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团团圆圆过大年

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 王祚小说 5177 2016.02.09 21:20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国家一级作家,王宗仁老师为本书作者题词:

  “西北汉子书写西北风云人物——王宗仁!

  “过年喽!过年喽!”西安城内张灯结彩,街市热闹非凡,一位清兵手里敲着锣,辫子上扎着红头绳从城东跑到城西嘴里吆喝着。炮竹声四起,道台府邸张灯结彩更是热闹非凡,肖道台和太太张氏及三位姨太太坐在摆着花生、瓜子、糖果的桌前满脸喜庆,肖道台说:“今晚上是大年三十,我给你们准备了礼物”三位姨太太说:“老爷要送我们什么礼物呀?”肖道台说:“把礼物都端上来”站在肖道台身后的李总管一挥手,丫鬟们端着四件绸缎站成一排,肖道台说:“这是太后老佛爷和皇上御赐蚕丝锦缎,甚是珍贵,今晚我赠与夫人和三位姨太太,祝你们年年岁岁、岁岁年年平平安安”三位姨太太走上前抚摸着绸缎细声细语的说:“哟!真乃极品,谢谢老爷”肖道台点头哈哈大笑对张氏说:“夫人,何不看看这御赐锦缎”张氏穿着圆领粗布上衣,表情严肃,她没有理会肖道台的示好,而是手里念着佛珠说:“修心之人不念红尘、此乃身外之物不恋则罢”三位姨太太侧目斜视只见张氏美目紧闭玉面紧绷,于是收敛言语坐回原位,张氏睁开眼吩咐丫环们说:“将这些锦缎送回各自房中去”丫环门们说:“是!大太太”丫鬟们端着绸缎离开,张氏对站在身后的贴身丫鬟小兰说:“小兰!召集府里上上下下的佣人们子时在大堂集合,领红包”小兰说:“是太太”就在此刻,黄鹞子手里拎着礼物走进来说:“儿,黄鹞子给干爹、干娘拜年了,祝福,干爹、干娘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祝福三位姨太太笑口常开、吉祥如意”说罢,黄鹞子跪在地上给肖道台磕了三个头,肖道台伸手道:“我儿快快请起”黄鹞子站起来将礼物递给李总管,肖道台说:“坐坐坐!”黄鹞子的到来终于打开了僵局,张氏脸上也露出了微笑,三位姨太太你一句她一句的夸赞黄鹞子的好,姨太太说:“哟!老爷您看咱这干儿子多孝顺那,是啊!是啊!真是年轻英俊、文武双全一身豪气呀!”肖道台听了姨太太们的话高兴地哈哈大笑,紧接着太爷爷领着礼物走进屋内双手抱拳说:“学生王大奎给恩师、师娘及三位姨太太拜年了,祝福恩师、师娘身体康健,寿比南山,祝福三位姨太太吉祥如意、开心快乐!”说罢、太爷爷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肖道台爽朗的笑道:“好好好!”肖道台站起来走到太爷爷跟前扶着太爷爷的胳膊说:“大奎快快请起!你我师徒不必多礼”肖道台扶着太爷爷的胳膊安顿太爷爷挨着黄鹞子就坐,黄鹞子看见肖道台对太爷爷疼爱有佳,于是心生嫉妒表情变得阴险,不由自主的攥紧了桌子底下的拳头,虽说心里不快,但是表面还要装出一副和谐的样子来,肖道台回到自己的座位,黄鹞子主动站起来给太爷爷拜年,黄鹞子说:“末将黄鹞子给都统大人拜年了,祝福都统大人吉祥如意,节节高升”太爷爷也站起来抱拳说:“本都统也祝福鹞子兄弟功名利禄永存”肖道台看到太爷爷和黄鹞子二人的和谐言语感到欣慰,连连笑道:“好好好!坐下!坐下!”