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贼之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二章

贼之法师 会飞的猪 4419 2006.01.16 04:18

    我呲着牙向他们比了比中指,然后回过神来想自己的事情,知道明天要被处死了,我倒是没当作一回事,不要怕我太坦白,虽然没有魔力,就凭着这手盗贼技术,这个地牢我还真没放眼里。当然,现在倒不是出去的时机,光是守卫不说,就是一大锅的犯人的眼睛,都没法逃过,就算出去了吧,立即就是被抓捕的,这倒是挺麻烦的,还不如等到半夜,人都睡了再逃,等明天守卫发现我早就不知溜哪去了,嘿嘿!

  正当我得意的傻笑之际,突然从对面的牢房传来一声沉沉的声音:“想不到啊,你也被关进来了!”

  定下神来仔细一看,原来是佗尼法军统,他正盘坐在稻草之上,低垂着头,见到老熟人了,我也打打哈哈道:“啊哈哈,没什么,就是犯了点皮毛小错,被关进来悔过几天!”

  佗尼法军统依然是垂着头,黯然道:“这点小错不会关到超级重犯室吧!”

  “没啥大事拉,明天我就会被放出去的!”其实我也说实话了,明天就拉去砍头了。

  “据我所知,在超级重犯室里的人,只有两条路,一,就是关一辈子,二,就是砍头,如此说来,明天你应该是被拉去砍头吧!”佗尼法军统一语道破。

  “呵呵!”我挠了挠后脑勺傻笑道:“高人就是高人,没想到被你看穿了!”

  “被送到这里来,应该犯了滔天大罪吧!”

  “只是调动军队进行城防而已!”

  佗尼法军统抬起头来望向我,疑问道:“这又何罪之有?”

  “我把通讯兵打昏了,然后假传军令,调动了里斯本的所有军队进行城防!”

  佗尼法军统听得鼻涕都快流出来了,木然道:“砍你三十次都不为少,还真没见过像你这样,要被砍头还如此逍闲的!”

  我随口敷衍道:“为国献身嘛,死得光荣,死得伟大,有何好看不开的呢?”

  “难道你不觉得委屈吗?如果你在我们暗黑魔法界任职,十五万军队都任随你调度!”

  “暗黑魔法界?”我嗤之以鼻地道:“就是那个被人们唾骂,干尽坏事,无恶不做,欺凌弱小,弄得是天怒人怨的暗黑魔法界吗?”

  听到我的话,佗尼法军统嗖地站起来,抓着牢房的铁栅反驳道:“难道你们里斯本就好吗?成天龟缩在这一小拉子地方,胸无大志,居安自足,我们暗黑魔法界哪一点不比你们强!”

  “我呸呸呸!强盗还有强盗的理由了,不管再怎么说,强盗就是强盗,用再多的词语来掩饰都是枉然!”

  “我看里斯本就是猪,最终还不是要等着别人来屠宰的,就你们窝的这小地方,拿什么来强大,拿什么来不让别人欺负?”

  “你们四处侵略,总有一天会受到惩罚的,站在民众一边的里斯本,永远是最强的!”

  “拷,实力就是一切,什么民不民众的,暗黑魔法界就是比你们强!”

  “谁说,里斯本比你们强才对!”

  “强什么强,我们哪一点不比你们强!”

  “有本事来比魔法师部队啊,烧死烧死你……”

  “那比重甲兵啊,砍死你砍死你……”

  “我们强!”

  “我们才强!”

  “我们强我们强我们强我们强……”

  “有本事比……”

  ……

  “拷,有胆来比小JJ啊!”

  “来呀!”

  “来呀!”

  “谁怕谁!”

  ……

  躺在囚室的稻草上,感受着稻草的清香,我睡得迷迷糊糊,突然一阵脚步声将我从茫然间拉回来,半眯着眼睛透过黑铁栅望去,丽莎正提着个竹篮往这边走来。

  丽莎走到关我的牢房前,蹲向身子唤道:“喂,快起来猪头!”

  我懒洋洋地爬了过去,凑在铁栅旁,抓着头皮大发牢骚道:“丽莎同志,我就是快要死的人了,就不能让偶过一晚安生日子吗?”

