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贝勒爷大闹西安城

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 王祚小说 3118 2016.03.25 22:44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国家一级作家,王宗仁老师为本书作者题词:

  “西北汉子书写西北风云人物——王宗仁!

  一名穿着黄马褂的内卫骑着战马手持圣旨奔驰在官道上,经过数日长途跋涉进入西安城内朝巡抚衙门疾驰而来,内卫跳下马手持圣旨一路疾呼:

  “圣旨到!”

  西安巡抚衙门前两位站岗的兵卒见状立即下跪,内卫手持圣旨朝衙门内走去,在正堂门口与肖道台相遇,内卫道:

  “陕甘粮道、陕西巡抚肖施恩接旨”

  肖道台跪地道:“臣接旨”

  内卫念着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西北匪患日益猖獗,剿匪大军举步维艰,时局令朕堪忧,大军长期在外军费消耗巨大,应速战速决,故派四贝勒为钦差大臣前往军中督战,陕甘巡抚肖施恩鼎力协助配合剿匪钦此!”

  肖道台领旨道:

  “臣领旨,上差长途跋涉、鞍马劳顿请后堂休息”

  内卫回绝道:“大人的好意本差心领了,本差还要回京复命,来日方长另、还有两个时辰四贝勒等人马就要抵达这巡抚衙门,肖大人赶紧准备吧!”

  肖道台听了内卫的话致谢道:

  “多谢上差指点!上差慢走!”

  内卫转身离去,肖道台大声喊道:

  “来人呐!立即通知县以上官员火速前来恭迎钦差”

  士兵回答道:“是大人”

  晌午的太阳火辣辣烘烤着西安城,肖道台率领地方文武百官站在西安巡抚衙门前等候四贝勒等人马的到来,足足等了一上午也没有见个人影,几位官员由于年老体衰体力不支瞬间倒下被兵卒拖离现场,肖道台站在队伍前汗流浃背,太爷爷站在肖道台身后说:

  “大人!这都等了一上午了怎么连个人影都没有,好几位官员相继倒下,要不让大家吃点东西喝口水吧!”

  肖道台说:“好吧!”

  太爷爷转身对站在一旁的协军校说:

  “协军校!赶紧把早晨熬好的绿豆汤还有馒头咸菜端上来”

  协军校和兵卒端来绿豆汤和馒头咸菜,肖道台说:

  “钦差大人还未到,大家就原地待命吃点东西吧!”

  众官员坐在地上手里端着饭碗一边喝绿豆汤一边吃着馒头咸菜虽然心里不乐意但是脸上还得装出一副心甘情愿的样子来,因为巡抚大人和百官吃的是同样的饭菜,说实话这样的日子从来没有过。

  且说众官员坐在地上承受着烈日的烘烤、吃着难以下咽的饭菜满肚子的委屈无处诉说,再看四贝勒爷却在别处逍遥快活。

  一队穿着黄马褂的人马护送着八抬大轿行驶在西安城郊外一公里处,四贝勒爷将头伸出窗外对侍卫长说:

  “这是什么地方?”

  侍卫长骑在马背上说:

  “启禀贝勒爷距离西安城池一公里处”

  四贝勒说:“落轿”

  侍卫长下马喊道:“落轿!”

  轿子落下,侍卫长揭开帘子,四贝勒走出轿子手心把玩着两个核桃(狮子头)四贝勒朝四周仰望深吸一口气道:

  “好美的景致、让人神清气爽真乃宝地,怪不得太后和皇兄对西安城恋恋不舍”

  侍卫长说道:

  “请贝勒爷上轿我们接着赶路吧?”

  四贝勒反问侍卫长:

  “上轿?轿子里闷得慌!外边如此神清气爽,本贝勒要骑马进城”

  侍卫长犹豫着说:“这.......”

  四贝勒说:“怎么?不愿意?那好你坐轿子本贝勒一个人骑马进城”

  侍卫长吓得跪地道:

  “微臣不敢”

  四贝勒说:“起来吧!”

  四贝勒对侍卫长说:

  “找两件平民百姓的衣服换上跟随本贝勒进城,我要尽情欣赏西安城的美景”

  侍卫长说:“嗻!”

  四贝勒和侍卫长换上平民的衣服骑在马背上并对其他卫兵叮嘱道:

  “尔等不许声张在此等候”

  所有侍卫异口同声的回答道:“嗻!”

  四贝勒爷与侍卫长骑着马进西安成游走在热闹的集市上,二人来到小吃一条街吃遍了美味佳肴,在一个卖香包的摊上买了一个香囊别在腰里高高兴兴的继续逛街道。夜幕降临,陕西巡抚衙门前众百官依旧站在地上等待四贝勒的到来。

  四贝勒和侍卫长吃饱喝足来到西安梨园春戏园子门口,此时戏园子里正在唱大戏,四贝勒仰起头盯着招牌道:

  “梨园春?听说陕西的秦腔粗狂豪放和京剧国粹有一拼,今天本贝勒倒要品尝一下秦腔的魅力,走!进园子看戏去!”

