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四贝勒巡视军营

西北风云之一代枭雄 王祚小说 4596 2016.04.18 10:25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国家一级作家,王宗仁老师为本书作者题词:

  “西北汉子书写西北风云人物——王宗仁!

  新龙客栈窑洞里的饭桌上摆满了酒菜,太爷爷、太奶奶(怀抱小英子)李世友、华山还有李世友的妻子赵氏一家人坐在饭桌前焦急的等待着兰花和四贝勒到来,太爷爷对华山说:

  “华山出去看看贝勒爷和兰花回来了没有?”

  华山说道:“是!将军!”

  华山走出窑洞来到客栈门口,此刻只见四贝勒和兰花骑着马朝客栈飞驰而来,华山看到此景高兴地跑进窑洞呼喊道:

  “将军!回来了!回来了!”

  一家人听说兰花和四贝勒回来了统统走出窑洞迎接,四贝勒和兰花骑马进院子下马,华山牵马进马圈,太爷爷迈步上前叩拜道:

  “微臣给四贝勒请安!”

  四贝勒说道:“王将军快快请起!”

  太爷爷说:“贝勒爷您可回来啦!您和兰花一去就一整天微臣甚是担心”

  四贝勒说道:

  “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今天多亏兰花让我吃了西北最好吃的小吃,本贝勒心情大悦,哈哈哈!”

  且说,兰花一进院子便黏在太奶奶身边不走了,太奶奶小声批评道:

  “兰花!你也太淘气了,四贝勒是什么身份?你竟敢...再说了孤男寡女成何体统?”

  兰花一副不在乎的样子撒娇道:

  “哎呀!姐姐!四贝勒再高贵,他也是人呀?我觉得没有什么呀!”

  太奶奶说:

  “没大没小,记住,以后千万不能和陌生男人独处尤其是这个四贝勒,弄不好会被杀头的”

  兰花在太奶奶跟前没有听到好话,便又粘到赵氏身边告状说:

  “娘!我姐姐有教训我”

  赵氏说道:

  “你姐姐都是为你好!真该收敛收敛了免得以后嫁不出去”

  兰花撒娇道:“娘!”

  太爷爷说道:

  “既然贝勒爷和兰花都回来了那咱们就吃饭吧!饭都凉了”

  所有人朝窑洞走去。深夜,太爷爷坐在窑洞的炕沿上手持兵书阅读,太奶奶蹲在地上帮太爷爷洗脚,此刻,兰花走进窑洞说道:

  “姐夫、姐姐好!”

  太爷爷瞅瞅了一眼兰花然后将兵书放在炕上,太奶奶帮太爷爷擦干双脚端着脸盆走出窑洞,太爷爷说道:

  “兰花!这么晚了找姐夫有什么事儿啊?”

  此时,太奶奶端着脸盆走进窑洞,将脸盆放在地上说:

  “小妮子准没好事儿”

  兰花吐着舌头撒娇道:

  “姐夫!我姐老是欺负我你得为我做主”

  太奶奶上炕抱起小英子搂在怀里喂奶吃,太爷爷说道:

  “说吧!找姐夫什么事儿?”

  兰花说道:

  “姐夫!我想跟你去从军打土匪”

  太爷爷哈哈笑道:

  “说出你的理由?”

  兰花说:

  “我不是说了吗?我要跟着你打土匪”

  太爷爷说道:

  “恐怕另有隐情吧?”

  兰花知道露馅了便红着脸说道:

  “姐夫!你答不答应?你若不答应我便去找四贝勒去”

  兰花转身就走,太爷爷单手捋着胡须笑道:

  “这才是你参军的真正原因吧!”

  兰花转身羞涩的说道:

  “姐姐!姐夫竟能取笑我”

  太爷爷说道:

  “好吧!姐夫就答应你参军,不过军营内皆为男兵,你应女扮男装才是”

  兰花高兴的说道:

  “我就知道姐夫对我最好!”

