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花豹子进城

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 王祚小说 4105 2016.02.08 02:28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国家一级作家,王宗仁老师为本书作者题词:

  “西北汉子书写西北风云人物——王宗仁!

  西安城内街市繁华、车水马伦、“火器营”帐内太爷爷着正都统军服坐在堂上抒写完布告,青龙偃月刀就立在军帐内,太爷爷说:“来人呐!”一位兵士进账说:“大人”太爷爷说:“速速将此告示贴于城墙初”兵士接过告示说:“得令”西安城门口,戒备森严,一名士兵手举着告示贴于左侧城墙处,士兵移步,老百姓便纷纷聚拢观之,花豹子和刀疤化妆成老百姓半遮半掩的向城门口靠近,士兵敲着铜锣说:“抚台大人有令,因西北匪患猖獗,恐惊扰圣驾,即日起西安城内进行全天候戒严状态,凡是有衣冠不整、行为不轨者一律接受检查,禁止携刀枪、剑奴者进城,一经发现斩首示众以儆效尤”花豹子和刀疤混在人群中脸色苍白,刀疤悄悄地说:“二当家的,这西安城内已经进入戒严状态恐怕进城难了,不如咱们回去改日再来”花豹子冷哼一声说:“不!就今日,咱们衣冠整洁,身上又无违禁物品他们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城,我看咱们呀!就大大方方的进城,任其搜身!走!”说罢,花豹子和刀疤跟随人群进城,负责守城的一位小军官对守城将士说“都把眼睛给我瞪大喽!一个匪患也不能放过”花豹子和刀疤刚走到士兵跟前便被盘问:“你两个!站住!干什么的?”面对士兵的盘问花豹子表面镇定而内心却渗出了一身冷汗,而刀疤却有点紧张,士兵的眼神突然变得警觉起来,花豹子说:“这位是我的兄弟,他是个哑巴!我是带着他进城看病的”士兵盯着刀疤问道:“你是哑巴?”刀疤点点头装聋作哑,士兵犹豫了一下说:“走走走!”通过检查哨花豹子总算松了一口气,可是这口气并不长,刚刚走出去不足一米便听见军士喊道:“正都统大人到”只见太爷爷跳下马,朝花豹子迎面走来,花豹子定眼一看惊道:“不好!是王大奎!”刀疤哆嗦着说:“完啦!这下完啦!这要是被认出来咱两可就真完啦!”花豹子说:“刀疤!冷静点!听我说,就当什么事儿没发生,我断定王大奎不是冲着我们来的”太爷爷一边走一边询问随行将士,太爷爷说:“有什么动静吗?”随行将士说:“启禀大人一切正常”太爷爷说:“一定要严查”随行将士说:“大人请放心,绝不会出纰漏”太爷爷说:“走!到前面看看”太爷爷和花豹子擦肩而过,花豹子拽着刀疤一口气跑到一个巷子双手扶墙气喘吁吁冷笑道:“他奶奶!算老子命硬躲过一劫”刀疤说:“二当家的好险哪!刚才吓得我差点都尿裤子了”花豹子说:“瞧你那点出息!走!”集市热闹非凡,小商贩吆喝叫卖,花豹子戴着礼帽墨镜和刀疤穿梭在街道上,洋枪队的巡逻士兵不时从身边经过,花豹子向四处眺望,鬼鬼祟祟的走进长安药店,此时刘掌柜正站在柜台内打着端盘,花豹子和刀疤站在柜台外说:“掌柜的,有黄连吗?”刘掌柜的没有抬头问道:“黄连是清火的,请问客观是否得了上火之症状”花豹子说:“不瞒掌柜的说,我是一肚子的火气没地方撒啊!”刘掌柜稍微犹豫一下抬起头取下眼镜定眼一看,花豹子摘下礼帽露脸,刘掌柜惊道:“花.........”一句话只说了一个字就被花豹子给塞了回去,花豹子说:“嘘...............”