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贼之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五章

贼之法师 会飞的猪 5150 2006.01.17 02:51

    三队人马立即分散开来,我分配好人手到各个装有粮草的营房,估计丽莎和迦巴勒那边也准备好了之后,我亲自动手往一个营房里丢进了第一个火把,呼的一声,营房瞬间燃烧起来,雄雄的大火吞噬着一切可燃之物,易燃的粮草加上火油的助威,营房片刻变成一团火球,这根本就没法救。

  看到我这边已经行动,丽莎和迦巴勒也紧跟着行动,立即,整个后勤区火光冲天,这时赶去西边救援的巡逻队和士兵急匆匆的蜂拥着赶回东边,我们也杂合在救火的人流里帮忙着救火,可是已经枉然,在片刻之间,粮草已经烧为灰烬。

  平静了,一切都已经平静下来,焦黑的地面,还在冒着余烟,救火的人们都站在废墟呼呼地喘着气,而我们也是,提着水桶,脸上乌黑乌黑的,准还能得过救火英雄奖。这时,刚才遇到的那个高级官军在两个警卫兵的跟随下来到这里,看着被烧个精光的粮库,他好生恼火,破口骂道:“你们这么人都是干什么吃的,竟然中了敌人的声西击东之计!”

  没有人说话,一个个都是拉着脸受训!

  “还好损失不是致命的,今天有敌人来袭,一定要提高警觉,加强巡逻队力度,再让人有机可乘,我剥了你们的皮!”军官哼了一声,带着警卫兵离去了。

  见军官走了,救火的人们纷纷松懈下来,个个疲惫不堪的散去,我们三支冒充的巡逻队也微微休息了一下,然后继续巡逻。带着队在营地里转悠着,渐渐的,军营里又恢复了原来的运作,只是巡逻队已经多了许多出来。

  看来是进行下一个动行的时候,我带队停了下来,张望了一下,四周没什么巡逻队,我转头对身后的士兵道:“等一下,你们跟我一起喊!”

  士兵们纷纷点头,我深吸了一口气,扯开嗓子大喊道:“不好了,又有人烧粮草了!”

  身后的土兵们立即跟着我喊起来,声音顿时传遍了整个营地,营地里又骚动起来,四处的士兵们都已经开始奔走出来,四处乱嚷嚷着,混乱又开始了,可是,这些人跑出来后,却又不知道干什么,只是盲目的跑啊跑啊,叫啊叫啊!

  这个时候,我也带着部队跑啊跑啊,也随着这些人乱叫乱叫,可是眼睛却在碌溜碌溜的转,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现在布防异常的地方,一定是存放主粮草的位置,因为现在已经没有粮草可以烧了,那些知道主粮草存放地点的官军们,听到外面这样吆喝,肯定有所担心起来。

  现在的时间非常紧迫,如果有大量军队到达主粮草地点的话,那么就是不好动手了,我风风火火的带着队伍在营地间跑来跑去,四处的人都在盲目跑着,也不知道跑个什么劲,还是我比较专业一点,仔细的观察着哪个地方的守卫开始异常起来。

  跑着跑着,在路上分别遇到了丽莎和迦巴勒,我交待丽莎和迦巴勒,尽快的去找到现在守卫异常的地方,每隔十分钟,就回约定地点汇合一下。

  三只小队开始流窜于整个暗黑魔法界的营地,虽然这营地很是广阔,在黑夜中也不利于观察,可是最终我还是在南边发现了一片守卫异常的地方,这营地里四处都有部队在乱跑,但是这块地方,却有几只固定的部队在巡逻着,而且,还不断的有部队加入巡逻的行列。

  发现了这个地方,我不由一阵窃喜,带着部队特意在周围多转了几圈,再详细的观察之后,最后得出结论,没错,一直没人看守的这里,异常的出现了这么多巡逻队,一定是主粮草的存放地点,看这一片军营,和大部份的军营都一样,而且之前又没有个屁人在看守,如果不耍点手段,还真难把它找出来。

  好象是受到了军令,在混乱的人流中,又有数只巡逻队开始聚集到这里,看着越来越多的巡逻队,我知道要赶快行动了,于是立即带着部队回到了约定地点,回到约定地点丽莎和迦巴勒还没有回来,这真是让人十分焦急,现在随着每一分钟的过去,困难度就会加重一分,我片刻不安地在约定地点来往踱量,手心间也渐渐冒出了冷汗。

  终于,有两只熟悉的巡逻队往这边赶来,我顿时脚步,死盯着两只赶过来的巡逻队,没错,是丽莎和迦巴勒,我赶紧迎了上去忙道:“快跟我走来,我已经发现主粮草的存放地了,想要活着出去的话,动作就要快!”

