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一封家书

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 王祚小说 4644 2016.02.21 16:20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国家一级作家,王宗仁老师为本书作者题词:

  “西北汉子书写西北风云人物——王宗仁!

  夜深人静,思乡情绪涌上心头,太爷爷坐在书房点着蜡烛写家书信,信中道:“爹,娘!自儿离家至今已有一个春秋,甚是思念,由于军务繁忙不能回家探望,还望二老保重身体,儿在军中受道台大人怜爱,一切均好,爹娘勿念!大奎!”太爷爷心情沉重,将写好的信装入信封用糨糊沾上,然后又执笔给太奶奶写信,信中道:“翠花妹子,新婚第二天便抛下你回军营复命,这不是作为一个合格的丈夫之所为,但是,这绝对是作为一名军人的忠诚,纵是心中难以割舍,但是军令如山,国家危难作为军人为夫只能忍痛割爱...........听说我们的女儿已经一岁了,为夫真的很想你和女儿,为夫在这里为女儿取名小英子,希望她长大后跟我一样拥有一身的正气。我想我们的小英子应该会叫爸爸了吧!不知小英子长得像你还是像我,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待他日再团圆,恐怕小英子都不认识我这个亲爹了。翠花妹子,自古前程与爱情不能并举,在这个特殊的年代,作为军人为夫只能抛下你们母女扎身边关为国为民,作为我的妻子你本不该承受独守空房、无依无靠、赡养老人、抚养儿女的压力,但是,作为军人的妻子这是在所难免的,为夫深知你贤良淑德识大体,行大礼,一心服侍爹娘,是一个好妻子,好儿媳。为了不让小英子对我有生疏感,我专门拍了一张照片,夹在书信中,给小英子看”太爷爷从抽屉里取出一张照片,这照片里太爷爷穿着将军服,佩刀站立在中堂前英姿飒爽,豪气冲天,此照片正是出自西安照相馆刘掌柜之手。太爷爷将照片装入信封用糨糊封口后吩咐道:“来人!”华山配枪走进来说:“大人有何吩咐?”太爷爷将两封书信交给华山嘱咐道:“连夜出城请将此信速速送往我的老家,路上匪患猖獗一定要多加小心”

