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又见九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4 离开(二合一)

又见九叔 尸小小 4218 2019.11.06 07:34

  对于王女而言,父亲去世后,这个世上,陪着她的,只有这几个人了。

  可谁想此次保和之行,先折了三人,不久前又死了两个,现如今,她最后的一点希望,也被人抹灭。

  王女看着陈子文。

  眼睛几乎要流出血泪。

  “我要你死!!!”

  她咬牙切齿般怒吼!

  身形一动,泪水两边滑,王女已全然不顾自身伤势,取出九尾妖鞭,强行挥动,闪电般冲向陈子文。

  “砰砰砰!!”

  枪声响起。

  王女身形暴闪,犹如出现几道残影,避开子弹,手中黑鞭击射向子文心口!

  噌——

  一柄长刀斩落!

  一刀将黑鞭带人斩飞!

  “知道我为什么往这里跑吗?”

  陈子文笑着,一旁分身手持一柄早藏于此地的青龙偃月刀,居高临下地斩向摔到一旁的王女。

  嘭!

  土石四溅中,陈子文站在小红守护之下,一边开枪,一边冷笑:“你若全盛之时,我或许退避三舍,但你现在这副样子,也配杀我?你拿什么来杀!!”

  说话间,王女脚下一空。

  她竟踩中了陷阱。

  “啊!”

  王女欲腾空跃起,下方竟喷出一股毒水,王女无力闪避,左腿连裤子带肉被毒水腐蚀进去!

  毒水得自蛊老之手。

  正是陈子文布置在此!

  此次前来保和村,或与九叔照面,陈子文又怎么可能不做一点准备。只是没想到,九叔没撞上,倒是用在了王女身上!

  “化蛊水??你和蛊三秋什么关系?!!”

  王女靠在一棵树侧,压抑着疼痛与仇恨怒吼。

  陈子文带着分身往前逼近:“蛊三秋?应该算是我师伯吧?家师诸葛孔方。我猜,你应该算我师叔?”

  “诸葛孔方?”

  王女心神一震!

  砰!

  王女身子一歪,背上竟爆起一个血洞,她忍痛闪躲,竟见那个卑鄙少年身边的女鬼,不知几时竟拿着枪飞到自己身后。

  “啊~~~”

  王女哀吼,声音尽透苍凉。

  陈子文却一脸平静,看着小红回到身后,心中满意于对方听话、却又略带可惜。小红此鬼太过善良,刚才若是自己,王女肯定死透了,因为自己一定不会只开一枪。

  不过倒也无妨。

  枪里的子弹抹了血,还抹了些其它东西,王女活不了了。

  “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王女似乎也感受到了身体的变化,靠在一棵树上,声音平静,双眼却死死盯着陈子文。

  蓦地,她身子一颤。

  只见一根黑色如鞭子之物,自她手中射出,却刺破了她自己的喉咙,将她整个身子,笔直钉在了一棵树干上。

  王女死了。

  死不瞑目。

  陈子文叹了口气,看着树上的尸体,摇摇头,带着分身离去。

  夜风呼啸,几缕苍凉。

  只留下一具可怖又可怜的尸体。

  但不一会儿,一道身影出现,披着一件黑乎乎的披风似的东西,整个人不落一丝在外,轻轻地走到挂着尸体的大树下,一动不动,就这样静静地守着尸体。

  也不知过了多久。

  王女的尸体起了变化,一道浓郁之极的阴身,自王女身上出现,面孔半腐蚀,几乎分不出本来样子,唯有那双眼睛中的恨意,一丝未变。

  “师叔,这又何必呢?”

  王女化为厉鬼,正想直抒恨意,却听一个声音,自远方响起。

  与此同时,她脖子一紧,根本无法回头,便被一只突然出现的大手掐住,身子更是被贴上两张银符,煞气在她鬼体内横冲直撞!

  “啊~~~”

  王女惨叫!

  可渐渐的声音小了下去,渐渐的,鬼体化作一缕青烟,与两张银符一同,消逝无踪。

  “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纠缠;小命不见了,向谁去喊冤...”

  陈子文摇头。

  分身带着手套,将王女彻底死透的尸体双眼合上,然后,开始脱她衣服。

  “这是什么?蟑螂?”

  “臭虫?”

  “我去,怎么什么都有..”

