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太爷爷深入狼穴舍身救父

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 王祚小说 6177 2016.01.30 09:42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国家一级作家,王宗仁老师为本书作者题词:

  “西北汉子书写西北风云人物——王宗仁!

  寒风袭面,道路崎岖,白骨成堆,祖爷爷头上扎着白毛巾,背着包袱推着独轮车,车厢上绑着一头猪,吃力的前行。

  老虎岭四面环山悬崖峭壁、易守难攻,北风刮着蒿草嗖嗖作响。王麻子在院子里耍着双鞭,数名土匪在一旁观看叫好,且说这王麻子180CM的身高,满脸麻子,身手矫健,武艺超群,平日里使着一双好鞭,有万夫不当之勇。几招过后,王麻子将双鞭扔给一旁的土匪,土匪小六子递上毛巾王麻子擦干汗水将毛巾扔回,面对众土匪说:

  “兄弟们!就在一礼拜前八国联军攻占了北京城,慈禧那老婆子和皇帝逃到了西安,此时,又逢陕西大旱,赤地千里,饿尸遍野,地方衙门、贪官污吏以“恭办皇差、筹办回銮”为名,横征暴敛,滥增税捐,趁机中饱私囊,搜刮民财。天灾人祸使的陕西人民特别是我们关中地区的老百姓几乎濒临绝境。如今是国将不国,人心惶惶,衙门已经无力顾及我们了,此刻正是我们壮大队伍的好时机,从今天起我要带领众弟兄吃香的喝辣的,不管是官差还是商贩只要从此经过都得留下买路钱,等咱们队伍壮大了,我要带着众兄弟踏平肖道台的府邸,洗刷耻辱”

  神仙穿着道袍,手拿一个羽毛扇用陕西话说:

  “大当家说的没错,想当年,这个肖道台数次派兵来攻打我们,硬是把我们从兔儿岭给赶了下来,我和大当家、二当家一行三人,乔装打扮一路奔波来到这老虎岭,重起炉灶,最后队伍壮大到100人,谁料!这肖道台不依不饶竟然派黄鹞子为先锋再次攻打老虎岭,虽说这老虎岭四面环山易守难攻,但是却难敌那洋枪队,要不是大当家的用银两收买先锋黄鹞子困怕我们早早就死在了肖道台的洋枪队,此仇不报誓不为土匪”

  众土匪众口一词叫嚣着:

  “杀了肖道台!杀了肖道台!”

  祖爷爷推着独轮车路过老虎岭,抬头望向悬崖峭壁心里隐约有一丝不安,就在不远处一块大青石上躺着一个人,长辫子盘在头上,身穿豹皮大衣,脚穿马靴,此人便是老虎岭的二当家花豹子,花豹子居高临下正在熟睡,呼噜声打得震天响,而祖爷爷并看不到花豹子的身影,在经过大青石的一瞬间,祖爷爷听到了花豹子的呼噜声,四处寻觅不见踪影,于是祖爷爷加快步伐准备离开,谁料,花豹子却说:

  “站住!”

  祖爷爷转身面对大青石,抱拳搭讪:

  祖爷爷说:“小民初来乍到,路过宝地若惊扰了好汉还望多多包涵,特备薄礼请好汉吃酒”

  花豹子依旧躺在大青石上说:

  “拿来!”

  祖爷爷经常赶场子(走江湖)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从衣兜里掏出一串铜钱挥手丢在大青石上,花豹子接过铜钱扫了一眼又扔给祖爷爷,花豹子说:

  “银两”

  祖爷爷说:“高山流水,日久天长,请好汉行个方便”

  花豹子冷笑一声说:

  “你方便了我可不方便,没有银两也罢,快过年了,本当家的最喜欢啃猪尾巴,那就将那头猪留下”

  祖爷爷说:“恕难从命”

  花豹子一个鲤鱼打挺站在大青石上说:

  “我佩服你的胆识,趁我没有改变主意之前赶快消失”

  祖爷爷毫不畏惧说:

  “休想!”