肖道太吩咐站在身后的李总管说:“李总管,上年夜饭”李总管吆喝着:“上年夜饭”丫鬟们端着年夜饭上桌,在场的人看到年夜饭大跌眼镜,张氏看着桌子上的年夜饭已经明白肖道台的心思于是没有说什么,而三位姨太太和黄鹞子却坐不住了,姨太太说:“老爷!没搞错吧?这是年夜饭吗?全是粗粮,平日里吃的山珍海味都到哪里去了?这是人吃的饭吗?不吃了!不吃了!”三位姨太太不高兴了,张氏表情严肃的说:“不想吃的就回房去,这里没有人逼着你吃,这年头有这些窝头吃都已经很不错了,你们再看看城外的难民他们连窝头都没有得吃”张氏一番话吓得三位姨太太就都不敢支声了,黄鹞子见状也将喉咙里的话烟到肚子里,肖道台说:“夫人说的对,你们整天呆在这府里穿着绫罗绸缎。吃着山珍海味,你们可知道城外的乡亲们吃的是什么?老百姓过的是什么日子?你们清楚吗?从今天起全府上下节衣缩食,除小孩子和奶娘可以吃细粮外,所有大人一律吃粗粮,若有违规者家法伺候。”肖道台的此番话是说给三位姨太太听得,说罢,肖道台倒了一杯酒举杯说:“大家都把酒满上”李总管给其他人酒杯斟满酒,肖道台哈哈一笑说:“今天,是1901年2月18日农历腊月三十,是个美好的日子,我祝大家新春愉快!阖家幸福!万事如意!干了!”在场的人喝干杯中酒,肖道太示意大家坐下,李总管帮肖道台斟满酒,肖道台再次举杯说:“这第二杯酒呢?祝福我们这个大家庭和和睦睦,人丁兴旺”肖道台一口喝干杯中酒,李管家再次帮肖道台斟满酒,肖道台说:“大奎!鹞子把酒满上我有话要说”李总管给太爷爷和黄鹞子斟满酒,肖道台、太爷爷、黄鹞子举杯,肖道台说:“这第三杯酒,我要说的是,你们两一个是我的干儿子、一个是我的学生、爱将、我希望你们两个团结友善,互帮互助,一条心管理好西安城防事务,预祝年后剿匪旗开得胜,干!”三个男人一饮而尽,肖道台说:“吃饭!”就在此时,府外传来阉人的声音:“圣旨到”肖道台听到圣旨便说:“快快!所有人随我接旨”肖道台等人来到前厅,只见李莲英公公手持圣旨就站在眼前,李公公说:“陕甘粮道、剿匪大将军、陕西巡抚肖施恩之妻张氏听封”听到李公公的话,肖道台等人跪在地上都很意外,张氏说:“张氏接旨”李莲英说:“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与太后自移驾北院巡抚衙门以来抚台肖施恩照顾有佳,食其味、夜能寐,朕闻其张氏知书达理、勤俭持家、吃斋念佛为我大清国祈福,故封张氏为“二品诰命夫人,御赐绣锦鸡袍礼服一件,可自由出入后宫,钦此”张氏说:“张氏领旨谢恩!”李公公说:“都起来吧!”众人起身站立,李公公说:“恭喜肖大人,夫人、今后逢年过节的时候,夫人要是有空就就去北院陪老佛爷唠唠家常,她老人家可喜欢您了!”张氏说:“谢公公指点”李公公对肖道台说:“抚台大人,太后老佛爷和皇上说了,这银子该花的都花了,洋枪该买的也买了,年后剿匪就看抚台大人的洋枪队了,太后老佛爷和皇上可都等着您的好消息呢?得唻!这大过年的来搅扰你们也怪不好意思的,你们继续过年,老奴告退!”肖道台说:“公公慢走”李公公的话让肖道台有了压力,但是,这种压力瞬间便被张氏听封的好消息给淹没。送走李公公肖道台对张氏说:“恭喜夫人,贺喜夫人封的二品诰命夫人”三位姨太太跪拜说:“恭喜姐姐得封二品夫人”黄鹞子跪拜说:“恭喜干娘得封”太爷爷跪拜说:“正都统王大奎叩见二品诰命夫人”张氏说:“都起来吧!大过年的跪着这心里也怪不落忍的,走咱们接着过年去”肖道台哈哈大笑道:“夫人请!”