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

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

王祚小说

  • 历史

    类型
  • 2016.02.02上架
  • 17.14

    连载(字)

2056位书友共同开启《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的历史之旅

学徒王祚885 见习无语绝恋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首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儿时记忆

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 王祚小说 7364 2016.01.30 09:38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国家一级作家,王宗仁老师为本书作者题词:

  “西北汉子书写西北风云人物——王宗仁!

  我是土生土长在黄土高坡的西北汉子,从小脾气比较倔强,只要我认准的事情就立即要去做,谁也拦不住。我的这种倔强的脾气还要从儿时说起。

  90年代的西北农村贫穷落后,一个200户人口的村庄能买起黑白电视机的只占0.2%,而我们家就在这99.8%序列,每天晚上母亲都会背着两岁的弟弟,左手托着六岁的我,右手托着八岁的姐姐去邻居家蹭电视看。母亲之所以带着我们姐弟去邻居家曾电视看,其实都是因为我的倔强所致。

  我是家里的长子,在姐姐之前母亲总共生过五个孩子,由于当时的医疗条件差,我的哥哥姐姐们由于疾病相继离开了这个美好的世界,哥哥姐姐的夭折让父母对孩子更加珍惜,再加上农村重男轻女思想严重,直到我的降生父母如得珍宝。在我临产前一个月父亲便委托在市医院当医生的姑父为母亲提前办理了住院手续,并拿出家里所有的积蓄,期待我的降生。78岁高龄的爷爷也慷慨解囊,跪在炕上将积攒多年的“袁大头”交给父亲使唤。大概是后勤保障有力吧!一个月后,母亲顺利生产,体重4公斤的我在同年同月同日同时生的小伙伴当中是最大的一个。面对一个8斤重的大胖小子全家人甭提有多高兴了。

  我们西北有个习俗,但凡谁家有新生儿降生都会请左邻右舍齐聚家里喝酒吃肉来庆祝,当地将这种聚会称作为“吃喜”为了庆贺我的降生父亲连夜挨家挨户的邀请左邻右舍来家里吃喜,后来听母亲说当晚家里大摆酒席,窑洞里、院子里可谓是人山人海,这次吃喜整整吃掉了我们家一年的开支500元人民币,500斤面粉、200瓶白酒、200盒香烟,纵使很离谱,但全家人真的很开心。

  在母亲的精心照料下我也渐渐长大,我是一位对新事物很敏感的人,当母亲第一次带着我去小发家看了电视剧后,便一发不可收拾,除了对电视机的好奇外更让我流连忘返的是电视剧里的人物和剧情,于是,每天晚上我都会哼哼唧唧的要求母亲带着我去小发家蹭电视看,由于村子里电视少村民便将去别人家看电视形象的比喻成“蹭电视”长此以往“蹭电视”在当地便成为了一句流行语。

  星期天的下午,我和姐姐坐在炕上哄着弟弟玩,我第一个提出,等母亲回来就让母亲带着我们去小发家蹭电视看,姐姐拍手答赞成,两岁的弟弟看见我和姐姐开心的样子也摇晃着手中的拨浪鼓嘴里发出咯咯的笑声。

  夜幕降临,干了一天农活的母亲托着疲惫的身体走进窑洞准备休息,而我却抓住母亲的手摇晃着死缠懒磨的非要母亲带着我去小发家蹭电视看,母亲开始有点不情愿,直到我坐在地上哇哇大哭,母亲这才吩咐姐姐照看弟弟,答应带我去,母亲不知,我们姐弟三早已经商量好了,母亲的安排没有奏效,只好答应带我们姐弟三个一同前去。

  由于我们年龄都还小,走起路来速度很慢,每次到邻居家,不大的窑洞里已经挤满了人,就连门口也堵上了,王二审每次看到母亲托着我们姐弟三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样子,就会主动招呼大伙儿为我们母子让路,于是,母亲趁机带着我们姐弟三钻进人堆,走到最前排蹲在地上看电视。而此时我的死党小发手里拿着一个棉花垫子定会钻到我的身边挤眉弄眼的说:

  “司令!你来啦?来,地上凉我帮您垫上”

  面对小发的问候我也会毫不客气的说:

  “是啊!本司令家没有电视,也只能到你家来蹭电视看,你没什么意见吧?”

