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引狼出洞

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 王祚小说 3594 2016.02.16 01:14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国家一级作家,王宗仁老师为本书作者题词:

  “西北汉子书写西北风云人物——王宗仁!

  上章节讲道,狼王领着狼群袭击了清军营帐,咬死咬伤数百官兵,太爷爷化悲痛为力量,避免与野狼洞的土匪正面接触,利用攻心战、激将法和围困战术引狼出洞,那么,野狼洞的土匪会不会上档呢?我们接着往下说。野狼坡被绿树丛林环抱着,剿匪大军依旧驻扎在此,士兵们用喇叭对着野狼洞不停地喊话:“野狼洞的兄弟们!你们听着,我们乃朝廷派来的西北剿匪大军,这方圆数百里的土匪已经被我们的洋枪队一扫而空,识相点的就马上出洞缴械投降,以免遭受灭顶之灾、若缴械投降,朝廷会赦免你们的死罪,并发放100两饷银放你们回家,还会优待你们的父母和家人,如若顽抗到底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不但你们活不成你们的家人也会收受到牵连,识相点的就能赶紧下山。”野狼洞哨卡上,上百名土匪听着官兵的喊话,他们个个交头接耳有所心动,野狼洞内,王洁子、赵玉虎、秦玉龙兄弟三人坐在桌子前喝着西凤酒,赵玉虎不耐烦的说:“哎呀!这帮官兵都喊了7天了!整天在洞外吵吵!还叫人活不活啦!喊个鸟啊!大哥、三弟,待我带队人马出洞堵上那帮鸟人的嘴”王洁子默许了赵玉虎的行为,他用余光扫了一下秦玉龙,试探秦玉龙的态度,秦玉龙阻拦道:“二哥切莫急着下山,别中了官军的圈套”赵玉虎说:“三弟,那你说怎么办?你听听,这帮鸟人尽说一些离间我们兄弟的话,在这样下去我们野狼洞的兄弟都跑到官军哪里去了,”秦玉龙说:“大哥、二哥,目前最紧要的就是召集野狼洞众兄弟让他们表忠心,揭穿官军的谎言”王洁子说:“三弟说的极是”野狼洞众土匪齐聚在洞内,王洁子手握大刀,站在队伍前讲话,赵玉虎肩挎羽箭,秦玉龙手握铜锤在一旁助阵,王洁子说:“兄弟们!你们都是跟着我王洁子十几年的兄弟了,我王洁子平日里对你们怎么样,你们心里很清楚,我王洁子杀一人你们就会杀两人,所以说,我们个个都是身背数十条人命的朝廷重犯,朝廷是不会放过我们的,既然走上了这条不归路,我们想回头就难了,所以,山下面官军的喊话不可性,请兄弟们切记啊!”众土匪异口同声的说:“忠于野狼洞!忠于大当家的!”众土匪的话传向五里之外的野狼坡,太爷爷正在与黄鹞子、赵启明坐在营帐里商议剿匪计策,赵启明听到野狼洞传来的声音说:“大人您听!土匪是铁了心了要和我们耗下去”黄鹞子说:“看来我们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了”太爷爷站起哈哈大笑道:“好!那我们就和这帮贼人耗下去,看谁耗过谁?黄先锋听令”黄鹞子上前一步双手抱拳说:“大人”太爷爷捋了捋胡须说:“传我将令,大军围困野狼洞,封锁所有通往野狼洞的进出口,我要让这帮匪患自投罗网”黄鹞子说:“末将领命”黄鹞子转身离开营帐,太爷爷将目光移向野狼洞方向胜券在握。数日后,太阳火辣辣的照着野狼洞,一名土匪双手端着饭盆给守山的土匪送饭,当饭盆打开后守山的土匪怨声载道,原来这平日里土匪有肉吃有酒喝,日子过的逍遥自在,可自从官军封山后,这酒和肉都没了,就连白米饭也没有了,守山土匪面对野菜和土豆实在难以下咽,于是一脚踢翻饭盆扬言说,要是在没有酒和肉吃,他们就要下山投靠官军去,这话传到赵玉虎耳朵里,于是,赵玉虎急匆匆的走进野狼洞跟王洁子汇报,赵玉虎人未到声先到,他喊叫着说:“大哥!”此时,王洁子正在和秦玉龙商议如何应对饥荒,看见赵玉虎急匆的进洞,王洁子说:“二弟,发生什么事了?”赵玉虎说:“别提了!最近官军封山,粮食吃光了,就连这山上的野鸡野兔都被兄弟们给杀光了,如今只能用野菜和土豆充饥,刚才,守山的兄弟踢翻了饭盆说,如果在没有酒和肉吃就下山投靠官军去”王洁子听了赵玉虎的话大发雷霆抓起大刀吼叫道:“都他娘的反了天了,老二,是谁说的?给我绑到这里来,我要将这个霍乱军心的小人活剐了!”秦玉龙阻拦道:“大哥息怒!如今山上断粮缺肉又少了酒,兄弟们发发牢骚也是应该的,本以为官军只是做足样子,守上几日便会班师回朝,没想到........事情到了今天这个地步,都怪我,是我低估了这帮官军”王洁子和赵玉虎看着秦玉龙自责的样子心里也很难受不知道说什么好,此刻,洞外传来官军的喊话声:“野狼洞的三位当家的!