每逢佳节倍思亲、夜深人静、花炮声渐远、西安城墙上张灯结彩,太爷爷此刻就站在城楼上面朝故乡思念着老家的太奶奶、祖奶奶和祖爷爷,太爷爷从衣兜里掏出离家时太奶奶送给他的戏水鸳鸯香包,见物如见人,这种思念之情愈加强烈,而此刻远在百里之外的家里,太奶奶正躺在炕上痛苦的进行生产,一声声惨叫牵动着祖奶奶和祖爷爷的心,祖奶奶站在接生婆的身后焦急的问道:“她大婶咋样啊?”接生婆说:“快了!快了!闺女!用力!用力呀!”祖爷爷站在门外踱着碎步焦急的等待着婴儿的降生,伴随着一声惨叫,紧接着是婴儿的哭泣声,孩子出生了,接生婆用剪刀减掉脐带,激动说:“生了!生了!是个女娃!接生婆抱起女婴用小被子包裹递给太奶奶,太奶奶满头大汗看着女儿脸上露出微笑,祖奶奶激动地跑出屋外对祖爷爷说:“生了生了!”祖爷爷问祖奶奶:“男娃女娃?”祖奶奶说:“女娃!”祖爷爷脸色突变蹲在地上说:“咋不是男娃哩”祖奶奶说:“你这个老东西,男娃女娃都是咱大奎的娃,有什么不好哩?我可告诉你不要当着翠花的面拉脸子,听见了吗?”祖爷爷说:“行了!你这婆姨咋这废话连篇的”祖爷爷站起来朝门外走去,祖奶奶说:“哎!你这老家伙,干撒去呀”祖爷爷没有回头径直朝门口走去。此时,接生婆从窑洞里走出来说:“妹子!我先回去了,吃喜的时候别忘了叫我”祖奶奶说:“一定!一定!”祖奶奶转身拿起窗台上的一个桃木枝条上面栓了一根红线,将桃木树枝挂在窗户上,本地俗称:“忌号”(祖奶奶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这是陕甘地区的习俗,只要谁家有新生儿出生,门口就会挂一个用桃木树枝拴着红头绳的树条子,作用一是为了辟邪,二是警告陌生人不要随意进入产房,直到坐月子满天数以后才能摘掉)。祖奶奶挂好忌号,走进窑洞,此刻太奶奶正在为婴儿哺乳,小家伙睁着乌黑发亮的大眼睛吃的正香。太奶奶给婴儿说:“快叫奶奶”祖奶奶笑着对婴儿说:“叫奶奶!”晚上,在昏暗的煤油灯的下,祖奶奶和祖爷爷躺在炕上,商议着为婴儿取名字的事儿,祖奶奶说:“当家的,你说给咱们的小孙女取个什么名字好呢?”祖爷爷不耐烦的说:“爱起啥名字,起啥名字去”祖奶奶说:“小声点别让翠花听见”祖爷爷说:“我就是要让她听见,谁让她肚子不争气生了个女娃”祖奶奶和祖爷爷的对话被躺在隔壁的太奶奶听见,太奶奶对熟睡的婴儿伤心地说:“闺女!你爷爷嫌弃你是个女娃,不喜欢你怎么办?妈妈明天带着你去找爸爸好不好?你爸爸一定会喜欢你的”太奶奶用衣袖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哭诉:“大奎!你在哪儿啊?你快回来呀?”早晨的太阳刚刚升起,太奶奶穿着红色的棉衣棉裤便怀抱着婴儿肩挎着包袱走出窑洞,准备离家去西安找太爷爷,刚刚走出几步就被刚刚走出窑洞准备倒尿盆的祖奶奶撞个满怀,祖奶奶说:“翠花!你这是要干嘛去呀?”太奶奶说:“娘我去找大奎”祖奶奶将尿盆放在地上说:“翠花呀!你别跟你爹一般见识,他就是个老糊涂,再说了西安距咱们家好几百里地,你啥时候才能走到啊!,大奎现在在哪里你都不知道,你上哪里找他去呀?”太奶奶说:“听娘的话,你还在坐月子,站在外边对身体很不好!赶紧回屋”太奶奶哭着说:“我不!我就要去找大奎”祖奶奶说:“这大过年的,外边又冷娃还小,万一冻着了该咋办?”太奶奶哭诉说:“可是我爹他喜欢男娃!不喜欢女娃!”祖奶奶说:“别听他的!娘喜欢!娘喜欢就成!”太奶奶哭着说:“我不!我就要去找大奎”此时,祖爷爷走出窑洞骂骂咧咧的说:“别拦着她!