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贼之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贼之法师 会飞的猪 2156 2005.10.18 01:06

    路边的早餐小摊,永远是我们的第一选择,如果不是起得很早,我们是不会到食堂的。在说笑之间,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通住教学区的主要干道,此刻初晨的太阳还没露脸,走在人流中向前瞭望去,几十个早餐摊沿着大道依次排去,众多小摊煮东西时的水蒸气泛上空中,看起来好象一条白色的带子般向远方延伸,摆摊的大妈们戴着个围裙拿着个大勺,扯开嗓门张罗着自己的生意。小摊后的空地上,摆了许多供学生进食的小桌子,桌子旁,坐着懒得去食堂吃早点的学生们。

  以学校的原则来说,是不允许这些小摊在此出现的,但是这也却实是方便了学生,也就随它们此存在了,学校的放宽政策,也就使得这个片路段的小摊多了起来。

  我们在大道上的人群中穿梭着,好不突然挤到经常吃早餐那个小摊,正在下面条的老板娘抬起头来,看到从人群里冒出来的我们,热情地招呼道:“啊!是你们呀,来,里面坐!”

  我们熟悉地向老板娘打招呼,然后向小摊后的空地走去,一个小摊后面一般摆放四五张桌子,桌子老板娘的生意还挺不错,她小摊的五张桌上,已经有四张桌坐满结群而来的学生。

  我跟着宿舍里的众人围一张桌子坐下,桌子都十分的陈旧,长年累月下来,已经是黑黑乎乎,老板娘用围裙擦了擦手上的面粉微笑地对我们道:“你们今天要不要换点口胃啊?”

  杰克摇摇头道:“不用了,我还是老样子!”

  “我也是!”我与众人也纷纷答道。

  “好,你们稍等一下,马上就来!”说完老板娘转回身去忙碌。

  和众人静坐着等待,耳际充诉着吧吱吧吱的进食声和学生们的闲聊声,空气里,飘着阵阵的豆香让人不由垂涎。咽了咽口水,此刻等待是一种折磨,我仰头向四处张望,小摊与小摊之间没有明显的分界线,所在我们旁边就是邻家小摊的桌子,四周的学生都在忙碌,突然,有张望中,我的目光瞬时定住了。

  费尔莎?我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没错是费尔莎,只见她此时正和一群女生在隔壁的小摊上吃着早点。此时看到她的感觉,和往日里看到已有些不同,心里好象没有原来那么激情了,还有那种暗恋的感觉,莫名地消失了大半,我想,可能是因为心里闯进了伊莉娜这个冒失鬼的缘故吧!

  但是那种感觉还是没有完全根除的,还是有一些余留了在潜意识里,心里也就不由升出了一些异样,

  正在和女生们边吃边聊的费尔莎,好象觉察到我的目光,这时她向这边望来,我慌忙想避开她的眼神,但是来不及了,两人的视线还是相触在一起。一时间我感觉脸嗖的一下烫了起来,只有抽动着脸部的肌肉,极为尴尬地对她挤出一个微笑。

  本以来她全不睬不理的转过头去,但是没想到,她竟然也对我微微地报以一个笑容,惶然间,我一时不知所谓,脑袋里茫茫一片完全不知如何应付。

  “来来来,你们的早点!”正在这时老板娘端了几碗早点过来,还好,老板娘帮我解了围,我转回头慌忙抢过一碗便埋头猛扒猛扒……

  吃着吃着,脑袋里还是空荡荡的一片茫然,一直想着刚才的情形,心里不由升起受宠若惊的感觉,天啊,怎么响应她的微笑?打个招呼,不行,太搪突了!也向她微笑一下?也不行,好象太傻,怎么办?怎么办?

  好不容易回过一点点神,我这才注意,宿舍里的众人全都呆楞望着我。

  疑惑中,我捧着碗疑声问道:“怎么拉?我脸上很脏?”

  每个人都木然的摇了摇头,

  “脸上长了痔疮?”

  他们依然是摇了摇头

  噫?这帮人是怎么回事?

  我一时纳闷起来。

  只见杰克小心地问道:“请问……辣椒油好吃吗?”

  我意识地低头望去…………

  走在教学区里,身旁的杰克等人不时地窃笑,行走间,我像狗一般吐着舌头急喘气,喉咙和嘴里一阵火辣,我似曾怀疑自己是否能像撒比达兽一样喷出火来。

  好辣啊!好想喝水啊!

  我摸了摸其鼓无比的肚皮,不行!毅然的下定决定不能更喝了,再喝下去晚饭都会吃不了。火辣的感觉煎熬着毅志,最终还是憋不住,我突地拔开水瓶子的塞子,咕噜咕噜又是一阵大灌。喝下去,一阵冰凉掠过嘴和喉咙,辛辣的感觉顿时稍缓了许多,呵~,好舒服,我不由升起一种解脱的感觉,今天晚上看来是吃不下东西!

  但不稍一会,如同火烧般的辣又泛了上来……

  一路艰苦,感觉过了好长时间才来教室门口,辛辣的感觉已经渐渐散去了,我捂着个肚子不时的打着水嗝,估计今天是无福再享用任何食物了!

  一般到达教室,我们都扣得非常准时,其准确度都能达到以秒为计算单位,每当我们站在教室门口时,约估八十多秒后上课铃绝对会响起,如若不然,那肯定是铃坏了,就是临近上课,所以此刻也就没人在教室外面徘徊了,上课前,教室里依然还是和往常一样传出沸沸扬扬的声音,我们一伙人,照旧从后门溜进教室。

  众人的喧哗充诉着教室里每一个角落,杰克等人都散开来找自己喜欢的座位,而我,只能坐原来那个位子,因为当我坐到其它地方,周边的人就会投来不厌恶的眼光,不过还好,那个座位对于喜欢睡觉的我来说,算是班上最好的一个。

  在吵闹声中,我和往常一样来到自己的坐位,几天没来,只见桌面和椅子上竟布有一层溥溥的灰层。

  切!真脏,这么脏怎么坐啊!

  我不由皱了皱眉头;

  于是!

  扯起衣袖,我擦,我擦,我擦擦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