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贼之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二章

贼之法师 会飞的猪 3413 2006.01.08 14:10

    宴会继续了好一阵子,都没有出现什么治安问题,估计都是陀亚总部里的那些高官怕事,为了保证自己的位子能长期持续下去,哪怕出现问题的机率很渺茫,他们也会不惜动用大量人力来以防万一。

  突然,四周的变得静悄悄的,我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门口,顺着他们的目光望去,印入眼中的,是一位惊骇性美丽的女孩走进来,她明亮的眼睛像一汪清澈的春水,一副魔鬼身材,身着一身紫色的晚礼服,既东方美女的神韵,又有奥里克佩特拉的艳丽,最领我惊奇的,还是她身后还跟着一只板着个脸而且无比肥硕的大兔子。

  哇耶,这个女生真是很漂亮,我也不由得称赞,特别是她身后的兔子,显得是那么有个性。这时,我听到身旁的人群从传来声的议论:“快看啊,这就是世界第一美女——冰丽斯,现在世界许多大国皇宫贵族疯狂追求的对象。”

  “这还用你说,这个世界著名的美人哪个没听说过,因为她身后常跟着一只暴龙,所以被世人们称为暴龙美女的嘛!”

  好色是男人的天性,只要是生育能力正常的男人,这些金融界的巨头们都开始蠢蠢蠕动,立即有很多人都很绅士的上前邀请她共舞,可以想象,如果谁有兴能抱得美人归,那可谓是名利双收。悠扬的萨克斯轻轻地拔动人的心弦,优美的乐曲,怀抱着超级美女在跳舞这是何等荣耀,可是没有一个人能如愿,一个个像斗败的公鸡。

  我从口袋里摸出了一袋爆米花,坐在一个无人注意的落角吧叽吧叽地吃着,这时,那个莫里卡走过,又见到他了,我高兴地打招呼道:“嗨!老莫,你回来了,怎么无精打彩的?”

  莫里卡发现是我,立即泛起了不高兴,突然,眼睛里闪过一丝诡异,阴笑着指着冰丽斯的方向道:“你看那边那个美女,怎么不过去搭搭讪?”

  “搭讪?”

  “是啊,作为一个热血青年,怎么可以龟龟缩缩咳!”

  我往那个超级美女的地方望去,一个个世界名流都扫兴地离去,在无数人众星捧月般的目光注视之下,她正背对着这边小啜着葡萄酒。这时旁边传来小声的议论声:“喂喂,你看到了没有,世界身为世界十大巨富之一的,也是最年青轻帅气的菲力士伯爵上场喽!”

  全场焦点立即闪现,果然,一个帅气非常、气质不凡、气宇轩昂的大帅哥开始上场。只见他走到冰丽斯身边,优雅地行了一个绅士礼,然后开始邀请道:“您的美,就像绽放在天空的玫瑰,所弥散出无限的魅力,让凡间的百花羞愧,哪怕是倾国倾城和沉鱼落雁,都无法形容到您的完美,高贵的小姐,不知道我是否能邀请到您共舞一曲,那是鄙人毕生的荣兴……!”

  冰丽斯不冷不热地随口应付他道:“哦,我现在不想跳舞,你还是找别人吧!”

  超级美女就是超级美女,就算是如此的冰冷,都让人感觉到一种雪莲的美感,而众人也没有想到的是,如此优秀的赞美之词,如此优秀的男士,依然能打到这位美女的心,究竟是什么,才能获取芳心呢?

  我吧唧吧唧地吃着爆米花,见莫里卡耸勇着,我随口反问道:“那你怎么不去?”

  “咳咳~!这个……”

  说几句话而已,这有什么好怕的,我拎着爆米花边吃边走过去,在四周名流惊诧的目光下,我傻乎乎的来到她的背后,然后用手指捅了捅她的肩,立即传来了她极不耐烦的声音:“请不要动手动脚的,否则我可对你不客气!”

  所有的名流都在观注着,欣赏着我被拒绝的尴尬,我走到了冰丽斯的面前,并向她慢慢地吐出了让四周的名流都狂吐血的几个字:“小姐,要不要来点爆米花!”

  只见她表情变得无比的震惊,她呆呆的望着我,好象怕漏掉每一瞬那的逝过,眼泪,从她的眼角慢慢流下,她脸上的表情是激动,好象是高兴,又像是相思的痛苦,又是重逢的喜悦,缕缕柔肠一切尽在不言之中,柔和的灯光照在我们的身上,四周的空气凝固在一起,所有的人都观望着这组长镜头的特写。冰丽斯白嫩的双手自然地搭在我的肩上,我顺势轻轻地揽过她的细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直浸人心脾,血压直线上升。久久不能平静,宴会厅里响起优美的乐曲《蓝色的爱》,我们仿佛置身于银光粼粼的大海上,驾着一叶轻舟在飘荡,飘向爱的港湾,我们舞步轻柔而随和,尽情陶醉在幸福之中,忘却周围人的存在……

  一曲终了,人群里还有一阵小小骚动,冰丽斯拽着我飞奔离开宴会厅,穿过大街,钻过小巷,又闪过卖茶叶蛋的老太太身旁,来到一座具有西方情调的大房子前,门前一片碧绿的草坪,紫藤萝悠闲的缠绕在栅栏上,冰丽斯紧紧抱住我,泪水冰凉的滴在我的肩膀上,嘴里说着:“你个猪躲到哪里去了,我以为你死了,我想你想得好苦,你知道吗?”

