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贼之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七章

贼之法师 会飞的猪 2321 2005.10.19 15:33

    走在路上,走最后的我在路旁看到一棵室内盆景,随手瓣下一根树枝在没人注意之际把锁打开,打开锁之后,我迅速地把预先准备好的纸条塞到匣子里再锁上。

  悠悠然来到考试大厅,凯特正一脸焦急的在等待,当我把匣子交给他时,特意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退到人群中静观其变,只见副部长开始把钥匙分发到各个小组长手里,随后各小组长纷纷打开自己眼前的套针箱,凯特打开之后,愁云密布的脸上顿时绽起了笑容,随后向我投来了感激的眼神,我微笑着朝他挤了挤眼睛。

  站在评判处前面的副部长宣布道:“考试限时为半个小时,考试即将开始,请各小组长做好准备!”

  顿时各小组长都开始准备起来,表面上看凯特是在装作查套针的样子,而我非常清楚他是正在看那张纸条,只要有一定开锁功底的人,按着那张纸条上的指示,就应该可以打得开锁了。

  “考试计时开始!”

  在副部长的一声令下之后,众小组长们即刻陷入忙碌之中,而凯特也是在一阵忙碌,只见他不时的更换开锁针,我想他应该是在借机看那张纸条上的指示吧。时间一点一点的过着,考试场上的小组长们都已经满头大汗,也不知道是累的,还是焦急的。

  时间很快地过着,场上的小组长们全神贯注地拔弄着锁,不知不觉中时间已过去了大半。

  “哈哈,我打开拉!”突然一名小组长惊喜地欢呼而起,只见他手里托着一朵漂亮的紫水晶玫瑰。

  接着,陆续有人打开匣子拿出各种信物,在考试差不多要结束的时候,已有二十一人打开了匣子,其余的五人已有自知之明地放弃了考试退下场来。场上,只剩下凯特一个人仍在场上满头大汗的忙碌,他大概已经清楚了我要说明的东西所以没有再去看纸条而是潜心地用开锁针拨弄着手中之锁。

  考试结束的时刻渐渐地逼近中,气氛开始紧张起来,我也不由得为凯特捏了一把汗,旁观的众人都屏住呼吸期待结果。时间马上就要结束,站在评判处前的副部长已经在不耐烦地看着怀表。

  时间依然在沉寂中一点一点逝去,大家都目不转睛地望着场上的凯特,突然卡哒一声脆响划破了所有的宁静……

  “耶,耶耶耶~!”激动得不能自己的凯特欢叫着一跃而起,手舞足蹈地叫嚷,整个大厅都回荡着他兴奋的叫声。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评判处响起了副部长宣布考试结束的声音。

  压在心中的大石总算落下我不由得吐出一口,场上的凯特已将匣子打开,瞬时,一道眩丽的魔法光晕印在他的脸上,只见他从匣子里拿一颗魔光四射的天蓝色宝石,宝石的美丽让旁观的众人也啧啧称赞起来。在凯特茫然之间,他不经意地碰到置于桌子边缘的套针匣子,我不由大惊,心时暗中叫不好。顿时,套针匣子往桌子下掉去,啪达一声脆响,开锁针散落地上,在散落的开锁针上,那张白色的纸条是那么醒目。

  我摇了摇头,看来凯特这家伙今天真是倒霉催的,注定是没福气得到小组长的职位了。旁观的人群开始指指点点纷纷议论着,顿时场上的凯特惶然失措,一脸惊慌想将地上的东西捡入匣内,可是已经晚了,这时的副部长已经走到他身边,伸出一只手厉声喝道:“拿来!”

  事情全都败露,面对着凶板着脸的副部长,脸上满是害怕的凯特胆胆颤颤地将纸条递向副部长。恼怒的副部长一把夺过纸条,打开扫了一眼,脸上的表情更得颇为难看,狠狠地把纸条递到凯特面前厉声喝呲道:“说!这是什么?”

  好象一个犯了错的小孩般,凯特低垂着头小声道:“是~是开锁指导!”

  “好你个凯特,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竟然敢在考试上作弊,说,这张纸条是哪里来的!”

  凯特垂着头不语。

  见凯特不肯招认,副部长重新打开纸条,我一看要糟,惊慌之中,转身蹑手蹑脚往人群外溜去……

  “站住!”

  可是已经来不及,我的鬼祟已被发现,身后即刻传来副部长的暴喝声。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向我投来,我一时间惊慌失措,慌乱中不管三七二十一拔腿就逃,但倒霉的事情接踵而来,突然眼前一黑便撞在了一个人身上,我缓过来急忙着想再次逃跑时,胳膊便被抓住了,只听被我撞到那人疑声道:“咦?小伙子,怎么是你啊!”

  我定了定神看清,原来自己撞到人竟然是那个叫我当组长的副部长,顿时汗颜,真是前有狼后有虎,想挣脱被抓住的胳膊,怎奈越挣扎他抓得越紧。只听身后传来另一位副部长急唤的声音:“海德,快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完了,我心里顿时绝望,放弃了无谓的挣扎,一脸苦忧地等待既将来临的噩运,这时的副部长已赶了上来,对海德道:“幸好有你在,不然就让这小子溜了!”

  抓着我的海德疑声道:“哦?特维奇老弟,他又在你这里干了什么?”

  特维奇惊诧地对海德道:“‘又’干了什么?听你的意思,他在你那里也干过什么?”

  海德望瞭望焉焉的我,然后对特维奇解叙道:“哦,他正在大厅掀部里镇部之宝的老底时被我抓住了,他把那把大锁是装饰品的本质都解叙了出来!”

  听了海德副部长的话,特维奇的表情变得更为惊讶,他惊声道:“那把黄铜大锁的老底?在世界上只有一把这样的锁,他怎么会知道?”

  “这就是我抓住他的原因,对了,他在你这里又闹腾什么了?”

  “哦!这臭小子竟然在小组长开锁考试的时候,偷偷把开锁指导放在五号套针箱里,然后帮凯特作弊!”

  海德迹惊道:“他没碰过锁,怎么画得出开锁指导?小组长考试的用锁也是挺精密的,特维奇老弟,你我把这种锁拿在手上不琢磨半个时辰,也画不出草图啊!还有,五号套锁箱的钥匙不是你拿的吗?他是怎么填纸条进去的?五号套锁箱可是比赛专用的,上面的锁可不比小组长考试的锁简单!”

  我的心里暗暗叫糟,顿时四静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全部人都用看猴子时的那种眼神向我望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