  说罢,兰花转身离开。深更半夜,四贝勒躺在炕上满脑子都是兰花的影子,想着想着脸上露出喜悦,此刻一个黑衣人站在了四贝勒的窗前,此人便是兰花,兰花将一个银元宝丢进创窗户,四贝勒捡起银元宝问道:

  “是谁?”

  兰花说道:

  “是我,兰花、多谢四贝勒送我玉镯、只是无功不受禄,镯子我收下了,钱四贝勒留着”

  四贝勒听罢翻身下炕走出窑洞,只见兰花已经不见踪影,贝勒爷转身进窑洞躺在炕上手里捧着兰花给的银元宝用嘴在上面亲了一口,脸上留露出痴情与期待。

  风和日丽,新龙客栈院子里,太爷爷、四贝勒、兰花、华山四人骑着战马与太奶奶一家人告别,太爷爷手持青龙偃月刀叮嘱:

  “翠花,照顾好咱爹娘和小英子”

  太奶奶依依不舍的含泪说道:

  “大奎!你就放心的去吧!”

  兰花哭着说:

  “爹!娘!你们多保重兰花走了”

  赵氏含泪说:

  “兰花呀!去了军营一定要听你姐夫的话知道吗?”

  兰花说道:

  “女儿知道了!”

  太爷爷拨转码头拍马离开,兰花等人紧随其后,小英子跑步出院子呼喊着:

  “爹!爹!”

  太爷爷听到小英子的呼喊拨转码头双眼盯着小英子和太奶奶呼喊道:

  “小英子!等着爹爹回来!”

  战马在原地打转后疾驰而去。烈日当头,茫茫沙漠,太爷爷等人骑马行进在沙漠里,太爷爷呼喊道:

  “跟上快!”

  四贝勒和兰花骑在马背上大汗淋漓,用衣袖擦拭着额头的汗珠,四贝勒问道:

  “王将军我们还要走多久?”

  太爷爷回答道:

  “翻过这座沙丘即到”

  四贝勒说:

  “好!那咱们继续赶路驾!驾!”

  四人拍马继续前行,茫茫沙漠一片绿洲出现在眼前,华山说:

  “贝勒爷请看!前面有一块绿洲”

  四贝勒看到绿洲与河流眼前一亮惊呼:

  “太好了!驾!驾!”

  四贝勒骑马至河边跳下马趴在地上喝着河水,然后用牛皮水壶灌了一壶水递给兰花,兰花接过水壶喝了一口说道:

  “谢谢四贝勒!”

  四太爷爷和华山骑马赶到河边,兰花手里端着水壶走到太爷爷跟前说道:

  “姐夫喝一口水吧?”

  太爷爷接过水壶问道:

  “贝勒爷喝过了没有?”

  兰花转身瞅了一眼四贝勒,只见四贝勒面带微笑盯着兰花,兰花回到道:

  “喝过了”

  太爷爷这才端起水壶喝一口,然后丢给华山说道:

  “华山你也喝一口”

  华山接过水壶喝了一口然后蹲在河边往水壶里灌满水,太爷爷翻身上马说道:

  “走!去军营”

  战马飞驰而去。太爷爷等人骑马朝军营疾驰而来,只见黄鹞子率领千军万马严阵以待,战马呼啸一声站立在军前,黄鹞子率领众将士跪拜,黄鹞子道:

  “西北剿匪先锋黄鹞子率众将士恭迎钦差大人”

  众将士众口一词:

  “恭迎钦差大人”

  四贝勒骑在马背上说道:

  “都起来吧!有人上奏皇上,说西北剿匪大将军王大奎独断专行,军心不稳,致使大军剿匪延期,皇上惶恐,本钦差奉旨查办,若有知情者随后可到我军帐进行说明,若事实清楚本钦差定会秉公查办绝不心慈手软”

  黄鹞子说道:

  “末将随之听从钦差大人调遣!”