  “去去去,少给我来这套,神罚之惩都让你逃了,这破牢房还关得住你卡诺,信不信我立即狂扁你一顿!”

  这回我倒是得意了,此刻被关在牢里,还怕她不成,也就嚣张道:“哈哈,现在你可奈何不了我,没有城主的命令,谁也不能开这个门,当然,我想开还是可以的!”说着,我在她面前疯狂的扭着屁股。

  “是吗?”丽莎阴笑起。

  “七~~七~~七星归位,不要!丽莎大人,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哇呀……”

  呜……!想不到被关这里来,还是逃不出丽莎的魔掌,我伤心地伸出黑乎乎的手抹了一把鼻涕!

  “好了,现在说正经事,如果我估计得没错的话,你应该是准备在半夜开逃吧!”

  “是,是的,丽莎大人,现在外面的形势怎么样了?”

  “哦,现在卡拉奇魔导士来到里斯本了,奇怪的是这个不管闲事的魔导士,这次竟然会头脑发热跑来帮里斯本,在傍晚时间暗黑魔法界就开始了第二次进攻,卡拉奇魔导士帮里斯本建起了保护罩。”

  “那结果怎么样?”

  “结果?结果保护置挡下了暗黑巨炮,但这毕竟是人为的保护罩,应该是支撑不了几天的!”

  我思绪着喃喃道:“这倒是,这保护罩需要的魔力实在太庞大了,谁的魔力也恢复不了那么快的!”

  “哦!还有一件事,那就是我飞鸽传书给冰儿了,告诉了她你在这里惹的事,她在今天晚上应该赶得回来,你们两的事看来要做个处理才行!”

  “处理?要怎么处理?”

  “要不带冰儿离开,要不你另化妆留下来,要不你一个人走,等以后你们两有机会再见面,我看第二条不是长远打算,你总不能化妆在里斯本呆一辈子吧,现在里斯本的未来还在存亡间徘徊,我看你还是带冰儿走好了!”

  “那,那你呢?”

  “我?”丽莎笑起道:“我们家庭世代悍卫着里斯本,我是里斯本城主的女儿,自当是与里斯本共存亡!”

  我的心颤抖了一下,发现这个时候的丽莎,才是最美丽的。

  丽莎从竹篮里拿出一只烧鸡,透过囚房的黑铁栅递了进来,微笑着道:“吃吧,今天晚上我和冰儿会在牢房外面等你,你们今后的路,就由你们两个自己决定了!”

  我默默地换过烧鸡,这烧鸡拿在手里,感觉很沉重,如此下去里斯本的命运注定要灭亡,对于丽莎来说,这是何等残酷的事情。

  已经饿了一天了,可是此刻却提不起一点食欲,我将烧鸡还给丽莎,丽莎疑惑的望着我,我道:“拿去给对面的那个老头吧,地牢的伙食也不是很好,反正今天晚上我就会出去的,就给他吃吧!”

  “你真的要给他吃?”

  “嗯!”

  丽莎转过身走向对面的囚室,将手里的烧鸡递向里面的佗尼法军统道:“这是对面的那混小子让给你的,拿去吃吧!”

  佗尼法军统先是楞了一下,随后接过烧鸡,转面过来对我嚷嚷道:“别以为一只烧鸡就能收买我,暗黑魔法界永远是最强的,永远是最强的!”喊完便开始大啃烧鸡起来。

  丽莎摇了摇头,走了回来,蹲下身小声对我道:“今天晚上诺府右边的小树林见!”

  “嗯!”

  丽莎走后,我盘坐在稻草上开始沉思,时间在一点一点的过着,我一定要想出办法拯救里斯本,丽莎她也怪可怜的,年纪轻轻就要陷入战争的阴霾之中,就将要成为暗黑魔法界达到他们疯狂目标的牺牲者,又有什么办法才能拯救里斯本?这实在是太难,在城防上的取巧,也只不过是稍微减低死亡人数而已,真正发展下去,用最好的办法将里斯本的死亡人数降到最低限度,那也无济于世。

  不知不觉之间,已过了很久,正当我拼了老命思考而忘然四周的时候,突然感觉脑袋被一个什么东西砸中,我刹间从思绪中清醒过来,随手拈来一看,竟是只鸡骨头,我怒怒地往对面的囚室望去,刚吃完烧鸡的佗尼法军统正乐呵呵的拿鸡骨头丢我,他笑道:“小伙子,想什么呐,别妄费心思了,里斯本是没得救拉!”

