏入的德武的大门,它都是一直在迁就我,照顾我…

  即使是因为我被打成这样,它还是认为它对不起我,没有完成我的愿望…

  真是太自私了我…

  场地上的声音此起彼浮,治疗御兽也已经赶到,孟雄透过因为泪水而变得模糊的眼眶,隐约能看到场地上绿色带有生命气息的光芒萦绕。

  他推开用擁攘的人群,跄跄踉踉的向着前方走去,他来到了憾地魔猿的身前,低下身子。

  看着倒在地上的它那满是伤痕皮肉翻涌的身躯,他泪目了…

  都是因为自己它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为什么自己当时不认输呀!

  而同样站在一旁的林源看着他这副悲怆的样子也满是感叹,不过并未说上一些什么…

  待手套经过一些简单的治疗后,林源便带着它离开了。

  毕竟学校这边竞技场上的治疗只是保住性命,不让御兽在去进行全面治疗之时承受二次伤害,或者伤害加重罢了。

  毕竟那里的治疗型御兽是要时刻保存体力的。

  真正的全面治疗还要去学校的医务室。

  那里空闲出来的御兽和设备才能进行彻底的治疗。

  而手套这也是第一次和别人在学校里打成这个样子…

  “喵~”

  本宫表现的怎么样?

  林源抱着手套走在前往医务室的路上,手套在林源的怀里弱弱的叫道。

  “很好,表现得非常不错,回去给你买三阶的大鱼干吃!”

  林源笑着夸赞道,这次的战斗手套确实辛苦了。

  “喵!”

  不,我要吃湖里面的鱼…

  林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