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我不是天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我不是天王

何未满

  • 都市

    类型
  • 2018.08.07上架
  • 147.94

    完本(字)

5.97万位书友共同开启《我不是天王》的都市之旅

盟主山神石 堂主塔尼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节:这么巧,跳楼啊?

我不是天王 何未满 3687 2018.08.07 15:14

  沈欢刚醒来,就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疼得厉害,像是有人在用针扎一样,这令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老李这王八蛋,肯定又是拿工业酒精兑了水来糊弄自己!

  沈欢心中咒骂起来,也不急着睁开眼了,伸出手来在脑袋上揉了半天,才没那么疼了。

  这之后,他才终于睁开了眼。

  然后他愣住了。

  出现在他眼前的,不是横店出租屋那熟悉的已经积灰的天花板,而是璀璨广袤的深邃夜空,不远处还有两道灯柱往天上打去。

  这是哪里?

  这个念想还没溜走呢,一个声音已经从沈欢的身边传来。

  “这么巧,你也跳楼啊?”

  沈欢下意识地循声望去,看到一个男人正站在他身旁,对着他笑。

  他从来没有看过这么难看的笑容,与其说是笑,根本就是哭。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随着沈欢的这一转头,他骇然发现自己正置身于不知多高的楼顶边缘!

  这里似乎是高楼的顶层天台,边缘处用不到一人高的围墙隔离了开来,围墙大概20厘米宽,横着坐的话一整个屁股都不能放结实了。

  沈欢此刻就坐在这围墙上,一双腿正吊在外面,而跟他打招呼的那个男人则是直直地站在他左手边三四米外的围墙上,歪着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脸上挂着那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艹!

  沈欢瞬间清醒了,哪里还有半点睡意。

  他怎么会一觉醒来之后出现在这里的?是哪个王八羔子跟他开的这种国际玩笑?!

  沈欢心头的愤怒疑问刚刚冒起,马上就得到了自己内心的答案。

  他要跳楼,所以他才出现在了这里。

  循着这个突如其来的答案,无数记忆倾闸而出,猛烈地灌入沈欢的脑子里,让他瞬间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他的灵魂穿越时空,附身到了异世界一个同样叫做沈欢的人身上。

  ……

  从记忆中沈欢看到,现在是2005年,而这里是一个和他曾经生活的2005年的地球时空非常相似的一个世界,相似到,就连历史和世界格局都大体相同。

  在这个时空,同样有着中国,美国,RB,欧盟等等国家,中国同样有着光辉的五千年文明,同样在近代陷入了最屈辱的两百年时光,这些都和他曾经生活过的地球一模一样,但是在具体内容上,沈欢所熟知的那些历史人物、公司、歌曲、电影等等却没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陌生的名字和迥然两异的内容,比如说,在2005年的这个中国,中国影坛的一姐不是巩俐,因为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巩俐这个人。

  在这个2005年的时空中,中国影坛的一姐是李尚颐。而沈欢现在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一副要跳楼的架势,就和李尚颐有关。

  这位中国影坛的一姐,是他的妻子。

  准确来说,是被他附身的这个沈欢的妻子,不过现在是前妻了。而导致两人离婚的事件,发生在2004年。

  2004年8月,这个世界的沈欢突然之间爆出了众多丑闻……

  这个世界的沈欢本身只是一名三线演员,出了省都没人认识的那种,但是李尚颐实在太有名了,身为李尚颐的丈夫,沈欢的这些丑闻可以说如一枚深水炸弹,炸翻了整个娱乐圈。关于他一系列丑闻的相关报道连续霸占了两个多月的娱乐版头条,许多报纸杂质的销量在那一时期都随之节节高涨。

  在那段时间的连续性丑闻下,沈欢在大众眼中已经彻底成了人渣的代名词,他妻子则是一个苦苦隐忍默默忍受一切的圣母白莲花,因为就算是在当时那样的情况下,李尚颐都还时不时地站出来为他说话,赚足了广大八卦看客的满腔热泪。

  这么好的老婆上哪儿找去?

  那混蛋竟然还不知道珍惜,根本就是个应该下十八层地狱的人渣!

  无数的人通过各种方式表达了对沈欢的憎恶,表达了他们对于李尚颐的支持,表示她应该和这家伙离婚,离开这个人渣,而两人最终也如全国看客所愿,办理了离婚手续。

  事情到此终于告一段落了,人渣沈欢彻底离开了娱乐圈,并且可以预见的是,他的这一生已经毁了。

  他的那位白莲花圣母前妻则是继续当她的票房灵药、得奖能手,而且因为这件事,她的离婚不仅没有让她人气下落,反而令她人气大涨,上升到了一个新的台阶,彻底坐稳了华语影坛一姐的宝座。

  公义得到了伸张,罪恶得到了制裁,大团圆结局,完美!

