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又见九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1 金佛

又见九叔 尸小小 2009 2019.11.09 14:33

  电影《猛鬼食人胎》中,陈子文关注的东西有三样。

  一,金佛;二,灵符图;三,五个鬼婴。

  鬼婴自不必说,电影里这东西在魔胎时期就很厉害,一旦出生,绝不在厉鬼之下。若能得到并加以炼化,肯定能对分身修炼幽冥化鬼掌大有帮助。

  至于金佛与灵符……电影中,这两样东西合二为一所释放出的威力,大到让已经诞生的鬼婴毫无反抗之力!

  这种东西,陈子文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的。

  眼下灵符的图案在义庄,而金佛则在大帅府中。

  前者由菁菁那位师叔看管着,或许一休大师也在,所以陈子文打算日后去取。

  至于金佛,因为不确定僵尸分身能不能近距离接触,所以保险起见,陈子文选择离开。

  “先把那些枪给处理了。”

  陈子文是果断之人,既然打算好,就不再逗留,分身与本尊一汇合,即遁往不知何处。

  至于大帅府那些人还想找到自己,陈子文嗤之以鼻。——身上那张由狐妖血制成的隔元符,效果至少还要半年才会消失呢。

  次日。

  腾腾镇徐大帅下令搜索一名逃犯,不仅出动了手中士兵,还派出了一些旁门玄门之士。

  不过这些人注定要无功而返了,因为某人已经连夜带着一批枪,出了腾腾镇。

  枪是好东西。

  而且很难弄。

  因为知道今后中原大地上将会战火连天,所以陈子文一直在为此做一些准备。

  可惜,枪之一物,即使有不少金钱,也很难买到。

  民国的社会阶层也比陈子文想象中要顽固,一个纯粹有钱的人,在那些乡绅大户眼中,只是一块肥肉。

  哪怕陈子文与谭家镇首富谭百万私交不错,后者也丝毫没有拉人入群的意思。

  除非陈子文做他女婿……

  否则的话,要么做猪,要么做狗,要么做匪。

  陈子文要做一个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人,所以暂时躲在暗处、猥琐发育。

  不过,常年躲在暗处,陈子文自是不愿的。

  好在这一天已相距不远。

  因为陈子文得到明确消息,眼下任家镇的那位任家二房老太爷任天堂,已经病入膏肓……

  闲话不谈。

  却说陈子文藏好那批枪,回到腾腾镇,小灵幻界交流会还在进行,而徐大帅也自昨天,将第四位姨太太娶进了门。

  这方世界,仿佛有一只操控万物的手,尽管陈子文改变了一些东西,但许多人事,依旧照着原来的路线前行着。

  “眼下已是四月中旬,时间不早了啊。”

  陈子文感觉时间有些紧迫。

  《猛鬼食人胎》中的主角叫初六,对这个人陈子文漠不关心;但是,对“初六”这个时间点,陈子文却心中铭记。

  虽然不知道记忆中的“初六”,会不会是下个月的五月初六,但陈子文必须早做准备。

  毕竟这可关系到自己一系列的计划!

  “再做一次推手吧!”

  陈子文打定主意,直接使出钞能力,却是买通了几人,暗中接触大帅府的李管家。

  李管家是个一脸横肉的家伙。

  贪财好色。

  但出奇的是,他颇得徐大帅的信任。

  而李管家也没有辜负大帅对他的信任,时常在大帅分身乏术之时,去填补大帅府后宅三姨太的寂寞。

  这天,李管家从三姨太房中离开,却未立刻回家,而是提着一个镀金的佛像,往一处房间走去。

  “反正都是摆设,镀金的和金的又有什么区别呢?如果被人发现,就栽赃给燕家小二,小二媳妇可是很漂亮的……”

  李管家捧着佛像进了屋子,不久又捧了一个袋子出来,见无人发现,便又悄然离开大帅府,往一处茶楼而去。

  大约过了十分钟,李管家离开茶楼,手中袋子里的佛像,换成了一袋比佛像还重的大小黄鱼!

  “嘿嘿,发财了!”

  李管家心中激动。

  而与此同时,茶楼内的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离开,不久后同时出现在一间民宅中,一人关上房门,将手中袋子打开,露出里头的金佛。

  “看起来也挺一般啊。”

  自语之人自是陈子文。

  他此时望着从李管家手中买来的金佛,一脸好奇。

  这金佛是真的,因为当金佛出现在僵尸分身面前时,分身有一种身在烈日下的感觉。

  虽不致命,但如今能让分身忌惮之物,绝对属于凤毛麟角、不可多得。

  也难怪它可以镇住五只鬼婴百年时间!

  当然,这金佛的最大用途,并非镇鬼。

  虽然陈子文没有研究,但电影中,初六用金佛化成的金水画出的灵符,威力大到不可思议。

  只这一种作用,便足以让人心动。

  况且陈子文一直以为,电影中初六的那种画法,实在太过豪放。

  因为他是用金水画出了一个占据一整块门板的大符。

  也许金水所画灵符越大、威力也越大,但陈子文还是觉得有些浪费。

  甚至最后流到地上的那些金水,电影中也任其浪费了。

  如今金佛到了自己手中,陈子文可不打算一次性用完,少说也得多画几张!

  “不过话说这佛像真的是金的吗?”

  陈子文抓着金佛,用指甲扣了扣,又用匕首划了划,深表怀疑。

  虽然触感像黄金,但陈子文几乎可以肯定,这佛像是用一种其他材质所做。

  电影中,金佛掉在火堆里,然后就烧成了金水,如果是真金,那熔点也未免太低了。

  心中有些想拿火烧一烧的冲动,但陈子文最终忍住。

  因为金佛到手,灵符却还在义庄。

  不能画成灵符的金佛,就是个给僵尸分身进行日光浴的东西。

  一念及此,陈子文又取出几张银符看了看,然后将银符与金佛一同收了起来。

  打开窗,陈子文望向窗外。

  此处民宅窗户所对的方向,正是大帅府的方向。

  没了金佛镇压,那五个鬼婴应该已经蠢蠢欲动了吧。

  恭喜了,大帅。

  你要做爸爸了。

  想到电影里魔胎食人的惨象,陈子文身上透出一股上善若水的气质。

  我没亲自动手,就是最大的仁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