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职称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报到

职称二 思路雨花 2125 2019.12.10 17:03

  他放下书包,从口袋中拿出小手绢擦了下汗,然后从口袋中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张纸,展开铺平,接着放在主任的桌子上面。接着,只见这个年轻的帅小伙子,站直了身子,挺了下腰板,收拢了双脚,然后弯下腰,很虔诚的样子,向主任深深地鞠躬,并且说

  “您好!”

  “我是铜锣师范学校毕业生,现在向您报到。”

  “嗯,好呀,欢迎!欢迎!”

  只见,浑身堆满肥肉的黄主任,挺了挺腰,点了点头,也算是欢迎了下,然后脸上的神情恢复了官员常有的平静,

  伸出又胖又白的大手,拿起来年轻人的报到通知书,戴上老花镜,仔细看了下教育局的签署。写着:

  兹有一位张文学老师派往铜家湾乡教育办公室,担任教师。

  然后,黄主任摘下眼镜,放下派令,定了定神,端详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只见这个年轻小伙子,中等的个头,令人喜欢的长脸上镶嵌着精美的五官。浓密扑闪的眉毛下面是两个眼睛,眼睛不大,但是炯炯有神,透露着坚强与期望的眼神,眼睛下的鼻子略微上扬,鼻尖闪耀着因走路太急而出的点滴汗水。看到黄主任在看他,他的小嘴动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似乎有种期待,又像在等待什么。

  时间是个很神奇的东西,一瞬间,有的人觉得时间很长;一瞬间,有的人觉得很短。这时的张文学就感觉这个瞬间就很长,这个时间是领导审视自己的时候,是等待上岗就业的关键时刻,是决定自己人生能否幸福的关键时分。所以,这一刻,他感到诚惶诚恐,他觉得无比激动。所以,这一瞬间,他觉得不是一瞬间,胜似一年,大脑运转的很快,眼睛看的很欢,好似把世界上下五百年的历史看了一个遍。

  黄主任定了定神,上下打量了下张文学这个英俊的小伙子。从他健硕的身材中读出了健康的体质,从他中规中矩的举止中体会到他做人厚道的为人特质,从他的眼神中读出了做事坚强的个性,从他的神情中看出了对教师工作的无限向往与真心期待。就连一向不太愿意夸奖人的黄主任也情不自禁地微微点了点头。

  “嗯,小伙子”

  听到领导问话,这个小伙子才回过神来。张文学迅即抬起头来,调整了一下站姿,看着领导的脸,说

  “我听您的。”

  “好,真好,我相信,过不了几年,你就会成为我们这个乡的优秀教师。”

  “你的家在哪个村啊?”

  “小河村。”

  听到张文学的回答,黄主任眼神一亮,仿佛若有所思,接着就想起来,昨天小河村小河小学的罗校长还来教育办公室要老师来。并且还要的挺着急,说快要开不起来课了。想到这里,黄主任感觉似乎有门,于是不自觉地伸出左手,摸了摸自己早已经光秃秃的“地中海”头顶,没摸着头发,但是却觉得自己很聪明。真是应了那句话“聪明的脑袋不长毛”。

  “嗯哪,年轻人,你怎么打算的,去你的家乡小学当老师,好吗?

  “青年人就要锻炼,越是艰苦的地方,越是基层,年轻人成长得越快!”

  黄主任担心节外生枝,就直接拿正儿八经的官话开始教育青年才俊了。

  这时,听到领导问话的张文学,并没有立即回答问话。反而身子颤动了一下,眼神凝重了一点,马上陷入了深思的模样。内心如同被打翻的五味瓶,地上洒满了酸甜苦辣的东西。各种同学之前议论的话语涌上心头。

  “快要毕业了,快找个靠山吧,要不会被分配到最偏僻的小学校。”

  “师范毕业靠关系,没有关系找亲戚”

  “一等在县城,二等在镇上,三等去村小”

  “村小,村小,老婆娶不到,一辈子动不了”

  “难道他们说的是真的?”不知不觉,张文学因为激动,竟然把心里想的话语给说了出来。话一出口,连自己都吃惊得合不拢嘴,一副很后悔很无奈又很惶恐的样子,可怜巴巴地看着黄主任,唯恐主任一生气,不给自己上班的机会。

  “真的,”

  “怎么,你也知道你们村小学缺少教师啊?”

  “好,离家近点好,在家吃住,省钱,便利!”

  “行,我去我们村小学当老师。”

  哇塞,张文学不知道是因为头脑发热还是受黄主任的启发的原因,竟然满口答应下来。就连张文学自己都感到奇怪,“还没想好呀。”

  “好了,答应就答应了”

  “男子汉,不能出尔反尔,不能出丑弄洋相,不能和领导对着干!”

  张文学自己的觉悟,自己的本性和理性,客观上接受了这个局面。虽然内心别扭,虽然心有不甘。

  接下来就非常顺利,黄主任在张文学的派令上,大笔一挥:请小河村小学安排张文学担任贵校教师。

  后来,张文学带上报到证,告别黄主任和其他领导,就从铜家湾乡教育办公室离开了。

  当天晚上,张文学回到家里。一听说张文学回到了村部小学,他的父母和邻居都抱怨起来:

  “怎么搞的?也不来家商量商量,就擅自报到,你的脑子被驴踢了吗?”

  “当年中考考得那么好,到头来又回到村子,不是人才是蠢才!”

  “好歹,你二姑父在县上教书,你表三大爷在乡里做事,咱也不是没有人,你怎么就破裤子先伸腿来了呢?”

  反正,父母骂了一通。亲戚说了遗憾,反而不少邻居幸灾乐祸,心里想着“扯平了,上了个破师范,回来当个孩子王,和自己没考上学的孩子比较一个样了!”

  反而,这个时候的张文学却淡定了,坚强了。

  “好男儿志在四方,”

  “我在村小教书,也是人民教师,是国家工作人员”

  “在村小,我也能教出好学生,当个优秀教师”

  “我加油干,出成绩。要和在县城、乡镇学校的教师比成绩!”

  张文学身上洋溢着青年人的志气,充满着青年人的朝气,荡漾着青年人的锐气。

  对呀,从张文学这个优秀青年才俊的身上,我们看到了青年的力量,我们看到了祖国的希望,看到了教育的未来,看到了孩子们天真烂漫的笑脸,看到了祖国发展的美好蓝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