刘掌柜向四处张望后说:“请随我来”刘掌柜带领花豹子和刀疤来到后堂就坐,花豹子说:“赶紧给我整点水来,渴死我了”刘掌柜端来两杯水放在桌子上,花豹子和刀疤端起水杯一饮而尽,花豹子说:“他奶奶的!刚才进城的时候你猜我碰见谁了?王大奎,真他妈是冤家路窄,幸亏没被认出来,要不然我的人头早就挂在西安城墙上了”刘掌柜说:“现如今这西安城不同往日,太后老佛爷和皇上今日从东门外的“八仙庵”移居抚台南院了,这城里城外戒备森严一不小心就会掉脑袋的,不知二当家今日下山为何事而来?”花豹子说:“大当家听说肖道台要组建洋枪队年后发兵剿匪、他呀就坐不住了,于是派我进城找那黄鹞子弄几条洋枪玩儿玩,刘掌柜你得帮我联络联络”刘掌柜听了花豹子的话普扑通一声就跪在地上哀求道:“哎呀!二当家的!你就饶了我吧!”花豹子不依不饶的说:“怎么?这几年你刘掌柜拿我花豹子的银子还少吗?你这药铺哪一件不是我花豹子的,我看你是活腻了?”刘掌柜哭诉:“二当家的,你有所不知啊!现如今掌管西安城防务的正是那王大奎呀!此人忠勇可嘉,有勇有谋,清正廉洁、软硬不吃,还掌管着火器营洋枪队我....我就是有十个胆也不敢啊.....”花豹子说:“刘掌柜!他王大奎是人又不是神,大清国当官的多了去了,这大清国也不是他王大奎的,有我在你就不要担心了”刘掌柜说:“二当家我真的帮不了你”花豹子突然翻脸阴险的说:“刘掌柜!想当年就我老虎岭二当家花豹子是通过你我才联系上的黄鹞子,最终我们联手致使肖道台数次剿匪均以失败告终,这要是论罪你早就死了好几回了,你已经是个死人了,死一次和死一百次又有什么区别呢?”花豹子用手拍打着刘掌柜的脸说:“好好想想吧!明天晚上就在你这药铺二楼我要见到黄鹞子的人”花豹子戴上礼帽阴笑着扬长而去,刘掌柜跪在地上哀求说:“二当家的!二当家的.......”且说黄鹞子是肖道台的干儿子,在军中身居副都统之职,比太爷爷低一级,此人在朝廷的关系错综复杂,根深蒂固,属于贪财好se之阴险小人也!当年就是黄鹞子与花豹子相勾结才使得肖道台剿匪频频失利,可惜肖道台对这位干儿子的背叛却毫无察觉。晌午的太阳火辣辣的照射着副都统府邸,黄鹞子躺在竹椅上由两名丫环服侍,兵士站在门外说:“启禀大人长安药店的刘掌柜找您,说是来给您把脉的”黄鹞子拜拜手,丫鬟离去,黄鹞子从躺椅上坐起表情疑虑说:“他人在何处?”兵士说:“就在门外”黄鹞子说:“请他进来”兵士说:“是!大人”兵士走到府邸门口与背着药箱的刘掌柜搭讪说:“刘掌柜大人请您进府一叙”刘掌柜跟着兵士来到客厅,只见黄鹞子坐在椅子上喝着茶水,兵士说:“大人,刘掌柜到了”黄瑶子对兵士说:“把门关上,不要让任何人进来”兵士说:“是大人”兵士关上门,黄鹞子表情阴险小心翼翼的说:“我不是说过吗?没有重要的事情不要来找我吗?”刘掌柜将药箱放在桌子上无奈的说:“我也不想搅扰大人,可是那花豹子非要见您”黄鹞子说:“找我何事?”刘掌柜说:“花豹子说今晚丑时老地方见面再叙”黄鹞子说:“回去告诉花豹子我会如约前往,记住今天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刘掌柜说:“大人请放心,我以全家姓名担保绝不透漏半个字、小的告辞”夜深人静,月光透过窗户照在房间的桌子上,花豹子坐在桌子旁等待黄鹞子的到来,一个头戴斗篷的黑衣人突然出现站在地上,花豹子一抬头被眼前的黑衣人吓了一大跳,哆嗦着说:“你是什么人?”黑衣人说:“你等的人”花豹子说:“你是黄鹞子派来的?”黑衣人说:“黄鹞子是谁?”花豹子说:“你究竟是什么人?快快报上名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黑衣人说:“那你就试试?”