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职称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六)诡计

职称二 思路雨花 2279 2020.01.13 23:08

  张文学对人的表现真是无可挑剔;他的善解人意令人佩服地五体投地;他对事情的理解往往令人耳目一新;他内心的火热激情总能让人为之一振;他头脑中的知识学问总是那么温暖心灵!

  张文芳想着:张文学真是自己的好弟弟!

  张文芳这时候,倒是更想和自己的弟弟多交流了,自己虽然是姐姐,但是却情不自禁地在更多的事情上,更依靠弟弟来拿主意了。

  或许这就是智慧和学问起的作用吧。

  或许这就是“与君一席谈,胜读十年书。”的道理。

  张文芳忽然又想到自己的活计,然后就回到自己住的小单间去忙活手头的活了。

  时间过得很快,张文芳和爸妈以及文学吃完晚饭的时候,胡俊山还在呼呼大睡,看来是不胜酒力,还喝了不少酒的原因,过了晚饭时间还没有醒过来。

  当然晚上九点的时候,张文学又给胡俊山喝了一些小米粥,胡俊山也就随后感觉舒服了一些。

  等到胡俊山又继续睡下以后,张文学在院子里玩了以一会,又不知不觉地走进了姐姐的房间。

  这恐怕还是姐弟的情谊在起的作用吧。

  毕竟,姐姐是快要出嫁的人了。

  而且,在张文学的眼里,姐姐甚至比自己的父母都亲。

  这是因为,姐姐毕竟比文学年长六岁。所以,张文学从小就看到的是相对比较懂事的姐姐。

  姐姐对弟弟,那真是关心无微不至,呵护无所不包。

  张文学记忆里的一幕一幕,展开在眼前就是一个又一个让人泪眼朦胧、感激涕零的精彩影片。

  当父母到田间劳动的时候,是谁用孱弱的双肩背着文学在院子内外费力地走动?

  是姐姐;

  当文学的小手被铁钉子划破流血,是谁用自己的娇躯抱着并不很轻的身体到卫生室包扎?

  是姐姐;

  当文学上学回来家里大人上工的时候,是谁把邻居给的一块高粱饴糖块放在文学的嘴里?

  是姐姐;

  当文学二年级时候放学路上被其他高年级孩子欺负的时候,是谁勇敢站出来保护弟弟的?

  是姐姐!

  姐姐对弟弟的爱,无所不在;

  姐姐帮弟弟的事,总讲不完!

  所以,张文学今天就要当小孩孩,缠着姐姐玩。

  所以,张文学这一段要当好弟弟,逗姐姐开心!

  张文学进姐姐屋子的时候,张文芳还在忙着。好像没注意到弟弟的到来。

  反过来说,即使知道弟弟来了,也不用打招呼啥的客气,他是“小不点”,哪有那么多事情啊?

  张文芳想:

  “来就来,去就去,无需太注意,反正是姐姐的房间,赶他也赶不走的。”

  但是,张文学就不这样想了呀。

  他故意悄悄进入姐姐的房间,想吓她一跳。

  于是,张文学走到姐姐房间门口的时候,就像猫一样猫下身子,悄悄进入屋子,然后在姐姐工作的缝纫机前面蹲下身子,藏了起来。

  张文学藏了一会,果然没有被一心干活的姐姐发现,于是就觉得没有意思。

  张文学想:干脆就索性吓唬姐姐一次,看看她被吓唬的感觉好玩不.

  于是,张文学就偷偷伸出了自己的右手,照着姐姐踏在缝纫机上的右边的小腿腿肚子那个有肉的地方轻轻地拧了一下。

  “唉吆”,姐姐顿时感觉到了疼痛,开始着急起来,同时把头从缝纫机台上低下来,看看什么情况。

  “谁呀,这么坏,简直是小坏蛋”

  姐姐虽然一猜就知道是张文学,偏偏没有揭穿他。她想看看这个可爱的弟弟会不会做恶作剧。

  毕竟嘛,作为一个人才,要十八般武艺都要会的。

  张文学一听姐姐问话,突然急中生智起来。

  张文学乔装了姐夫胡俊山的嗓音,说:

  “我,我是胡俊山姐夫,我来请娘子不要干活了,跟我回去睡觉。”

  张文学专门学大人瓮声瓮气的声音,而且还自我感觉良好,以为能骗过姐姐呢。

  张文学想:骗姐姐对胡俊山说点悄悄话,好再笑话姐姐。

  张文芳当然知道文学的心思。

  所以,虽然张文芳听出文学虽然瓮声瓮气装大人的口吻说话,但是,面对这个天真可爱的弟弟,她头两个字就知道藏在自己跟前的是文学。更何况自称胡俊山的时候还自我多情地叫着姐夫.

  张文芳不想终止弟弟这个诡计。

  张文芳想:既然开始了,姐姐就陪你玩下去。

  于是,它就当真地说:

  “好呀,到哪里睡觉呀?你到底是胡俊山呀,还是胡俊山姐夫呀?”

  张文学一听,就知道自己露馅了。

  就索性站起来了。

  张文学说:“姐姐真聪明,我还真骗不了你呢。”

  姐姐接着“哈哈”大笑起来。

  姐姐说:

  “弟弟,打败你的不是我的聪明,而是你自己的礼貌!”

  姐姐趁势教育这个不会玩诡计的天真弟弟。继续说:

  “将来走到社会上,别人打败你的也不是他们的聪明,而是你自己的天真。”

  “好好,好姐姐,弟弟领教就是。”

  然后张文学开始正儿八经地对姐姐说:

  “姐姐,有个事情,你得依我。”

  姐姐一听文学当真了,就抬起头来问:

  “那得看什么事情呀。”

  张文学忽然又有点不好意思开口,但是最后还是说了:

  “今天晚上,我睡到你的房间吧!”

  姐姐瞪大了眼睛,一副不解的样子说:

  “那怎么行,你都是大孩子了。又不是你小的时候,妈妈不在家的时候,怕你害怕,跟着我睡觉。”

  “不对,你咋想的呀?不懂还是装不懂啊?”

  张文学突然着急起来,又不愿意说的太明白。

  于是,站在姐姐面前。面无表情但是很祈求姐姐能理解的样子。但是姐姐不知道是真不理解呢,还是故意引文学说话呢。但是就是没有给他理想的答案。

  这时,张文学终于开口了:

  “姐,你和胡俊山姐夫不是结婚了吗,你就要尽一个妻子应尽的责任和义务去照顾胡俊山姐夫,你就应该到他那里睡觉的。”

  张文学一下子说出自己本不想说的话,就连他自己都惊诧得厉害。

  姐姐听了张文学的话,也是感觉张文学“人小鬼大”,但是话说出来说明文学真是长大了。

  不过,张文芳自己突然之间也变得脸红了。

  大约过了一会,还是张文芳解围。

  文芳说:“弟弟,或许你说的也没错。可是我一时不行,得有段时间走近他,不急。”

  张文芳若有所思。

  “这样吧,你睡到我床上,免得闻他的酒味。我今晚要忙活络,还有偶尔去看看醉鬼,真累了,我就在缝纫机上趴会。”

  张文芳一看张文学同意了。又说:

  “宝贝弟弟,睡吧!我给你唱催眠曲!”

  张文学于是很听话地去睡觉了。

  梦中,张文学真听到了姐姐唱的清脆动人的“催眠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