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王麻子夜访将军府

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 王祚小说 4906 2016.02.23 23:16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国家一级作家,王宗仁老师为本书作者题词:

  “西北汉子书写西北风云人物——王宗仁!

  老虎岭顶峰山体陡峭,王麻子与神仙站在悬崖边俯视山岳丘陵心中焦躁不安,王麻子说:“神仙!听说肖道台召见王大奎回西安商讨军务,我想趁此机会进城与那王大奎见上一面,一来打探军情,二来与这位老朋友叙叙旧”神仙说:“可那王大奎今非昔比,大当家的若冒然前去,万一王大奎翻脸不认人扣押大当家的交予朝廷那如何是好?”王麻子说:“我与那王大奎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是,此人讲义气,重情义,属真英雄豪杰,此次去我是以故人的身份去会友的,我想那王大奎定不会做出不仁不义之举,若他真的想拿着我王麻子的人头去朝廷领赏,那我王麻子便认了”神仙右手捋着胡须说:“既然大当家的执意要去神仙愿意陪同前往”王麻子说:“好兄弟!那咱们即刻出发!”王麻子和神仙骑马下山往西安方向飞驰而去。华山从太爷爷家出来后快马加鞭一路奔驰至将军府,将军府门口站着两名持军刀的士兵看见华山下马,一名士兵走过来牵马,华山跳下马急匆匆进府,此刻,太爷爷正坐在书桌前处理军务,华山缓步走进书房报告道:“大人,我回来啦!”太爷爷放下手中毛笔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那父母妻儿可好?”华山说:“一切都好!”太爷爷眼中充满希望说:“可曾见到我那小英子?”华山说:“见到了,小英子长得像大人的很”太爷爷单手捋着胡须开怀大笑说:“嗯!我的女儿自然像我了”太爷爷突然神情疑惑问道:“路上可曾遇见土匪?”华山稍稍犹豫后回答道:“是遇见几个小毛贼不过被我打发掉了”太爷爷说:“嗯!好!任务完成的不错!本大人给你记一大功,去吧!一路劳顿洗个澡好好休息休息”华山回答:“是!大人”华山离去,面对太爷爷的询问华山没有说实话,因为他知道,以太爷爷的作风,要是知道王麻子给家里送银子,不但不会答应而且还会臭骂他一顿。【华山还年轻他没有意识到事情的复杂性和严重性,也就是因为这150两银子后来给太爷爷带来了杀身之祸】。西安城内集市上人流涌动热闹非凡,王麻子带着墨镜手里拿着一把折扇梳着长辫子,穿着长袍,与同样穿着长袍的神仙并肩走在街道上,王麻子对神仙说:“神仙!你看这西安小吃一条街处处香味扑鼻啊!闻见这熟悉的味道我都饿了!要不咱兄弟两吃一碗羊肉泡馍?”神仙用陕西话说:“大当家的说的是,好几年没有吃这正宗的羊肉泡了,今天我要喋他几碗解解馋”王麻子双眼放光盯着街道边一家小吃摊位,只见小吃摊位旁边插着的一杆小旗子上写着:‘天下第一泡,老马家羊肉泡馍’十二个大字,摊主嘴里吆喝着:“西北老马家正宗羊肉泡馍,天下第一泡、陕西人的羊肉泡”王麻子和神仙并肩坐在板凳上,神仙说:“老哥!给我来两碗羊肉泡馍,多放辣子”摊主说:“我这辣子辣的很,放多了我怕你受不了”神仙说:“你就往死的放,辣死了算我的,辣不死还算我的”摊主说:“好!好!我听你的!”两碗羊肉泡馍上桌,王麻子和神仙每人一碗大口吃起来,神仙说:“老哥!给我来一根大葱”摊主递给神仙一根剥了皮的大葱,神仙双手抓住大葱两端轻轻一拧,大葱断成两节,神仙递给王麻子一截,而后两人一口泡馍一口大葱吃的香辣可口,王麻子称赞道:“老哥!你这羊肉泡馍好吃!”摊主说:“不瞒客观说,我这老马家羊肉泡馍可是西安出了名的特色小吃,在这小吃一条街上找不到第二家,就连去年太后老佛爷进了这西安城吃的第一口饭就是我们老马家的羊肉泡馍,当时,太后老佛爷穿的是粗布衣裳,一坐到我这摊摊上就不走了,一连吃了两小碗,吃完后就说了一句话”王麻子问道:“什么话?”