  小法说:“当然没有,那就委屈司令您了!”

  80年代末90年代初热播的电视剧有“西游记”、“乌龙山剿匪记”“射雕英雄传”“江湖恩仇录”“十三妹”“海灯传奇”“无敌鸳鸯腿”“闪闪红心”“地雷战”“地道战”“铁道游击队”“小兵张嘎”等,每每看到一处精彩的片段或人物我都会兴奋的站起来手指着电视画面面对母亲手舞足蹈、大喊大叫,生怕母亲不知道主角是谁,母亲担心影响到身边的人,会赶紧抓着我的手拽我蹲下,警告我几句说:

  “不许喊!再喊就带你回家”

  听到母亲要带我回家,便压抑着内心的激动老老实实的继续看电视,可是没等几分钟看到“乌龙山剿匪记”里的“榜爷”追赶狗的镜头,我又兴奋了,不由自主的站起来面对母亲手指着电视屏幕高喊:

  “妈!快看!“榜爷”比狗还跑得快”

  我这一喊终于激怒了王二审,王二审毫不留情面的高呼:

  “要嚷嚷回家嚷嚷去”

  王二审的言语让母亲很没有面子,母亲抱着弟弟站起来拉着我的手生气的说:

  “咱不看了!走!回家”

  母亲气冲冲的挤过人堆离开了,小发对于母亲的蛮横敢怒不敢言,于是便追上来拉着我的手说:

  “司令!我妈说的是气话我们回去继续看电视好吗?”

  我正在气头上便说:

  “不去了,士可杀不可辱,我是司令岂能受如此侮辱,小发我不怪你,你回去吧!我走了”

  说罢,我便追赶母亲去了,小发一个人站在地上哇哇大哭。

  回家后已经是深夜了,父亲躺在炕上呼噜声打得震天响,母亲推开窑洞的门走到炕前拉开电灯把弟弟放在炕上,抓起炕头的笤竺气急败坏的盯着熟睡的父亲,抡起笤竺疙瘩朝着父亲的肩膀一阵猛打,熟睡的父亲被突如其来的疼痛感惊醒,一骨碌从炕上爬起,高喊:

  “谁呀!”

  父亲定眼一看母亲手里握着笤竺疙瘩委屈的盯着自己看,父亲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母亲用粗矿有力的声音朝父亲高喊:

  “我要买电视机”

  父亲似乎没有听清楚,问了一句:

  “大半夜的不睡觉买什么电视?”

  母亲重复了一句:

  “我要买电视机”

  父亲盯着我将身体挪到炕沿说:

  “牛把子,告诉爸爸,你妈妈为什么发脾气?”

  我盯着爸爸眼含泪水说:

  “王二审不让我们看电视”

  我哭了!父亲听了我的话全都明白了,怒气冲天的穿衣服跳下炕说:

  “我堂堂乡村教师,岂能受如此侮辱,我找他理论去”

  母亲阻拦道:

  “不许去,还嫌丢的人不够?明天就算倾家荡产也要买一台电视机回来,听见没有?”

  母亲揪住父亲的耳朵叮嘱,父亲让着母亲说:

  “哎哟!轻点!明天立马买,娃都看着哩!”

  母亲将笤竺疙瘩扔在炕上说:

  “睡觉!”

  听见父亲说要买电视机了,我和姐姐高兴地站在地上欢呼着说:

  “太好喽!明天有电视看了!再也不用看别人的脸色喽!”