  花豹子冷哼一声说:

  “既然,你不知趣那就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说罢,花豹子蜻蜓点水跃下石头,施展移形换位之术,祖爷爷背上的包袱便到了花豹子手中,祖爷爷跨步上前想抢回包袱反被花豹子一脚踹在小肚子上,祖爷爷顿时仰面朝天躺在地上,无力还击。花豹子嘴里骂着:

  “老东西!”

  就在此刻,太爷爷骑着马疾驰而来,挥舞着大刀喊了一声:

  “爹..........”

  花豹子听见喊声回头观看,只见酷似关云长的红脸大汉骑在马背上挥舞着青龙偃月刀朝自己的脖颈横扫过来,花豹子瞬间渗出一身冷汗,扔掉包袱,跃身一个后空翻站在大青石上躲开一刀,赶忙拿起大青石上的铡刀刃准备抵抗,太爷爷拨转马头挥舞着青龙偃月刀朝大青石劈刺,大青石瞬间被劈成两半,花豹子跃身后退1丈远。慌忙将手指塞进嘴里吹响了口哨,王麻子等人正在院子里商讨大计听见花豹子的口哨,神仙说:

  “大当家的,二当家遇到对手了,这是他的求援信号”

  王麻子大喝一声:

  “拿家伙来!”

  土匪小六子拿来双鞭交予王麻子,王麻子说:

  “下山!”

  太爷爷挥刀劈碎大青石后飞身离开马背朝着花豹子的头顶劈刺,花豹子举起铡刀刃格挡,只听得“当啷”一声,青龙偃月刀和铡刀刃接触火花四溅,铡刀刃从花豹子的手中飞出一仗开外,花豹子顿时口吐鲜血,连连后退数米躺在地上神情恍惚,只见太爷爷的第二刀沿着花豹子的天灵盖劈下,花豹子知道命已休矣,闭上眼睛等死,就在青龙偃月刀接触花豹子天灵盖的一刹那,伴随一声狼嚎,一双铁鞭架在了青龙偃月刀前,顿时火花四溅,并发出刺耳的撞击声,这是王麻子替花豹子挡了一招,花豹子趁机抽身后撤,太爷爷转过脸与王麻子四目相对,王麻子看到太爷爷的长相惊出了一身冷汗,王麻子心想:

  “难道是关云长在世?”

  稍微停顿后王麻子和太爷爷继续交战,两人打得难舍难分,几百回合后,就在此刻花豹子用刀架在祖爷爷的脖子上相要挟,

  花豹子说:“停!把刀放下不然我杀了他”

  太爷爷回头看见花豹子挟持了祖爷爷,便大喝一声:

  “放开我爹”

  祖爷爷说:“大奎别管我,他们人多,你赶紧走吧!”

  太爷爷只好停止战斗,双手握刀站在原地,王麻子说:

  “想走!没那么容易,来人呀!把它给我绑了一并带回山上”

  太爷爷说:

  “慢!放了我爹,我跟你们回去”

  王麻子说:“放了你爹,你功夫那么好......你把我王麻子当三岁小孩吗?绑了!”

  王麻子下了太爷爷的刀,三名土匪上前对太爷爷进行捆绑,王麻子双手捧着太爷爷的青龙偃月刀赞不绝口:

  “好刀!好刀!”

  王麻子盯着独轮推车上的猪笑着说:

  “弟兄们!今年过年有肉吃了”

  说罢,王麻子一甩袖子从袖筒里飞出一排飞刀割断了绑着猪的绳子,那头猪没有了绳子的束缚站起来跳下独轮车撒腿就跑,小六子高喊:

  “大当家的猪跑了”

  王麻子说:“拿来!”

