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客栈团圆

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 王祚小说 4261 2016.04.14 23:33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国家一级作家,王宗仁老师为本书作者题词:

  “西北汉子书写西北风云人物——王宗仁!

  烈日当头、太爷爷、四贝勒和华山骑马跋山涉水抵达一处山丘,三人勒马站在山丘上俯视无边无际的沙漠。

  太爷爷:“贝勒爷穿过这片沙漠便是关中地界了”

  贝勒爷:“哎哟哟!王将军呀!我真是走不动了!快扶我下马”

  华山搀扶四贝勒下马坐在地上拿出羊皮水壶给四贝勒水喝,四贝勒喝了一口水突然间吐在地上大发雷霆,一脚将华山踹倒在地,

  贝勒爷:“呸!这是什么水?怎么这么难喝?我要喝泉水,狗奴才还愣着干什么?找水去”

  太爷爷见状下马跪拜道:

  “贝勒爷息怒,这荒山野岭的找泉水实在是有点空难、还望贝勒爷将就一下,待到了军营属下保证让贝勒爷喝上泉水”

  四贝勒说:“也罢!不过,就算渴死我也不喝这河水,王将军帮我捶捶背”

  太爷爷强忍着怒火蹲在地上帮四贝勒捶背,而此时的华山也从地上爬起为四贝勒揉腿,四贝勒夸赞道:

  “嗯!不错!舒服!王将军你对本贝勒都好都记着呢!待回京后我一定启禀皇兄赐你正一品双眼顶戴花翎”

  太爷爷跪在地上说:

  “微臣不敢邀功请赏,微臣只希望早日扫除匪患百姓能过上安稳日子”

  四贝勒说:“好啦!起来吧!今儿本贝勒真是走不动了,要不咱们先找一个客栈歇息歇息明日再行赶路如何?”

  太爷爷难为情的说:“这......”

  四贝勒说:“怎么?王将军不愿意?”

  太爷爷跪拜道:“不是微臣不愿意只是此处距那客栈路途遥远恐怕贝勒爷吃不消”

  四贝勒说:“吃得消!吃得消!走!赶路吧!”

  三人翻身上马离去。

  夕阳西下,太爷爷手持青龙偃月刀骑马和四贝勒、华山站在新龙客栈门口,稍作停留后骑马进院子,太爷爷高呼:

  “店家?”

  只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从马圈走出来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质问太爷爷:

  “你是来住店的吗?”

  太爷爷说:“快叫你们掌柜的出来”

  少年说:“我就是掌柜的,有事儿就请直说”

  太爷爷说:“给我安排两间上好的窑洞再备几个上好的酒菜我们着急吃”

  少年用质疑的目光说:

  “先交钱后住店这是规矩!”

  华山有点着急说道:

  “黄口小儿找打”

  太爷爷阻拦道:

  “哎!华山莫急,别跟小娃娃一般计较,给他便是”

  太爷爷掏出一颗银元宝扔给少年,少年接过说道:

  “三位客官里边请”

  太爷爷吩咐华山看好马匹,然后跟随四贝勒进窑洞,四贝勒疲惫至极刚走进窑洞便一头栽倒在大炕上嘴里念叨:

  “哎呦!王将军啊!从小到大本贝勒都是在皇宫穿着绫罗绸缎吃着锦衣玉食哪受过这门子罪呀?”

  太爷爷说:“是微臣照顾不周让贝勒爷受罪了!”

  此刻只见少年端着饭菜走进窑洞说道:

  “二位爷!您的饭菜!”

  少年摆好炕桌将酒菜上桌说道:

  “二位爷请慢用!”

  说罢,少年转身出窑洞,太爷爷和四贝勒盘腿坐在炕上围着炕桌喝酒吃菜,少年手里拿着上菜盘子走出窑洞后直奔马圈,此刻华山正站在马圈里为马梳理体毛,少年靠近华山问长问短,

  少年问道:“艾!你们是做什么的?”

  华山觉得这少年没有礼貌于是教训道:

  “你爹娘没有教你如何与陌生人打招呼吗?”

  少年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说道:

  “别装了!你不也是个娃娃吗?比我也大不了几岁装什么装?”

  华山说:“我不跟你一般见识,总之以后出门遇见年长的人打招呼记得前面加上一个称谓比较妥当”

  少年抱拳道:“请问大哥尊姓大名呀?”

  华山回头瞟了一眼少年说道:

  “叫我华山!”

  少年气嬉皮笑脸的问道:

  “华大哥!您这马不错!”

  华山回答道:“你懂马?”

  “少年说道:“人中吕布马中赤兔、您这匹马眼大耳圆、长一丈;高八尺;身如火炭,状甚雄伟、从头至尾无半根杂毛,真乃良驹也!”

  少年一声叹息:

  “哎!好马配英雄,可惜这匹良驹让这骑马之人给糟蹋喽!”