  那晚,我们一家五口睡在一个炕上,我朦朦胧胧的听见爸爸妈妈整夜不停地说话,我想应该是再商议买电视机的事情。

  早晨,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我的身上,我一骨碌从炕上爬起揉了揉眼睛,只见灶台上冒着热气,母亲围着围裙站在案板前揉馒头,我跳下炕没有穿鞋,跑到母亲身边质问:

  “妈!爸爸去哪里了?”

  母亲没有看我一眼继续揉着馒头说:

  “你爸爸去学校教书去了呀!”

  我接着问:

  “爸爸什么时候去买电视机?”

  妈妈镇定自若的说:

  “买什么电视机?一台电视机会消耗掉我们全家两年的伙食费,买了电视机我们全家吃什么呀?”

  听了母亲的话、沉默了许久的我终于爆发了,我盯着母亲大叫着:

  “你们骗人!你们都是大骗子”

  我用双手推搡着母亲的腰,揪掉了系在母亲腰间的围裙,上手抓起案板上的白面团扔在地上,母亲终于生气了,抓起案板上的扫面笤竺左手把我按在凳子上右手抡起笤竺使劲的抽我的屁股和双腿,母亲一定是气坏了,抽打的力度很大,我的屁股一瞬间便开了花,但是,我没有哭,此时,姐姐跑进来哭喊着劝母亲

  姐姐说:“不要再打了”

  母亲嘴里念叨着:

  “从小到大我没有动过你一手指头,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家教,三天不打上墙揭瓦”

  姐姐站在地上哭喊着:“妈!别打弟弟了,求你了!”

  母亲应该是打累了,松开我站在地上喘着粗气,我趁机站起来抢过母亲手中的笤竺,抓起案板上的菜刀挥舞着将笤竺剁成了三截,然后将菜刀扔在案板上双目炯炯有神的盯着母亲,我狂吼着:

  “你打!你打呀?”

  我一反常态的举动把母亲给怔住了,时间停顿数秒后我扬长而去。

  离开家,我去找我的死党小发,到了小发家门口已经是下午了,小发正好从家里出来看见我便迎上来,

  小发说:“司令,上次的事儿我向你道歉”

  我假装不知道说:“什么事儿啊?我都忘了”

  小发说:“就是我妈不让你在我家看电视”

  我说:“事情都过去了,别提了,你是你,**********”

  小发拍着胸脯跟我说:

  “司令,以后想看电视还去我家,我妈说了,那天是他不对!”

  我拍着小发的肩膀夸赞说:

  “好兄弟!够义气!不过,我还没有吃饭,赶紧给我整点吃的”

  小发问:“您没吃饭?发生什么事儿了?”

  我说:“先解决温饱问题后回根据地细说”

  小发说:“司令,我妈刚蒸的白面馒头,这就去给你拿去”

  小发转身回家偷了两个馒头一根大葱递给我,我接过馒头和大葱感谢好哥们儿的仗义,

  我说:“好兄弟!”

  于是我们一起来到了一个黄土高坡上,这里没有人家比较僻静,是我和小发的根据地,别的小孩没有资格呆在这。

  我和小发并肩坐在坡顶上,我将大葱剥皮,然后一口馒头一口大葱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小发说:“现在该告诉我真相了吧?”

  我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给了小发,

  小发说:“你妈也太狠心了吧?赶紧把裤子脱了让我瞧瞧?”

  于是我挽起裤腿给小发看,只见洁白的腿上全是淤青的痕迹,小发惊叫道:“我靠!司令,你妈也太狠心了吧!再说了,你征战疆场数年,风雨无阻毫发未损,没想到今日没有在战场上被对手伤着,反而在家被打成这样,作为热血男儿,这是何等的耻辱?”