  竟然打断我的思路,真是好生恼火,我拿着鸡骨头正想丢回去,当!一丝灵感闪过脑际,粮草,没错就是粮草,烧了他们的粮草,就让他们的大军没法再耗下去,这里离他们的补给十分远,如果再从基地运粮过来,没个十来天时间那是不可能的,好,今天晚上就去烧了他们的粮草。

  想到这里,我扬扬手中的骨头,阴笑着对佗尼法军统道:“嘿嘿,是吗?那我们走着瞧好了!”

  闭上眼睛开始养神,在半梦半醒之间熬到了半夜,我轻手轻脚的站起身来寻望了一下四周,只见犯人们都已经睡去,几个看守正迷迷糊糊的打盹。将佗尼法军统丢过来的鸡骨头扭断,选其中一节最细长的骨头,我将衣服包裹着铁锁进行开锁,被衣服包裹着,随着一声微乎其微的清响,锁已经开了。轻轻地推开牢门,我摄手摄脚地往外走去地牢外走去,在路上打昏了几个看守之后,终于成功的出了地牢。

  往地地牢外张望了一下,又有不少的巡逻小队拿着火把在巡逻,我翻身三两下就上了墙,房顶基本上就是我的天下,犹若无人之境般,我飞快的在黑暗中穿行,没有人会听到点什么或者看到什么,做了这么多年的盗贼,这可不是混假的,在穿行间已经来到了诺府右侧的大围城上,诺府右侧外是一片树林,我一个猫跃灵巧的窜到一棵树上,然后顺着树干爬到地面。

  树林里黑乎乎的,随了猫头鹰的阴沉低咛之外,四周都是静悄悄的,为了掩人耳目,我压低声音喊道:“有人在吗?我不是卡诺!”

  扑嗵一声,立即有两个人从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摔倒下来,在黑漆漆的树林里,隐约的看到两个人影挣扎着爬起来。

  我压着声音贼头贼脑地喊出暗号:“天王盖地虎!”

  劈啪拉嘭……劈啪拉嘭……劈啪拉嘭……

  立即一阵拳打脚踢袭来,其力度够狠,够凶残,百分之百的,经过国际认证的丽莎殴打。我哭丧着脸,捂着脑袋上的大包,看到别一个人,立即无比激动,是了,是了,是很久没有见到的冰丽斯,一肚子的委屈瞬时迸发,我一头钻进她的怀里嗷嗷大哭起来。

  “乖哦乖哦,不要哭了!”冰丽斯轻拍着我柔声安慰道。

  闻着她身上传来的熟悉的体香,哦哦,好幸福啊,嘻嘻……

  “好了好了,以后有的是机会亲热,你们先决定接下来该何去何从吧!”丽莎打断道。

  我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冰丽斯的怀,冰丽斯黯然道:“对不起,里奇,我不能跟你走,我无法将里斯本的安危抛开于不顾,我们的家族是为悍卫里斯本而存在的,这是天职,所以你还是先走吧,如果有机会我们会再见面的!”

  其实我也没法让冰丽斯跟在自己身边,现在陀亚一直没来找我,估计是因为俄巴底亚老头所特批的二个月假期,不过我最终还要回陀亚总部去的,你说带着个超级必杀型大美女在身边,总不是个事吧!

  嗯,现在要去找厨房的那群大兵帮我烧粮草去,打定主意,我告别道:“那我们有机会再见吧,我走了,拜拜!”

  “等一下!”冰丽斯立即急声叫住了我。

  我顿住脚步,冰丽斯黯然忧伤地道:“以后我们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见面,难道你没有其它话要对我说了吗?”她声音里带着一点哽咽。

  “其它的话?”我挠了挠头,反应过来道:“哦,骑士团长迦德还欠我二十个斯比,不能便宜了那老小子,有空记得帮我要回来!”

  起点中文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