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贼之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一章

贼之法师 会飞的猪 4550 2006.01.15 20:44

    里斯本的高级会议厅里,此刻所有的将领都到齐了,都在纷纷在议论着今天的战事,随着我的到来,丝毫没感觉到这些官员的任何异样,看来是不干我什么事。

  在吵杂声中,我跟着丽莎在众人间坐下,议政大厅里闹哄哄的,而城主正在和几个重要将领在谈着什么事情,估计也是什么战后总结汇报工作的东西,说起会议,基本上我已经习惯了,就算是后勤部有只猪死了,马上就会有一场:关于军队良好作战状态保障问题的工作会议!如果是厕所堵了,随之而来的就是:关于环境污染联系城区建设问题的工作会议!

  看来此次会议没几个小时还真开不完,终于,漫长的会议要开始了,首席上的诺尔基城主正频频点头好象和几个重要将领决定什么事情,随着几个重要的将领回到自己的坐位上,诺尔基城主终于发言了:“好了,大家静一静,现在开始开会!”

  等会议厅里安静下来,诺尔基城主清清嗓子继续道:“关于今天的战事,相信大家都已经清楚了,此次会战,里斯本应该说是取得了初步的胜利,还有就是……(此处省略一百字)我们应该深信,最后的胜利,最终是属于我们的!”

  听到最后这句话,我反射性的抬起头,一抹嘴角的口水,茫然地跟着着众人鼓起掌来,这时坐在诺尔基城主旁的希斯伦开始应合道:“是的,暗黑魔法界怎会是我们里斯本的对手,我们不铲除他们就好了,还竟然敢举兵来犯,也不看看对手就是如何强大的里斯本!”

  我一听,果然是夜郎自大,如果说胜,这次也是惨胜,就此一战,就损失了将近七千的部队,里斯本还有多少个七千来损失?前几天佗尼法军统的事情,也损失了几千部队,总合在一起,已经损失了四分之一的部队,那么如何和暗黑魔法界所剩的十一万多人马消磨下去?

  这时的将领官员们都扬扬赞词,一时困起,无聊间我端起面前的茶喝了起来,还是身旁的丽莎进言道:“大家不要那么乐观,这次我们也是损失惨重,如果再没有良好对策的话,按照我们已经损失的一万部队来预计,里斯本还能撑多久?”

  原先叽里呱拉的将领官员们顿时失声,会议厅里顿时安静下来,正在这时,好象从无边的空际中飘渺着一阵莫名的咒语,这好象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呢喃,又有点像鬼魂的冤嚎,声音回旋着,弥散在空间里,让人听了胸口发闷,很压抑很难受。

  我立即升起一种不详的预感,再看在坐的人,脸色都很疑重,诺尔基城主也皱着眉倾听着,这时,一名风风火火的士兵冲进来,急声凛报道:“报告城主,发生了一件怪事,在城外的敌军尸体,只要是完整一点的,竟然自己站起来,踉踉跄跄的往回走!”

  诺尔基城主脸色更加沉重了,喃喃道:“死灵之术,暗黑魔法界果然在背着国际公约研究此术!”

  “唉!”诺尔基城主长叹了一口气,道:“丽莎说的没错,从此次对战,也看到了里斯本的未来危机重重啊!”

  希斯伦站起来,双手作揖道:“报告城主,这次全是因为有人胡乱调动了城防军队,里斯本才会糟受到如此惨重的损失!”

  扑咝……我茶水都猛喷了出来,还好是低着头,茶水都喷到了地上,感觉到众人投来的眼光,我尴尬的笑了笑,把身子缩了下去,心里在想,这希斯伦是不是说反了?

  诺尔基城主怒道:“何许人如此大胆?”

  “这个……”看样子希斯伦也是不知道,只好老实说道:“属下也不知道,据约瑟副指挥说,通讯兵一去不反,直到战后,才在一个小巷子里找到了昏迷的通讯兵!”

  诺尔基城主皱了皱眉头疑问道:“难道有敌人的奸细?”

  “属下不知!”

  “护卫兵,传那个通讯兵来问一下!”

  “是!”