  我放下裤脚解释道:“不怪我妈!是我太淘气!这点皮肉之伤,算不了什么!好了不说了”。

  我褪下裤子掏出小弟弟给地上撒了一泡尿,然后蹲下身子活了一把尿泥,用尿泥雕塑了一颗五角心,然后用大葱皮做了一面锤子镰刀的旗帜,起身拍着双手,小发十分不解便问道:

  “司令,您这是干什么?”

  我说:“做个标记免得有人占了咱们的根据地”

  小发说:“我量他们也不敢,在这方圆几百里谁不知道司令您的名号,再说了100年前的大清国你太爷爷可是我们大西北的风云人物,若不是你太爷爷哪有我们现在的村子”

  我说:“那都是传说,你就别信了,再说了我现在是红军司令,好了!召集人马我们抓鱼去”

  我将右手食指和中指放在嘴里吹响了口哨,瞬间几十个小孩手里拿着红缨枪,木大刀赶来集合。

  我看着众兄弟说:“都到齐了吗?”

  小发说:“报告司令员都到齐了”

  我一声令下:“出发!”

  山清水秀、阳光明媚、细水长流、鱼儿成群,我和小发及七八个小孩光着屁股钻在溪水里抓鱼,自由自在逍遥快活。

  夕阳西下,我们还在戏水,此时,远处传来母亲的呼唤:

  “牛把子!你在哪里?快回来吧!妈妈再也不打你了!是妈妈不对!你在哪里呀?”

  小伙伴们听见母亲喊我的乳名纷纷向我靠拢,

  小发说:“司令!你妈喊你呢,怎么办?”

  我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说:“别理她,让她叫去”。

  此时,姐姐从一棵大树背后窜出来,大喊一声:

  “牛把子!还不快上来跟姐回家?”

  姐姐的出现可羞坏了我们一帮光着身子的小男人们,伙伴们纷纷将身体沉入水底,我也将身子埋在水里说:

  “姐!谁让你来的?没看见这是男生的活动区域吗?赶紧走开”。

  姐姐不依不饶的抓起岸边的一堆衣物相要挟说:

  “你们再不上来我可要把衣服拿走了!让你们一个个光着屁股回家!”

  我高喊着:“姐,你就别添乱了,赶紧回去吧!他们都是我的兵,是忠诚的革命战士,是不会背叛革命的”。

  姐姐手里拎着衣物再次要挟我的死党们:

  “你们是要衣服呢?还是听我弟弟的话,你们自己选择?”伙伴们动摇了,准备上岸,

  我一声大吼:“你们可想清楚了,当叛徒是什么下场?”

  伙伴们纷纷向我靠拢,意志坚定的向我保证:

  小发说:“司令,头可掉,血可流、就是不当叛徒,对!对!对!”

  其他几个小孩应和着,我一副自豪的样子!姐姐这回真没办法了只好妥协说:

  “牛把子!姐姐和你是一路的!我来找你,爸妈并不知道”我一听姐姐的话眼前一亮说:

  “真的?”

  姐姐点头,我感觉姐姐没有骗我,于是对姐姐说:

  “好!我相信你,姐!你赶紧转过身去”

  姐姐将衣物扔在地上背对我们,小伙伴们一拥而上,穿好衣服,姐姐转过身说:

  “走吧!天色不早了别呆在沟里了咱们上塬上再说”。

  小发吞吞吐吐的说:“司令,今天要不......走小路吧?”

  我说:“为什么呀?”

  小发说:“因为沟渠里有野果子,我们顺路可以摘野果子吃”

  我赞同:“好啊!就这么定了!今儿走小路”

  姐姐阻拦道:“不行!天色已晚走小路太危险,不许你们去!”

  我拧不过姐姐于是妥协了,小发执意要去,我便嘱咐小发:

  “小路陡峭一定要小心啊!”

  小发拍着胸脯向我们保证说:

  “放心吧!摘到果子,我给你留着”

  小发转身离开,我盯着小发的背影再次叮嘱:

  “小心啊!”