  已经等不及丽莎和迦巴勒要说什么,我一挥手,带着队部急勿勿地就开始往粮草的存放地。现在所有人都是匆匆忙忙的,没有人什么注意到多出了三只匆匆忙忙的巡逻队。四周,都是拿着火把在跑的人们,在黑幕之下,整个营地间到处都是火光,许许多多的人影在晃动着,由于我们的行动还算快,暗黑魔法界的部队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还在盲无目的的在找救援的地方。

  终于来到了主粮草的存放之地,这时相当多的巡逻队已经来到这里,不过数量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已经不能再等了,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时间准备或者思考什么,速度就是一切,我立即带队混了进去,现在的巡逻队正在往这里聚集着,所以混进去也没什么人怀疑。

  穿行在这一片区域里,我大概观察了一下,这里大概有三十多个营房,在巡走间,我四处张望了一下,看没人注意偷偷溜进了一间营房里,一进到营房里,只见这营房中大麻袋大麻袋的东西堆得高高的,空气中弥漫的是一股米的气味。我走到这些麻袋前,抽出怀里的匕首割了下去,随着一道口子的出现,从口子流出白花花的大米。果然是主粮草的存放地,我立即收起匕首走营房。

  我带着队继续在营地间跑动,这里是巡逻队最密集的地方,这么多人,一时间,我也不知道怎么下手才好,时间已经越来越紧了,再不动手,可能就没机会了。这样下去实在不是办法,这越来越多的巡逻队正在集来,越等事情变成越麻烦,不行,要立即动手。

  这营地本就不大,一下子就找到了正假装巡逻的丽莎和迦巴勒,由于带来的火油的数量很多,开始是预计烧大量粮草的,所以刚才烧后勤区的粮草,也只是用掉了少许火油。

  这回三支小队是一起行动了,迅速到达主粮草存放区的边上,因为从这些主粮草存放区的边上开始烧起比较好一些。在三支小队的掩护之下,我来到了一个营房的门口前,丽莎和迦巴勒在我身边帮忙着四周张望放风。

  门是上锁的,不过锁这种东西对于我来,可以归类于一句话:锁既是无,无既是锁!随便舞弄了两下,门上的锁立即应声而开,迦巴勒惊呼道:“老大,你哪来的钥匙?”

  丽莎更惊讶地道:“钥匙?我活到现在,还没听说过他开锁用过钥匙!”

  我嘿嘿一笑道:“别闲聊了,赶快工作吧!”

  推开门,一个个士兵把藏在怀里的水壶拿出来,拧开盖子丢了十个进去,我丢了一个火把进去就把门锁上了。

  “快走!”我挥了挥手,灰溜溜的带队离开。

  在我们离去一会儿,刚才那个营房传来呼喊声:“着火了,快来救火啊,啊,怎么门是锁的,快叫人来打开!”

  而正在这个时候,借着混乱,我们已经开始对较远处的几个营房下手了,一会儿,东烧着一个营房,西又着一个,搞得那些救火的士兵像没头苍蝇一样乱转,而我们,也烧得不亦乐乎,南边烧两个营房,又溜到北边烧两个,没一阵子,已经有二十多个营房烧了起来,由于我们的动作很快,烧着这些营房根本就没用多少时间。

  瞭望而去,整个区域都陷入在雄雄大火之中,看着自己劳动的成果,我扬起了欣慰的笑容,最后还有几个营房,处理完这几个营房,就可以功成身退了,我带着队,又开始准备向那几个没着火的营房行去。

  正在这个时候,我发现黑鸦鸦的士兵向这个主粮草存放区拥来,这些士兵都是严竣以待,好象受到了命令,只是围着主粮草存放区并没有进来救火,一会儿功夫,赶来的士兵越来越多,装备着长枪,森森一片。

  我立即升起不详的预感,马上挥手示意部队停了下来,这时迦巴勒余兴未足地道:“老大,还有几个营房就烧完了,怎么不烧了!”

  我沉着脸严肃道:“我们好象有麻烦了!”

  “麻烦?什么麻烦?”

  我指了指围着主粮草存放区的士兵道:“看到那些兵没有?”

  丽莎不以为然地道:“哦,你是说那些兵啊,我们一路来不是遇到很多吗?”

  “不,这些兵和我们遇到那些没头乱窜的不同,你没看他们都没进来救火吗?看来是冲着我们来的,剩下的营房烧不烧我们的目的都已经达到了,现在要赶快离这里!”

  没等丽莎和迦巴勒回话我已经带队往外走,丽茫和迦巴勒对望了一下,还是跟了上来。来到了主粮草存放区的边缘,此时的士兵已经将这里围得水泄不通,见到我们的到来,长枪纷纷对准了我们。

  我急忙赔笑着脸道:“各位大哥,我们是去提水救火的,请让我们出去好吗?”