  所有人都很满意这个结局,只有两个人不满意。

  一个自然就是人渣沈欢。

  另一个则是此刻正坐在天台上的这个沈欢。

  这不仅是因为他此刻已经成了“沈欢”,更因为只有他才能看到,“沈欢”所背负的那些罪名,没有一件是真的,这一切全都是李尚颐利益集团做的。而他们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真正犯下错误,出轨的人,是李尚颐这位影坛一姐。

  被戴了绿帽子的“沈欢”当时太愤怒了,坚决不肯接受李尚颐提出来的补偿,一定要离婚,而一旦两人离婚,追究到离婚原因上,李尚颐出轨的事就会被“沈欢”爆出来,那是李尚颐和她身边的所有人都无法接受的后果。

  在中国,“出轨”对于一位女明星来说就是一颗核弹头,谁沾谁死,就算李尚颐是一姐也没用。而一旦李尚颐倒下了,她自己,她身边的人,整个李尚颐利益集团的所有人都遭殃,所以“沈欢”就成了他们的敌人。

  他们先发制人,直接先把沈欢搞臭,到时候他再说什么,自然也就不会有人信了。

  “沈欢”不是没有想过反抗,不是没有做出过努力去反驳这些谎言,但是作为一位三线演员,面对这位天后所编织出来的庞大势力,他所作出的一切努力都只是徒劳。

  双方所拥有的资源和权势差距实在太大了,对方想要搞臭他,就跟捏死一只蚂蚁那样简单。

  所以,公义并没有得到伸张。

  相反,它被剥皮抽筋,制作成了人皮面具,而罪恶正戴着这张血淋淋的人皮面具,趾高气扬地呼风唤雨,无数人在它脚下顶礼膜拜。

  作为被剥皮抽筋的对象,面对这个黑白颠倒的恐怖世界,沈欢自然是很难满意得起来。

  ……

  高空本就风大,现在是夜晚,就更是凛冽了,吹得沈欢和旁边那位要跳楼的大哥身上的衣服猎猎作响,身子都被吹得有些冷了。

  “你是沈欢?”

  那个笑得比哭还难看的男人突然这样问道。

  这应该是个商业大厦,天台上有光柱射向天空,墙体上还有巨幅霓光灯广告,在这些光芒的余辉下,沈欢才能看清那个男人的脸,那个男人也是因此看清了沈欢的脸。

  “是啊。”

  沈欢对他笑了起来,眼眸深处却有一抹悲哀。

  两人正交谈,身后渐渐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很快靠近。

  沈欢和男人都回头看了一眼,见到有一伙人冲上了天台,正向这边快速接近。

  “别过来!”

  男人对那些人激动地大叫起来,“再过来我就跳下去!”

  台词虽然老套,但是威慑力不小,那伙人立刻被震慑住了,就那么站在原地,没有一个人敢上前一步。

  他们距离这里,还有十几米。

  那个男人很激动,同样要跳楼的沈欢则是安静地看着那伙人。

  上来的这伙人有警察,有保安,还有记者,这从那四个家伙的着装以及其中两人手中拿着的照相机就能看出来了。

  “好,我们不过去,但是你们千万不要激动,有什么困难可以跟我们说,没必要采取这种激动的方式嘛……”

  当头的一个大盖帽看来是头头,苦口婆心地对前边这两个要跳楼的家伙劝解起来,心里却是有些疑惑。

  不是说就一个要跳楼的吗?怎么又多出一个来了?一个就已经够麻烦的了,这又多出一个来,真是作孽。

  站在围墙上的那个男人很激动,激动地叫道:“告诉你们有什么用,你们能把我的钱都拿回来吗!你们能把那个骗子拉去坐牢吗!……”

  沈欢默默地看着这一切,没说话。

  他只是慢慢地转过了自己的身体,平稳地把吊在外面的一条腿收了上来,然后再把另外一条腿收了上来,最后转过身,面向里面而坐。

  他刚才朝下面看过一眼,这栋大楼至少有三十层以上。

  普通人突然出现在这样的地方,面对着随时可能掉下去的危险,绝大部分都已经吓得腿软,动都动不了了,哪里还能像他这样换个姿势?也亏他因为他的职业关系,高处上过不少,威压也经常吊,甚至还在十几层高的楼上单凭一根绳子吊在外墙上荡秋千过,这才能有这么好的心理素质。

  天台上声音本来很大。

  警察的劝解声,记者的窃窃私语声,保安的焦急抱怨声,跳楼男子的激动大喊声,混杂成一片,但是沈欢的动作像是有魔力一般,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所有的声音也都渐渐低了下去,最终不可闻。

  天台上只剩下风声,还有沈欢裤子在天台围墙上划过的摩擦声。

  最后,转过身来的沈欢双手一撑,整个人从围墙上一屁股跳了下来,趔趄了一下站定了。

  所有人都呆住了,即使是那个经验丰富的大盖帽也一样。

  他当差这么多年,把跳楼的人拉下来见多了,没成功最终还是让人跳下去的也见多了,但是跳到一半突然不想跳了,还镇定自若地自己跳回来的真还是从来没见过!

  这让他只能呆呆地看着,甚至忘记了说话。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化作了雕塑,只有沈欢活动自如。

  他跳下来后,头也不回,朝着人群的方向一步步走来,步子不快,却很坚定。

  “喂!”

  一道声音划破了天台上这片诡异的死寂。

  是那个要跳楼的男人。

  他对着沈欢的背影大喊道:“你干什么啊!”

  他的声音高亢,焦急,又有些软弱无助,像是一个约好了小伙伴去捉鱼却被放鸽子的孩子。

  沈欢闻言,脚步停住,干净利落地转过身来,抬头看向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你看,风这么大,估计要下雨了,我突然想起来家里衣服晾在外面还没收,所以还是不跳了。”

  他的笑容无比灿烂,即使是在深沉的夜晚,也仿佛可以暖化人心。

  只是没人能看到,在他眼眸的最深处,始终有一抹浓重的悲哀挥之不去。

  “对了,”

  沈欢转身又要走,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又再扭过头来,问那个要跳楼的男人:“你家衣服收了没?”

  那个要跳楼的男人愣住了。

  这个简单的问题,对于他来说却像是计算黑洞的扩张速度一般艰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