  我和姐姐还有其他小伙伴朝着大路走去。

  到了家门口,我和姐姐趴在大门外探着脑袋往院子里试探,不见母亲的踪影,于是姐姐偷偷的走进窑洞偷了两个馒头拿出来给我吃,我们姐弟两正蹲在门楼角落啃着冷馒头,不知何时,爷爷站在我们眼前伸着手说:

  “走!跟爷爷回家”

  我还在犹豫,爷爷说:

  “有爷爷在,你妈妈不敢再打你了”

  我总算等到救心了,我心想:

  “有爷爷给我撑腰我还怕什么呢?”

  于是拉着爷爷的手进了家门。

  晚上,从大伯家看电视出来已经是凌晨十二点了,乡村道路伸手不见五指,我和姐姐打着手电筒顺着道路前行,在一个十字路口我们遇见了王二婶,她心急如焚的问我:

  “刚子,有没有见到小发?”

  我说:“没有,小发还没有回家吗?”

  王二婶回答:“没有”

  于是,我把我们和小发分开的经过讲给小发母亲听,小发母亲听了我的话转身急匆匆的离开,于是我和姐姐回家睡觉了。

  第二天上午,我赶着羊群回家,经过山坡时,只见小发的王二婶坐在沟渠边哭泣,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回家后我把羊群赶进羊圈关上门,母亲慌张的跑过来抱着我说:

  “小发死了!以后不要再去沟里放羊去了,妈妈担心你!”听到噩耗,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我追问:“小发死了?怎么可能?昨天还好好的!”

  母亲说:“是真的!警察都来了!”

  我追问:“小发是怎么死的?”

  母亲悲伤地说:“听说是摘野果子脚底下踩空了掉落悬崖摔死的,当警察发现时已经面目全非了,这可怜的孩子”

  我挣脱母亲的怀抱哭喊着说:“我要去看他”

  母亲说:“不许去!”

  我反驳:“为什么不许我去?”

  母亲说:“因为你年纪还小妈妈怕你受到惊吓”。

  我哭喊着:“小发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怕”

  说罢,我转身直奔小发家。小发家门前围着好多人,远远就听见王二婶的哭泣声,我钻进人群只见地上铺着一张草席,小发已经面目全非静静的躺在上面,王二婶坐在地上痛哭,警察正在为小发的尸体拍照,我盯着昔日好友的尸体痛哭流涕,

  我哭喊着:“小发!你醒醒!你醒醒啊!”

  可是不论我怎么呼喊,小发永远听不到了。自从小发去世后,母亲便将我送到了学校从此我再也没有放过羊。

  早饭过后,母亲为我穿好衣服,并将一个军用黄挎包套在我的肩上,

  母亲说:“牛把子!你都九岁了,该去学校读书了,今天妈妈就带着你去报名读书,以后你就是小学生了,见了老师要问好,在学校一定要听话,听老师的话,明白吗?”

  我点头回答:“知道了!”

  随后母亲挽着我的手来到学校。今天是开学第一天,报名的学生很多,母亲带着我走进刘老师的办公室,

  母亲向刘老师问好:“刘老师好!我带刚子来报名”

  母亲对我说:“刚子,问老师好!”

  我僵硬的挤出一句:“刘老师好!”

  刘老师说:“嫂子客气啦!都是自家人,再说了,王老师是我的启蒙老师,您就把刚子交给我吧!我一定手把手地教”

  母亲说:“那真是太谢谢您了!”