  分身除去王女衣物,开始翻找有用的东西,最后找出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虫子,其中一些就连陈子文也不认识。

  除了虫子,还有几张羊皮纸。

  羊皮纸材质与陈子文得到的《凝甲》一致,分别是几张蛊方、一张培养灵兽的术、一张《九尾妖鞭》术。

  几张蛊方,基本蛊老那处都有包括,唯独一张“子母同心蛊”的蛊方,蛊老处没有。

  陈子文看了看,发现炼蛊材料,很多自己都熟,看来诸葛孔方炼子母同心蛊,便是照此方来的。

  暂时没用,陈子文将蛊方收好,又刮了一眼养兽术,发现和养猪没多大区别,便将目光投向最后一张《九尾妖鞭》。

  此术十分诡异,讲的竟是将一种特别炼制的藤蔓,“种”入自己身体的方法。

  陈子文这才发现,原来刺破王女脖子的“黑鞭”,竟是“长”在王女身上的,看起来就像尾巴一样。

  王女身上一共有两条。

  据这份羊皮纸上说,最多可以植入九条,练至大成,将如多出九条手臂,与身体彻底融合。

  陈子文有点被恶心到了。

  这东西打死他也不会练的。

  除此之外,王女身上还带着昨晚陈子文给的银票,其它就剩衣服了。

  “看样子,很多东西都消耗在九叔那边了。”

  陈子文若有所悟。

  王女并不弱,之所以死在自己手中,一是大意跑进自己布置的陷阱区,二是之前与林九大战,受了伤,破了功。

  至少,电影中,王女的隐身术、控制蝙蝠的手段,陈子文都没见到。

  否则,也不至于死得这么憋屈。

  “谁?!”

  突然,陈子文大喝!

  自身躲在分身身后,顺着停在空中监视四周的小红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猥琐的老头,出现在百米之外,身边还有一具僵尸分身。

  “诸葛孔方?”

  陈子文愣了愣,然后上前。

  来者正是诸葛孔方,他显然没想到自己居然被发现了,更没想到,自己竟会在此遇见陈子文。

  “小师妹?”

  诸葛孔方见子文上前,目光一瞥,望见了钉在树上的王女,一时露出震惊之色。

  “是你杀的?”诸葛孔方看向陈子文,目光难以置信。

  待看见一旁的边疆皇族僵尸,诸葛孔方表情先是一愣,然后一惊,接着恍然,最后竟又露出一分喜色。

  “徒儿,想不到你竟有大造化,居然被你得到了一具半步甲尸。”

  诸葛孔方语气有些特别。

  夜色下,师徒二人,僵尸两具,相距不到十米。陈子文看向诸葛孔方,这才发现一旁的任老太爷,与他当初所见也大有不同,全身黑毛内敛,肤色亦泛出一丝微弱的青铜光泽。

  半步甲尸?

  进化的好快啊!

  陈子文盯着任老太爷,也有几分意外。虽然任老太爷看起来比边疆皇族僵尸差了几分,但的的确确迈进了半步甲尸的门槛。

  “都是师傅教得好。”

  陈子文笑道。

  诸葛孔方摇摇头:“是你自己的造化,半步甲尸有多难得,为师能不知道吗。可惜,半步甲尸虽然厉害,可终究还是跳尸,想要炼成真正的甲尸,实在是太难。”

  他看向陈子文,目光慢慢变了:“现在师傅找到了一种炼成甲尸的方法,徒儿,你会支持为师吧?”

  “炼成甲尸?”

  陈子文配合道。

  诸葛孔方点头:“是啊,为师有一种方法,能让一具僵尸吞噬掉另一具僵尸的尸气。你说,如果两具半步甲尸合在一起,突破甲尸的可能性,就会很大了吧?”

  “应该是吧。”

  陈子文看向进阶半步甲尸的任老太爷,心中若有所悟,却又看向诸葛孔方:“可僵尸真的能吞噬其它僵尸的尸气吗?”

  诸葛孔方笑了起来:“当然!你若将分身赠与为师,我立马教你这种功法。”他取出一份东西,走向前来,“我知道你资质不行,但这是给僵尸用的,很容易的。你有了它,日后再炼出一具半步甲尸,也只是时间问题。”

  “哦?”

  陈子文似笑非笑。

  诸葛孔方笑容愈发灿烂:“徒儿,你觉得如何?”

  陈子文看着他,突然道:“靠得这么近,足够激发失心蛊了吧?”

  诸葛孔方表情一僵!

  “你?”

  他有些惊骇地盯向陈子文。

  陈子文慢慢举起手枪,对准诸葛孔方:“很奇怪我为什么会知道?因为我已经将它取出来了呀!”

  是的!

  当初得到蛊老蛊术传承,陈子文第一时间便对自身进行了一番检查。

  子母同心蛊是沟通灵魂的,入体会化作一种灵魂蛊虫,从物质层面很难清除,但失心蛊不是。

  陈子文很早便怀疑诸葛孔方对自己做了手脚。

  也许未必是想要加害自己,可能只是单纯地想防一手,但诸葛孔方的确很早以前便在陈子文身上下了失心蛊。

  ——这也是他在受伤虚弱之时,还敢有恃无恐对待陈子文的底气所在!