  土匪小六子拿来绳套,王麻子摔着绳套一挥手绳套飞出一仗多远,奔跑中的猪立即被绳套住脖子,猪发出嗷嗷叫声,王麻子将绳套往怀里一拽,那头猪瞬间腾空,朝着王麻子飞来,王麻子将青龙偃月刀扔给小六子从地上跃起飞向空中接住那头猪扛在肩膀上然后落地,那头猪依旧嗷嗷的叫着,土匪们高呼着:

  “大当家的威武!大当家的威武”

  王麻子笑着说:“回山寨”

  祖爷爷和太爷爷被土匪帮上山后,祖爷爷被关在一个小屋子里,而太爷爷则被花豹子绑在牢狱里的木桩上,土匪小六子走进牢狱里说:

  “二当家的,大当家的说没有他的命令不准对此人用刑”

  花豹子表情阴险的说:“知道啦!”

  小六子离开后,花豹子站在太爷爷面前说:

  “听见没?我大哥不让我对你用刑,他还真把你当关云长了!大哥仁慈可我不是”

  花豹子挥舞着鞭子一边甩向太爷爷结实的光背一边叫嚣着说:

  “刚才很神气吗?要不是大当家的挡一招,困怕我的小命就没了,可惜老天有眼不让我死,既然我不死你就休想活命”

  太爷爷用大眼睛瞪着花豹子说:

  “花豹子小人也”

  花豹子说:“是啊!我是小人,你是大英雄,不过又能怎么样?如今你落在我的手里,死到临头还敢嘴硬”

  此刻,太爷爷被花豹子折磨着,而王麻子则双手握着太爷爷的那把青龙偃月刀施展招数,神仙急匆匆走进来报告,

  神仙说:“大当家的”

  王麻子收回招数将青龙偃月刀立在一旁坐在狼皮座椅上说

  “打听得怎么样?”

  神仙说:“大当家的神机妙算,此人果然来头不小”

  王麻子表情忧虑说:

  “快快讲来”

  神仙说:“此人叫王大奎,是100里外的王家庄人士,由于灾荒18岁离家,后加入淮军在水师提督丁汝昌大人的定远舰上服役,甲午海战时作战勇猛耳朵被炮火震聋了,时好时坏,海战结束后经丁汝昌大人推荐他在清廷禁卫军(火器营)服役,官居协参领,八月十四日,八国联军攻陷北京城,慈禧太后和皇上西逃,王大奎作为火器营的协参领于十月二十六日也一并回到了西安”

  王麻子对神仙的侦查结果很满意赞扬道:

  “神仙!以前兄弟们都叫你神仙,我听一句也就罢了,没想到今天......行啊!把你这样的大军师放在我这穷山僻壤的老虎岭还落了个土匪名声真是委屈你了”

  神仙说:“大当家的见外了,想当年我遭歹人算计,被关入大牢,那歹人和县令相互勾结想置我于死地,幸好被大当家的搭救,没有大当家就没有我神仙的今天,大当家说一,神仙绝不说二”

  王麻子说:“好!神仙,我的好兄弟”

  王麻子顺手拿起太爷爷的那把德国造毛瑟手枪说:

  “神仙!你看这青龙偃月刀还有这德国造的毛瑟手枪是何等的气派,再加上他的功夫了得,此人真乃英雄豪杰也,若此人能为我所用,那今后我们的老虎岭将如日中天,而我王麻子就是真正的******!”

  神仙说:“大当家的,您的意思是想让我说服王大奎入伙?”

  王麻子坐在狼皮座椅上说:

  “知我者神仙也!”

  神仙说:“请大当家的放心,神仙一定不辱使命!”

  神仙转身离开,王麻子说:

  “小六子!”

  小六子走到王麻子跟前说:

  “大当家的有何吩咐?”

  王麻子说:“通知厨房将今天那头猪给我宰了,然后再把我珍藏多年的那十坛子西凤酒搬到大堂里来,晚上我要大摆筵席!”

  小六子说:“是!大当家的”

  王麻子脸上流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然后仰起头学了一声狼嚎。

  花豹子正用鞭子抽打着太爷爷,神仙走了进来看到这一幕,随机上前劝阻,神仙说:

  “二当家的,大当家的已经吩咐小六子告知要善待王大奎,你怎么能?........”

  花豹子面带凶相说:

  “神仙!你别忘了!我是老虎岭的二当家,你神仙难道想做我的主不成?”