  华山听了少年的话怒道:

  “闭嘴!你可知道骑此马者乃何人?”

  少年问道:“是何人呀?难不成是当今皇上?”

  华山稍作犹豫道:“这……”

  华山思索后突然问道:

  “哎!小兄弟?自打你走进这马圈就对我这匹马念念不忘,你不会是打我这匹马的注意吧?我可警告你离我这马远一点”

  说罢!华山转身朝水井走去,华山离开后少年双手抚摸着良驹爱不舍手嘴里念叨:

  “真乃好马,要是我能骑上驰骋一番此生足以”

  少年回头看了一眼站在水井旁打水的华山,眼珠子咕噜一转解开马缰绳翻身上马飞奔离去,华山听见马蹄声回目一看只见少年和良驹已经不见踪影,华山跑步至马圈疾呼:

  “毛贼敢偷我马,看我怎么收拾你”

  华山解开另一匹马缰绳紧追其后。

  夕阳西下,两匹骏马飞驰在戈壁滩上,华山呼喊着:

  “毛贼!赶紧勒马,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少年骑在马背上回头微笑着说道:

  “好马!好马!驾!驾”

  华山掏出毛瑟手枪瞄准少年再次警告:

  “毛贼快快下马不然我真开枪啦!”

  少年没有理睬华山继续骑马飞驰,华山瞄准扣动扳机,子弹脱离枪膛飞速前行,少年施展绝技从马背躲藏到马肚子底下躲过第一枪,华山扣动扳机击发第二枪,少年从马背躲藏到马背侧面,华山扣动扳机打完所有子弹均被少年躲过,再扣扳机子弹打完手枪卡壳,华山焦急万分继续追赶,而少年则骑在马背上得意洋洋的挑逗华山,华山彻底绝望了,就在此刻只听得一声口哨长鸣,神马一声吼叫前蹄跃起少年勒紧马缰绳表情惊恐万分,紧接着神马调转马头往客栈飞驰,少年骑在马背上焦躁不安眼看着神马原路返回却无可奈何,华山看到此景也调转马头原路跟随,不远处只见太爷爷骑在马背上手持青龙偃月刀威风八面的站在客栈门口。神马终于抵达客栈门口,少年骑在马背上一副不服气的样子,华山跳下马伸手揪住少年的肩膀将少年从马背上扯了下来拎在手里,华山说:

  “小马贼竟敢偷我们的马,看我怎么收拾你”

  华山抡起巴掌准备抽打少年,被太爷爷拦下,

  太爷爷说:“慢!小兄弟!为什么要偷我的马?”

  少年双眼瞪着太爷爷说:

  “我没有偷你们的马”

  华山急道:“还敢狡辩”

  太爷爷说:“华山,放开他”

  华山松开少年,太爷爷说:

  “说吧!不是偷是什么?”

  少年说:“我从小就喜欢马,也见过不少好马,不过像这样的良驹我还是头一次见,所以就……”

  太爷爷爽朗的笑道:

  “哈哈哈!原来如此!也罢!我且信你一回”

  就在此刻一辆马车从远处驶来,少年惊呼:

  “是我爹,我爹回来啦!”

  太爷爷骑在马背上注视着驾车的人惊道:

  “岳父大人!”

  太爷爷赶紧下马将青龙偃月刀交给华山站在地上,少年听了太爷爷的话用怀疑的眼光盯着太爷爷自语:

  “岳父?他叫我爹岳父?难不成他就是我心目中的大英雄”

  太爷爷迎上前跪拜:“小婿拜见岳父大人?”

  李世友看到太爷爷突然出现在面前,赶紧下马搀扶起太爷爷道:

  “贤婿快快请起,听说皇上封你为征西大将军,咱们一家都为你高兴啊!”

  李世友转身对轿子里的太奶奶说:

  “翠花快下车你看谁回来了”

  话落只见太奶奶手里领着小英子从马车里走出来,太爷爷快步上前,久别重逢、四目相对千言万语、太爷爷说道:

  “翠花!”

  太奶奶含泪道:“大奎!快!叫爹!”

  太奶奶把小英子推到太爷爷面前说道:

  “小英子!快叫爹”

  小英子用陌生的眼神盯着太爷爷用稚嫩的声音喊了一声:

  “爹!”

  太爷爷高兴地抱起小英子道应声道:

  “哎!我的小英子都长这么大了!来来!让爹亲一口”

  太爷爷是一个不善言语的人,但是今天看到小英子高兴的跟吃了蜂蜜似得笑道:

  “走!爹带你吃好吃的去”

  太爷爷抱着小英子进客栈,少年跟在太爷爷身后自语:

  “看来真是我心目中的大英雄!好帅啊!”

