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华山遇难老虎岭

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 王祚小说 2140 2016.04.26 01:01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国家一级作家,王宗仁老师为本书作者题词:

  “西北汉子书写西北风云人物——王宗仁!

  清晨的太阳照射着军营,太爷爷手持青龙偃月刀正在舞刀,华山端来一杯茶水说道:

  “大人喝口水吧!”

  太爷爷将青龙偃月刀插在兵器架上,然后接过华山手中茶杯随后端起喝了一口茶水问道:

  “钦差大人起了吗?”

  华山说道:

  “别提了!一大早便和张三、王五、李四去林子里抓蛐蛐去了!”

  太爷爷将茶壶递给华山然后捋了一下胡须说道:

  “嗯!我总觉着张三、王五、李四来的蹊跷,华山之前在军中可见过此三人?”

  华山说道:

  “未曾见过,大人不如将张三、王五、李四抓起来一审便知”

  太爷爷说道:

  “不可!张三、王五、李四如今是钦差大人身边的红人,再说了我们还不知道他们的来路,假如贸然对他们进行抓捕,钦差大人怪罪下来不好交差,华山、你拿着我的腰牌即可启程前往西安巡抚衙门,将此封信交予肖道台,一切便会见分晓”

  华山说道:

  “是!大人!”

  华山转身离开。太爷爷和华山的谈话被站在一旁的黄鹞子听见,于是黄鹞子假装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从营帐后边走出来向太爷爷请安,黄鹞子抱拳说道:

  “先锋黄鹞子参见将军”

  太爷爷面对黄鹞子说道:

  “黄先锋不必客气,自从你为钦差大人寻到了黑玫瑰,这钦差大人整天神清气爽、精气神十足啊!有你在钦差大人身边我就放心啦!”

  此刻,华山骑马经过,黄鹞子盯着华山离去的背影问道:

  “将军,这华山大清早的骑马下山所为何事?”

  太爷爷说道:

  “我最近身体不适,让华山下山帮我买点药”

  黄鹞子假惺惺的说道:

  “大人哪里不舒服我叫军医帮您把脉”

  太爷爷说道:

  “哎!不用,老毛病了!”

  此刻只见四贝勒和张三、王五、李四骑着马手里拎着装有蛐蛐的笼子进军营,四贝勒说道:

  “王将军”

  太爷爷上前抱拳道:

  “末将参见钦差大人”

  四贝勒客气道:

  “都是自己人王将军不必客气”

  四贝勒接着说道:

  “王将军快看,本钦差今天可是满载而归呀!痛快!痛快!能有如此战果张三、王五、李四功不可没啊!哈哈哈!”

  张三、王五、李四骑在马上一副得意忘形的样子,黄鹞子跟随在太爷爷身后跪拜行礼道:

  “恭喜钦差大人!贺喜钦差大人”

  四贝勒说道:

  “嗯!黄先锋请起!本钦差能在这军营玩的开心全凭王将军的照顾,待回到京城,本钦差定会奏明皇兄为王将军加官进爵”

  太爷爷说道:

  “末将谢过钦差大人!末将只盼着早日接灭匪患百姓能够过上好日子”

  四贝勒接着说道: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王将军、军队就交给你了,好好训练,改日待本钦差心情好些,咱们再行商讨剿匪事宜、走!斗蛐蛐去!”

  四贝勒和张三、王五、李四一起骑马朝军帐走去,黄鹞子对太爷爷说:

  “大人末将暂行告退”

  黄鹞子转身离开。夜深人静,黄鹞子焦急的在军帐内踱步,小六子走进军帐说道:

  “大人为何如此焦躁不安?”

  黄鹞子说:

  “大事不妙!王大奎已经有所怀疑,故差遣华山前往西安巡抚衙门给肖道台(我义父)送信,此信要是落到肖道台手里恐怕对我们不利”

  小六子说道

  “那该如何是好?”

  黄鹞子咬牙切齿说道:

  “哼哼!我们要想尽一切办法阻止华山千万不能让此信落到肖道台手中(我义父)手中”

  小六子说道:

  “华山离开军营已有一日,恐怕此刻已经跑出百里,如何赶得上?”

  黄鹞子说道:

  “从关中到西安老虎岭是必经之地,我们可以飞鸽传书花豹子告诉他务必将华山杀死在途中”

  小六子说道:

  “好主意!可是这信鸽晚上视力不好只能等到明天一早方可放飞”

  黄鹞子阴险的笑道:

  “哼哼!我这只信鸽是经过专门训练过的夜间飞行高手,就算闭着眼睛也能飞到老虎岭”

  说罢,一直信鸽落在了黄鹞子肩膀上,黄鹞子将信绑在鸽子的腿上扔向窗外,鸽子消失在夜色中。

  清晨的太阳刚刚升起,华山骑马依旧奔驰在荒山野岭间,老虎岭上信鸽落在了守山土匪的眼前,刀疤取下信件对狗剩说道:

  “狗剩随我去见大当家的”

  狗剩结巴回答道:

  “是....三当家的”

  两人直奔花豹子的卧室,刀疤推开花豹子的卧室门喊道:

  “大当家的!黄鹞子来信了!”

  刀疤走进房间只见花豹子身边还睡着一个女人,花豹子从炕上坐起说道:

  “什么事儿?慌里慌张的外边等着”

  刀疤退到门外等候,只见花豹子走到门外说道:

  “狗剩!念!”

  狗剩拆开信件结巴着念道:

  “华山.....路过此地.....将其.....杀之以.....绝后.....患”

  花豹子听罢对刀疤说道: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集合兄弟们下山,晚了就来不及了”

  花豹子持枪骑马带着众土匪吆喝着朝山下飞驰而去埋伏在山体后边等待华山经过,此刻只见华山骑着战马朝老虎岭飞驰而来,刀疤举着毛瑟步枪瞄准华山说道:

  “大哥你就瞧好了!”

  花豹子用手按下刀疤的枪说道:

  “别开枪抓活的”

  花豹子指挥两名土匪手持步枪骑马拦住华山去路,华山看到有人持枪拦住去路于是紧急勒马问道:

  “你们是什么人?”

  土匪回答:

  “少废话!报上名来!”

  华山说道:

  “想知道爷爷的名号你还不配”

  说罢,华山掏出毛瑟手枪扣动扳机只听见两声枪响,两名土匪从马上掉落,华山举枪环视四周感觉没有什么危险于是骑马继续前行,谁料黄鹞子躲在山体后边骂道:

  “本想留个活口看来只能送你上路了”

  说罢,花豹子举枪瞄准华山的后背扣动扳机,只听一声枪响华山从马背掉落,刀疤惊道:

  “大哥!打中了!”

  花豹子一声令下道:

  “走!收尸!”

  众土匪骑着马一拥而上将华山包围,华山躺在地上口吐鲜血双眼盯着土匪说道:

  “花豹子...你...不得好...死”

  花豹子举枪对着华山的胸口补了数枪,华山停止呼吸死不瞑目,花豹子用步枪挑起掉在地上的包袱说道:

  “走!将尸体拖回山上喂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