  随着护卫兵的离去,会议室里又泛起一阵议论,一会儿功夫,通讯兵就被带来了,可能是没见过大场面,通讯兵显得有些畏畏缩缩。

  “通讯兵带到!”护卫兵行礼这后,退回了自己原来的位置。

  诺尔基城主上下打量了一通讯兵,问道:“你就是指挥台的通讯兵?”

  “是,是,是的,城,城主大人!”面对如此高层人物通讯兵显得十分紧张。

  “听说有人冒充你胡乱传达了军令?”

  扑通!通讯兵跪在地上,惊惶地道:“城主,那是有人把小的打昏而冒名的啊,这和小的没有丝毫关系!”

  “你可记得那人长得何许模样?”

  “他蒙着个脸,小的也看不清楚他长个什么样,他用手猛的在小的脖子上狠狠砍了一计,小的就昏过去了,等被人唤醒过来,发现身上的衣服已经不翼而飞!”

  “你真不知道他是谁?”

  “真的不知道,小的真的一点也不知道啊!”通讯兵顿时磕头如捣蒜。

  “那他还有没有什么特征?”

  “特征?”通讯兵抬起头来,细细回忆了一下,好象想到什么一样,道:“噢!我想起来了,那人曾对我说‘这不是兰格大人干的’!”

  刷的一下子,全部人的目光都落在我身上,在众目之下,我的心一下子凉了个半截,往后缩着身子的尽量减少可视面积。

  诺尔基城主的脸立即掉了下来,阴沉道:“兰格……!”

  我提了提胆子站起身来,道:“这个……这个基本上是有人想陷害我,假传军令这件事情,就算给我天大的胆子,我也不敢做,再说,就算做了,我也不会笨得留下名字的!”

  诺尔基城主闭着眼睛在思量,下面的将领军官们都在议论,似乎我说得十分在理而让他们在信与不信间徘徊,这时希斯伦道:“城主,还有一个人见过这个冒充的通讯兵!”

  “是谁?”

  “就是指挥台的史力克旗官,他是接到传令的人,应该见过这个冒充的通讯兵!”

  “快传史力克旗官!”

  我坐了下来,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即刻,史力克旗官传到,他走入会议室,向诺尔基城主行了礼道:“城主招属下来,不知有何事?”

  “听闻指挥台上,有人假传军令,你可知道?”

  “属下知道!”

  “你可认得此人?”

  史力克旗官环视了一下四周,眼光从我身上扫过,估计已是看到了我,我心里也不由得一紧,但是,他的眼光没有停下,继续扫视完一圈,回答道:“属下并不知此人是谁!”

  “此事非同小可,其罪行起码能判三十次死刑,如果找不出此人,就算你背负二十分之一的罪行,都是小命不保,就从你疏于职守不验证通讯兵的身份而造成此次事件,你起码要负上五分之一的责任!”

  史力克旗官透露出视死如归的眼神,双手作揖道:“属下实在不堪忍受里斯本高层指挥的盲目决策,所以私自改动命令,事实上并没有假冒的通讯兵一事,这全是属下所为,属下愿为此事付上全责!”

  这指挥大纲,基本上是希斯伦制定的,听到此话,希斯伦立即暴跳如雷,大声嚷嚷道:“反了反了,这分明是私通外敌篡改军令,城主,绝对不能放过如此胆大枉违之徒,一定要处以极刑!”

  诺尔基城主沉默着,这名旗官倒是把所有罪名都扛下了,倒底是什么让这名旗军迷了心窍让他舍弃性命的袒护那个冒充的通讯兵。此刻诺尔基城主也很为难,虽然不想判这个旗官的极刑,可是这个旗官的疏乎让人调动了整个里斯本的军队,这种事还得了?光这一点,就足够判这位旗官极刑,如果他找出通讯兵的冒充者,兴而还能将功补过,现在他都扛下来了,如果放过他,这又如何能服众?

  正当诺尔基城主在左右为难,这个时候,旁边的希斯伦煽动道:“城主,不要再犹豫了,如此下去,军队将如何指挥?无以警戒,疏于职守的人就会越来越多,里斯本将危在旦夕啊!”

  诺尔基城主的眉锁得更紧了,好象内心在做挣扎,最后咬了咬牙,终于恨下心来道:“来人,将史力克旗官打入大牢,明白午时问斩!”

