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狐途云渺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一切回归VS重头在想

狐途云渺渺 自成一派狐言 808 2019.04.25 09:05

  1 重回小村

  八月十五夜,小村庄喜乐声声,热闹依旧,仿佛三年前的大火不曾来过。

  胡瓣儿此刻坐在客栈的床上,疲惫不堪,她强打起精神。这样不明不白的被他带着赶了一天的路,家里的小桃和母亲肯定要急坏了。

  胡瓣儿越想越古怪,早前的疲累此刻被睡意笼罩,满脑子就是想不通,他为什么要娶她,难道他真的是她的未婚夫?可她真的不记得了,而且她现在非常讨厌他,讨厌他没正经的脸。

  讨厌他霸道的非把她掳来,当他的新娘。不知不觉又睡了过去。这个娃娃心真不是一般大啊。

  女扮男装的少女躺在床上,原本漫天的星光,被热闹的烟火掩盖,白衣男子看着床上大字型的少女,摇摇头。不知道自己这么做究竟对不对,带着她一路有所不便,打扮成小生她还闹了一阵子。

  赵青礎猛的从椅子上坐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的额头上,满是冷汗。看着熟睡得人儿,唯美的轮廓,均匀有秩的呼吸。这就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人儿,终于一切回到最初。不在是梦。

  炎炎夏日,烈日当头,空气中散发着青草的香味,此时赵青礎带着胡瓣儿在山里采药,回忆着过往的一切。

  人界有个天山,天山上住着一只千年的老狐狸,老狐狸有个小水缸,小水缸里能看见小狐狸的前世今生。

  “这个傻大个,怎么办点事磨磨唧唧的呢。”

  “这小狐狸,枉我狐族魅惑一生,唉。大梦千年终未醒,自小就没有野心,没意思,没意思,不看也罢。”水波晃动,光影逐渐消失。

  恨铁不成钢的盯着胡瓣儿,话语间的挑逗味十足。

  “瓣儿,你真是和小时候一点没变啊,除了没有以前爱说话,哈哈。”

  “我找到的灵药,自然就是我的,你找了什么好东西,我看看。”

  “对,对,对,我找到的也是你的随便看。”

  有人说你要命吗?有人说看多了你会中毒吗?

  夜,凉如水。

  月光淡淡,洒进客栈的走廊里,床榻之上,一个女人睡得如此香甜,看来今天真是累坏了。然而天冷身体下意识的卷缩,想找热的地方靠过去。赵青礎起身走到床边,男人嘴边露出一抹释怀的笑,

  眼神儿柔和宠溺,轻轻躺在女人身侧,环住怕冷的身躯,紧紧地抱住属于自己的幸福。

  2 谁允许你上来的

  一个白胡子老头,满眼笑意,嘴巴一张一合,说着什么……

  “啊,才不要呢。”胡瓣儿翻个身,腿夸在青礎的腰间。揉了揉眼睛,看见面前英俊的笑脸,真想一巴掌呼下去。

  “你怎么在这?”胡瓣儿再次睁开眼问道。

  “我不在这应该在哪呢?”赵青礎翻身压到胡瓣儿调侃道。

  “怎么生气了?叫声青哥哥,我就起来怎么样。”

  男子跌坐在地上,这真是兔子急了咬人啊,这劲也太大了。

  “青哥哥。哈哈哈,青哥哥!”胡瓣儿看着摔傻的男子,在床上乐得直拍大腿。

  “这就是你不经过我的允许上床的结果。哈哈。”她早以不是那个被父亲捧在手里无忧无虑的小姑娘了,谁都可以欺负她,不由悲从中来,刚才还乐呵着,现在看着梨花带雨好不怜惜。

  青礎回过神来,看到小妹哭了,很是不解,刚才还挺乐呵的啊,怎么?这变脸也太快了。

  “这是怎么了,说掉金豆就掉金豆呢,逗你呢,这叫的不也挺顺口吗?”男子起身摸摸自己头上的大包。

  “哼,你这么坏,还说是我的亲人,鬼才信你呢。就知道欺负我。”胡瓣儿生气的小声嘀咕。

  这样的胡瓣儿让赵青礎很是陌生,以往她那有这么小女人的时候啊,都是霸道的很。可能这几年是真长大了,来不及多想,赶紧赔礼道歉吧。

  “好妹妹,好瓣儿,哥哥错了,错了,还不行吗。快别哭了。今天还要带你去小时候经常去的镜子湖洗澡呢。”青礎想到今天要去的地方,不尽联想到,小时候她掉到水里的囧相。嘴角渐渐露出笑意。

  “不去,不去,谁要去野外洗澡,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胡瓣儿看着一脸坏笑,自想连篇的人,更不想搭理他了。

  “哦,也是,瓣儿长大了,是我考虑不周了,那我带你去,酷嗤街,尝尝小时候的味道吧。”

  “有好吃的吗?”

