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太奶奶出嫁

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 王祚小说 4613 2016.02.05 23:00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国家一级作家,王宗仁老师为本书作者题词:

  “西北汉子书写西北风云人物——王宗仁!

  寒冬腊月、冰天雪地、北风袭面、风哨贴耳,祖爷爷坐在独轮车上,车轮碾压积雪前行,太爷爷双手攥紧车辕双脚深陷积雪中留下一个个清晰的印记,行至黄土高坡一处俯视村庄,一排排窑洞整齐的排列在半山腰里,彰显西北黄土高原上独有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特色景象。太爷爷激动的高喊:“爹!你瞧!我们到家了”城门由清兵把守,市民可自由进出,太爷爷推着祖爷爷顺利进城,夜幕降临时抵达家门口,远远便看到站在风雪中的祖奶奶穿着棉衣棉裤,双手捅在棉衣袖子里,三寸金莲没入积雪中焦急的朝村口张望,太爷爷心疼母亲于是便的加快了前行的脚步并对祖爷爷说:“爹您看我娘”说罢!太爷爷高喊:“娘!我们回来啦!”祖奶奶看见太爷爷和祖爷爷激动的热泪盈眶,摔着胳膊迎上前,太爷爷停下推车双膝跪地扶着祖奶奶说:“娘........”祖奶奶哭诉着说:“娃儿啊!你们可回来了!你们这一去就没个影,我还以为你们被狼给吃了呢?”太爷爷说:“娘!我们这不好好的嘛!让娘受累了,来大奎背您”说罢,太爷爷背起祖奶奶进院子,祖爷爷下车推起小推车紧随其后。窑洞内煤油灯光亮微弱但处处洋溢着温暖,太爷爷和祖爷爷坐在炕上吃着刚刚出锅的蒸红薯,祖奶奶脸上透着幸福的笑容围着锅台忙活着,锅里冒着热气,太爷爷说:“娘!地上冷,快上炕,一起吃”祖奶奶上炕做着,一家人终于能够吃一顿团圆饭了。清晨,祖爷爷和祖奶奶还未起床,太爷爷光着背肩扛扁担挑着两只木桶将水缸里的水加满后将扁担和木桶放在一边,手持青龙偃月刀在院子里练习拼杀,几十招过后,太爷爷将刀立在一旁,穿上粗布外衣坐在石磨盘上擦拭那支毛瑟手枪,枪擦完毕太爷爷将毛瑟手枪别在小腿外侧对熟睡的祖爷爷和祖奶奶高呼:“爹!娘!大奎打猎去了!”说罢,太爷爷翻身上马离去。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万物银装素裹,族长穿着棉袄,顶着风雪踩着湿滑的冰雪路面走进院子,祖爷爷刚刚打开门便看见族长站在窑洞门口成了个雪人,还没等祖爷爷开口,族长双手抱拳便说:“老弟!大喜啊!”祖爷爷说:“哟!族长!不知喜从何来呀?族长说:“咱们进屋说”火炉子上面的水壶正冒着热气,祖奶奶正拉着风箱做早饭,祖奶奶说:“族长来啦!”族长说:“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族长和太爷爷围着火炉子就坐,祖奶奶提起从水壶倒了一杯开水递给族长喝,祖奶奶说:“族长请喝水”族长说:“你忙你的别管我”组长环视窑洞四周说:“大奎娃去哪了?”祖奶奶回到锅台前继续拉风箱做饭,祖爷爷说:“这娃喜欢武枪弄炮,不知去哪里野去了”族长面带笑容说:“老弟上次托我帮大奎说亲的事儿成了”祖爷爷说:“不知族长说的是哪家女娃?”族长说:“庆阳城李掌柜家的闺女、这女娃年方十八,不但人长得好看,而且知书达理,性格乖巧,我看跟咱们大奎娃很是般配”祖爷爷说:“那李掌柜家是做什么的?族长说:“开客栈的”太爷爷说:“开客栈的?那李掌柜叫什么名字?”族长说:“李世友”祖爷爷用左手拍了一巴掌自己的大腿说:“天意!缘分呐!”族长听了祖爷爷的话有点诧异便问:“你们之前认识?”祖爷爷笑着说:“一言难尽,总之,那女娃我见过,什么也别说了就她了”族长喝了一口茶说:“成!那就这么定了!”祖爷爷说:“等等!不知李家有没有提出彩礼是多少?我们也好准备准备”族长说:“这年头天灾人祸,都饿死一大批人了,只要能填饱肚子,就是万幸了,还要什么彩礼?