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职称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三)野炊

职称二 思路雨花 3392 2019.12.21 14:43

  (十三)野炊

  中午时分,学生都已经回家了,田老师和张文学稍事休息了一下,喝了点水,两个人不一会就感觉不再那么累了。于是,他两个决定开始准备他们两个的精致午餐。

  可是,张文学就纳闷了,心里想:

  “哪有做饭的材料和工具呀?”

  于是,张文学就主动问:

  “田老师,我去买点东西吧。”

  “不用,我几乎天天在学校里吃午餐,啥都有,你不用担心,也不用忙乎。”田老师胸有成竹地说。

  田老师一边说,一边就提了个暖瓶,很坚决很自信的样子走出了办公室。

  张文学作为一个青年教师,哪能让田老师忙乎?

  于是,张文学快速跟随者田老师大踏步走出去。看看能帮什么忙。

  只见田老师提着暖瓶往学校最东北角的一个闲置空地上走去。

  别看田老师都五十岁的年纪了,但是精神矍铄,心态良好,身体健朗。作为一名老资格的民办老师,工资不多,但是从不抱怨,而且极其任劳任怨,性格开朗,爱开玩笑,是那种人见人爱,和谁都合得来的乐天派。

  张文学毕竟年轻,这不一会,就赶上了田老师。他们两人已经到达了学校最北教室屋山最东边,这时,田老师还有点不好意思,说:

  “你怎么不在办公室休息下,我一会就给你端上面条。”

  张文学赶紧接过话来,“哪能让前辈做饭,我在家学过的,我会煮面。”

  张文学看了看这个自己上班都一个月了,还从来没到过的这个角落。只见北边和东边都是近两米高的围墙,南边是学校教室的北墙,西边是是三颗高大的法桐树,这个地方确实比较封闭,相当隐蔽。

  可是,张文学就是不明白,寻思道:

  “田老师,怎么把我领到这么个偏僻的地方了呢?”

  正当张文学“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田老师对着一个角落的杂草感兴趣起来,说:

  “这里,有我们的宝贝。”田老师一边微笑着,一边用双手拨开了一些杂草木料。

  这时,“见证奇迹的时候到了”。只见,随着田老师不断把更多的杂草用双手拨向两边的同时,一个用碎砖头和泥巴垒成的简易灶台就“水落石出”地展现在眼前。

  张文学目不转睛地看着田老师谨慎地拨开杂草之后的这个奇特的物品。张文学看到了一个黑乎乎的近乎圆形的一个奇怪东西。最上面盖着一个比较宽大的塑料布,塑料布下面就是黑乎乎的像一口锅形状的东西。

  张文学对田老师的这个宝贝简直充满了无限好奇。他感觉像个做饭的东西,但是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复杂结构呢?

  这时,田老师一边微笑着,一边说:

  “小张,看看吧,这个东西简直就是个艺术品。”

  田老师话音未落,就伸手握住覆盖这个灶台的塑料布的一角,然后慢慢把这一块塑料布小心翼翼地掀起来。等到田老师把熟料布放在一边,张文学看见了一口盖着盖子的一口小锅。小锅的盖子正被扣在锅里面,严丝合缝,因为锅盖上面有塑料布的原因,用白色铝合金制成的锅盖子一尘不染,非常干净。

  田老师对于这个精美灶台的包装的确是用苦良心,而且效果良好。

  一是灶台的位置很隐蔽,兼顾了学校环境美观和个人实用的双项目的;

  二是灶台的包装很讲究,即便是有人进来看看,也只是以为它只是小个杂草堆;

  三是灶台很小,即便是不包装也不会轻易看到它的真实样子。不显山不露水。

  四是田老师真是太伟大了。明明自己的身份很卑微,明明自己的生活很清苦,但是师道尊严的道理让自己很小心。知识和学问要高调传道,思想和道德要高调授业,但是对于卑微和清贫甚至苦难,就要深深藏起,藏而不漏,心照不宣。

  多么高尚的老师,多么淳朴的心灵,多么讲究师德情操的伟大人物,多么善解人意,民意和国家意志的芸芸众生中精英!

  张文学这时候若有所思,心里面感觉不是个滋味,有种酸楚的感觉,又有点想哭的冲动,却又说不出话来,甚至自己都不知道是这种酸楚感是什么原因来的。

  “哗哗,哗哗”

  一声声倒水的声音突然闯进张文学的耳朵。张文学这才开始观望田老师的举动。

  只见:田老师正把水倒进锅里,然后正拿着个刷子,弯着腰,正忙于刷锅呢。

  “嘻唰唰”,“嘻唰唰”。

  田老师真是乐天派,把令人酸楚的艰难日子,过得快快乐乐。这不,田老师刷锅的时候,还得哼哼两句歌词。

  田老师刷完了锅。就直接把暖瓶里剩下的水,倒进了锅里,然后,盖上了盖子。

  张文学傻乎乎地看着,因为也不知道田老师下一步做什么。再说呢,田老师的这个煮面的方法,和妈妈教的方法也大相径庭。

  张文学也跟着妈妈学过煮面条的方法。无非就是:烧火,炝锅,加水,下面四个主要环节。可是,田老师的煮面方法是先放水,这样没有滋味的面能好吃吗?