摊主乐呵呵的说:“太后老佛爷说,老弟弟你这羊肉泡馍是我来西北吃的最香的一顿饭,我说,老嫂子喜欢吃就常来,我天天做给你吃,太后老佛爷还拿着我的旱烟锅抽了几口,之后就走了”王麻子问道:“这就走啦?”摊主说:“嗯!走啦!太后老佛爷还拿走了我的旱烟锅,不过第二天又回来了”王麻子说:“太后老佛爷一定是想吃你做的羊肉泡了”摊主说:“不是!不是!是巡抚大人带着官差给我送老佛爷亲手题写的字来了”摊主用手指着身后的招牌说:“天下第一泡这四个字就是太后老佛爷题的”王麻子说:“哎呀!老哥哥!真是没有想到你这小摊摊还是当今太后御笔所赐,失敬失敬!”摊主说:“好啥!我当时有眼不识泰山还叫太后老佛爷老嫂子哩!还好太后没有翻脸,要不然我们全家老小早都见鬼去了”王麻子说:“老哥哥!你这羊肉泡做得好!下回我还来吃”摊主说:“如今兵荒马乱的土匪横行霸道,谁知道还有没有下回”王麻子听了摊主的话神情变得严肃起来问道:“老哥哥此话诧异,您瞧!这西安城到处都是一片祥和的景象哪来的土匪?”摊主说:“要不是征西将军王大奎扫除匪患这西安城哪来的安宁可言”王麻子说:“这倒也是”正说着呢,只见太爷爷身披铠甲手持军刀带着华山等士兵朝这边走来,太爷爷边走边和百姓打招呼,市民呼喊着:“王将军好!”太爷爷说:“乡亲们好啊!”摊主对王麻子说:“你瞧!是王将军”太爷爷从王麻子和神仙身边经过,为了不暴漏目标王麻子和神仙一直未敢抬头,直到太爷爷等人远去,王麻子才塞给摊主一两碎银说:“祝老哥!生意兴隆!”王麻子与神仙速速离去,太爷爷带着华山走上城楼对守城士兵说:“关中匪患猖獗,要时刻警惕,在没有剿灭匪患之前,尔等一定要对进出城的人员进行严格审查,若放过一个匪患,斩!”守城将士说:“是!将军!“神仙和王麻子走到迎春楼门前,虽然已经是深夜,但是迎春楼的生意还蛮红火的,王麻子对神仙说:“神仙!今晚咱就这这儿乐呵乐呵?”神仙说:“大当家的!我就免了吧!这里的姑娘个个都是吃人肉喝人血的美人痞子,就神仙的这身板不得给折腾残废喽!”王麻子笑着说:“神仙呀!神仙,你什么都好就是这身板单薄了点,好啦!今晚咱们只住店不点餐”王麻子说着话扇着扇子和神仙大步走进迎春楼,刚一进门只见几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姑娘一拥而上争先恐后的叫嚷着:“两位爷!楼上请!”王麻子大喝一声:“老妈子!”这一声喊,将这十几个姑娘给怔住了,只见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老妈子从二楼一间屋内走出来定眼一看是王麻子,老妈子吆喝着说:“哎呦!瞧!这两位爷!长得多威猛呀!姑娘们!你们谁也不许碰,这两位爷老娘伺候了!”老妈子说着话顺着楼梯走下来,几位姑娘的生意被老妈子搅黄了,顿时醋意大发的讽刺道:“哟!您老也太贪吃了吧?您瞧这两位爷这长相妈妈明早还下得了床吗?要不要我们找个得担架抬您下楼呀!”老妈子手里捏着手绢指着几位姑娘训话:“怎么着?老娘我伺候了一辈子男人,别说这两位就是再来两位老娘我也能伺候舒坦了,客人们都排队了!还不赶快节课”姑娘们看到老妈子发飙了于是一个个顺着楼梯朝其他顾客走去,老妈子对王麻子说:“两位爷!楼上请!”老妈子领着王麻子和神仙进入一个房间后随机关门,王麻子坐在椅子上合上折扇,神仙拿起茶壶倒了两杯茶水,王麻子端起茶水喝了一口,老妈子转身妖里妖气的走到王麻子跟前撒娇道:“大当家的有一段时间没有来了!都想死奴家了”王麻子用折扇指着老妈子的鼻子说:“瞧你这一身骚气”老妈子说:“我再骚也没有大当家的骚!想当初大当家的见了我跟那饿狼似的老是吃不饱,怎么如今嫌我老了?”老妈子随即坐在王麻子怀里,站在一旁的神仙见到此景侧身移开视线,老妈子接着说:“大当家的深夜下山找我不知所为何事啊?”王麻子说:“你还别说,我王麻子就喜欢你这机灵劲,如今朝廷委派王大奎为征西将军围剿关中匪患,我曾与那王大奎有一面之缘,此人行侠仗义,胆识过人,乃真英雄,我不想失去他这位朋友,于是,今晚我下山一来是看看你,二来呢,我想夜探将军府与那王大奎见上一面,叙叙旧,待他日大军压境之时恐怕只能兵戎相见了。”老妈子说:“不行!这太危险了,那将军府有重兵把守,万一王大奎翻脸不认人,将大当家的移交朝廷怎么办?”