  所有人进客栈院子,只见四贝勒站在窑洞门口说:

  “恭喜王将军一家团圆”

  太爷爷看到四贝勒赶紧将小英子交给太奶奶说道:

  “贝勒爷您怎么出来了外边风大请贝勒爷快快进屋”

  四贝勒道:“哎!你们一家人好不容易团聚本贝勒岂能置若罔闻”

  太爷爷上前一步向家人介绍道:

  “岳父大人、翠花快!拜见四贝勒”

  所有人叩拜,少年跪在地上小声对太奶奶说:

  “姐姐四贝勒是多大的官?”

  太奶奶说:“当今皇上的亲弟弟”

  少年惊道:“啊!皇上的弟弟呀!我不是在做梦吧?”

  四贝勒说道:“都起来吧!王将军清正廉洁、爱民如子乃我们大清国的贤臣良将也!今天本贝勒就将皇上御赐的玉佩赠与王将军的爱女以表心意,今后见玉佩者犹见皇上”

  所有人叩谢四贝勒。

  夜深人静,窑洞内煤油灯点亮,太爷爷怀里抱着小英子和太奶奶坐在炕上聊天,小英子用手捋着太爷爷的胡须问道:

  “爹!你的胡子怎么这么长啊?”

  太爷爷微笑着说:“因为爹爹等着小英子呀!”

  小英子接着问道:“等我干嘛呀?”

  太爷爷说:“等你长大了给爹爹剪胡子呀!”

  小英子咯咯的笑道:“那我就快快长大为爹爹剪胡子”

  太爷爷和太奶奶听了小英子的话幸福的笑了,小英子躺在太爷爷的怀里睡着了,太爷爷问太奶奶:

  “翠花!爹娘可好?”

  太奶奶说:“都好!就是想你”

  太爷爷说:“我也想爹娘,翠花,岳父大人怎么将客栈迁到这里来了?”

  也太奶奶说:“这不,自打你率领官军剿灭关外土匪后,这里的治安也好起来了,百姓生活安居乐业,咱爹便将客栈迁到了这里,爹娘想我和小英子,于是就接我小住几日没想到我们再次相聚.....”

  太爷爷说:“今天真是个意外,这三年我无时不刻的想念你和小英子,等剿灭西北匪患我们一家便可团圆了”

  早晨的太阳刚刚升起,太爷爷便手持青龙偃月刀在院子里练武,一位长发披肩,穿着艳丽美貌的女子手里端着一碗水站在太爷爷面前,此女子向太爷爷打招呼:

  “姐夫,累了吧!喝口水吧!”

  太爷爷听到声音回头定眼一看惊道:

  “你是?”

  女子撒娇道:“哎呦!姐夫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呀!”

  太爷爷犹豫着问道:“请姑娘明示”

  女子说:“你还记得昨天那个偷马的少年吗?那就是我”

  太爷爷惊道:“什么?你是女儿身?”

  女子笑道:“嗯!没错是我,我叫兰花”

  太爷爷说道:“你是兰花?”

  兰花点头道:“嗯!”

  太爷爷说道:“昨天是姐夫部不对姐夫向你赔罪了”

  兰花说:“哎呀呀!姐夫,你是我心中的大英雄,我不会怪你的、来喝水吧!”

  太爷爷接过水碗喝干将碗交还给兰花,此时站在一处观望已久的四贝勒走了过来,四贝勒说道:

  “王将军好雅兴呀?”

  太爷爷跪拜道:“叩见四贝勒”

  四贝勒说道:“王将军快快请起、这位是?”

  太爷爷介绍道:“这位是凄妹兰花,兰花见了四贝勒还不快快行礼”

  兰花施礼道:“兰花见过四贝勒”

  四贝勒被兰花的美貌所吸引,双眼死死的盯着兰花呆在原地不动弹,太爷爷发掘了四贝勒的心思提点道:

  “贝勒爷!贝勒爷?”

  四贝勒念道:“哦!兰花!好名字!不知兰花今年贵庚啊?”

  兰花直言不讳的说道:“我十七岁”

  贝勒爷说:“如花似玉的年龄啊!”

  就在此刻,拴在马圈里的马叫了一声,兰花将目光移向马圈目不转睛盯着良驹依依不舍,四贝勒猜出了兰花的心思立即说道:

  “兰花!昨天你不是喜欢这匹马吗?今天本贝勒就将这匹马赠与你如何?”

  兰花惊道:“真的?太好了!”

  兰花家喜出望外的跑到马圈,双手抚摸着良驹爱不舍手,四贝勒靠近马圈站在兰花身后说道:

  “兰花要不要跟我一起去骑马?”

  兰花听了四贝勒的话转身回答道:

  “好啊!”

  说罢,兰花翻身上马,飞驰而去,四贝勒也骑着马紧跟其后,两匹马尽情的飞驰在山山水水间,兰花的笑声传向大自然的每个角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