  一个好象是领队的喝道:“军部有令,任何人都不能离开这里,你们赶快回去,不然格杀无论!”

  我的心一下子寒了,死亡的阴影开始笼罩着部队里的每一个人,这回是出不去了,只要随便一查,立即就能查出我们这群冒充的巡逻队,如果说冲出去,那更是不可能,此刻我们正在敌营的中心地带,才几百个人,如何能杀出十万军队的重围?

  豆大的汗水已经从额头上冒出来,面对死亡,每个人都有一种怯怯的感觉,这回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这时,手持长枪的士兵已经逼近了一步,威胁着我们退回去,无奈中,我只好挥了挥手,带着部队退了回来。

  “老大,现在该怎么办?不如我们拼了吧,反正是一死,拼得一个赚一个!”迦巴勒狠狠地道。

  丽莎也咬着牙关道:“没错,反正大不了一死,烧了他们的粮草,对于我们来说已经够赚了!”

  我沉思着,最后猛抬起头来下到命令:“把剩几个营房给我烧了,要做就做得干脆一点!!”

  “是!”

  最后,剩下的几个营房也顺利地着火起来,整个主粮草存放区都陷入在雄雄大火中,由于火势太大,基本上都是没得救了,再加上有军队包围,没有人能出去提水进来,全部粮草都烧得个一乾二净。

  看到这一片火海的迦巴勒放声大笑,发泄着对我道:“老大,我们可以拼命了!”

  丽莎也抽出刀来,准备拼死一搏!

  我摇摇头道:“不,现在还不到时候,不到最后关头,我们绝不能轻言放弃!”

  这时,该烧完的都烧完了,大火正在慢慢的熄灭,远处的天际,已经微微有点发白了,黑夜既将过去,新的一天又要到来,明天很渺茫,不知道,我们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焦味,在大火的洗礼之后,这一片营地已经移为平地,留下的,只是在在大地上三十多个黑块,在这区域里的人们,身上都是黑乎乎的,被火烘烤又没有水喝,都在眨巴眨巴着干干的嘴。

  估算了一下四周的人数,大约有十七八支巡逻队以及很多赶来救火的士兵,人数还算很多,所以我们杂在这些人中,也不算显得很显眼。

  见主粮草存放区平静了下来,围着四周的士兵们开始往中间收拢起来,渐渐的,主粮草存放区里的人们被赶在一起。

  这时,在重兵的保护之下,一个高级军官从围兵中走了出来,他走路的时候,身旁总是带着诡异的风,再加上那张尖瘦的脸,给人一种阴险的感觉,好象一不小心,祖宗十八代都会被他算计进去一样。

  我见着很眼熟,好象认识,又不太记得起来,歪着脑袋想了一下,没想到还真记起来了,这不就是四大暗黑魔导士之一的彼希风魔导吗?对,没错了,就是他,当初在因得鲁伊学院里还交过手咧,这暗黑魔法界本来就是他们统管的,在这里遇见,也不觉得奇怪了。

  在主粮草存放区里的,一共有二千多人,这些人被自己人围起来,脸上都很茫然一时间不知所措,而我们三队假冒的巡逻队,每个人的手都紧紧攥刀柄,每个人的脸都崩得紧紧的,可以感觉得到他们精神也是崩得死紧,在这个时刻,随时都将暴发血战,时间一点点过着,也代表着离死亡越来越近。

  在瞩视之下,彼希魔导士走到了众人的面前,他阴沉沉的脸,让人无法想象会有任何笑容会在上面出现,可是他笑了,阴沉得让人发冷,好象一条吐着信子的蛇,他用那尖而沙哑让人听起来很不舒服的声音说话了:“干得很好啊,不只抓了我们的佗尼法军统,还烧了我们所有的粮草切断我军命脉,这招的确很利害,又狠,又准,所以,我代表暗黑魔法界的全体将领由衷的对您说一句:你他妈的小贱种,……(此处省略一百字!)最后我承认,我们是要撤兵了,但是,我也要你付出代价,那就是生命的代价,如果今天不杀了你,我彼希誓不为人,来人,给我一个个的验证身份,今天我非要将你揪出来碎尸万段不可!”话说着,他的拳头榨得避叭作响,立即有数只部队应声走出来开始一个人个人的验证起身份。

  我的手心开始冒出了冷汗,如果一验证身份,这些冒充的巡逻队立即就会被发现,难道,真的要拼死一搏了吗?虽说能杀回几百个人作本,可是那也只有死路一条,绝对的死路。

  身份验证正在进行,数排单膝跪地的弓箭手正严阵以待,钢制箭头的寒光在晃动的火光下,证明着它的危险性。

  起点中文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