王麻子松开老妈子站起说:“我王麻子闯荡江湖经历刀山火海、九死一生早把生死置之度外,王大奎要想拿我这条贱命那我就认了,”老妈子突然从后边抱住王麻子撒娇道:“大当家的,今晚就让我伺候你吧!”王麻子说:“看你这瘙样?哭什么哭?爷这不还没死呢?赶紧给爷整点酒菜,陪爷喝口酒”老妈子顿时破涕为笑撒娇道:“那坛子20年的西凤酒都给大当家准备有一段日子了,我现在就拿去!”老妈子扭着屁股开门离去,王麻子感叹道:“骚娘们儿!”老妈子端来酒菜放在桌子上,斟满酒举杯说:“大当家的、神仙兄弟咱们喝一口”三人举杯干了,王麻子说:“那将军府平日里都有什么动静?”老妈子说:“明早王大奎会去抚台大人哪里请安,到时候神仙兄弟可以假扮算命先生去将军府邸门口守株待兔”王麻子说:“情报是否可靠?”老妈子抛着媚眼道:“若有半点差池大当家想怎么处置都行”王麻子眉目传情道:“瞧你这瘙痒!”接着,王麻子对神仙说:“神仙!明早你就去将军府门口等那王将军回府”神仙说:“请大当家的放心,这事儿神仙给您办的妥妥的”王麻子举杯道:“干了!”三人举杯。将军府门前站着两名侍卫,神仙穿着道袍,手里拿着羽毛扇子,嘴里吆喝着唱词徘徊在将军府门前等待着太爷爷回府,神仙说:“神仙下凡专治疗耳疾,药到病除”只见不远处四个士兵抬着一顶轿子,华山佩刀护送着轿子朝将军府走来,神仙眼疾手快煽动着羽毛扇,轿子行至门口,太爷爷下轿子听见神仙的唱词稍微犹豫了一下子说道:“华山!”华山回答:“大人!”太爷爷说:“给这位道士一两银子”华山说:“是大人”华山掏出银两递给神仙说:“老道!将军赏你银子,拿着银两赶紧走吧!”神仙接过银两,盯着太爷爷进府的背影,神仙急忙喊道:“神仙下凡专治疗耳疾,药到病除”这一声喊让太爷爷回头仔细一看便认出了神仙的身份,于是,太爷爷对华山说:“华山,本大人最近耳鸣的厉害请那道人进府为本大人诊治”此刻,神仙迈步离开,华山追上去说:“道人请留步,将军有请”神仙转身进府。华山领着神仙走到大厅门口,太爷爷早在此等候并吩咐华山把门关上不准任何人进屋,随后,太爷爷和神仙站在大厅内,太爷爷说:“神仙兄弟好久不见”神仙说:“英雄别来无恙,老虎岭一别英雄影讯全无,这数月不见英雄已成朝廷分封的征西大将军了,草民参见将军”太爷爷说:“哎!神仙兄弟客气啦!大当家的可好?”神仙说:“大当家想念将军,特意派我来约将军明晚进府一叙”太爷爷犹豫道:“这.......”神仙说:“若将军不方便见面,神仙告辞”神仙转身就走,太爷爷说:“神仙兄弟请留步,我王大奎光做事一项明磊落,大当家来找我纯属叙旧我岂能不见,明晚子时三刻我在后花园等候”神仙说:“大当家真乃真英雄也,告辞!”神仙拉开门阔步离开。夜深人静,两个黑衣人施展轻功飞行在夜空中,蜻蜓点水站在将军府后门,此二人正是王麻子和神仙,神仙学了一声猫头鹰叫,华山打开门,两个黑影一闪进入门内,华山说:“将军在花园等候”华山关上门带领王麻子和神仙来到花园,只见太爷爷背对王麻子等人站立,王麻子抱拳说:“王麻子参见将军”太爷爷转身盯着王麻子说:“大当家好久不见”王麻子握住太爷爷的手说:“请将军帮我送往朝廷”太爷爷说:“大当家此话差矣,我王大奎其实趁人之危忘恩负义之辈”王麻子说:“好!将军是非分明令王麻子敬佩”太爷爷说:“朝廷分封我为征西大将军剿灭西北匪患还老百姓安宁,不知大当家对此有什么看法?”王麻子说:“听说朝廷要派重兵攻打我老虎岭,于是我购买洋枪,壮大队伍准备与朝廷抗衡,可是当我听说统领大军的是将军之时我的内心甚是惶恐,我担心有朝一日在战场上兵戎相见拼得你死我活这可如何是好?”太爷爷说:“如今,朝廷内忧外患,洋鬼子依倚仗洋枪大炮的优势掠夺我数万万两白银,致使我国百姓衣不裹腹,饥不择食、当家的何不站在国家兴亡、民族利益上着想,带领人马归降朝廷一致对外,把洋鬼子赶出中国岂不美哉”王麻子犹豫道:“这.........”太爷爷说:“自古匪患出民间,西北之所以匪患不断那是因为民间缺衣少食,民不聊生,民众不得不上山为匪,如今大当家率领众兄弟归降朝廷那是朝廷之幸事、百姓之幸事啊!”王麻子说:“好!我听大当家的话,回去后我定说服众兄弟归降朝廷一致对外”

  <a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