  “有,有,有的是。走,快起来。”

  “那好吧,要是没有,我以后就不理你了。”

  3吃货的矛盾

  这个季节哪有什么捞汁蜜,胡瓣儿是被两家人宠着长大的,这样咄咄逼人的,还是第一次。

  “是你说能尝到小时候的味道的,我只记得小时候儿吃过捞汁蜜。”胡瓣儿不依不饶的说。

  这吃了这么多,怎么就是没有反应呢,还就想要吃这陈年的玩意,真有这么好吃,不吃甜食的他,真不知道这个季节买不到啊。

  赵青礎不免有些犹豫,这小妮子不会是想起了些什么,故意刁难我的吧。

  胡瓣儿自己知道自己的事,这几天的回忆,渐渐感觉到熟悉,陌生的熟悉让她自己都不敢面对。每天呆在如阁恍如世外桃源,与世隔绝,静静聆听笛音,好像知己近在咫尺。突然回到小时候,她的心很乱。

  念头闪过,赵青礎的神色沉重了几分。

  失忆,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看来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胡瓣儿以为自己会失眠,谁知道是亲人在身边真的心安?还是想太多,脑袋太累了?反正是一觉儿到天亮,睡得比平时还要香。

  在没想起全部记忆时,真不想和他走的太近,这感觉太奇怪了。陌生的熟知人,她的饮食喜好,他比自己还要懂自己。几天没理他了,赵青礎捧着捞汁蜜急匆匆的来讨好胡瓣儿,找了好久,终于在一户老人家

  找到了去年酿的陈蜜。希望瓣儿吃过后,能想起点什么吧。

  看着熟悉的吃食,胡瓣儿心里五味陈杂,对自己这么好的人,自己这么排斥他,是不是太过分了,是不是应该试着接受他的身份。

  吃着熟悉的味道,双眼朦胧,抬眼望着,眼前殷殷期盼着自己能有所回忆的人。

  “青哥哥!”

  “你想起我来了。”

  “我,我,没有,对不起。”胡瓣儿支支吾吾的说。

  “没事,慢慢来。”赵青礎失望的双眼慢慢合上转过身。

  “还有什么别的想吃的吗?我去找。”胡瓣儿从背后抱住赵青礎。

  “没有,我想回家了。我……知道你是谁了,我们回家重头来过好吗?”

  “……你确定知道我是谁了吗?”赵青礎回头抱住胡瓣儿,认真的说。

  “恩,我知道,你真的是我的儿时的青哥哥,我想起了一些了。但我还没想起全部。但我想试着了解你。”胡瓣儿不太确定的说。

  “恩,好,我们先回去,省的夫人担心你。”赵青礎擦擦喜悦的泪水。终于没有自己孤孤单单的了,自己终于找回家了。

  4重回如阁

  胡瓣儿回来,赵夫人很高兴,最高兴的莫过于小桃了。对于这些天的出游轻描淡写,要不是小桃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还真像这几天从没有离开过如阁一样。

  胡瓣儿穿着一袭淡紫色的裙子在竹林里,小桃一边给她讲着她和宽哥哥的发展,一边和她捉迷藏。

  胡瓣儿跑累了,扶住一棵粗大的竹子,低头喘着气,一双灰色的靴子渐渐印入眼帘。抬头望去一张冷峻疏离的脸,一袭蓝衫随微风飘逸。

  “小桃。”胡瓣儿掩饰的喊到,转身逃走。

  “你是?……”赵风羽欲言又止。看着渐远的背影,失神良久。

  入夜,小风继续在竹林执起笛子,排解心中思绪。

  胡瓣儿回到熟悉的环境,反而失眠了,随着笛声慢慢走到竹林,静静聆听。

  远处房顶,赵青礎看着胡瓣儿远望的方向,或是心里牵挂着,或是爱恋的神色。赵青礎愕然,却也不想多想。不管她心里怎么想的,究竟有没有恢复记忆,她这辈子休想在抛下他一个人孤孤单单。

  小风,心跳的厉害,悠悠的笛音始终不能让自己平静。

  胡瓣儿听着熟悉的笛音,确始终感觉不到平静的心态,不知是自己太多的忧愁,还是笛音不复从前平静悠莞。

  每夜日复一日,徘徊在竹林的身影日益趋近,赵青礎终于忍耐不住,又一次掳走了胡瓣儿。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千万不能等到他俩在近的一天了,朋友妻不可戏,真要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我就凉菜了。