  此蛊平时无害,唯有近距离感应到另一只失心蛊死亡,才会如失心一般,冲撞撕咬宿主心脏。

  诸葛孔方显然没料到自己的后手竟会被自己亲手带大的徒弟发现,这时看见一把手枪对准自己,诸葛孔方看向陈子文,仿佛第一次认识这个徒弟。

  “说吧,怎么才能吞噬其它僵尸?”

  陈子文笑道。

  虽然真正动手,任老太爷也不见得是边疆皇族僵尸的对手,但既然这老头自己送上前来,陈子文也不想错过。

  “就是这份——”

  诸葛孔方举起手中纸质物!

  砰!!

  枪声响起——

  在对方掷出手中物之前。

  ...

  半个小时后。

  陈子文拿着从诸葛孔方身上搜出的另一份写着“化尸诀”的功法,分身闭着眼,复又睁开。

  “真的不难啊!”

  陈子文面露喜色!

  此功法其实是将人转为半尸、炼制死士的一种术,由僵尸修炼,竟有奇效!

  一旁诸葛孔方捂着中枪的手臂,面对着拿枪对着他的小红,面色死灰。

  “小红,”

  陈子文放下《化尸诀》,一边操控边疆皇族僵尸走向任老太爷,一边也不知是对小红说还是对一旁诸葛孔方说,“我现在要试试这份化尸诀是不是真的有用,一会儿,我这边、他这边、包括他那只僵尸分身有任何不对,立马开枪!”

  诸葛孔方闻声一颤。

  “是真的。”

  他低头道。

  陈子文却理也不理,控制分身走到任老太爷跟前,一把将任老太爷按在地上,露出两颗尸牙,咬向对方脖子!

  “啊~~~”

  诸葛孔方捂着头,低沉地痛吼起来。

  他很想挣扎,可看着前方对准他的枪口,却一丝一毫不敢乱动,甚至控制着任老太爷,一动不动!

  “徒——不!子文!”诸葛孔方忍住灵魂撕扯的痛苦,看向陈子文,“吞噬了我的分身,能不能放了我?!”

  “想什么呢?”

  陈子文一边控制分身运转《化尸诀》,一边望向诸葛孔方,“瞧你这话说的,毕竟师徒一场......”

  ...

  ...

  次日。

  清晨的光线总带有几分寒意,打扰到树梢间的几滴露水,露水滴下,打在正下方一块新立的青石墓碑上,溅到了墓前蹲着的少年。

  “师徒一场,怎能不帮你收尸...”

  诸葛孔方死了。

  陈子文动的手。

  尽管心中清楚,对方曾经对自己下蛊,很大可能并非抱着一种恶意,而只是一种防备手段,但陈子文还是将他杀了。

  杀他时,陈子文心中也无恶意,也不是因为对方先前要杀自己,自己才动的手,而只是单纯地认为他死了对大家都好。

  “我真的变了吗?”

  陈子文摸了摸墓碑。

  此碑由一整块青石所制,上面刻着“诸葛孔方之墓”六个字。

  “师傅啊,到阴间,好好找个机会转世投胎,不要到了下面还想着报仇,这样徒儿会很难做的。”

  陈子文站了起来。

  此时朝阳初升,漫天染色,老去的枯叶落下,少年拍了拍肩,转身往林外走去。

  少年身边,一道身披黑袍的身影跟着。偶尔晨风吹过,带起衣袍,露出一具仿佛青铜打造的身躯......

  ...

  是夜。

  七点出头。

  发现了王女尸体、推断敌人自相残杀的林九,如约出现在任家镇口。

  忽然一名附近客栈店伙计往这边跑来,手中捧着一只盒子,盒子里放着半本书。

  与此同时。

  另一道与林九看起来一模一样、却带有一丝鬼气的身影,出现在“积善之家”门口,在一个乔装打扮过的小厮陪同下,招呼着一群工人,进入“积善之家”,将屋里头一只只用黄符封好、大大小小的酒坛,搬到屋外停着的诸多马车之上。

  点了点数目,一共一百零三坛。

  “林九”身边的小厮点了点头,一行人告别前来帮忙的保安队长阿威,驾着马车,出了村庄,自一处渡口,卸货上船,由一艘不大不小的木质货船,运往不知何处......

举报

作者感言

尸小小

尸小小

小红是能变化他人样子的,《鬼咬鬼》中曾变成小珠过。   另外,二合一大章节就不拆开了,今天有事,就这一更,其实也算两章吧。

2019-11-06 07:3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