李掌柜说了,要是兄弟愿意今晚就送人过来”祖爷爷说:“族长,这....我们没有丝毫准备....”族长说:“要什么准备?咱们安安稳稳的把人接进门就好”祖奶奶迎上前说:“好吧!就听族长的”祖奶奶从包袱里取出一串光绪通宝和五两银锭子说:“族长,这串钱您请收下,这五两银子请转交李掌柜作为彩礼钱”族长说:“五两银子?是不是有点多?”太爷爷说:“人家老李家辛辛苦苦把娃养这么大图个啥?不就是图个娃过的幸福吗?再说了李掌柜也不容易,五两就五两吧!”族长接过银两说:“好吧!那我先走了,你们也准备准备,晚上一定将人送到”祖爷爷送走族长后返回窑洞和祖奶奶围坐在火炉子旁边,祖奶奶说:“这大奎的婚事总算定了,哎!本该热热闹闹的操办,可惜这不好的年景......这心里总觉得对不起大奎娃”祖爷爷说:“等以后天下太平,五谷丰登时再给娃补上吧!”夜幕降临,太爷爷骑着战马飞驰之家门口,从马背上扛下一头野猪,进院子说:“爹!娘我回来啦!”太爷爷将野猪扔在地上说:“好你个畜生,今天为了擒获你,大奎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想当年大奎跟倭寇打仗都没费过这般劲,看我现在活剥了你的皮,就你这身膘,够咱全家吃一年的了”太爷爷准备附身剥掉野猪的皮,仔细一想觉得不对劲,怎么喊了一嗓子不见祖爷爷和祖奶奶应答,太爷爷顿时变了脸色,起身径直朝窑洞走去。太爷爷边走边喊:“爹!娘!”就在太爷爷掀开门的一瞬间,只见窑洞内蒸汽缭绕,火炉子上的水壶咕嘟嘟冒着热气,太爷爷仔细往炕上一瞅!只见炕中央坐着一个身着红色棉袄,头顶红色盖头的人,太爷爷警觉地拔出毛瑟手枪举在手里说:“你是谁?怎么会在我家?”女子说:“我是你妻子,这里自然是我家了”太爷爷说:“我妻子?我王大奎何曾娶妻?”此女说:“不信!那就去问你爹和你娘”太爷爷说:“我爹和我娘如今在那里?快说,不然我一枪打死你”此女子说:“我是你的妻子你要是一枪打死我,我看你怎么向你爹你娘交代?”太爷爷说:“好!我收起枪便是、快说我爹和我娘在哪里?”此女羞怯的说:“你爹跟你娘说今天是咱们大喜的日子所以便去姨娘家住了”女子伸手递给太爷爷一个小字条说:“这是你娘留给你的”太爷爷接过字条看了一眼说:“果真是我娘的字迹”于是太爷爷语气有所缓和便说:“刚刚多有得罪姑娘莫怪,天色已晚姑娘早点梳洗休息,大奎也去睡了”太爷爷转身就走,此女挽留说:“等等!今晚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你怎能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黑漆漆的窑洞内”太爷爷转过身说:“我就睡在隔壁姑娘尽管放心,有我大奎在没人敢欺负你”此女说:“请夫君揭开盖头再走不迟”太爷爷拿起炕沿的擀面杖挑开了红盖头,眼前的女子让太爷爷焦虑不安,此女不是别人正是太奶奶李翠花。太爷爷说:“你是翠花妹子?”太奶奶羞答答的低着头说:“夫君这下还赶我走么?”太爷爷说:“抬起头来?”太奶奶抬起头,闭月羞花之美容尽显灯下,太爷爷心跳加快说:“真是翠花妹子?”太爷爷稍作镇定用手挠着后脑勺说:“嗨!是翠花妹子就更不应该了,不行!我王大奎不能趁人之危”说罢。太爷爷转身准备离开,谁料,太奶奶跳下炕伸开双手挡在太爷爷面前说:“不许走!我是你妻子,我得伺候你”太爷爷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说:“你伺候我?我三十二岁了,比你大十四岁,再说了我一大老爷们儿不用你伺候”太奶奶将太爷爷推到火炉子旁边说:“坐下”太爷爷真是身不由己啊,只好坐在板凳上目瞪口呆,太奶奶说:“夫君累了一天了我帮夫君沐浴更衣”说罢,太奶奶便伸手脱太爷爷的衣服,太爷爷站起来拒绝道:“别!别!翠花,你听我说.........”太奶奶不顾太爷爷反对执意要替太爷爷更衣,太爷爷说:“好好好!