  神仙说:“您是二当家,这老虎岭除了大当家就属您最大,我怎敢做您得主”

  花豹子说:“知道就好,给我接着打”

  神仙阻拦道:“且慢!”

  花豹子说:“又怎么啦?”

  神仙说:“二当家的请借一步说话”

  花豹子和神仙一起来到门外,神仙说:

  “大当家说了!今晚要宴请王大奎吃酒”

  花豹子说:“哪个王大奎?”

  神仙说:“那屋里边被你鞭打的就是王大奎”

  花豹子说:“神仙?你一进屋就替这个王大奎说情,难道你神仙和他认识?江湖中都知道你神仙神机妙算,神通广大,广结天下英雄豪杰,什么时候和这个王大奎认识的?”

  神仙说:“二当家,我跟这个王大奎从未谋面,更谈不上相识”

  花豹子说:“既然如此,神仙请自便”

  神仙搬不过花豹子,于是便来到大堂向王麻子汇报,此时王麻子正坐在狼皮椅子上读孙子兵法,见神仙走了进来,王麻子赶紧放下手中的书

  神仙说:“当家的!”

  王麻子说:“神仙就是神仙这办事儿效率就是高,快说说王大奎答应入伙了没有”

  神仙说:“大当家的.神仙这回困怕要令您失望了”

  王麻子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便说:

  “出了什么事儿?”

  神仙说:“我刚踏进牢狱的大门便看见二当家手持马鞭将王大奎绑在柱子上抽打,王大奎的上半身已经被打得不成样子了,我急忙劝阻并将您的意思告知二当家,但是,二当家难解心头之恨,神仙只好回来告知,二当家此次一折腾大当家的想拉王大奎入伙困怕难喽!”

  王麻子听了神仙的话火冒三丈,抓起毛瑟手枪说:

  “花豹子!你个王八蛋!走!”

  王麻子一行人来到牢狱门口,王麻子一脚踢开门,进入,只见花豹子还在摔鞭抽打王大奎,

  花豹子说:“被人鞭打的滋味好受吧!”

  王麻子大喊一声:“你说呢?”

  花豹子听见王麻子的声音,将伸开的胳膊又缩了回去,转身面对王麻子,贼眉鼠眼的说:

  “大哥来得正好!这王大奎皮糙肉厚,打了半天还敢嘴硬......刚刚还骂大哥是土匪......”

  王麻子怒目盯着花豹子,放慢语速说:

  “你还知道他是王大奎?”

  花豹子狡辩说:

  “知道!”

  王麻子说:“既然知道,那为什么还要鞭打?”

  花豹子说:“大哥!这王大奎想杀我,你也看到了,要不是你搭手相助,我早就被他一刀砍掉了脑袋”

  王麻子将毛瑟手枪顶在花豹子额头上说:

  “道歉!”

  花豹子说:“大哥!你让我向他道歉?我可是你出生入死的兄弟,你竟然为了一个歹人用枪盯着你的兄弟?

  王麻子说:“这枪是王大奎的,今天我就要用王大奎的枪来证明,第一,是我王麻子无能没有管教好自己的兄弟,第二、替王大奎讨个公道”、

  花豹子祈求说:“大哥!”

  王麻子说“道歉”

  花豹子很不情愿,但是他知道胳膊肘拧不过大腿于是转身很不情愿的抱拳说:

  “刚才,是花豹子鲁莽冒犯英雄还望英雄多多包涵”

  王大奎虽然受了鞭打,不过这点小伤只是一些皮肉之伤并无大碍,精神头很足,太爷爷用眼睛瞪着王大奎说:

  “我堂堂朝廷命官岂能受你等小儿侮辱”

  王麻子瞪了花豹子一眼,花豹子退后一步,王麻子走上前王麻子亲自动手为太爷爷松绑说:

  “英雄莫怪,这都是我王麻子的错,我已在大堂备了酒菜为英雄压惊”

  太爷爷犹如磐石一般站立,左手握住右手腕,右手握住左手腕转动了几下精神头十足,根本把眼前的这些人没放在眼里,冷冷的说

  “这点小伤岂能吓倒我?”