  正当张文学纳闷时,田老师已经蹲下身子,掏出了火柴,只听“吱”地一声,火柴头上的小小火苗窜起来。田老师,右手拿火。左手抄起一把软草,放到火柴头的火苗上,干草遇到火苗,只听“噌”地一声燃起了大火。田老师立即把火放进泥巴锅灶炉膛里,只听火在锅底下的炉膛里“噼噼啪啪”地激烈燃烧着,田老师接着把一些树棍等的硬柴火用手捋了捋,打成松散的一小团,然后放进灶膛,接着,木棍等的柴火就均匀地散落在正在燃烧的草上面,紧接着,木材来硬柴火就燃烧起来,火势就大旺起来。

  张文学禁不住好奇,调转了一下身子,顺势往炉膛里面看了看。这真是一个神奇的炉灶啊。

  这个灶台不大,其实是很小。张文学从正面目不转睛地看这个灶台,才看到它的“庐山真面目”。

  这灶台门脸不大,有点呈“国”字型的形状,这个门脸就是柴火进入的炉膛的必经之地。门脸就像房屋真真正正的的大门。做工很讲究,门脸工整,就是一个很正规的立起来的长方形,长方形的门脸的墙壁上用泥巴糊起来的,但是并不粗糙,显然独具匠心的创造者,专门把这个墙壁抹的格外平整些。

  从灶台的门脸看进去,就是一团冉冉燃烧的的火苗。这火苗不是很大,但是燃烧的很旺盛。火苗面积很大,布满整个炉膛,在炉膛边上的炉火显得很浪漫,只见火苗面积大,火力小,火苗就像是一个个大腹便便的老板,提这个大哥大,在宽阔的街道上,东瞧瞧,西望望,看看有没有好玩的东西,坐看看男火苗有没有偷懒的,看看那个女火苗身材更苗条些,这些散落在炉膛边上的火苗,与起说是在烧锅,不如说是在游玩,在赏景。

  但是,炉膛中心的火呈现的是一种让人震惊的燃烧景象。

  那一堆火,才是真真正正的滔滔大火,那才是切切实实的熊熊大火。那一个一个看似不起眼的小火苗,一个一个木棍首先静静地在炉膛里,隐藏在用红红的干草烧成的灰烬里,然后潜伏着,孕育着。这些可爱的木棍,等到温度上升,浑身烧起来,这才司机行动。只见,这些在木棍上生成的火苗,先抬起眼睛望了望,看准了锅底,看清了需求,这才蹲下身子,动了动身子,蓄积着力量,孕育着激情,一切准备完毕,马上进行这最后的冲刺行动。很快,火苗从各个木棍上“噌”“噌”“噌”突然几乎同时串起,火苗充满了激情,火苗充满了斗志,火苗充满了希望,各个火苗此起彼伏,火苗相伴而行,火苗合力围攻,一个个火苗闪耀着红色的火焰和同样红红的锅底深情相拥,亲密接吻。一束束火苗,就像一个一个即将告别母亲即将远行的游子,充满着不舍之情,饱含着依恋之情;更像一个个热恋的女子,或许因为法海的原因,被迫离开自己热恋的爱人,此时此刻正在悱恻蚕眠,恋恋不舍。一簇簇火苗,开始的时候是青春年少的少女,她们亭亭玉立,身材曼妙,她们红唇白牙,充满朝气。但是当他们站起来的时候,身躯如参天的大树,苗条如纤细的柳枝,气势如虹,气魄如山,她们硬如钢,她们温柔似水。当这些火苗跳起了多情的舞,那就成了人世间最美,最真,最热烈,最悲情的复杂多情的艺术精品。

  火苗跳出的舞是多情的舞,是激情的舞,是悲伤的舞,更是壮烈的舞。

  第一幕,当炉膛的帷幕徐徐拉开,在大小火焰的“噼噼啪啪”交响乐中,身着一袭红衣的火苗姑娘闪亮登场,只见她多姿多彩,红袖曼舞,楚楚动人,留给人们人世间最美丽的舞蹈;只见她轻启朱唇,莺歌吟唱,荡气回肠,成为全人类最真情的传唱。

  第二幕,当炉膛的篝火盛会走向高潮,在火焰“噌噌噌”的激情雄壮的打击乐交汇中,身着一身大红婚纱的已经成熟的火苗跳跃登场,只见她风韵尤佳,身影婆娑,舞步诡秘,充满力量,充满希望;只见她放声歌唱,歌唱理想,送来希望,成为人世间最最温暖的绝唱。

  第三幕,当炉膛的烟火表演即将谢幕的时候,在炉膛上面的盛满水的铁锅冒出的“嗤嗤”的轻音乐中,这些火苗姑娘已经换上便装,走向黑顶红毯的舞台,只见他们一袭黑衣,步态轻盈,婀娜多姿,他们笑着,说着,向人们作揖问好,清水芙蓉,落落大方。只见她们轻吟低唱,说出理想,唱出祝福,唱出让人们丰衣足食的美好愿望,成为人间最美的精神食粮!

  火是可爱的,火是美丽的。难怪生活中有美丽的“飞蛾扑火”故事,那是因为火中有真情,火中有温暖,火有千姿百态,火有风情万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