  华山说:“请大人放心,属下一定不辱使命”太爷爷说:“去吧!”华山转身离去。明月当空华山背着包袱快马加鞭一路奔驰至西安城下,向守城将士喊道:“三百里加急快快打开城门”城门缓缓打开,华山骑马朝城外飞驰而去,战马迎着夜色飞驰在山岳丛林、高山流水间,天边缓缓放出一丝光亮,华山骑马至一条小河边,他跳下马拿出干粮先给马儿喂了几口,又让马儿喝了水,接自己着趴在岸边喝了几口河水,然后蹲在地上拿出干粮充饥,几块干粮下肚后,华山精神抖擞翻身上马继续前行。从西安到太爷爷家,老虎岭是必经之路,红日当头,王麻子穿着睡衣站在院子里面向崇山峻岭享受着阳光的沐浴,他活动筋骨对站在身后的神仙说道:“神仙!好久没有去打猎了,今天气不错,正好打猎,不如咱们带着兄弟们去打猎如何?”神仙手持羽毛扇说:“大当家说的极是,要是再不去,等这帮兔崽子长大了肉就不鲜嫩了,到那个时候就真不好吃了!”一队人马手持洋枪吆喝着驰骋在山岳丘陵间,领头的是王麻子,而此刻,华山快马加鞭沿着一条山路朝老虎岭这边奔驰而来,神仙视觉明锐,他一眼便看到了1公里外的华山,神仙对王麻子说:“大当家的!您看有一只大兔子正在朝这边走来”王麻子接过小六子手中的望远镜向远处观望,随后对随行土匪说:“不好!是个当兵的,快!全体下马隐蔽”众土匪躲在一个山丘后边,华山骑马渐行渐近,王麻子说:“看来是一个人,神仙,你说咱们干不干?”神仙用一口流利的陕西话说:“大当家的!官军马上就要攻打我老虎岭,我们正愁没有情报,不如就逮住这个当兵的问个究竟,万一有大收获呢?”神仙得意的笑着,王麻子接着说:“那就****娘的!”华山快马加鞭从此路经过,小六子将手中的绳索使劲一拽,埋在地下的绊马绳索立即蹦出路面,马失前蹄战马栽了个大跟头,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华山施展轻功身轻如燕飞向一块大石头站立,急速拔出别在腰间的毛瑟手枪用鹰眼环视四周,神仙看到此景感叹道:“没想到这年轻娃竟有如此好身手佩服佩服”王麻子说:“待我去会会他”说罢,王麻子拎起双鞭飞身站立在一快石头上说:“小军爷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呀?”华山单手举枪说:“爷爷我军务在身无暇与你纠缠请你速速闪开,如若不然小心枪走火”王麻子哈哈大笑道:“兄弟们!上家伙!”王麻子话落,只见几十号土匪手举着洋枪站在山梁上对准华山,华山看到此景心生寒意,王麻子说:“我劝小军爷还是把手中的枪收起来吧!”华山将手枪别再腰间问道:“你想怎样?”王麻子说:“我看小军爷伸手不错,不防与我比试比试,若果你赢了我,我便放你过去,你要输了就为我是从怎么样?”华山说:“一言为定、看招!”只见华山从腰间抽出一支软宝剑跃身朝王麻子刺去,王麻子双脚蹬地腾空而起宝剑和双鞭在空中相遇,顿时鞭光剑影,几百招过后王麻子连连倒退,恐要败下阵来,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神仙站在山梁上,将左手母指和食指间夹着的一颗红枣弹出,红枣犹如离弦的箭击打在华山的神道穴位,华山从空中掉落,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王麻子蜻蜓点水翻了两个跟头站在华山身旁,蹲下身体用左手拍打华山的脸,华山躺在地上没有动静,众土匪集体围上来,王麻子说:“把他给我抬到山上去”华山被土匪关在一个小屋子里,他双手推着门高喊:“来人呐!放我出去”没有人理会华山的呼喊,此刻,王麻子坐在大堂的狼皮椅子上等待神仙的到来,只见神仙手里拿着两封书信走进堂内说:“大当家的,从那个小当兵的身上搜出了两封信”王麻子说:“快快拆开,念给我听”神仙拿出药水抹在信封上然后用一根银针挑开封口拆阅表情骤变道:“大当家的!此乃王大奎的家信”王麻子惊道:“什么?王大奎的家信?给我”神仙将书信递给王麻子,王麻子双手捧着书信道:“果真是王大奎的家信,快!把另一封也拆开”神仙将另一封家信拆开阅览道:“这两封家信是王大奎写给父母和妻儿的”神仙突然阴笑道:“哼哼!真是天助我也!大当家的,王大奎不是要发兵攻打我老虎岭吗?我们正好把他的家人接到这山上来好生伺候,待大军压境,到时候那王大奎定会顾忌家人而对我们老虎岭的众兄弟网开一面的”王麻子犹豫道:“这......”神仙说:“大当家的又何顾虑?”王麻子说:“那王大奎与我并无深仇大恨,如若大军压境我们打不过还可以和他谈判,如若把他的父母接到这山上来万一稍有差池,那可就是今生今世的仇家了,此计万万不可,上次王大奎上山,神仙你医治好了他的耳疾,我想王大奎定会心存感激,索性好人做到底,今天我们就趁此机会给这位当兵的150两银子让他捎给王大奎的家人,就说是王大奎给的,如此以来王大奎又欠我们一次人情,俗话说得好知恩不报非君子,我就不信王大奎这个真人君子不记我们的好!”