  一时间被抱住,我茫然紧张,尴尬地道:“喂喂,姑娘,我还是个处男耶,你不要玷污我的清白哦!”

  “处你个头,里奇你这头死猪,还是贼性不改!”

  对于这一切,我都感到茫然,里奇是谁?我的记忆里完全没有这个人的存在,我疑惑道:“里奇是谁?”

  “里奇?里奇是猪!”冰丽斯娇呲道。

  “那你干嘛叫我里奇?我又不是猪!”

  “你……”她气得直跺脚,随后脱下左手上的手镯伸到我面前质问道:“你还认不认识这个手镯?”

  我打量着她手里的手镯,很普通很平常的一只手镯啊,好象没有什么特别的,也挠了挠后脑勺回答她道:“没见过!”

  她又把那只兔子推到我面前道:“那你的猫蛋呢?”

  “猫蛋?谁帮它起的这么土的名字!”

  “……”

  我老说自己真的不是里奇,而她,似乎有一千零一个理由证明我是里奇,听她说那个里奇去赌博,偷看女生洗澡,偷老李头家的狗,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找不到一丝残存的记忆,而且进陀亚之段的事情,也渐渐开始胡涂了,看来俄巴底亚的药的确是让记忆衰退得利害。

  之后的日子里,她把我软禁在这里,每天都帮我温习恢复记忆的功课,而我又打不过她,只好任其摆布。

  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窗纱洒落在窗台上,美丽的鸟儿站在枝头婉转的歌唱。清风把缕缕花香吹在我的脸上,我微嗅着这花香不知是沉睡还是微醉!

  “里奇,起床吃早餐喽!”门外传来阵阵敲门声,冰丽斯在唤我起床了。

  我从床上一跃而起,以最快的速度把自己整理好,兴高采烈地应了声:“来了”

  门开了,冰丽斯把手放在后面走进屋内,微笑着道:“今天,我可给你带来了好东西哟!”

  我流着口水,满怀期待地问道:“今天吃什么?”

  嗖的一声,冰丽斯从后面拿出一个盘子,里面有一条小手指般粗,十寸来长黑乎乎还在蠕动着的蚯蚓,只见从她的眼角闪过一亮光,奸笑着道:“嘿嘿,我费尽周折才找到世界著名药典——《又发拉比大药典》,根据里面的药方记载,生活在臭水沟里有三年以上寿命的蚯蚓,生吃可以治疗失忆症。”

  “你……你……你不要过来!”我倦缩成一团,胆颤地望着她,她越来越近的身影渐渐将我吞没,在这座富有西方情调的屋子里,传出惨绝人际的叫声……

  晚上,屋子里静悄悄的,我目光呆滞地望着地上,也许别人无比的羡慕我能住进美女家,可是他们如何能体会到我现在过着的非人生活,呜~~那么大一条蚯蚓,不知道现在消化了没有。

  这时只时依呀一声,门开了,是冰丽斯,我心惊胆寒地望着她,这回她倒是没有拿什么东西来。她越走越近,已经靠着墙了我仍然努力地往后缩着身子,她坐到了我旁边,我依然望着地上往旁边移了点位置,没理她,她哄道:“来,跟姐姐来,姐姐带你去一个很好玩的地方!”

  “不要!”

  “这回姐姐不逼你吃蚯蚓了!”

  “……”

  “乖乖的跟姐姐来,姐姐把大兔兔借给你玩哦!”

  “……真的?”

  “当然是真的!”

  坐在一间黑漆漆的小屋子中的椅子上,我心里毛毛地打量着四周,这时的冰丽斯走出屋外不知道干什么去了,一会,门又开了一个缝,她伸了个脑袋进来张望了一下,呲起牙一笑道:“这是你的大兔兔!”

  说完,她把门开大了一点,然后把那只无比肥硕的兔子推了进来,嘭!的一声响,门关上了,这时整个屋子黑了下来,我点燃了桌上的蜡烛,只见那只肥兔子正背对着我,它的影子在晃动的烛光下摇摆着。

  “兔兔,兔兔……”我欢喜着小心翼翼地挪向它,突然肥兔子转过身来……

  一声声惨叫划破了黑夜的宁静,在黑夜中,只见一间小屋子闪露出阵阵强烈的蓝色电光……

  起点中文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