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魔改大唐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3章 假山匪

魔改大唐 麻烦 2013 2019.01.09 08:00

  几名村民一拥而上,摁手的摁手、按脚的按脚。

  为了不让拼命嘶吼咒骂挣扎着山匪动弹,杨铁牛甚至整个人都压了上去,果真是满身大汉!

  虽然不知道白玉琦想干什么,可那个山匪也意识到大事不妙。

  玩命的惨叫着折腾不休,恐惧之下爆发出来的蛮力,竟然连好几名村民都按不住他。

  虽然不至于被他挣脱了,可现在可用的输血工具仅有一支中空的银针,这家伙如此挣扎根本就没办法安稳的输血。

  情况紧急,火大的白玉琦干脆一个[塑石术]过去,地面上升起一道石台,一道道的石箍将他各处关节锁死,这下看他还怎么挣扎。

  将银针一头扎入山匪血管中,一头扎入狗子的胳膊里。

  感应到恐惧下血脉贲张的山匪,体内的血液激涌着向因为失血过多血压很低的狗子体内输入,原本青白的脸色逐渐红润起来,白玉琦这才松了一口气的站起身来,开始打量着一片狼藉的四周。

  杨铁牛他们赶回来时已经接近傍晚,经过这么一通折腾山中已经黑了下来。

  白玉琦用[舞光术]放出一团光球照亮四周,又用[光亮术]制造出一批照明杖,让村民带回村去召集避难的村人上山寻回那些跑丢的牲口。

  然后一边为同样受了伤的杨铁牛他们治疗,一边询问起事情经过来。

  可杨铁牛他们也一脸的茫然,他们是快要回到苦谷坳的时候,才突然被这些山匪袭击的,根本就弄不清发生了什么事。

  “这些人不是匪!”

  虽然说不出自己一帮人,是怎么被这帮山匪盯上的。

  可杨铁牛到底是当过府兵的人,一眼就看出对方无论是武器,还是使用的搏杀之法都出自军中,一般的山匪可没他们这般有章法。

  “府兵?”

  白玉琦不解,他原本以为是因为杨铁牛他们带着大批盐币,到长安大肆采买的行径露了富,所以才被这些山匪盯上了。

  可是没想到这些所谓的“山匪”,居然是府兵乔装打扮的,这跟他所预计的可不一样。

  让杨铁牛带着“苦水村商队”带着盐币下山采买,本就是他“姜太公钓鱼计划”之中的一条鱼饵。

  照道理说就算吸引不来真正的大鱼,也不至于会有危险才对,可是没有想到会有人连试探都懒得试探一下,直接下手就抢!

  这些府兵出身的“山匪”,不用说肯定是大唐军中,有人盯上了暴利的盐源。

  “是的!京畿一带特别是京师附近几乎不可能有山匪!”

  杨铁牛断定道:“就是有也不可能藏身在这终南山中!”

  现在时局虽然还乱,可京畿一带毕竟天子脚下,要是有山匪出没让大唐皇帝陛下的面子往哪放?

  所以一般的山贼路匪,是绝对不敢在京畿一带出没的,在有重兵护卫的京畿打劫,纯属嫌自己活得太长了找死!

  而之所以不会藏身在终南山中的道理就更简单了。

  这里可是道家圣地,山中不知道多少道观庙宇,更有大量奇人隐士在山中隐居。

  看孙老道就知道了,这年头的和尚、道士都不好惹。

  人家虽然潜心向道,可真要打起来,除非派大军围剿,否则一般人还真不是对手,更别说是几个毛贼了。

  至于那些不知道有什么手段的奇人隐士就更不能惹了,搞不好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所以说,终南山对那些喜欢藏身荒山野岭的土匪毛贼来说,无疑是龙潭虎穴一般的存在,天下山头那么多,何苦要跑到这里来送死呢?

  一时摸不到头绪,不知道是那路人马下手的白玉琦。

  看到狗子的伤势已经稳定了下来,只好让杨氏青壮们将泥潭之中的山匪都拽出来捆了,带回村去慢慢审问。

  可是等清点的时候,却发现少了几个山匪,仔细找了找顿时无语。

  最开始冲过去攻击他和孙老道的四五个山匪,因为他的[闪电震颤]电不死人,而孙老道下手又有分寸,所以都只是被打晕了过去而已。

  那个被[冰冻射线]冻成了雪人的山匪看似严重,但也只是严重冻伤而已。

  身处夏季的气温之中,等身上的冰雪化开,居然保住了一条小命,不过一场大病是逃不掉的。

  最倒霉的就是那个被吓破了胆,转身逃走的家伙,被白玉琦一记[抛射物品]命中后脑勺,当场就挂了。

  村民们把他翻过来的时候,发现用脸刹车的他,脸都在山路上磨平了,血肉模糊的都看不出模样了。

  剩下的那些被白玉琦用[化石为泥]一锅烩了,照道理应该是不会出现伤亡的。

  可偏偏其中有几个被吓的魂飞魄散,明明只需要伸腿就能把头伸出淤泥就能活命,可他们陷进泥潭后却拼命挣扎,反倒把自己闷死在了泥潭里。

  这让白玉琦不禁想起某个旱鸭子学游泳,却在儿童池不到两尺深的水里,把自己活活淹死的新闻。

  死的最冤的,是那个给狗子输血的山匪。

  白玉琦将他放开后,发现他一动不动的,再一摸脉搏居然已经给活活吓死了!

  白玉琦就郁闷了,输个血而已,你至于这么大气性么?

  不过死就死了吧,谁让他们袭击村民的,死了也是活该!

  白玉琦发现自己除了开始时的紧张之外,对一场战斗死了好几个人居然没有太大的触动,之前明明杀头猪还把自己给杀吐了来着,这是个什么原理?

  杀一次猪就杀出经验来了,所以心理上不那么排斥了?

  还是说在他心里,这些山匪比那头瘦肉猪死有余辜,所以一点都不同情他们?

  之前战斗的时候不觉得,白玉琦冷静下来之后发现,自己对战斗不但没有恐惧反而有些亢奋,以前也没觉得自己有好战好斗的暴力倾向啊?

  最神奇的是,挂掉的那些山匪,居然每人都给他提供了1000点的魂能和1000点的信仰。

  这让白玉琦意识到,所谓的“信仰”似乎不仅仅是来自于敬仰和崇拜。

作者感言

麻烦

麻烦

早起求票!

2019-01-09 08: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