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关云长横刀立马归故里

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 王祚小说 3507 2016.01.30 09:40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国家一级作家,王宗仁老师为本书作者题词:

  “西北汉子书写西北风云人物——王宗仁!

  【大伯回忆!】

  1900年(清光绪二十六年)八月十四日,八国联军攻占北京城。慈禧太后携光绪皇帝仓皇西逃,于十月二十六日至西安。时值陕西大旱,赤地千里,饿尸遍野,土匪横行,使陕西人民特别是关中地区的老百姓几乎濒临绝境。挣扎在饥饿一线的王氏家族在困境中终于盼来了一丝福音。我的太爷爷,王大奎在清政府军队任职也一并回到了西安,数年未回老家思亲心切,并连夜快马加鞭赶回老家探亲,庄里传来敲锣声,我的祖爷爷和祖奶奶被敲锣声惊醒,二老立即下炕收拾钱物和村民一并前往堡子躲难。

  漆黑的夜里,我的太爷爷着清政府军服点着火把骑着高头大马,马背上横夸青龙偃月刀,刀头上挽着包袱,行之村口,紧急勒马进行瞭望,红脸长须在火把的照耀下犹如关云长在世一般,村子里冷清的让人毛骨悚然,太爷爷大吼一声便骑马进村,空荡荡的村子四面回荡着马蹄声,太爷爷骑马到家门口,左手举着火把下马高喊着:

  “爹!娘!我回来了!”

  院子的门是开着的,太爷爷神情疑惑,左手举着火把右手拎着青龙偃月刀小心翼翼的进院子嘴里喊着:

  “爹!娘!”

  找遍所有窑洞均是空的,太爷爷走出院子站在家门口,向远处眺望,漆黑的夜里一道微弱的灯光时有时无,太爷爷灭掉火把将长辫子缠在脖子上,脱掉军服装进包袱,背在背上,右手拎着青龙偃月刀以军人的敏锐追着灯光前行,不久便到了堡子门口,堡子城楼上站着一个人手里举着一杆**,太爷爷躲开城楼上放哨之人,从一侧双腿蹬墙飞身跃上堡子,手持青龙偃月刀站在了此人的身后,此刻堡子院子里几百号村民都用惊恐地眼神盯着太爷爷看,而城楼上放哨之人浑然不知身后站着一个人,可见我太爷爷的伸手有多麽矫健,太爷爷用左手拍了一下哨兵的肩膀,哨兵以为是自己人便说:

  “你小子又没烟抽了吧!”

  说罢,转身只见一个黑衣人站在眼前,此人手持青龙偃月刀,身高180cm三十有二,浓眉大眼,双耳下垂,下巴稍带胡须,犹如关羽在世,哨兵惊叫一声瘫坐在地上

  “你是谁?啊!鬼呀!”

  太爷爷说:“别怕!我是自己人”

  太爷爷转身面对站在院子里的父老乡亲说:

  “乡亲们!别怕!我是王大奎!我回来啦!哈哈哈!”

  太爷爷哈哈大笑着,此时,哨兵趁机爬着逃离城楼钻进人堆,祖爷爷和祖奶奶站在最前排盯着太爷爷看,此时,族长走出来说:

  “你这个贼人,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太爷爷哈哈大笑一个跃身跳下3米高的城楼,站在院子里,村民吓得后退数米远,太爷爷说:

  “你说什么?”

  族长说:“贼人休要再往前走一步”

  太爷爷说:“族长!你说什么?你大声点!我听不见”

  太爷爷的反应让众人摸不着头脑,族长提高嗓门儿说:

  “贼人休要癫狂”

  太爷爷哈哈一笑说:“噢!族长,我哪里是什么贼人?我是大奎呀!”

  族长说:“有何凭证?”

  太爷爷说:“你说什么?大声点”

  族长转身和众族人面面相窃,

  族长说:“原来是个聋子”

  太爷爷瞪着大眼睛盯着族人,然后蹲在地上将青龙偃月刀放在地上,解开包袱拿出军服和印章交给族长看。

  族长说:“点火把”

  族人点亮火把,

  太爷爷说:“族长请看”

  族长接过军服和印章观之,痛哭流涕,

  族长说:“哎呀!真是大奎呀!”

  此时,祖奶奶和祖爷爷走上前

  祖奶奶说:“大奎,娃儿啊!你可回来啦!你让娘等的好苦呀!”

  太爷爷扶着祖奶奶下跪说:

  “娘!儿不孝,让您罪了!”

  祖奶奶捧着太爷爷的脸说:

  “娃儿啊!让娘好好看看,真的是大奎娃!娃啊!你的耳朵?”

  太爷爷说:“娘!说来话长,六年前的甲午海战儿在北洋水师丁汝昌大人的定远舰服役,战斗开始不久我们的定远舰由于年久失修,剑桥被突然开火的大炮震塌了,丁汝昌大人摔伤,信旗被毁,丁大人不顾生命安慰将自己投入舱内坚持坐在甲板上督战,丁大人的英勇神武大大鼓励了士卒,我们瞄准敌舰打完了所有炮弹,海战打了整整五个小时,最终敌舰撤出战斗,儿的耳朵却被炮火震聋了,时好时坏,不能继续留在水师服役,经丁大人举荐,儿加入了禁卫军,职务协参领。八月十四日,八国联军攻占北京城,太后携皇上仓皇出逃,于十月二十六日至西安,儿也随军队回到了西安,这一路上儿亲眼目睹了随行军士的暴行,而太后、皇上只顾逃命默许军士烧杀抢掠,儿只是一个小小的协参领,只能目睹军士烧杀抢掠却束手无策”

  说到这里,太爷爷气的唉声叹气,

  祖奶奶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娃儿!你是好样的!咱们王氏家族能有你这样的大英雄是我们的骄傲”

  太爷爷说:“娘!今晚为何听到马蹄声就跑?”