我自己来”太奶奶用手指着地上的大浴桶说:“浴桶里已经放好了热水请夫君沐浴”太爷爷说:“沐浴可以,我得遮上帘子”太爷爷拿起一个帘子遮挡在浴桶前,走到帘子后边脱衣进浴桶,太爷爷和太奶奶两个人隔着帘子对话。太奶奶说:“听说甲午海战时夫君与日寇在海上大战五个多小时最终击退日寇,但因作战勇猛耳朵被炮火震聋了,不知现在听力如何?”太爷爷一听太奶奶提起甲午海战便来了劲说:“没错,那小日本的炮火甚是厉害,弹片嗖嗖嗖的从身边飞过,不过我们不怕,我们打完了最后一发炮弹,炮弹打完了我们就用舰艇撞,吓得小日本一个个像受惊的癞蛤蟆直往水里跳,哈哈哈!”太爷爷说的哈哈大笑,不知何时太奶奶已经穿着红肚兜站在太爷爷的身后双手扶着太爷爷的肩膀,太爷爷感觉到了异样便说:“翠花......”太奶奶说:“叫我夫人”太爷爷吞吞吐吐的说:“夫.......人.......”太奶奶用双手抚摸着太爷爷的肩膀说:“夫君!你身上这么多伤疤疼吗?”太爷爷说:“不疼”太奶奶说:“夫君!你受苦了!以后我就是你的女人,我要好好伺候你!”太爷爷伸手握住太奶奶的手........太阳照红了大地,太爷爷躺在炕上睁开眼睛发现太奶奶正围着围裙站在锅台前做饭,太爷爷说:“爹和娘回来了吗?”太奶奶说:“回来了!赶快起床洗脸吃饭”太爷爷穿好衣服下炕,太奶奶端来洗脸水放在凳子上,帮太爷爷系好衣服扣子每一个动作都体贴入微,太爷爷体会到前所未有的幸福感,洗完脸,太奶奶端着水泼向门外,太爷爷盯着眼前这位如花似玉的媳妇心里顿时暖暖的,这是他30年来第一次享受的待遇,他发誓一定要好好珍惜。太奶奶手里端着空脸盆站在门外说:“爹!娘!吃饭啦!”太爷爷走出窑洞说:“爹!娘你们回来啦?”祖爷爷和祖奶奶朝这边走来,祖奶奶说:“大奎!以后可不要欺负翠花”太爷爷说:“我听娘的”祖奶奶转身对太奶奶说:“翠花,以后大奎要是欺负你跟娘说,娘收拾他”太奶奶心里美滋滋的,回头瞟了太爷爷一眼,一家人走进窑洞,祖奶奶、祖爷爷和太爷爷坐在炕上,太奶奶端来饭菜一家人吃着团圆饭甚是开心。此刻,门外传来军士的声音:“请问这是王大奎家吗?”太爷爷听到门外有人喊他的名字放下手中的黄馍馍,下炕走出窑洞,只见门口站着一位带刀军士,太爷爷说:“我就是王大奎”军士说:“大人,肖道台命大人三日后速速赶回大营”太爷爷说:“可有令函?”军士呈上令函,太爷爷拆阅后说:“兄弟辛苦,天寒地冻速速进屋取暖”军士谢绝道:“多谢大人怜爱,属下军务在身不便久留”太爷爷说:“那好!回去禀告道台大人,三日后王大奎定将回营复命”军士转身离开,此时,祖爷爷、祖奶奶和太奶奶都站在太爷爷身后,祖奶奶说:“大奎!你这新婚刚第二天就要走,这如何是好”太奶奶听了祖奶奶的话表情失落的转身进窑洞,太爷爷说:“军令如山倒,再说肖道台与儿有恩,儿不得不回营复命”祖爷爷说:“大奎娃!朝廷需要你,翠花有我和你娘照顾,你就放心的去吧!”夜深人尽,太爷爷坐在炕沿双脚放在脸盆里,太奶奶正在为太爷爷洗脚,太奶奶抬起头对太爷爷说:“大奎!这一去何时才能回来”太爷爷用一只手托起太奶奶的下吧双眼盯着太奶奶憔悴的面容说:“翠花!从小到大除了咱娘,你是这世界上对我最好的女人,你对我王大奎的好,我都记在心里,我走后你一定要照顾好咱爹和娘”太奶奶眼泪汪汪说:“瞧!你这话说的,我们是夫妻,是一家人,你就放心的去吧!你是为朝廷生的”太爷爷说:“等处理完后军务我就回来接你和爹娘去西安住”太奶奶用毛巾擦干太爷爷的双脚点头说:“嗯!”太奶奶端起洗脚盆子放在地上一边,上炕解开衣扣说:“睡吧!”太爷爷和太奶奶吹灯入睡。早晨的太阳刚刚升起,太爷爷穿着清政府协参领的军服骑着高头大马,青龙偃月刀横在马背上,与站在家门口的祖爷爷、祖奶奶和太奶奶告别,太奶奶送给太爷爷一个鸳鸯戏水的香包,太爷爷将香包塞进怀里说:“爹!娘,翠花都回去吧!”说罢!太爷爷拍马离开,太奶奶见太爷爷骑马离去眼泪打湿双眼,双手捂着嘴失声痛哭,祖奶奶走到太奶奶身边安慰道:“翠花娃!不哭”太奶奶将头埋在祖奶奶胸前失声痛哭。祖奶奶说:“翠花娃!都是娘不好!你要怪就怪娘好了!”

  <a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