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四贝勒欲擒故纵识良将

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 王祚小说 2035 2016.03.29 00:42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国家一级作家,王宗仁老师为本书作者题词:

  “西北汉子书写西北风云人物——王宗仁!

  道台府邸张灯结彩,肖道台为四贝勒接风洗尘,台上秦腔戏台下美味佳肴西凤酒,数名丫环手里端着酒壶伺候着,四贝勒坐在上席位,肖道台和太爷爷左右陪伴,且见太爷爷的表情不快,原因是太爷爷是军中之人一心想着打仗对于官场酒桌上的逢场作戏太爷爷从骨子里反感,肖道台笑脸迎合着四贝勒赔罪道:

  “下官失职让贝勒爷受惊了!我自罚三杯为贝勒爷压惊”

  肖道台喝干第一杯酒,四贝勒说:

  “哎!抚台大人言重啦!你是朝廷的栋梁要保重身体要紧”

  虽然四贝勒嘴上说着怜爱肖道台的话可是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肖道台的酒杯,肖道台只能强装笑脸喝完三杯酒,四贝勒赞许道:

  “抚台大人海量!”

  太爷爷举起酒杯说:

  “西北剿匪大将军王大奎敬钦差大人”

  四贝勒笑着道:

  “王将军统领火器营横扫西北匪患辛苦!”

  二人举杯喝干杯众酒,四贝勒说:

  “王将军,知道皇上为何要派本贝勒来关中督战吗?”

  太爷爷立即跪拜道:

  “属下不知”

  四贝勒说:“你真不知?”

  太爷爷说:“请钦差大人明示”

  四贝勒脸色突变说道:

  “王将军有人在皇上哪面前告了你的玉状、说你带兵消极,大军处处受阻,军中官兵怨声载道,在这样下去朝廷的军费将付诸东流,于是,皇上才派本贝勒前来督战力求速战速决,不知情况可否属实?”

  太爷爷说:“王大奎敢用项上人头担保绝无此事”

  四贝勒将视线移向肖道台说道:

  “抚台大人你觉得呢?”

  肖道台随即跪地叩拜道:

  “启禀钦差大人王将军所说句句属实,下官愿意用顶戴花翎担保”

  四贝勒笑道:

  “抚台大人、王将军本钦差相信你们的话不过从今个起没本钦差的命令剿匪大军不得调动一兵一卒,违者斩!”

  太爷爷回答道:“末将遵命!”

  四贝勒接着说道:“都起来吧!”

  太爷爷和肖道台站起身坐回原位,四贝勒说:

  “来!本钦差敬二位一杯”

  三人举杯痛饮。自从四贝勒来到这西安城住进道台府邸整天除了吃饭听戏就是赏花遛鸟丝毫不提剿匪事宜,太爷爷和肖道台站在走廊处眼睁睁的看着四贝勒装聋作哑却敢怒不敢言,太爷爷对肖道台抱怨道:

  “大人!您看这钦差大人在这府上一住就半个月,未曾提及剿匪半句,照这样下去大军如何是好?”

  肖道台说:“人家是贝勒爷又是钦差,再说了如今兵权都在他的手上我们只能静观其变了”

  太爷爷说:“不能啊!大人照这样下去军心会不稳的!不行!我要告诉钦差大人这其中的厉害,请钦差大人随我回军营主持剿匪事宜”

  肖道台阻拦道:

  “大奎!四贝勒正玩的尽兴,你若现在前往惊了尊驾对剿匪不利,这样晚饭后恩师陪你一同前往贝勒爷的寝室请贝勒爷随你一同前往军中如何?”

  太爷爷感激道:“大奎谢过恩师”

  肖道台客气道:“哎!都是自己人何必客气!”

  晚饭后,夜幕开始降临,太爷爷和肖道台并肩走到钦差大人的住所门前,侍卫长穿着黄马褂站在门口,太爷爷对侍卫长说:

  “大人辛苦!请通报一声钦差大人就说西北剿匪大将军王大奎觐见”

  侍卫长说:“贝勒爷刚刚睡下!大将军还是请回吧!”

  太爷爷无奈的看了一眼站在身后的肖道台,肖道台迈步走到太爷爷身前对侍卫长说:

  “大人辛苦!请通报一声就说陕西巡抚、陕甘粮道肖施恩有要务求见钦差大人”

  侍卫长犹豫着说:“这..........”

  此刻,只听见屋内传来四贝勒的声音:

  “侍卫长何人在此?”

  侍卫长隔着门窗回答道:

  “启禀四贝勒肖大人和王将军有要事禀报”

  四贝勒说:“让他们进来吧!”

  太爷爷和肖道台齐声道谢:

  “谢!大人通融”

  侍卫长推开门说道:

  “二位大人请!”

  太爷爷和肖道台走进四贝勒的寝室只见四贝勒就坐在床上等候,太爷爷和肖道台跪拜道:

  “下官叩见钦差大人”

  四贝勒用手捂了一下张开的嘴一副疲倦的样子说:

  “都起来吧!坐!”

  太爷爷和肖道台并肩坐在椅子上,肖道台说:

  “贵府简陋不知贝勒爷最近住着可好?”

  四贝勒说:“好好!此院落优雅清静、鸟语花香、本钦差还想多住几日”

  太爷爷听见四贝勒说还要多住几日便坐不住了,立即站起来跪拜道:

  “王大奎恳请钦差大人即可前往军中督战”

  四贝勒听了太爷爷的话雷霆大怒道:

  “放肆!你一个小小的剿匪将军竟然对本钦差如此无礼,难道你就不怕本钦差治你的罪吗?”

  太爷爷不屈不挠的说道:

  “军中一日不可无主,自钦差大人来到这道台府邸已有半个多月,吃的是山珍海味、住的是金玉阁楼可未曾提及剿匪之事,这让身在军中的将士们如何看待此事?若钦差大人迟迟不可发兵恐军心不稳,请钦差大人明鉴”

  四贝勒突然哈哈大笑道:

  “好!好!好一个赤胆忠心有勇有谋的王大奎,平日里本钦差听了老百姓对你的传言是有点怀疑,不过今日本贝勒算是领略到了,王将军一心为国为民是朝廷之幸,大清国要是多几个像王将军这样的良将恐那八国联军也不敢冒天下大不为侵占我紫禁城!好!本钦差这就随你前往军中督战剿匪”

  烈日当头四贝勒、太爷爷和华山骑着马并肩站在西安城墙下,对送行的侍卫们训话:

  “侍卫长此次去军中你就不用跟着去了,有王将军随行即可”

  侍卫长说:“可是皇上有旨务必让属下陪伴在四贝勒左右”

  四贝勒说:“你的一片忠心本贝勒心知,此去路途遥远大张旗鼓反倒不好,还是从简的好就这么定了,你在这西安城静候本钦差凯旋归来”

  众侍卫下马跪拜道:“嗻!”

  说罢!三人骑马朝城外飞驰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