  黄鹞子听了四贝勒的话脸上露出阴险得意的表情,黄鹞子带领四贝勒等人进军帐。

  太爷爷坐在军帐中对华山说:

  “华山!即可派人负责钦差大人的安全,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许私自进入钦差大人营帐”

  华山回答道:

  “得令!”

  华山转身离开,此刻黄鹞子走进军帐向太爷爷行礼:

  “末将参见大将军”

  太爷爷说道:

  “黄先锋请坐,我离开军营的这段日子,军中可有事情发生?”

  黄鹞子说道:

  “启禀大将军并无大事发生只是有几名战士水土不服经常闹肚子已经治愈”

  太爷爷说:

  “嗯!如此甚好!此次钦差大人驻守军营全权代理军务,我们的一言一行都要小心谨慎,传令下去,从今天起众将士统一听从钦差大人调遣,若有违令者斩!”

  黄鹞子站起跪拜:“末将遵命!”

  此刻,兰花走进军帐道:

  “参见大将军!”

  黄鹞子瞟了一眼兰花,退出军帐,兰花说道:

  “姐夫!军营里真是太好玩了,处处散发着阳刚与血性”

  太爷爷说:

  “这只是你看到的日常的一面,待上了战场你就会觉得军营不再是那么好玩了、好啦!我得去钦差大人军帐一趟”

  兰花说:

  “奥!钦差大人刚刚吃过饭躺下了”

  太爷爷说:

  “嗯!这一路颠簸也够钦差大人受得了,那就明早再去”

  荒郊野外夜色一片漆黑,军营内,帐篷林立灯火通明,黄鹞子手里捏着一只信鸽鬼鬼祟祟的走到帐篷外一个角落,将信鸽抛向空中,信鸽消失在夜色中。

  清晨,太爷爷站在军帐内华山正在帮太爷爷更衣,只听军帐外传来一阵吆喝声,太爷爷穿好衣服走出军帐观看,只见军营的一个空地上围着几百号士兵,太爷爷靠近士兵仔细一看,只见兰花女扮男装正在和士兵摔跤,地上已经躺了十几个士兵,都是被兰花给摔趴下的,围观的士兵议论纷纷:

  “这小兄弟是谁呀?这么厉害?”

  太爷爷看罢脸上露出喜悦之情,士兵相继被摔倒,兰花得意洋洋的喊叫道:

  “来呀!都起来!接着摔!”

  躺在地上的士兵呻吟着,而围观的士兵没有一个敢上前与兰花对摔,就在此刻只见黄鹞子施展轻功跃进人群道:

  “我来试一试”

  太爷爷的表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他知道兰花根本不是黄鹞子的对手,几招过后黄鹞子双手扛起兰花撑在空中,兰花叫嚷道: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就在此刻,场外传来四贝勒的呼喊声:

  “住手!”

  听到声音所有人纷纷散开,黄鹞子见状将兰花放在地上,跪拜:

  “叩见差大人”

  四贝勒怒目注视着黄鹞子问道:

  “黄先锋,你竟敢对本钦差的随从如此无礼?”

  黄鹞子辩解道:

  “属下真的不知此人是钦差大人的随从,还望钦差大人开恩”

  四贝勒对兰花说道:

  “小顺子,随本钦差进账”

  兰花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并不知道四贝勒所说的小顺子就是自己,于是环视周围的士兵,再看四贝勒的眼神再明白原来小顺子就是自己,于是回答道:

  “哦!是!”

  兰花跟随四贝勒进军帐,黄鹞子跪在地上眉头紧锁悔恨晚矣,因为黄鹞子是一个攀高求富贵的人,也是一个爱表现的人,所以此次好不容易和四贝勒能够近距离接触,可是刚刚的举动却招来四贝勒的不满,黄鹞子越想越生气不由得在自己的脸上抽了一个大嘴巴子,这些场景均被站在不远处的太爷爷看在眼里。

  兰花跟随四贝勒走进军帐后撒娇说:

  “小顺子?钦差大人我什么时候成为了您的小顺子了?”

