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王麻子死里逃生

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 王祚小说 4937 2016.02.28 22:26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国家一级作家,王宗仁老师为本书作者题词:

  “西北汉子书写西北风云人物——王宗仁!

  黄鹞子府邸戒备森严,一股清泉顺着假山缓缓流入人工湖,鱼儿迎着流淌的水泡珍争相嬉戏,一曲优美的旋律从假山后边传来,黄鹞子此刻就躺在躺椅上抽着烟土欣赏着旋律,两名丫环左右跪在身旁为黄鹞子按摩,就在黄鹞子的正前方坐着一位手持琵琶,闭月羞花的歌姬,此歌姬长发披肩,素颜素装装扮的落落大方,浑身上下处处透着女人的原始美,正当黄鹞子陶醉在美人、旋律与烟土三者当中时,一位穿着铠甲腰佩军刀的军官上前禀报:“大人!有您的信件”黄鹞子神情突然变得严肃道:“都退下吧!”歌姬和丫环纷纷退去,黄鹞子从躺椅上坐起来对军官说:“呈上来”军官把信递给黄鹞子,黄鹞子拆开阅览道:“那送信之人在何处?”军官说:“放下信就离开了”此信是花豹子写给黄鹞子结果王麻子性命的苟且信,内容如下:“鹞子兄,你以王大奎的名义缉拿了王麻子,如今全天下人都知道是王大奎抓了王麻子,如果你能结果王麻子性命于狱中,到时候消息传到老虎岭,我统一口径让兄弟们为王麻子报仇,到时候老虎岭的兄弟不但会将这笔账记在王大奎身上,而且我也会顺利登上大当家的位置,随后,我们再以王大奎通匪之名启奏朝廷,想办法除掉王大奎,将军之位就是您的了!请鹞子兄速速办理,花豹子!”黄鹞子读完信自语:“好一个恶毒的花豹子!”阴暗潮湿的牢狱里关押着数百名死囚犯,四周由清兵把守,戒备森严。黄鹞子佩刀走进牢狱朝关押王麻子的牢房靠近,两名佩刀站立的清兵看到黄鹞子行礼道:“属下见过副都统大人”黄鹞子左顾右盼的盯着牢房内问道:“犯人王麻子是否关押于此?”士兵说:“是的大人”黄鹞子说:“打开牢门”两名士兵面面相窃说:“这......”黄鹞子脸色突变说:“怎么?本大人的话你们竟敢不听?”士兵说:“大人,将军有令没有他的准许任何人不得探望王麻子”黄鹞子大发雷霆道:“狗奴才!快快打开牢门将军那里我自会说明”士兵惹不起黄鹞子便掏出钥匙准备开门,就在此刻,华山配戴手枪赶到说:“慢!”黄鹞子转身双眼盯着华山,华山行礼:“华山见过副都统大人”黄鹞子说:“华山!你不会也要阻拦本大人探监?”华山说:“将军有令,任何人都不的探望王麻子,违令者斩”黄鹞子气焰嚣张的说:“华山,狗奴才们不懂事儿,难道连你也不懂事儿吗?挡我者死!”黄鹞子抽出军刀对士兵说:“打开牢门”华山拔出毛瑟手枪瞄准黄鹞子,华山说:“副都统大人请不要为难属下”黄鹞子说:“呦呵!华山长本事了?好啊!”黄鹞子把军刀入鞘用脑袋顶在枪管上说:“开枪!开枪呀?”华山说:“大人别逼我,枪子不长眼、万一走火,华山承担不起责任”黄鹞子气的脸色青紫说:“好!