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职称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四)大餐

职称二 思路雨花 2211 2019.12.21 22:31

  (十四)大餐

  水在锅里煮,锅在灶上坐,火在炉膛烧。

  这是一幅真实生活的完美写照!这是人类伟大的真切体现!这是人类生活的返璞归真!这是一切文化创造的最初来源!这是人类幸福的精彩瞬间!

  不一会,锅中的水,就冒了大大的气泡。

  张文学知道:这是锅里的水沸腾了。按照妈妈教的,这个时候就该下面了。

  只见田老师,打开自己经常放在自行车车筐里的黑色皮包,用左手拿出一把面条,然后用右手拿开锅盖子,把细细的挂面散开,均匀地放进正在沸腾的水的表面。

  张文学又看到了一副美丽的画面:

  田老师放在沸腾的水里的细细的面条,在放在水里的一瞬间,就像一条条细细,软软,白白的鱼儿,在入水的瞬间,在水里面上下乱串,时而上来探个头,又时而把头伸下去,又把尾巴翘上来。上蹿下跳以后呢,这一根根充满生机活力的面条,稍微安静了了一会,就顺着沸水的走向,一圈圈沿着锅壁游动起来。像一些好奇的孩子,走到一个好玩的地方,就突然停下来玩一会,全然不顾后面紧跟而来的面条会和他们撞车,结果呢,好一伙面条都停在一处玩了,他们不但不因为撞车而打架,甚至反而停下来交谈甚欢。这时候,田老师举起了大长筷子,“三下五除二”就把这伙好朋友搅动开了。这些面条很听话,分开就分开,没有不爽,没有吵闹,只有微笑着继续往前游动了。

  飞着,飞着,就倦了;

  游着,游着,就累了。

  张文学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这面条中的生灵,关注着这生灵的一行一动。

  走着,走着,就停了,

  白着,白着,就黄了。

  面条膨胀,面色金黄,汤水混沌,面条成熟了!

  张文学看着面条在水中自由游行的景象,感觉到了面条的生命力量;看到面条从白变黄,看到了食物成熟变化的美好景象!

  张文学懂事地瞅了瞅田老师,同时自己也更靠前一点,看看能否帮下忙。

  田老师也看出张文学想帮忙捞面的意思了,于是,笑眯眯地说:

  “不慌,这时候的面条还是有点硬,捂一捂面条,粮食香味更足,吃起来更劲道。”

  在这个短暂的时间,田老师也没有闲着,只见他看中一个细长的树枝,用自己钥匙链子上佩戴的小刀子把皮子刮掉,然后从光滑平整的树枝中间折断,又用小刀把两根棍子的头削平整,瞬间,一双筷子就奇妙地诞生了。

  只见,田老师掀开锅盖子,用汤勺成了一勺子汤,在新制成的筷子头上浇了上去。张文学懂了,这是“热汤消毒”。

  书本让人明智,道理让人明理。但是,生活这所大学,教会我们所有生存,生活和生命的所有学问和方法。在这所大学里,没有生命历练的所有人,不论学富五车,还是才高八斗,都必须重新俯下身子,去脚踏实地进行新的学习,方能真真正正地开始生存和生活,然后才有收获抑或伟大。

  等待的时间稍显漫长。是的,张文学这会还真感觉饥肠辘辘了。田老师也准备开始捞面。

  张老师已经感觉到了捞面的火候了。所以开始捞面。只见田老师打开锅盖子,拿起刚刚制作的筷子,伸进热腾腾的水里,一下就挑起了一团很长的面条,让筷子带着缠在筷子上的面条快速向天空走去,筷子在空中一抖动,一环绕,面条就不由自主地向中间靠拢,聚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口径似碗的一撮面,然后,田老师左手拿了一个小海碗,从面团的尾部接住面条,然后让盛面条的碗慢慢向上,直到穿面条的筷子落在碗里,这才轻轻抽出筷子,一碗排列整整齐齐的面条就大功告成了。

  不一会,两碗细细的龙须面,就摆在田老师和张文学各自的办公桌桌上了。两位老师准备大快朵颐,一展雄风了。

  这时,田老师再一次打开他的黑色皮包,这次拿出了一个用塑料方便袋子装的食品,从外观上看,应该是两三个烙好的煎饼,因为张文学上初中时,没少吃了这种食物。从单纯用地瓜面时候的黑煎饼吃起,到用地瓜面和玉米面掺起来的暗黄煎饼,到后来光用玉米面制成的金黄煎饼结束初中三年的吃煎饼时代。因为后来上了师范,国家供应粮票,就只吃大米和白面了。

  不过,时过境迁,过了几个年头,再次看到田老师从家里带的煎饼,还是感觉十分亲切的,再加上已经饿得“前心贴后心”了,所以,真有点想吃点的感觉。

  这时,田老师又拿出了一个玻璃罐头瓶子。张文学想:

  “这个罐头,可能就是田老师喝面条的制胜法宝了。不是牛肉罐头,就是猪肉罐头。”

  只见田老师,用手一旋转这个罐头瓶子,就轻易打开了这个瓶子。张文学这才知道,田老师用的这个瓶子装的是自己家制作的调料啥的。

  果不其然,田老师站起身来,一手拿瓶子,一手拿两个煎饼,微笑着朝张文学走来。一边笑着,一边说:

  “今天,请你吃的都是家里做的一般饭,改日请你吃大餐。”说话的时候,田老师还有点羞涩的样子,蛮可爱的。

  “哪里呀,好着呢,改日我请前辈吃饭。”张文学倒是觉得很正常,那个年代吗,都一个样子的。

  话还没有说完,田老师就把面条调料倒进张文学的面条碗里了。顿时,面条就溢满的葱花被用油和盐炒过得味道,再加上大片白菜叶的诱惑,张文学拿起田老师给他精心制作的长筷子,就直接吃起面来。

  说实在的,这个面确实抵不上妈妈做的鸡蛋面好吃。但是对于因为饥饿而口不择食的人,加上调料的面,有盐,有油,有调料,又有菜,那不啻是人间最美味的美食。张文学吃完了面,又把煎饼分成几片,泡进面条汤里面,就直接把泡过的松软可口的煎饼,连同没有泡到煎饼的汤水一块喝了进去。

  张文学吃了个“肚子圆圆”,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这一顿饭,张文学彻底第了解了一个普通民办教师的生活状况;通过这一顿饭,看到了田老师高大的人品和欢快的性格;通过这一顿饭,看到了田老师教学以外热爱生活的智慧人生;通过这一顿饭,张文学突然长大了好多,感觉除了做学问和教书育人以外,自己需要学习的内容还有很多,很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