  族长站在一边说:“大奎,你不在的这些年,土匪王麻子隔三差五的进庄搜刮民财,可把咱庄给害惨了,庄里庄外只要听到马蹄声大伙儿就会来这堡子里躲难,今晚,你回来,大家以为又是土匪进庄了,于是都跑堡子里来了”

  太爷爷说:“这****的王麻子,是黄鼠狼吃过界了,胆大包天了,娘!您请放心,等儿回西安后定会上报道台大人发兵剿匪”

  族长说:“说到朝廷也派兵来过几回可愣被土匪给打跑了”

  祖爷爷说:“如今朝廷无能,那洋鬼子都打到家门口了,看来朝廷又要赔偿不少白银了,”

  太爷爷说:“是啊!不止赔偿,还要割地”

  祖奶奶说:“皇上什么时候回北京?”

  太爷爷:“朝廷已经委任李鸿章大人为全权代表协商此事,我想不久后皇上和太后定会离开西安,安全抵京的”

  祖奶奶说:“大奎!等皇上回京的时候,你也跟着回去,回京后把那些洋鬼子统统赶出中国”

  太爷爷说:“娘!大奎何尝不想精忠报国,可如今的朝廷奸臣当道,国力不济,困怕难以与侵略者抗衡,中华若想他日强大,困怕又得经历一场漫长的恶战”

  祖爷爷说:“哎!说起打仗最终受苦的还是老百姓,这仗得打到什么时候才算完”

  太爷爷说:“爹!娘!这次回来儿就不走了!”

  祖奶奶说:“不走了!这怎么行?万一皇上怪罪下来那可是死罪?”

  太爷爷说:“娘,儿在军中只是个小小的协参领(营长)职位不高,况且,恩师肖道台已经批准儿留守西安,您就放心吧!”

  祖奶奶说:“好!在哪儿当兵都一样,只要不祸害百姓就好!”

  族长说:“好啦!大家都散了吧!”

  族人相继散去......

  窑洞里,煤油灯的光亮有点昏暗,祖爷爷、祖奶奶和太爷爷坐在炕上,祖爷爷抽着旱烟杆,祖奶奶正在纳鞋底,太爷爷打开包袱里的银两说:

  “爹!娘!这是60两银两请二老收好以备家用”

  祖奶奶说:“大奎!娘为你收着等你娶媳妇用”

  祖爷爷说:“大奎!明天爹就去县城请大夫为你治耳朵,等耳朵治好喽,爹就张罗着为你娶一房媳妇”

  太爷爷说:“爹!大奎!还不想成家”

  祖奶奶说:“你都老大不小了,该娶媳妇了”

  太爷爷说:“我听爹娘的!”

  清晨的太阳刚刚从地平线升起,只见太爷爷骑着战马,手持青龙偃月刀,小腿外侧别着毛瑟手枪,战马屁股上驮着野鸡和野兔,沿着山路奔驰而来,只见不远处围着一群人,太爷爷跳下马双手扒开围观人群,靠近仔细一瞧!只见一位妇女手中抱着一个婴儿正在伤心落泪,太爷爷问道:

  “大嫂出什么事了”

  妇人哭诉:“救救我家孩儿吧!”

  太爷爷蹲下身子将手指放在小孩颈部试探后表情凝重

  太爷爷说:“大嫂,孩子已经断气了!”

  妇人哭得更厉害:“我可怜的娃儿活活被饿死了,这是什么世道啊!”

  太爷爷掏出一串铜钱放在死婴身上骑马离去。太爷爷骑着战马进院子,将马拴在马桩上,手里拎着野味说:

  “爹!娘我回来啦!”

  祖奶奶走出窑洞说:“大奎回来啦!”

  太爷爷说:“娘!您看,这是我打的野味”

  祖奶奶说:“我儿好身手,快进屋吃饭”

  太爷爷说:“我爹去哪里了?”

  祖奶奶说:“你爹走场子去了,这不,昨晚,你爹提起你的婚事高兴地一夜未睡,今天早上一大早便推着猪去县城了,你爹说等把猪买了顺便找个大夫回来为你医治耳朵,等治好耳朵就为你娶媳妇”

  太爷爷说:“我爹走了多长时间了?

  祖奶奶说:“一个时辰了”

  太爷爷说:“听说土匪王麻子最近盘踞在老虎岭杀人放火,过往商贩无不被他劫财害命,哪王麻子心狠手辣,号称活阎罗,老虎岭是进县城的必经之地,我爹困怕凶多吉少啊!”

  祖奶奶说:“我儿就放心吧!这条道你爹已经走了10多年了,江湖规矩他懂!”

  太爷爷说:“娘!现在是非常时期,京城沦陷太后皇上西逃,土匪横行、人心惶惶,国将不国,江湖道义从何谈起.....”

  祖奶奶说:“照你这麽说,那赶紧去把你爹追回来呀!”

  太爷爷说:“娘!儿这就去”

  太爷爷转身出窑洞,拎起青龙偃月刀,解开马缰绳翻身上马,祖奶奶叮嘱:

  “大奎!路上小心啊!”

  太爷爷说:“娘!不必担心!儿一定把爹爹接回来”

  说罢,太爷爷拍马离去........

  <a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