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贼之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一章

贼之法师 会飞的猪 2577 2006.01.08 14:01

    “这?这药丸有什么用?”

  “哇哈哈,这可是强身健体,开发智力和记忆力的圣药,多少人想要还得不到咧,这可是便宜你了!”

  我惊喜道:“要给我?”

  “没错,来,快吃了吧!”

  说着他把药丸给了我,然后给我倒了一杯水,我高兴地把药丸放入嘴里,果然是入口一阵清香,看得出是一种极品之药效果应该非常显著。咕噜一下,我把药吞进肚子里去了,这药下肚,立即化作一道清凉弥散到身体里,令人十分舒服。

  老头窃喜道:“太好了,小伙子,你将得到二个月的假期,祝你假期愉快!”

  哐咣一声响,玛西雅闯了进来,神气显得十分焦急,她一见到我慌忙道:“你千万不要吃我爷爷给你的药!”

  “为什么?”我一脸疑惑地望着她。

  她紧张道:“你是不是吃了?”

  “是啊!”

  顿时,玛西雅的脸立即沉了下去,板着脸,一言不发地拉着我往外走,走出这幢屋子,在院子里,她停了下来,转脸对我道:“难道你不知道我爷爷的可怕名声吗?”

  “我觉得你爷爷人挺好啊!”

  “你真的这么认为?”

  “怎么拉?”

  “……”

  “说啊说啊!”

  “他上次也发明了一种叫魔力增强丸的东西,然后骗他的侍从吃了!”

  “结……结……结果呢?”我开始升起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结果!”玛西雅顿了一下继续道:“结果,那个上位魔法师变成剑士了!”

  “你……你在……在骗我!”

  “还有一次他做的一个力量之药,结果吃了那药的侍从……现在还没力量从床上下来!”

  “那……那……那吃了强力脑域开拓丸会怎么样?”我万分紧张地问道。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到天旋地转,脑子里开始模糊成了一片,渐渐的,渐渐的意识在消失,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脑子里蒸发,我一头栽倒在地上。

  当我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宿舍里了,支撑起身体,晃了晃有些迷糊的脑袋,好象没有什么不妥啊,布尼斯、玛西脑、亚里达部长、俄巴底亚老总督,都记得很清楚。难道逃过此劫了?不对?我的童年呢?我的成长过程呢?我是怎么进陀亚的?

  啊……

  世界经济协会所招开的鸡尾酒会已经翩然而至,柔媚的阳光洒在树叶上,落下参差斑驱的倩影,晶莹欲滴的花儿与风共舞显得分外妖娆,路边的垂柳扭动着婀娜多姿的身材,热情拥抱着美好的时刻。

  奥斯曼帝国的首都浸没在喜庆的气氛之中,首都的白金汉宫是镶嵌在奥斯曼帝国一颗璀璨的明珠,散发着夺目的光彩,金碧辉煌的外观加上西部国家的建筑风格,西方的浪漫和东西的典雅揉合在一起,构成了富丽堂皇的白金汉宫,站在门口的待应生,开门的动作都显得那么富有国际水准,来自世界各国的金融巨头移动着臃肿的身躯,互相问候着走进了白金汉宫,我干瘦的身体夹杂在他们怪异的目光中,好象被人扒光衣服在大庭广众之下展览。说这布尼斯也是的,竟然和马子约会去了,叫我来顶他的班,不过还算好,听说名流的宴会里面可有多多的好东西吃,这才让我心理平衡了一些。

  我踏着优雅的步伐来到门口,突然门口的待应生板下脸来喝道:“请出示你的请柬!”

  我左右望了一下,感觉好象是在说我耶,怎么别人都不问,光问我要证件,难道我就这么没有气质?不行,怎么着也要拿出点气派来,我挺直了腰杆提了提衣领,斜视着他拉长声音沉沉地道:“怎么,难道看我不像是来参加宴会的?”

  我高傲的表情终于将侍应生镇了一镇,只见他的态度稍好一点了,而在旁边的贵族们看我有眼神也有了很大的改善,侍应生变得客气起来道:“请,请您出示一下请柬!”

  哼,真是狗眼看人低,我优雅地把手伸进名牌晚礼服的内衣口袋,没想到这一摸之下,竟然没有摸到请柬,我急忙把口袋里的东西都掏出来,一时间,侍应生前的桌子上堆满了让四周贵族们惊骇的东西,如:饼干、爆米花、小零食、玩具小鸭子、请柬……

  宴会厅里的灯火辉煌,名流们端着盛满芬芳四溢的美酒的酒杯,谈笑风生,频频举杯祝贺,我像游荡在空气中的小水球,没有人知道我的存在,而我也没理会是不是被人所注意,虽说是责任这里的保安工作,因为我的任务只是,在这里游荡一下而已。

  宴会在进行着,我身边是几个三五成群的名流在说笑着聊天,身处于名流的场合,当然也是要有名流的样子,见一个端着一盘美酒的侍从在人群中穿梭着,我悠然地甩出一个响指唤道:“待从!”

  听到我招唤的侍从往这边走来,盘子里托着十来杯褐红色的葡萄酒,高脚玻璃酒杯里的葡萄酒在皎白的魔法水晶灯下微微荡着粼光,这,就是八十年的极品葡萄酒,一种只有在这样华丽的场合之下才合适出现的酒。我高雅地缓缓端起一杯酒,轻轻地晃了晃,让这美酒的芬芳弥散出来,随后……

  我张大嘴把酒倒入口中,端起一杯又一杯……最后一杯下肚,在旁人惊恐的眼光下,我满意地扯起衣袖优雅地擦了擦嘴,侍从目光呆滞地转过身,木然地端着一盘空酒杯走了。又有一个托着一只油光发亮的油炸鸡的侍从在我面走过,我怎能放过他,立即把他叫住,伸手便拔下两只鸡腿,一手一只,开始用最最高雅的动作细细地啃着……

  宴会在继续着进行,正当我吃得不亦乐乎,这时,眼角的余光里见到一个熟悉的人影,没错,那正是布尼斯的情敌莫里卡,此刻这个莫里卡却是我在这里唯一认识的人,于是我热情地向他打到招呼:“嗨,老莫!”

  听闻我呼喊的莫里卡往这边看来,一见是我,脸上就闪过一丝不快,出于客套,他又不得不挤出一个笑容,向我扬了扬手中的酒杯干笑着应道:“原来是格兰老兄啊!”

  我丢下鸡腿,高兴地迎了上去和他握手,在四周名流的注视之下,他不得不和我握在一起,和我握住之后,他脸刷的一下变了,我放开他的手然后拥抱了一下他,激动地道:“太好了,太好了,这里的人我一个也不认识,还好遇到你了!”

  “你……你……你快放开我!”莫里卡挣扎道。

  这时我才发觉身旁的人们都用奇怪的眼神望来,这才不好意思地放开了莫里卡,挣脱的他干着脸道:“那边还有朋友等我,我过去一下!”

  我失望地道:“哦,这样啊,你要快点回来哦!”

  这时莫里卡转身离去,四周的人们都往他的背影望去,然后窃笑,我疑惑地顺着人们目光看去,只见莫里卡背后印有两个清晰的油手印,望瞭望了自己的手,噫?手上的油迹怎么不见了,真奇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