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挥师西进

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 王祚小说 2412 2016.02.18 00:24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国家一级作家,王宗仁老师为本书作者题词:

  “西北汉子书写西北风云人物——王宗仁!

  帅旗飘扬,浩浩荡荡,太爷爷单手持青龙偃月刀、骑着枣红马,率领大军行至潼关城下,两扇大木门伴随着刺耳的咯吱声缓缓打开,肖道台手持圣旨与随行将士出城迎接大军入关,肖道台说:“众将士接旨”众将士跟随太爷爷下马跪拜,异口同声的说:“末将接旨”肖道台念道:“他日,关外匪患猖獗,民心不稳,朕寝食难安夜不能寐,如今,匪患已除民心稳固,朕甚是欢喜,此次剿匪归功于剿匪众将士的忠君爱国,特授予火器营众将士每人嘉奖一次,赏银十两钦此”众将士异口同声的叩谢道:“谢皇上!”众将士起立,肖道台将圣旨交予身边的随从将军,然后从衣袖里拿出第二道圣旨说:“陕甘剿匪总都统王大奎接旨”太爷爷再次跪拜道:“末将接旨”肖道台说:“陕甘剿匪总都统王大奎忠君爱国,率领大军所向披靡剿灭关外匪患,民声大欢,朕御封王大奎为征西大将军,授正二品官阶,率领火器营众将士继续西进剿灭关中匪患,以复民心,钦此!”太爷爷叩拜接旨:“臣谢主隆恩”太爷爷接过圣旨交予随从军士,肖道台笑盈盈的上前扶起太爷爷说:“将军快快请起,请!都统大人鞍马劳顿快快随我进城,”肖道台伸出右手示意太爷爷进城,太爷爷和肖道台边走边聊,大军紧随其后,此时,跟随身后的黄鹞子表情失落,本以为此次剿匪作为先锋的他能够得到皇上的赏赐,可惜皇上的圣旨里没有提及他半个字,心中的嫉妒与排斥油然而生,黄鹞子将这种嫉妒与排斥强加在太爷爷身上,在他的心里太爷爷成了他升官发财的当路人,他必须将其扳倒自己才能有出头之日,从此刻开始,黄鹞子的心里已经在蠢蠢欲动了。肖道台和太爷爷边走遍聊,肖道台说:“太后老佛爷和皇上听说大军凯旋归来,皇上龙颜大悦命本官亲自来接应,我已经在官邸备好酒菜为将军接风”太爷爷说:“大人,此次剿匪多亏黄先锋鼎力相助关外匪患才能彻底剿灭,黄先锋功不可没呀!”黄鹞子跟在身后听了太爷爷的话心情有所好转,本以为肖道台会奖励他几句没想到的是肖道台却说:“鹞子是我的干儿子,常年呆在我身边,没有经历过战场上的血雨腥风,此次让他前去配合你剿匪也是一次锻炼的机会,还要什么赏赐,我看能和匪患正面厮杀就是最好的赏赐”黄鹞子听肖道台如此之说,心中的希望彻底化为泡影,嫉妒变成了仇恨。大军已经进入潼关城内,太爷爷转身对黄鹞子说:“黄先锋,传令下去,大军在此暂且修整,三日后开拔关中”黄鹞子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是!将军”潼关城肖道台临时府邸里到处洋溢着喜庆,肖道台、太爷爷、黄鹞子三人,坐在酒桌前吃着美味喝着美酒,欣赏着歌舞,黄鹞子表情不快,肖道台举杯说:“鹞子、大奎,你们在战场上辛苦,今天是个喜庆的日子,尽管吃尽管喝,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办到”太爷爷举杯说:“恩师对大奎恩重如山,大奎感激不尽!”说罢,太爷爷喝干杯中酒,黄鹞子举杯说:“干爹!鹞子敬您一杯酒,”黄鹞子喝完杯中酒说:“干爹!将军属下身体有所不适,先行告退”黄鹞子的举动,让肖道台和太爷爷摸不着头脑,肖道台说:“怎么了这是?刚才还好好地”黄鹞子说:“儿确实身体不适,儿先走了”黄鹞子转身离开,肖道台说:“这臭小子!随他去吧!来大奎咱们接着喝”太爷爷和肖道台举杯共饮,黄鹞子离开临时官邸后直接奔着校场走过来,只见他双眼充满仇恨,抓起兵器架子上的一杆银枪使尽平生所学释放着,刺杀,招招毙命,几十招下来已经气喘吁吁,黄鹞子右手拄着银枪单膝跪地怒吼着:“为什么?为什么?王大奎我要让你死”黄鹞子对太爷爷的嫉妒演变成为了仇恨。歌舞已经退却,太爷爷肖道台坐在酒桌前继续喝着酒,突然太爷爷单膝跪地双手抱拳向肖道台请罪,太爷爷说:“请大人治罪”肖道台不解的问道:“大奎!你这是干什么?你何罪之有啊?”太爷爷说:“末将失职,在野狼洞大战中,那二当家的赵玉虎骑马逃跑至今下落不明,当时我已派大军搜山结果仍无那歹人踪影、一旦此人逃到关中与那关中的匪患联手,恐对剿匪不利呀!”肖道台表情严肃道:“嗯!大奎说的极是,那就明日张贴通缉令缉拿赵玉虎,如有举报者赏银一千两”太爷爷说:“是!大人!”且说野狼洞二当家赵玉虎,自从战败后便四处躲藏、乔装打扮混进了潼关城内,过着度日如今年的苟且日子,如今大军入关,城内到处张贴着缉拿赵玉虎的画像,而且官军还挨家挨户的搜查,看来这城里是呆不下去了,于是赵玉虎打算逃离潼关城,投奔老虎岭王麻子。次日早晨,赵玉虎饥肠辘辘的走进秦晋面馆,坐在桌前说:“店家、来一碗油泼面”店家手里拎着茶壶倒了一杯茶水说:“客观请用茶,面马上就好”赵玉虎喝着茶水眼睛四处打量周围的动静,此时,店小二点着一碗油泼面吆喝着:“香喷喷的油泼面来喽!客观您慢用”店小儿将油泼面放在桌子上离开,赵玉虎狼吞虎咽的吃着碗里的面,赵玉虎说:“店家!给我拿一瓣大蒜,再来一碗面汤”店小二将一碗面汤和一瓣大蒜放在饭桌上说:“客观您慢用”赵玉虎剥了一颗大蒜喂进嘴里,吃了一口面又喝了一口面汤,然后接着吃面,就在此刻,从店外走进来几位官兵,领头的军官手里拿着赵玉虎的画像说:“掌柜的!有没有见过这个人?”掌柜的看着画像摇头说:“没有!”领头的军官用敏锐的眼神扫描着饭馆里就餐的客人,最终,将目光停留在赵玉虎身上,官军慢步走向赵玉虎,此刻背对着官军的赵玉虎心跳加快,攥紧拳头,但是,很快,赵玉虎便放松表情冷静了下来,领头的军官指着赵玉虎说:“你!抬起头来”赵玉虎缓缓抬起头,只见平日里的玉面狐狸在此刻变成了满脸伤疤,脏兮兮的叫花子,领头的军官看到如此恶心的面孔挥舞着右手说:“走走!”官军离开,赵玉虎悬着的心终于落定,他大口大口吃起面来。潼关城戒备森严,城门口张贴着通缉赵玉虎的画像,卫兵正在安检,赵玉虎乔装打扮成叫花子,夹杂在人群中混出城外,骑着快马直奔关中地区的老虎岭。

  <a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