花豹子转身拿起铡刀刃朝着黑衣人砍去只见黑衣人一个侧身旋转便绕到花豹子的身后,挥剑架在了花豹子的脖子上,花豹子瞬间停滞在原地,黑衣人说:“说!你是谁?来到此地做什么?”花豹子冷哼一声说:“除非你杀了我,否则休想知道?”黑衣人说:“那我就成全你”花豹子做好了受死的准备,只见黑衣人收回宝剑说:“说吧!找我何事?”花豹子转身看到黄鹞子背对着自己便说:“大人可知道王大奎正在组建洋枪队年后准备剿匪之事?”黄鹞子说:“知道”花豹子说:“既然大人已经知道此事那我就不掖着藏着了,请大人帮老虎岭的兄弟弄几条洋枪来”黄鹞子阴笑着道:“二当家好大的口气,这洋枪属于军火岂能给土匪使用”花豹子说:“若大人愿意我可出大价钱购买”黄鹞子说:“说说你的价钱?”花豹子说:“每杆枪十两官银”黄鹞子哈哈笑道:“二当家的是在买烧火棍子吗?”花豹子说:“若大人同意我愿意和大人做一笔交易”黄鹞子说:“洗耳恭听”黄鹞子说:“众所周知大人乃抚台大人的干儿子,这正都统的位子非大人莫属,可是抚台大人却偏偏将正都统的位置给了王大奎这个外人,而大人却位居副都统,还得听命于那王大奎,这凭什么呀?”花豹子的一席话让黄鹞子心生歹意,他双手握拳咬牙切齿,花豹子接着说:“如果大人愿意帮我弄到几杆洋枪,我愿意和大人携手摘掉王大奎这个眼中钉,肉中刺,拥护大人登上正都统之位”黄鹞子阴笑着转过身说:“二当家此番话甚合我意”黄鹞子和花豹子苟且的阴笑着。烈日烘烤着教练场,纵是如此清兵们训练热情依旧不减,不远处一队清兵站成一排正在练习立姿射击,太爷爷巡视在训练场,一位士兵骑着马端着枪从太爷爷面前经过扣动扳机进行射击,百发百中,太爷爷朝这位士兵挥挥手说:“你!过来”骑兵下马向太爷爷报告说:“大人”太爷爷说:“把枪给我”士兵把枪交给太爷爷,太爷爷拉动枪栓将子弹上膛,然后翻身上马,进行移动射击,每一发子弹都命中目标,在场的军士拍手叫好。道台府邸春色满园、肖道台站在书房双手捧着四个大字:“厚德载物”欣慰观之,此时、黄鹞子走了进来说:“干爹!”肖道台说:“我儿来得正好,快帮为父念一念”黄鹞子靠近书桌念道:“厚德载物”肖道台说:“正是,受皇上恩典特赐御笔宝墨”黄鹞子瞬间跪地双手举过头顶说:“恭喜干爹!贺喜干爹!”肖道台开心的笑道:“我儿快快请起、皇上对我不薄,我应当尽心尽力效忠皇上”黄鹞子说:“谨遵干爹教诲”肖道台说:“今天,为父叫你来,一是要告诉你,西北匪患横行,西安城防责任重大,最近王大人忙于火器营军务,你要协助王大人管理好城防事务,二是要和王大人搞好关系,王大人武艺高强,为人忠厚、讲义气、且有勇有谋,你要向他好好学习,他不但是你的上司也是你的兄长,明白吗?”黄鹞子说:“鹞子明白”肖道台说:“去吧!”黄鹞子转身离去。花豹子和刀疤站在西安城墙内一处荒凉的空地上,焦急的向远处眺望,一辆马车赶到,车夫跳下马车说:“黄大人在北门等候”花豹子掀开盖在车厢上的布匹,十杆步枪锃亮呈现在眼前,花豹子热血沸腾,跳上马车直奔北门方向。西安城北门人流涌动,守城兵士正常执勤,对过往行人及车辆进行检查,花豹子赶着马车远远便看见黄鹞子站在城门一侧等候,花豹子拍马出城,守城兵士拦下马车说:“站住!例行检查”气氛顿时有点紧张,黄鹞子突然出现说:“慢着!”守城军士看见黄鹞子走了过来便立即保抱拳问候:“都统大人”黄鹞子说:“这辆马车是专门给皇上和太后老佛爷运送木炭的专车还不赶紧放行”军士说:“是!放行!”花豹子和刀疤赶着马车出城扬长而去。

  <a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