华山你有种,你等着!”黄鹞子气冲冲的离开牢狱,黄鹞子走后,华山收回枪闭起双眼长呼一口气。黄鹞子回到府中摔碎了茶杯骂道:“华山!我要杀了你!来人呐!备轿去抚台大人府邸”一名军官走进来说:“是大人”道台府邸戒备森严,此刻,太爷爷和肖道台正坐在房间里谈论王麻子之事儿,肖道太问道:“听说鹞子抓住了老虎岭大当家王麻子?”太爷爷说:“是!大人!”肖道台问道:“在哪里抓到的?”太爷爷说:“迎春楼”肖道台说:“迎春楼?可否查清楚这王麻子去那迎春楼的动机?”太爷爷说:“王麻子与那迎春楼的老妈子是旧相好,此次下山是与那老妈子私会的,不想被黄都统撞见于是被缉拿,黄都统想将那王麻子就地正法,卑职闻讯后赶到制止了黄都统的鲁莽行为,卑职觉得王麻子乃朝廷重犯应当禀告大人定夺才是”肖道台说:“鹞子还年轻,做事太鲁莽,还是大奎你想的周全,大奎,你说这王麻子要是能归降朝廷不动一兵一卒为我所用,岂不美哉”太爷爷随即跪地请求道:“大人,大奎恳请大人上报朝廷委派我与那王麻子谈判归顺事宜”肖道台点头道:“大奎快快请起,你能够站在朝廷的利益上考虑问题我深感欣慰”此刻,管家走进说:“大人,黄都统求见”肖道台说:“哦!来的正好,让他进来”管家转身离去,太爷爷说:“大人!大奎还有军务需要处理先行告退”肖道台说:“唉!不急!既然鹞子也来了不妨你二人陪我喝酒吧”肖道台接着说:“来人呐!”一名丫环走过来说:“老爷有何吩咐?”肖道台说:“准备酒菜我要和大奎、鹞子喝两口”丫环转身离去,此时,黄鹞子走进来向肖道台跪地行礼“鹞子叩见干爹、祝干爹福如东海、健康长寿”肖道台笑着说:“我儿快快请起”黄鹞子起身向太爷爷行礼道:“属下参见将军”太爷爷说:“哎!黄都统客气了”肖道台说:“鹞子!大奎、今天我心情好,咱们好好喝几杯,请!”雅间里的饭桌上摆着四个菜,一名丫环手持酒壶站在餐桌旁边,肖道台、太爷爷和黄鹞子走进雅间在酒桌前就坐,肖道台说:“斟酒”丫环把就满上,肖道台举杯说:“大奎、鹞子来干了!”第一杯酒喝干,第二杯酒斟满,太爷爷举杯说:“大奎敬恩师一杯”肖道台举杯道:“嗯!好!”第二杯酒喝干,只见黄鹞子举杯道:“鹞子也敬干爹一杯”肖道台举杯说:“我儿孝顺”第三杯喝干,第四杯酒斟满,黄鹞子举杯向太爷爷敬酒道:“鹞子敬将军一杯,祝我们的剿匪大计早日圆满”太爷爷举杯道:“那是自然!”第四杯喝干,只见太爷爷摇晃着身子瞬间醉倒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肖道台哈哈大笑道:“大奎平日海量今天这是怎么了?”黄鹞子说:“将军军务繁忙,恐怕是累了”肖道台说:“也难为他了!来人呐!送将军回府”说罢,两名士兵走进来搀扶着太爷爷离开,士兵将太爷爷扶到府外的轿子上,士兵抬着轿子离开,此时,太爷爷突然苏醒揭开窗帘盯着巡抚府邸看了一眼,其实太爷爷是装醉,因为他知道黄鹞子是为王麻子之事而来,而肖道台对于王麻子的处理意见正好与自己想法不谋而合,至于黄鹞子就给他一次表现的机会吧!太爷爷离开后,黄鹞子对丫环说:“关上门,外边候着”丫环关门离开,黄鹞子跪在地上说:“干爹!