  四贝勒坐在帐中回答道:

  “就在刚刚啊!大家可都听见了,所以啊!以后你就呆在这军帐内乖乖的伺候我吧!”

  兰花说道:“想得美!”

  四贝勒说道:“坐下陪钦差下盘棋”

  兰花说道:“你是钦差谁敢赢你呐!”

  四贝勒说道:“在这军帐内没有钦差,只有兰花和四贝勒,再说了你若赢我以后本钦差全都听你的如何?”

  兰花说道:“真的吗?太好了!钦差大人可要说话算数哟!”

  四贝勒说道:“语言九鼎!”

  兰花坐在四贝勒面前开始下棋,就在此刻军帐外传来黄鹞子的声音:

  “末将黄鹞子有事启禀钦差大人”

  四贝勒不耐烦的问道:

  “什么事儿?”

  黄鹞子回答:

  “刚才末将真的不是故意的还请钦差大人恕罪”

  四贝勒说道:

  “黄先锋!本钦差不怪你,还有别的事儿吗?”

  黄鹞子回答:

  “多谢钦差大人、末将…告退!”

  四贝勒笑着说道:

  “来!咱们接着下棋!”

  四贝勒与兰花的棋局进展到白热化,四贝勒面带自信的笑容而兰花则愁容满面手里拿着棋子无从下手,经过思考后终于落子,四贝勒故意露出破绽紧跟着下子,兰花看到了破绽立即落子,四贝勒眉头紧锁输掉了棋局,兰花拍手叫好:

  “我赢了!四贝勒可得说话算数,好啦!今天就到这里”

  兰花转身离开军帐。

  老虎岭众土匪齐聚在大殿之上,花豹子坐在狼皮椅子上等待飞鸽传书,只见一只信鸽飞进大殿落在刀疤的肩膀上,刀疤从信鸽的腿上取下情报递给花豹子道:

  “大哥!黄鹞子来信啦!”

  花豹子坐在狼皮椅子上吼叫道:

  “众兄弟谁识字?帮念一念?”

  刀疤转过身盯着众土匪道:

  “怎么?我们上千人的队伍找一个识字的都这么难?有识字的兄弟站出来赏文银十两”

  一个土匪站出来说:

  “二当家的,狗剩识字,不过是个结巴!”

  刀疤冲着站在队中的狗剩喊道:

  “狗剩!赶紧的上前念”

  狗剩走出队伍结巴着说道:

  “二...当家....的...我...试一试”

  狗剩拆开书信瞪大眼睛念道:

  “钦..差..已经..抵..达军..营”

  所有人都为狗剩着急,刀疤盯着狗剩问道:

  “念啊?”

  狗剩结巴着说道:

  “念..完...啦...”

  在场的所有人都瞪大眼睛异口同声的问道:

  “完啦?”

  刀疤从狗剩手里接过书信转身对花豹子说:

  “大哥,啥意思呀?”

  花豹子用手挠着后脑勺焦躁不安,随后摆摆手说道:

  “入列!”

  狗剩归队,花豹子站起来说道:

  “兄弟们!朝廷钦差已经抵达官军阵营,我们的机会终于来啦!通知下去,加强警戒,我要和黄鹞子里应外合杀他个片甲路六。王大奎你就瞧好吧!”

  兰花走进太爷爷军帐,此刻太爷爷正在看着地图,兰花说道:

  “姐夫!”

  太爷爷抬起头说道:

  “你不好好呆在营造帐内跑我这里做什么?”

  兰花说:“姐夫,我刚才和四贝勒下棋,你猜怎么着?我把四贝勒杀的是片甲不留,好过瘾”

  太爷爷笑着说:

  “哦!是吗?你下赢了四贝勒?哈哈哈!”

  太爷爷爽朗的笑道:

  “四贝勒从小就跟着太子太保张之万

  大人学下棋,就凭你那两下子就赢了四贝勒?不知深浅!”

  兰花说:“难道是四贝勒故意输给我,不行!我找他说理去”

  兰花转身离开,太爷爷接着看地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