  此言一出,让我再也坐不住了,这是我惹下来的,怎能连累到一个忠义之士,我嗖的一下站起身来,毅然道:“那个通讯兵就是我,整个事情都是我做的,你们要抓就抓我吧!”

  所有人的眼光,瞬然间又落在了我身上,只是感觉焦急丽莎的在桌下用力揪我的大腿,我依然不动身声的站立着,丽莎惶然站起来道:“你们,你们别听他胡说,他最近在发高烧,烧得有点胡涂了才会乱说胡话!”说着,她暗地里用力拉着我的衣角。

  我没有理会丽莎,依然道:“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件事就是我做的,通讯兵的衣服如今还在我的床底,不相信你们现在可以立即去查证!!”

  “不,城主,不要听他的,这件事就是我做的,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史力克旗官道。

  希斯伦转头低声对护卫兵道:“去查看一下!”

  护卫兵应声而去,诺尔基城主紧握着拳头,低垂着头一言不发,片刻护卫兵便拿着一件通讯兵的衣服回来,凛报道:“报告城主,真的在床底找到了一件通讯兵的衣服!”

  诺尔基城主猛的抬起头来,颤抖着手指着我怒道:“兰格!你……”

  希斯伦又在一旁煽风道:“城主,兰格仗着是城主您的徒弟,一而再再而三的无视于军法,其罪不可恕,万万不能心软,如果作罢,里斯本的威信将何存啊!”

  旗官万分焦急地道:“这都是我干的,城主,城主不要相信他,千万不要相信他!”

  “革去史力克旗官所有职位,将他赶出去!”此刻诺尔基城主也只能救一个算一个了。

  一个徒弟叛走,现在又一个徒弟犯下浩天大罪,此时此刻,诺尔基城主很是痛心,而现在,就算是自己的徒弟,做出了足够威胁里斯本存亡的事情,这何有网开一面的理由?

  希斯伦小心翼翼地问道:“那兰格……”

  诺尔基缓缓地闭上眼睛,将头偏向一边,颇为痛苦地挤出几个字:“拉下去,明日处斩!”

  丽莎接近疯狂地喊出:“不要,爸爸!”

  “拉下去!”诺尔基城主再次狠下命令。

  “爸爸,求求您,这都是女儿管束上的疏乎,请饶恕他吧!”

  “护卫兵,还在看什么,快拉下去!”

  两个护卫兵立即过来将我押上,我也是垂着头没有做任何的反抗。很快就被押出了会议室,还能听到会议室里传来丽莎不绝于耳的怏求声。

  走着,心里纳闷,这时候,最后帮着我的,怎么会是她?啧啧,百思不解。

  地牢,永远都是那么阴暗潮湿,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发霉的味道,虽然有墙上的火把,闪烁着火光,可感觉还是那么昏暗。我被两个护卫兵押着往地牢里端走去,在黑铁栅的牢房里,可以看到满头散发,一身破脏囚衣的犯人们,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是那么龌龊不堪。他们对于我的到来丝毫没有任何表示,似乎对这都已经习惯了,再往里面走了一点,就有几个犯人望向我来,越往里走,望来的犯人就越多,犯人们的表情也越是惊诧,终于有些不禁惊呼出声:“走过二级囚室了!!”

  继续往里走,又听到的惊呼声:“走过一级重犯囚室了!”

  我被押着走到地牢的最里面,护卫兵打开了最里面的一闪囚室,随后把我推了进去,我一个踉跄好不容易才站稳。哐啷一声响,铁门关上了,这时听到地牢前面的犯人在议论纷纷:“啧啧,超级重犯室,真是稀奇事,里斯本已经十几年没有超级重犯关押了,这阵子还一下子关进两个!”

  “嘘,不要那么大声,关在那地方的人,基本都是举世魔头,小心他听到把你给卡嚓了!”

  “嗯嗯,说得没错,说得没错!”

  听到这些话,还真让我郁闷非常,一堵气,扯开嗓门便大叫喊:“我都听见,我吃你们的肉,喝你们的血!”

  顿时,整个牢房里鸦然失声,那个说话的人,差点没吓得尿裤子,倦在墙角直打哆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