  缴了学费,办完入学手续母亲带着我便离开了。

  虽然我的父亲也是老师,但是,刘老师嘴里说的王老师却不是我的父亲而是我的大伯。我的大伯是我们县里有名秀才,人不但长得高大帅气,而且是一位美术天才,在当地教育界属于风云人物,就连当地的政府官员都非常器重大伯的才华。政府领导数次要求大伯进政府部门工作,大伯都委婉拒绝了,因为大伯说太爷爷一辈子从政很辛苦,他只想做一名普通的老师为新中国教育事业奉献一生足矣。

  上学第一天,由于我天生是个左撇子,写字时也是用左手,而且左手写的字还是反的,这可愁坏了刘老师,刘老师数次手把手的教我用右手写字,但不论怎么教我还是改不掉用左手写字的习惯,于是刘老师一生气便用巴掌在我的后脑勺拍了一下,这一巴掌拍的力度有点大,正好我的鼻子磕在了课桌沿子上,顿时鲜血直流,刘老师知道失手了,便用粉笔插在我的鼻孔里为我止血,但是,粉笔止血的办法并不管用,鲜血渗透粉笔淌了一胸膛整整半小时血止不住的流,刘老师无奈只好叫来母亲处理,在校长办公室,母亲看到我满脸是血,大发雷霆,劈头盖脸的将刘老师训斥一通,刘老师还当着校长的面为我和母亲道了歉,此事才算了结。

  周六,我坐在门槛上写作业,大伯背着书包走进院子,呼喊我的名字:

  “刚娃!”

  转身看到大伯我放下手中的作业本,迎上前说:

  “大伯!您回来了?”

  大伯说:“你爷爷最近身体怎么样?”

  我低着头说:“爷爷病了”

  大伯说:“走!快带我进去看看”

  我带着大伯走进窑洞,只见爷爷躺在炕上**着,大伯将书包放在炕头说:

  “大爹!听说您病了我回来看看您!”

  爷爷转过身说:“民贤你回来啦?”

  大爹点着头说:“嗯!”

  爷爷说:“哎!这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困怕没几日了!”

  大伯说:“您身体一直硬朗过几天就会好的!”

  大爹将爷爷扶起来坐在炕上,从书包里掏出香蕉摘了一根剥了皮给爷爷吃,

  大伯说:“这是香蕉,您这辈子从来没吃过,来!我喂您吃”爷爷吃着香蕉赞叹:“嗯!好吃!好吃!”

  我站在地上盯着爷爷吃着香蕉,馋得直流口水,爷爷看出了我的心思便说:

  “好了!给刚娃也剥一根,扶我躺下吧!”

  大伯扶爷爷躺下后,便带着我出了窑洞,我和大伯坐在院子里大伯问我:

  “听说前几日刘老师失手打破了你的鼻子,鲜血流了一地,是不是?”

  大伯突然问起这事儿我觉得惊讶便问:

  “大伯,您是怎么知道的?”

  大伯说:“我是刘老师的老,刘老师又是你的老师,你说我是怎么知道的?”

  我用手挠着脑袋说:“哦!”

  大伯接着说:“刘老师打了你,你记恨刘老师吗?”

  我说:“不恨!谁让我是左撇子呢?不过我已经改过来了!”大伯说:“这就对了!值得奖励”

  大伯的话即出我便将目光紧盯在大伯手中的书包上,大伯掏出香蕉递给我,我接过香蕉没有剥皮便咬了一口,

  大伯说:“唉!先剥皮再吃嘛!”

  我嚼着带皮的香蕉傻笑着,大伯接过我手中的半个香蕉剥了皮喂我吃,我盯着大伯慈祥的面孔心存感激。大伯盯着我的头发说:

  “刚娃,吃完香蕉大伯帮你理发怎么样?”

  我高兴地手舞足蹈说:“好啊!”

  我坐在院子里的板凳上,大伯站在我身后手里拿着剪刀为我理发,

  我说:“大伯!大妈昨天还问你回来了没?理完发您是不是该去看看大妈?”

  大伯说:“不去了!没感情!”

  我说:“奥!大伯!听说100年前大清国时我太爷爷可是西北风云人物是真的吗?”

  大伯说:“你想听吗?”

  我说:“嗯!想听”

  大伯说:“好!那大伯就讲给你听!记得100年前.....”

  <a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