  太爷爷转头与王麻子对视接着便哈哈大笑,笑声停止,太爷爷斜视着王麻子等人说:

  “我爹在何处?”

  王麻子说:“请英雄放心我已安排令尊在大堂等候,请!”

  太爷爷用眼睛斜视花豹子一眼然后踏步离开。

  老虎岭大堂四周站立着手持火把的土匪,熊熊燃烧的火焰印证着太爷爷此刻的心情,一条长桌子上摆着大鱼大肉,桌子尽头蹲着一个红烧猪头,祖爷爷背对众人站立,太爷爷走进大堂看见祖爷爷便高喊一声:

  “爹!”

  祖爷爷转身看见太爷爷安然无恙便快步上前说:

  “大奎!他们没有难为你吧?”

  太爷爷说:“爹爹请放心!大奎骨头硬一点小伤不足为怪”太爷爷对王麻子说:

  “麻烦大当家的送我爹回屋”

  王麻子说:“唉!今晚有酒有肉何不让令尊大人一起享用”

  太爷爷说:“我爹年事已高不胜酒力还是少喝为好”

  王麻子说:“来人呐!送令尊大人回屋好生伺候”

  两名土匪护送祖爷爷离开,王麻子走到主宾位说:“来来来!英雄请上坐”

  太爷爷坐在板凳上,花豹子和神仙等人对面就坐,王麻子端起一碗酒豪爽的说:

  “今天让英雄受惊了王麻子先干为尽”

  说罢!王麻子端起酒碗一饮而尽,太爷爷也端起酒碗一饮而尽,然后满上,王麻子给花豹子使了个眼色,花豹子不情愿的端起酒碗说:

  “英雄见谅!花豹子向你赔罪了”

  说罢,花豹子端起酒碗准备喝干,谁料太爷爷将酒碗使劲的往酒桌子上一磕,顿时酒水四溅,王麻子等人心里一惊,到嘴边的酒碗停顿在半空,气氛顿时显得格外紧张,一股杀气笼罩着大堂,谁也摸不透太爷爷的底牌,王麻子立即打圆场说:

  “英雄是嫌弃这酒不好喝?这可是十年陈酿的西凤酒”

  太爷爷表情严肃朦胧着双眼说:

  “这碗太小喝着闹心”

  王麻子哈哈一笑说:

  “快快!给英雄换大碗”

  小六子拿来口大碗放在太爷爷面前,太爷爷哈哈冷笑一声,王麻子说:

  “小六子!还有没有再大点的碗”

  小六子说:“大当家的,这已经是最大的碗了”

  王麻子顿时愁容满面,太爷爷说:

  “不必了”

  太爷爷右手抓起酒坛子说:

  “既然二当家赏我面子,本大人恭敬不如从命,干!”

  太爷爷端起酒坛子一口气喝干了整坛子十年陈酿的西凤酒,在场的人被太爷爷的酒量怔住了,就在空酒坛子和桌面接触的一刹那太爷爷伸出左手做出邀请的手势说:

  “二当家的请!”

  花豹子盯着眼前整坛子酒表情恐惧,面如死灰,王麻子说

  “二当家的!还愣着干什么?喝!”

  花豹子无奈的端起酒坛子勉强喝完了整坛酒,虽说是喝完了其实大部分顺着嘴边洒到了地上,一坛子酒下肚花豹子已经喝饱了,嘴里打着嗝,眼前瞬间模糊趴在酒桌子上不省人事,王麻子端起酒碗豪爽的笑道:

  “爽快!干了!”

  太爷爷面不改色端起酒碗与王麻子畅饮,酒过七分,太爷爷摇摇晃晃的走到青龙偃月刀前,双目盯着宝刀稍等片刻后瞬间拔刀开始舞刀,一招一式都彰显英雄本色,招招毙命。这套刀法正是当年关云长的惊世绝招,此时,花豹子将头抬起盯着太爷爷的刀法,再加上太爷爷带着杀气的表情活似关云长在世,花豹子看的胆战心惊瞬间昏死过去,王麻子等人拍手叫好。

  <a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