鹞子有要是禀奏”肖道台说:“唉!有什么事儿起来说话”黄鹞子说:“不!干爹!请允鹞子跪着说”肖道台说:“说吧!”黄鹞子说:“干爹,王大奎有通匪嫌疑,请治王大奎通匪之罪”肖道台哈哈大笑道:“我儿定是喝醉了”黄鹞子说:“不!儿子没有喝醉”肖台表情变得严肃起来道:“快快道来!”黄鹞子说:“昨晚,儿子亲眼所见王麻子和那神仙三更时分从将军府后花园出来,于是,儿子一路尾随,只见那王麻子与神仙进入迎春楼后上到二楼与那老妈子接头,于是儿速速返回府中召集兵士前往迎春楼将那王麻子擒获,可是那王麻子负隅顽抗,于是儿想将那王麻子就地正法,谁料!王大奎突然出现把那王麻子愣是给带走了,还吩咐属下严加保护,干爹!您想一想王大奎凭什么救王麻子?这里边一定是有猫腻、搞不好他们想造反?”肖道台表情严肃思考着黄鹞子的话,黄鹞子接着说:“求干爹以大局为重立即下令逮捕王大奎进行审讯”肖道台双眼盯着黄鹞子道:“证据呢?”黄鹞子说:“华山就是证据,只要抓住那华山严加拷问不怕他不招”肖道台哈哈大笑道:“单凭一个华山怎么能证明王大奎的通匪之罪?那迎春楼的老妈子此刻在何处?”黄鹞子支吾着说:“那老妈子被儿子给杀了”“那王麻子随行的师爷神仙此刻在何处?”肖道台接着问道。黄鹞子支吾着说:“也被儿子给杀了”肖道台愤怒道:“荒唐!两个证人都被你给杀了这个案子还怎么查?难道要给王大奎强加一个通匪罪名不成?”黄鹞子说:“干爹,就算王大奎没有通匪罪名,可那王麻子总该是死罪吧!不杀了王麻子不足以平民愤”肖道台说:“鹞子呀!王麻子不能杀”黄鹞子说:“为什么不能杀?”肖道台说:“王麻子是关中土匪的首领,一旦他死了个个小山头的土匪群龙无首,各自为王,到那个时候剿匪就难了,如果朝廷能够招安,让王麻子归降朝廷,一来朝廷可不动一兵一卒可平息关中匪患,二来,让王麻子等归降的土匪北上去对付八国联军岂不美哉”黄鹞子说:“可是......干爹!”肖道太说:“好啦!好啦!明天我会禀奏太后和皇上准予王大奎与王麻子谈判让关中的土匪归降朝廷,以后多向大奎学习学习!回府去吧!”黄鹞子心知劝说肖道台已经是没有希望了,于是,叩拜离开。黄鹞子回到府中大发雷霆,他掏出毛瑟手枪瞄准摆在桌子上的花瓶大喝道:“王大奎我跟你没完”说罢!扣动扳机打光了所有子弹,花瓶瞬间支离破碎,士兵听见枪响手里端着洋枪冲进来问道:“大人!发生什么事儿了?”黄鹞子发飙道:“滚!一帮狗奴才!”士兵退出屋外。黄鹞子阴险的冷笑道:

  “哼哼!咱们走着瞧!”李公公府邸戒备森严,门口站着两名佩刀的士兵,黄鹞子手里揣着10万两银票来到李公公府邸,门卫与黄鹞子打招呼:门卫:“属下参见副都统大人”黄鹞子说:“有劳二位通报一声就说黄鹞子求见”一位士兵回答道:“李公公知道大人要来已经在后花园等候副都统大人请!”黄鹞子进府来到后花园,只见李公公站在鸟笼子旁边正在逗鹦鹉说话、李公公说:“说,老佛爷吉祥!”鹦鹉拉着个脸就是不说话,李公公喂给鹦鹉一颗坚果仁,鹦鹉顿时活跃起来连续叫道:“老佛爷吉祥、老佛爷吉祥”李公公笑道:“嘿!瞧你这狗奴才,不喂你吃饱,你就不说话,看来这人世间没有白干的活儿”李公公一晃眼便看见黄鹞子站在身后,李公公说:“哟!