你们听着,如今你们已经肉尽粮绝,还不赶快出洞投降,莫非你们想做缩头乌龟不成?”赵玉虎听见喊话迫不及待的说:“士可杀不可辱!待我出洞砍了这帮小儿的人头烤着吃”秦玉龙稍加思索后,突然表情坚毅的说:“二哥且慢、待我率领人马会一会这个王大魁!看他有何本领?”赵玉虎说:“三弟,我随你一起去”秦玉龙说:“不,大哥,二哥你们坚守山洞防止官军偷袭,我去去就来”王洁子说:“三弟小心啊!”秦玉龙行如风离开洞穴。帅气飘、战鼓擂、两军对垒,只见秦玉龙骑着白马弓箭跨在马鞍一侧,单手持银枪身披银甲,肩膀上站着一只海东青,正怒目注视着官军阵地,官军阵地上,太爷爷骑着枣红战马身披金甲手持青龙偃月刀与先锋黄鹞子并肩站立,神情自若的注视着敌方阵地,秦玉龙拍马上前叫阵:“我乃******之常胜狼秦玉龙谁敢应战?”黄鹞子大喝一声拍马上阵嘲笑道:“歹人休要狂妄,我看你是病态狼而已”秦玉龙用银枪指着黄鹞子说:“你是何人?报上名来”黄鹞子挥舞着双鞭说:“你爷爷乃此次剿匪先锋黄鹞子也!尔等还不快快束手就擒”秦玉龙大喝一声拍马上前挥舞银枪冲着黄鹞子的喉咙刺去,(海东青扇动着翅膀翱翔天空)黄鹞子举起双鞭格挡只听得当啷一声,伴随着一声刺耳的声响黄鹞子的双鞭被秦玉龙的银枪给挑飞到空中,黄鹞子手无兵器无法迎战顿时目瞪口呆,秦玉龙拨转马头挥舞着银枪刺向黄鹞子,说时迟那时快太爷爷拍马上前挥舞青龙偃月刀横扫与秦玉龙的银枪相撞,顿时火花四溅,强大的冲击力将太爷爷和秦玉龙立即分开,两人的手心都被兵器给震的发麻,秦玉龙说:“你是何人?”太爷爷说:“西北剿匪总都统王大奎”秦玉龙脸色突变惊道:“果然名不虚传,看招!”秦玉龙拍马上前挥舞着银枪劈刺,太爷爷横刀格挡,大战100回合难分胜负,两匹马均累的站在地上喘着粗气,秦玉龙冷哼一声道:“大人功夫了得让秦某佩服”太爷爷说:“若三当家的此刻愿意缴枪本都统保你不死”秦玉龙说:“大人想多了吧!看枪”大战100回合后,秦玉龙拍马撤退,太爷爷趁胜追击,只见秦玉龙手脚并用拉弓放箭一支利箭朝太爷爷飞来,太爷爷双脚蹬马背跃起躲过利箭,秦玉龙逃之夭夭,官军鸣金收兵。秦玉龙回到野狼洞,喝了一口水,气急败坏的对王洁子和赵玉虎说:“大哥!二哥!那王大奎果然厉害,我和他大战200回合竟不分胜负,要是再战下去恐怕我就要被斩在马下了”王洁子说:“这打也不是,守也不是,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秦玉龙说:“大哥、二哥别忘了我们才是这野狼洞的主人,所以今晚我想下山一趟弄点吃的,先解决燃眉之急,待想出良策再战不迟”野狼坡军营内兵士们手举火把来回巡逻,太爷爷和赵启明并肩走在军帐之间,太爷爷对赵启明说:“今日一战,那秦玉龙果然伸手不凡,若此人能为我所用日后横扫西北匪患定如虎添翼”,此刻,从军帐后面传来阵阵喘气声,太爷爷和赵启明相互交换眼神后,靠近军帐,只见黄鹞子挥舞着双鞭在一块空地上习武,太爷爷和赵启明没有出声静静的观之,黄鹞子每一招每一式都制敌于死地,几十招过后,黄鹞子收鞭站立一侧脸便看到站在一旁的太爷爷和赵启明,黄鹞子走过来单膝下跪行礼说:“黄鹞子多谢大人出手相救,”太爷爷双手扶起黄鹞子说:“黄先锋快快请起,刚才看你这鞭法招招毙命,都是惊世绝招啊”黄鹞子难为情的说:“大人,是我小瞧了秦玉龙那个娃娃!可惜这些惊世绝招还没有来得及出手便被挑于马下,给您丢脸了!请大人赐罪”太爷爷说:“唉!胜败乃兵家常事,黄先锋何罪之有?”说罢,太爷爷、赵启明、黄鹞子三人并肩顺着军帐继续行进,太爷爷说:“今天,秦玉龙摔了跟头,我想近几日野狼洞的土匪是不会在出洞应战了,他们定会想尽办法下山卖粮食充饥,而白天容易暴露目标,晚上山高林密,野狼洞的土匪又熟悉地形,故,本都统判断今夜野狼洞定会有所动作,黄先锋传令下去,让各路人马严守下山的个个路口,并在隐蔽的树林内安插暗哨进行设伏,一旦发现土匪下山一个不留统统拿下,绑来见我”黄鹞子说:“是大人”黄鹞子转身走开,嘴里不断喊着:“都给我听好了,一个个都把眼睛瞪大了,不能放过一个匪患”太爷爷和赵启明继续往前走去,漆黑的夜里,三个穿着夜行衣的蒙面人身体矫健进入丛林,手里拿着绳索顺着悬崖下滑至地面的草丛中,黑衣人向四周探望确认没有官兵后,带头的黑衣人将双手放在嘴边学了一声“咕咕叫”三匹马从丛林里钻出来,三个黑衣人翻身上马扬长而去,马儿奔驰在山间小道,黑衣人自以为已经脱离危险,于是快马加鞭进入主道,没想到马儿刚刚跑起来地面上相继出现三条绊马绳索,马失前蹄三个黑衣人随着惯性一跟头栽倒在地,官兵一拥而上将三人擒获。

  <a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