  巨峰堡外的上山,胡瓣儿屹立在山崖边。无奈的地看着赵青礎,你若等不急了,随时……。本想着把伤人的话说出来,让他别在一味的等下去。毕竟婚约是以前的事,何必纠结一时。

  还以为此次想见,是为了让她了解自己不能失去她的心,可不曾想却是自己与她分别的前奏。

  5瞬间回想

  “青哥哥,忘掉瓣儿吧,请你原谅我……”瓣儿的心在痛,鼻在酸,却硬是哭不出来,所有的回忆纷纷涌来,是她没能及时回去救大家,是她眼睁睁的看着大火吞噬了家园。她不想想起过去,她不想面对。

  他一直没有看懂瓣儿,不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他真的没想逼她,她为什么这么傻,等我,瓣儿……

  来生,我再细细懂你,但这一生,没有了家,他真的不想再留在这里。

  既然他们之间不可能,她就必须绝情,心里有个声音告诉自己,人生没有重来。可是……胡瓣儿浅笑着,笑得如烟似雾:瓣儿会很快忘掉青哥哥的,希望青哥哥也如此。

  她的笑那样的清醒,像最温柔的羽毛,凌空飞舞。他颤抖着声音,都说痴情女子无情汉,可到了他们这里,他所面临的却是她的果断决绝。赵青礎不后悔,奋不顾身的随着胡瓣儿先后跳下山崖。

  急速的冷风,在脑间划过,胡瓣儿突然释然了,原来自己本就不属于这里,本就不属于任何人,自己的心,自己都没有找到答案,一次次的穿越,一次次的失去,自己究竟失去的是什么,谁能给她答案。

  看着上方的身影,也许那样的人才真正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她不能回头,她不敢回头,怕自己不小心迷失了自己,让自己活成了别人的人生。

  6病床上

  白花花的天棚,这是那啊?我回家了,转转头,还能动,哦原来是医院啊,那我这是真回来啦,哈哈能休息阵子啦,挺好,老穿越累啊。也吓人啊,一会这一会那的。思维太跳跃可能也不是好事。

  一觉醒来,开始新生活,我突然感觉这记忆怎么有点混乱呢,青哥哥,这是最后的记忆吗?我真这么勇敢,真敢跳啊。骨头疼,啊,我这是在下水道摔成重伤啦。真是灵魂摔脱壳了。

  “早知道要穿越,我一定将那些什么火药啊,玻璃啊的制作方法百度一下……”现在发现自己真的什么都不会啊,要不回去怎么也能当个科学家,大富翁啥的,我的平板呢,我得赶紧学习,学习

  手啊,听话,动一动啊。

  “医生,医生,谁来管管我啊。”欧阳泪只有脑袋能动,其他一动也不能动。哈哈不要想歪了。只是暂时的。好了以后还是会继续学习穿越大法的,希望下次不要这么小儿科了。怎么回去也得有点技术含量,你

  说是不是。

  “小朋友,安静,你现在只是暂时摔伤了,好好养伤过阵子就活蹦乱跳了。”进来的帅哥很温柔的说。

  “呀,青哥哥,怎么是你。”欧阳泪没有眼花哦,难道灵魂真能出窍,还是你真的会梦到不认识的人,缘分啊。

  “护士,帮小朋友再好好检查下脑子。”医生拿起片子,,转身走了出去。心想,她怎么会知道我的乳名呢,奇怪,奇怪,太奇怪了。远离这个小怪物,感觉要远离生人,要不会有不祥的事情发生的。

  “医生,医生,我认错人了,饶了我吧。”人有相似,物有相同,我还是老实点,多学学有用的吧。对少看闲书。

  7 好了伤疤忘了疼

  与其压抑自己到变态,不如做个情绪造反派。好句好句。

  天地有规矩,有很多不想做,但不得不做的事,说的太对了,那就是学习,哈哈,说出了你们的心声没?

  有人说过,有些事,记得不如忘了好,对,说的太对了,小说,我来啦。呵呵人生一大乐事儿,看小说,不管有的没的,你相信的就能实现。

  人生就是自己设定,一言不合就自己改吧,活出自己的人生呢,让别人说去吧。

  当你脱坑好长时间之后你可曾想过姑娘我会怎样?

  在这个人杀人,人吃人,人不是人的世界之中,杀戮是我自保的手段,但是写作才是我活下去的唯一保障!来来来,放下屠刀和我一起脑洞大开,开心点哦。

  人生是一个超越维度的游戏,你的思维可以随时穿越过去和未来。相信我,人生开局其实都一样,都是个小人,百年一梦,那我们就天天做梦吧,这样就可以长长久久的活着了。

  敢问大侠路在何方?自己走不一样的路吧,我就喜欢偏僻的岔道,有更多乐趣呢。要没路?那你就一飞冲天呗,没事,掉下来有我接着你呢。幻想即现实,意淫即真理。嘿嘿,嘿嘿帅哥我来了。

  “呼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