  侍卫跟随四贝勒进戏园子找了两个空位子在前排就坐,台子上正在唱铡美案,四贝勒吃着花生瓜子看的入神,当年轻美貌的秦香莲出场状告陈世美移情别恋忘恩负义时,四贝勒被秦香莲的美貌所吸引,于是四贝勒双眼放光盯着秦香莲不放,四贝勒不但欣赏秦香莲的美色、同情秦香莲的遭遇又痛恨陈世美的忘恩负义移情别恋,一时控制不住情绪拍案而起吼道:

  “陈世美伪君子也!看本贝勒爷不砍了你的脑袋”

  说罢施展轻功跃上戏台对扮演秦香莲的演员说:

  “香莲别怕我现在就为教训这负心汉”

  说罢、四贝勒对扮演陈世美的演员施展拳脚,戏台上扮演包拯、王朝马汉、公主的演员赶紧上前劝架,四贝勒和扮演陈世美的演员打的不可开交,戏台子下面的观众纷纷站起不解的盯着四贝勒的异常举动有的在嘲笑有的看傻了眼,戏班子的班主看到有人闹事喊来打手与四贝勒打了起来,整个戏园子瞬间成了战场,桌子板凳被砸碎,侍卫长看到主子(四贝勒)寡不敌众于是也加入打架序列,戏园子里的观众见到此景吓得哭喊着四散逃离现场,班主看到场面无法控制立即报官,一队兵卒举着洋枪来到梨园春戏园子,领头的兵卒举着洋枪朝空中开了一枪吼道:

  “都给我助手”

  所有人停止搏斗立在原地,领头的兵卒走到四贝勒面前问道:

  “是你在此捣乱?”

  四贝勒不理不睬的回答:

  “是爷爷你又能怎么着?”

  领头的兵卒吼道:“带走”

  侍卫长挡在四贝勒身前吼道:

  “我看谁敢造次?”

  领头的兵卒吼道:

  “来人呐!给我绑喽!谁敢抗拒就地正法”

  十几名兵士举着洋枪瞄准侍卫长,四名兵卒用绳索对四贝勒和侍卫长进行捆绑后带离现场。

  西安城防营牢狱里四贝勒和侍卫长被绑在柱子上,领头的兵卒坐在一张破旧的桌子前,桌子上放着刑具,领头的士兵卒问道:

  “说!你们是干什么的?姓谁?名谁?为什么要大闹梨园春?”

  四贝勒说:“小小奴才也配跟本贝勒说话,叫陕西巡抚肖施恩前来见我”

  领头的兵卒冷哼一声说道:

  “就凭你还想见我们巡抚大人,实话告诉你吧!今天朝廷的钦差大臣四贝勒也就是当今皇上的四弟要来西安督战西北剿匪事宜,这会儿我们巡抚大人正和文武百官站在西安巡抚衙门接驾呢?”

  四贝勒冷笑道:“狗奴才还知道的不少”

  侍卫长说道:“实话告诉你吧!被你绑在柱子上的就是你所说的钦差大臣四贝勒、还不快快为贝勒爷松绑,要是怠慢定要你狗命”

  领头的兵卒听了侍卫长的话稍作犹豫后便对站在一旁的兵卒说:

  “你!搜身”

  兵卒从四贝勒的身上搜到了一块腰牌递给领头的兵卒说:

  “大人搜到一个腰牌”

  领头的兵卒说道:“拿过来让本官看看”

  兵卒将腰牌递给领头的兵卒,只见领头的兵卒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也看不懂这腰牌上写的是什么,因为腰牌上的字是满文,领头的兵卒皱了皱眉眉头对兵卒说:

  “将此二人看紧喽!本大人去去就来”

  夜深人静,肖道台和文武百官依旧站在西安巡抚衙门等候四贝勒等人马,只见领头的兵卒手里握着四贝勒的腰牌走过来禀报,领头的兵卒说:

  “启禀巡抚大人小的在梨园春抓到了两名贼人谎称是钦差四贝勒,这是从贼人身上搜到的,请大人过目”

  肖道台接过领头的兵卒手中的腰牌定眼一看脸色突变嘴里不由自主的念道:“爱新觉罗.......”

  欲言又止,捧着腰牌的双手瞬间颤抖的厉害,腰牌差点掉在地上,肖道台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狗奴才!钦差大臣在哪里?四贝勒此刻在哪里?”

  领头的兵卒知道闯了大祸立即跪地说:

  “在城防营的大牢里,小的罪该万死,求大人开恩啊!”

  肖道台对文武百官说:“快!去城防营大牢解救贝勒爷”

  太爷爷跟随肖道台及文武百官朝大牢走去。

  太爷爷跟随肖道台走进监牢看到绑在柱子上的四贝勒和侍卫长立即下令:

  “快!为贝勒爷松绑”

  兵卒上前松绑,肖道台和太爷爷跪地请罪,肖道台说:

  “臣肖施恩救驾来迟请贝勒爷治罪”

  太爷爷说:“西北剿匪大将军王大奎参见四贝勒”

  四贝勒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爽朗的笑道:

  “哈哈哈!肖大人!王将军你们何罪之有?都起来吧!”

  肖道台和太爷爷站起来说:

  “请贝勒爷回府歇息”

  四贝勒说:“好好!走!回府!”

  四贝勒、侍卫长、肖道台和太爷爷等人走到监牢门口只见文武百官跪在地上异口同声的说:

  “臣等救驾来迟请贝勒爷治罪”

  四贝勒说:“各位大人何罪之有啊!都起来吧!”

  文武百官纷纷站起身,四贝勒说:

  “各位大人为了迎接我已经在巡抚衙门站了整整一天了,本贝勒很是感动,各位大人辛苦,走!陪本钦差回府歇息”

作者感言

王祚小说

王祚小说

此章节是最精彩的一章希望书友多支持阅读

2016-03-25 22:4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