神仙称赞道:“大当家的英明”两人一拍即合,小六子打开关押华山的屋门对华山说:“这位小军爷我们大当家的有请”华山憋了小六子一眼转身朝大堂走来,王麻子笑呵呵的迎上来说“小军爷受惊了!”华山说:“要杀要剐痛快点”王麻子说:“误会!误会!我王麻子怎能对小军爷无理呢?”华山惊道:“什么?你是老虎岭大当家王麻子?”王麻子说:“没错,如假包换”华山说:“你.......你胆子也太大了,你知道我是谁吗?我乃是征西大将军王大奎的贴身侍卫,你竟敢对我如此无礼,小心大军压境剿了你的老巢”王麻子说:“小军爷息怒,我与王将军以兄弟相称,我怎么会伤害你呢?这纯属于误会,”华山说:“真的?”王麻子保证说:“真的”华山说:“请大当家归还我书信,我还急着赶路呢?”王麻子说:“神仙,把书信给小军爷”神仙双手捧着包袱说:“小军爷这是您的包袱请收好”华山打开包袱,两封书信就搁在一百五十两两银子上面,华山问道:“哪里来的银两?”王麻子说:“这是150两银子100两是我孝敬王将军家人的,50两是给小军爷的差旅费,请小军爷代为转达”华山说:“不可!大人一生清廉从不收受他人财物,如此之多的银两岂不是会害了我家大人?”神仙说:“小军爷严重了,你想想,如今这兵荒马乱的又赶上天灾,将军家里有两位老人吃饭需要钱、看病需要钱,还有那一岁的小娃娃也需要奶水是不是?你若是为你家大人着想就请收下这些银两,让老人少受点罪,你不说、我不说、神仙不说,咱三人都不说谁知道?”华山听了王麻子的话觉得有道理,于是说:“好吧!我收下了!”华山将包袱背在肩膀上抱拳告别道:“后会有期”华山转身离开大堂,走到院子翻身上马离开。华山快马加鞭行至庆阳城下,穿过城门来到太爷爷家,一个不大的门楼左右两扇木门敞开着,华山牵着马进院子,只见太奶奶正坐在小板凳上围着一个大木盆子些衣服,小英子就蹲在木盆子旁边双手伸在水里玩耍,太奶奶说:“快把手拿开!听话!”华山走上前双手抱拳道:“参见夫人!”太奶奶看见华山便惊恐地立即将小英子抱在怀里说:“你是什么人?”华山说:“夫人莫怕!我叫华山,是王大人的贴身侍卫,是王大人让我给您和二老送家信来的”太奶奶问道:“王大人?你是说我们家大奎?”华山说:“正是,我们王大人如今是征西大将军了”太奶奶说:“原来传言是真的?那信在何处?”华山从衣袖里取出信件说:“请夫人查验”太奶奶接过信封激动的哭道:“娘!大奎来信了,大奎终于来信了”祖奶奶此时正坐在炕上操作着纺线车,听到太奶奶的话便跳下炕走出窑洞说:“信在哪里赶紧念给我听”太奶奶拆开信念道:“爹,娘自儿离家至今已有一个春秋,甚是思念,由于军务繁忙儿不能回家探望,还望二老保重身体,儿在军中受道台大人怜爱,一切均好,爹娘勿念!大奎!”太奶奶念完书信,祖奶奶好似还没有听够于是便问道:“没了?”“没了!不过还有一封是给我的”太奶奶害羞的说,太奶奶拆开信封抽出照片说:“娘!您看大奎的照片”祖奶奶接过太爷爷的照片捧在手里哭诉:“哎哟!大奎娃呀!娘可见到你了,娘想死你了”祖奶奶将照片捂在胸前,泪眼模糊,站在一旁的华山被次场面感动娃娃大哭,站在地上的小英子用天真的小眼睛盯着祖奶奶和太奶奶不知发生何事,华山用袖子摸了摸眼泪说:“夫人!奶奶!这是150两银子请您收下,属下告辞”华山将包袱放在地上转身牵马出院子,太奶奶解开包袱只见150两白花花的银子就展现在眼前,太奶奶惊道:“哪里来的这么多银两”太奶奶追出门外,只见华山已经骑马远去。夜里,太奶奶坐在炕上手里捧着书信阅读,书信内容再现:“翠花妹子,新婚第二天便抛下你回军营复命,这不是作为一个合格的丈夫之所为,但是,这绝对是作为一名军人的忠诚,纵是心中难以割舍,但是军令如山,国家危难作为军人为夫只能忍痛割爱...........听说我们的女儿已经一岁了,为夫真的很想你和女儿,为夫在这里为女儿取名小英子,希望她长大后跟我一样拥有一身的正气。我想我们的小英子应该会叫爸爸了吧!不知小英子长得像你还是像我,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待他日再团圆,恐怕小英子都不认识我这个亲爹了。翠花妹子,自古前程与爱情不能并举,在这个特殊的年代,作为军人为夫只能抛下你们母女扎身边关为国为民,作为我的妻子你本不该承受独守空房、无依无靠、赡养老人、抚养儿女的压力,但是,作为军人的妻子这是在所难免的,为夫深知你贤良淑德识大体,行大礼,一心服侍爹娘,是一个好妻子,好儿媳。为了不让小英子对我有生疏感,我专门拍了一张照片,夹在书信中,给小英子看”太奶奶读完信面带幸福的笑容手捧着太爷爷的照片对坐在怀里的小英子说:“小英子!小英子!娃儿!你爹给你取名小英子以后你就叫小英子了!快叫爹!”小英子用稚嫩的声音说:“爹爹!”太奶奶说:“真乖!”窑洞内虽然只有太奶奶和小英子两人,但是处处洋溢着幸福与温暖。

  <a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