让她走!”祖奶奶回过头对祖爷爷说:“你给我回窑洞里去”祖爷爷返回窑洞,太奶奶坚持要走说:“娘!您就让我走吧!我走后,您二老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太奶奶抱着婴儿大步朝门口走去,说时迟那时快,祖奶奶跑步上前伸开双臂挡在太奶奶面前说:“翠花!闺女呀!娘给你跪下了,听娘的话,进屋吧!你这要是走了我怎么向大奎交代呀!”太奶奶泪流满面说:“娘!快起来!快起来呀!”祖奶奶说:“你不答应,娘就不起来”太奶奶说:“好!我答应!我这就回屋去,您快起来”时间一晃几个月过去了,我的小姑奶奶从一个丑小鸭变成了一个有白净有漂亮会说话的小姑娘,祖奶奶给我的小姑奶奶取名“丫头”之所以取名丫头就是要让祖爷爷时刻记得丫头也是人,丫头并不比男娃差。一天中午,阳光明媚,祖奶奶抱着丫头坐在院子里玩耍,祖爷爷就蹲在对面背靠着墙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杆,可是祖爷爷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丫头的小脸蛋,太奶奶如今已经能下地干活了,扛着扁担挑着水桶正往水缸里倒水,祖奶奶对丫头说:“丫头!叫奶奶!”小丫头一双可爱的大眼睛盯着祖奶奶说:“奶.......奶.....”祖奶奶高兴地说:“哎呦!快看呐!我的小孙女会叫奶奶喽!”太奶奶给水缸加满水将扁担和水桶立在墙角,走到祖奶奶跟前说:“丫头!叫妈妈!”丫头说:“妈......妈......”小丫头的可爱,让蹲在一旁的祖爷爷很后悔自己当初的愚昧,可是作为长辈在晚辈面前尤其是儿媳面前不能掉架子,于是祖爷爷只能强忍着内心的渴望一忍再忍,祖奶奶和太奶奶都猜到了祖爷爷的心思,于是,太奶奶说:“娘!您看着丫头我做饭去了!”太奶奶起身走进窑洞,太奶奶刚刚离开,祖爷爷便迫不及待的站起来跑到祖奶奶跟前说:“丫头!叫爷爷!”祖奶奶说:“去去!你不是不喜欢女娃吗?”祖爷爷说:“谁说的,我是丫头的爷爷,你是丫头的奶奶,凭什么你喜欢就不让我喜欢”祖爷爷逗着小丫头说:“丫头叫爷爷”丫头用大眼睛盯着祖爷爷说:“爷爷!”祖爷爷听到丫头叫自己爷爷感动的抱起丫头说:“哎呦!我的小孙女,当初是爷爷不对!爷爷向你道歉”祖爷爷的一举一动都被趴在窑洞里的太奶奶看在眼里,太奶奶打心底已经原谅祖爷爷了。次日,窑洞里充满着祥和氛围,祖爷爷和祖奶奶坐在炕上抱着丫头喂饭吃,太奶奶站在地上伺候祖爷爷和祖奶奶吃饭,真是幸福的一家人。远在百公里外的老虎岭上,王麻子、花豹子、神仙、刀疤、小六子及数百名土匪骑着战马手持洋枪,飞驰在老虎岭的山山水水中打猎,王麻子一枪一个野兔,弹无虚发,花豹子说:“大当家的,照这么打下去咱们老虎岭的野兔恐怕要绝种喽!”王麻子哈哈大笑道:“二当家的此话差矣,老虎岭的野兔不能绝种,这要是绝了种,我们这帮兄弟吃什么呀?”神仙说:“大当家的,野兔不能绝种,那就让肖道台绝种算求了!”王麻子等人拍马:“驾!驾!驾!”众土匪在王麻子的带领下骑马来到山顶,俯视关中地区的山山水水,王麻子说:“看到了吗?翻过这座山就是西安城,总有一天我王麻子要带领兄弟们杀进西安城活捉肖道台”土匪们齐声呼应:“活捉肖道台!呦呵呵!”土匪们叫嚣着骑马离去。

  <a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