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贼之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贼之法师 会飞的猪 2065 2005.06.27 22:51

    日子还是这样过着,从这件事以后,老教授就再也没给我好脸上看,每天,我都会不时的盼望着费尔莎的出现,当她出现的时候,我便会莫名地泛起一丝兴奋,并有一种很想表现自己的意图,不过还是很胆怯,所以也没能鼓起勇气上前去跟她说句话。我默默的留意她,很期望她能注意自己,可是枉然,她好象从来都没有注意过我,也许我的人群之中总是显得那么渺小。

  生活中还是会充满乐趣的,在空闲中,时常跟着杰克和凯特他们到老胡那里去喝喝酒解闷,喝完之后便开始狂赌一番。在老胡那边,我只收了他一百万斯比,其余的二十万斯比的零头就给他了。我人还不错,所以他也就没有刻意去了解我的背景。

  而凯特,自然是春风得意的坐着他的组长宝座,由于”收益“很是不错,所以活动的时候,大多都是他充大头。杰克则是每天不知跑出去干些什么东西,叫他带我去,他又死活借口推脱,具估计,应该是出去泡妞了!

  狂欢照常进行,钱照赌,而现在学校最流行的新闻便是冰丽斯与群狼的传说,传闻主力哥德坎尔王子动用了鸡蛋大的钻石戒指都没能打动芳心,大批义勇军冲锋陷阵,战势如火如荼,但未能有人能攻到城前,但这丝毫没有减少他们的狂热信仰,他们的信仰是:革命总有一天会成功的!

  时间很快很快流逝着……

  (((((((((((((((((())))))))))))))

  窗外,天已经亮了,但依然是灰蒙蒙的,也许是没有母鸡,不时从某处传来寂寞公鸡的嚎叫,这不由引起我的共鸣。

  此时已经醒来,因为离起床的时间堪远,而且刚脱离炎夏的早晨气温又有偏下,所以窝在毯子里感觉舒服无比,再加上脑袋里还充实着浓浓的睡意,我闭着眼睛躺在床上懒懒的不想动。

  突然,对面传来了一阵起床穿衣声,我瞬然感觉到惊奇,要知道,宿舍里的这帮人可是奇懒无比,起得晚倒是屡见不鲜,要是起得早的,那就实属罕见了,所以更别说现在如此之早的时候会有人起床。

  因为没见过公鸡下蛋,于是在好奇的驱使之下,我下了最大的决心,决定挣扎着睁开眼睛看看世间奇观,非常艰难的撑开如同铅般重的眼皮,朦胧中的,只见杰克的床上有一个人影在忙碌着,原来这只下蛋的公鸡竟是杰克这个家伙,每次起床,我都要经过内心无数的挣扎和心理上的斗争,最后才痛苦的爬起,因为浓浓的睡意加上懒洋洋的身体还有舒服的床总是会让人产生强烈的不舍,想象起床的那种痛苦,我心里不由庆幸现在起床的不是自己。

  真是怪事,这家伙可是出了名的铁公鸡,他连毛都不会拔怎么会下蛋呢?纳闷中,我半眯着眼睛注视着正在忙碌的杰克。

  突然,在床上忙碌的杰克转头望往来,脸上泛起贼贼的笑容。心里不由一惊,大事不好!一有见到杰克的这种笑容,我立马预感到将会有不幸的事情降临。

  果然,杰克就已经爬上了我的床,真烦恼,想必他非常了解此刻的语言是不足已让我起床的,所以他开始在床上折腾起来,一会隔着毯子咯支我的腰,一会骑到我身子上,虽然一百个愿意,但我始终经不起他这番折腾,睡意已经被他磨得一光二净了,在万般无奈之中我只好恼怒的爬起来,眼皮沉沉的,我不住的揉着眼睛,郁闷地狂挠乱糟糟的头发。

  真可恶,这么早把我拖起床,难道他就没有罪恶感吗?难道他就不怕受到批斗吗?难道他就不会受到良心上的谴责而忐忑不安吗?

  看来他好象没有!坐在我床上,他神秘地,外加嘻皮笑脸地说道:“嘿嘿!快起床,今天你走运喽,破例带你去开开眼界!”

  我撑着模糊的眼睛望着他,什么叫我今天走运了,我看他是说反了吧,分明是自己要去干什么,怕闷,拉一个陪葬的,切死只家伙,我无精打采地,外加半死不活地道:“我,我好困啊,不去行不行!”

  作者在“不去行不行”后加的是感叹号而不是问号,就说明了,这句话“不“是问杰克回答行或是不行的,而是纯粹地发发牢骚而已!因为,我是肯定挨去的!

  果然,杰克有意板下脸来威胁道:“哼哼!不去?真的不去?”说完,活动着手指准备又要对我痛下杀手。

  天,这家伙又要来了,我慌忙答应道:“去去去,当然去!”

  “这还差不多!”

  反正事已成定局,无奈,我只好满足一下好奇地问:“那你至少要告诉我去哪吧!”

  “嘘!”这时杰克神秘兮兮把脑袋凑过来小声道:“这可是机密情报,保证你去了一定不会后悔,如果后悔,我赔偿你的精神损失!”

  拷!要知道,从这里到学校另一头的第一食堂,有几里路哩!唉!反正也起来了,经不起杰克神乎奇迹般的软磨硬泡,只好硬着头皮起床穿衣,粗粗处理完早晨必做的事情,便跟着杰克出发了,

  天,如铅一般的灰蒙蒙的,四周不时的传来雄亮的鸡鸣,由于太早,在宿舍区的大道上,道上显得十分冷清,阵阵晨风迎面拂过,让人顿生凉意,此时我们刚从宿舍里出来,我郁闷的跟在杰克后面,由于有些凉意,我不由缩着脖子,搂着双臂走着,路上没有行人,只是不时的遇到一两个清洁工在扫地,虽然洗过了脸,但是实在起得太早了,我不由得打哈连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