副都统大人怎么今儿想起到老奴这里来了?真是稀客呀!”黄鹞子摔着双衣袖跪拜:“末将参见李公公”李公公说:“哎哟!副都统大人你这是干什么呀!折煞老奴了!快快请起,老奴就是太后老佛爷身边的一条狗而已,哪敢劳驾副都统大人行如此大礼”李公公扶起黄鹞子说:“说吧!找老奴所为何事?”黄鹞子说:“既然公公怜爱,那末将便直言不讳了,朝廷一直想除掉王麻子,那关中匪首王麻子此刻就关押在大牢内,鹞子恳公公出面斩杀王麻子以绝后患,王麻子一死,关中的匪患群龙无首不攻自破”李公公说:“这........”黄鹞子心领神会的掏出衣袖里的银票塞给李公公说道:“公公!这是十万两银票请公公笑纳”李公公说:“副都统大人客气啦!”李公公和黄鹞子阴笑着。西安巡抚衙门后花园处处戒备森严,花鸟鱼虫、山水如画,太后和皇上在宫女的陪伴下游走在后花园内,李公公跟在太后和皇上身后说:“启奏老佛爷、皇上肖道台求见”太后说:“让他在兰花亭候着”李公公说:“嗻!”太后和皇上在宫女的陪伴下缓缓朝兰花婷走来,肖道台跪拜道:“陕西巡抚肖施恩叩见太后老佛爷、叩见皇上”太后和皇上在椅子上就坐,太后说:“说吧!”肖道台说:“启禀太后皇上,关中匪首王麻子昨夜被擒,此刻就关押在西边的牢狱中,请太后和皇上定夺”太后说:“那王麻子作恶多端,早已经成为关中老百姓身上的一颗毒瘤,此毒瘤不除难以平民愤,明日午时三刻即刻问斩!”肖道台听了太后的话无奈的说:“嗻!”太后说:“抚台大人!你看这花园里的景色多好啊!起来!陪我和皇上走走!”肖道台无奈的站起来伴驾,站在一旁的李公公内心甭提有多高兴了,此事要不是他从中作碎,太后也不至于不顾大局处死王麻子。大牢内,华山端着酒菜跟随太爷爷走进牢房,此刻,王麻子就坐在牢房内,太爷爷吩咐华山道:“华山,放下酒菜外面候着”华山说:“是!大人!”华山守候在牢房外,太爷爷与王麻子对面就坐,太爷爷说:“大当家的,太后下令明日午时三刻将你问斩,王大奎对不住你呀!”王麻子说:“将军不必为我难过,既然朝廷不给我立功赎罪的机会,那就让我去阴曹地府赎罪吧!”王麻子举杯与太爷爷痛饮第一杯酒,王麻子接着说:“只可惜没有机会和将军一起北上驱赶那洋鬼子了”太爷爷沮丧的说“大奎深知大当家的行侠仗义,所有的恶果都是那花豹子所为,大当家不该死,该死的是哪花豹子”王麻子说:“将军行侠仗义,麻子能结交将军之挚友死不足惜,干了!”王麻子举杯第二杯酒下肚。大军押解一辆囚车走在大街上,囚车上坐着一个头戴黑面罩的人。太爷爷单手持青龙偃月刀骑马走在队伍前面,老百姓手持鸡蛋、菜叶子朝囚车投掷,嘴里呼喊着:“打死这个土匪头子”囚车缓缓驶出城外,在一块空地上停下,士兵举着洋枪戒严,两名士兵将囚车上戴着面罩的黑衣人拖到空地上跪下,太爷爷举起青龙偃月刀呼喊道:“午时三刻已到,斩!”一排士兵举枪瞄准,只听见十几声枪响戴着面罩的囚犯一头栽倒在地上。不远处,王麻子跪在神仙的墓碑前听到枪声,王麻子起身望向响枪的方向,然后骑马离开。

  <a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