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职称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一)姐姐

职称二 思路雨花 8418 2019.12.30 17:40

  (二十一)姐姐

  张文学的自行车经过检查整修以及姐姐精心装饰以后,已经是新上加新,焕然一新了。

  在张文学家里偌大的院子里,在自己家里宽大的屋子前面,张文学的这辆自行车,雄赳赳,气昂昂,威武雄壮,气宇轩昂,精神抖擞,简直就像一个已经整装待发,随时准备就要出征的将军。

  张文学仔细看着这辆自行车,发现车座位套子和车大梁上面的车兜子,色彩明快,设计精致,非常实用,实在是姐姐的巧夺天工的精品之作。再仔细看看这两件精品的做工,那简直就是天上下凡女子用彩虹当做线,拿银河作为针,用她那美丽纤细的手指缝制出来的物品。

  这双手灵巧的双手本可以去拨弄琴弦,让琴发出世界上最美丽声音,让声音赛过世界上最能歌善舞的百灵鸟的歌声,但是这双手今天不辞辛苦制作了弟弟的自行车饰品。

  那整整齐齐的针脚,如同姐弟共同书写的成长日记。

  在这篇日记里面,文字密密麻麻,整整齐齐,如同姐弟共同成长过程中留下的动人故事,有悲欢离合的场景,更有

  感天动地的岁月。

  那曲曲折折的线段,如同姐弟共同编制的理想之网。

  在这个大网里面,时间是经线。地点是纬线,姐弟共同用双手辛勤劳动编织一家人幸福的大网,汗水让幸福不断壮大变大,意志让幸福大网固若金汤。

  张文学看着自己车子上的艺术精品,想着姐姐为自己含辛茹苦做的这一切,情不自禁回忆起自己在成长过程中,姐姐为自己所做的那一点一点,一切一切。

  姐姐名字叫张文芳,大家都亲切地叫她“小芳”。

  姐姐长得挺好看。高个子,杨柳腰,更有两条大长腿,走起路来,她那两只白莲藕似得长胳膊前后甩起来,她的两个长辫子两边晃动起来,显得格外有力,格外精神。

  姐姐的五官安排的十分精致。简直就是仙女一枚。张文学觉得姐姐:

  不胖不瘦瓜子脸,上宽下窄嘴巴尖。

  一双大眼常扑闪,面带酒窝笑容甜。

  睫毛浓密细又长,鼻子好看鼻梁尖。

  简直仙女下凡尘,人间世人都稀罕!

  在张文学的心里面,姐姐留给他的最刻骨铭心的特点还是她的宽大、仁厚与善解人意。每逢家里有了难以解开的难题,姐姐总是率先垂范地踊跃站出来,宁可牺牲自己的利益,也要顾全大局,最终把事情解决好,大家其乐融融,她也就最高兴。

  张文学记得第一次打架以后,姐姐替弟弟拦下责任的事情。

  那次,姐姐和弟弟在大街上走着玩,一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走到姐弟俩的身边,就拉姐姐张文芳的小辫子,张文芳立即大声怒斥道:

  “大白天的,就耍流氓,不要脸。”

  张文学看见了,也听见了,接着就冲上前去,虽然张文学的个子比那个十五六岁的小伙子矮了一些,但是十二岁的张文学上前抱住了那个家伙的腿,结果那家伙“咣”地一声落地,姐姐趁机上前,在他的头上和脸上又抓又挠,直到,把他的脸挠破流血,一个劲地求饶,并且说下次不敢了,姐弟两个才放他而去。

  事后得知那个臭家伙也是本村的小青年,早就不上学了,是个无所事事的街头小混子。他只是羡慕姐姐的青春貌美而想骚扰一下,结果因为张文学的机智勇敢而栽在这姐弟的手里。后来,他的家长也因为孩子吃了亏,再加上脸上破了相,去张文学的家里去找过张文学的家长。是姐姐说再见抓挠的那臭流氓,不关弟弟任何事情,是她咎由自取。并且姐姐警告那户人家,再闹事就去法院去告他,让他蹲监狱。那户人家自知理亏,也就赔了个不是,然后吃了个哑巴亏,然后息事宁人。

  从此以后,在小河村周围人们中,就流传着这样一个版本的说唱:

  村里姑娘叫小芳,

  长得好看又善良。

  只能远观去欣赏,

  否则挨打还受伤。

  当然,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任何人敢去招惹张文芳,因为虽然人小但是强壮、勇敢并且机智的张文学就是他姐姐的保护神。随着这个小神越来越大,他的威力就越来越猛。

  张文学的内心也是收获满满。

  姐姐张文芳是真真切切地爱弟弟张文学的。

  这种爱是本分。一种因为自己和弟弟是一母同胞的血缘关系,而具有的同舟共济、同生死共患难和荣辱与共地去抱团生存的内在的,本分的心理因素。

  这种爱是义务。一种因为自己比弟弟年龄大一些的原因,姐姐就要在千钧一发、命悬一线或者其它关键的时间或地点就要不顾自己的安危去勇敢出击,与不法歹徒或残忍动物作殊死搏斗,直到把敌人消灭,直到亲人安全无恙。

  这种爱是责任。一种因为自己和家人都是国家法治社会的合格成员,因为有人在和谐法制的幸福社会制造了极其不和谐的因素,而从个人内心出发,但是符合大多数人的愿望,在国家法律允可的范围内,采取的一种正当防卫,或者正当地实施为保护其他公民不受非法侵害的必要措施。

  张文学还知道姐姐是勤奋、贤惠和孝顺的。

  张文学的姐姐比张文学大六岁。这个年龄差距是比较大的,但是正是这个年龄差距,让张文学一来到这个世界上,就遇见了懂事,明理、知疼知热的小姐姐。

  姐姐的爱比妈妈爱的程度少一点,但是因为经常在一起的缘故,却比妈妈爱的时间多好多;

  姐姐的爱和爸爸爱的程度一个样,但是因为姐姐经常看弟弟的原因,更比爸爸爱的时间和空间多得多。

  更何况,姐姐对弟弟的爱,无时无刻时时在;

  也当然,姐姐对弟弟的爱,无处不在处处在!

  虽然姐姐对弟弟呵护的多,关心的多。但是家里的大小的小孩子应该做的家务事,姐姐却是“一手打天下”,几乎从来不让张文学插手,只是让他去学习,学习,盼望他将来能够出人头地,从而撑起这个家。

  姐姐张文芳不仅是爱劳动,而且是善于劳动,凡事都爱动脑筋。事情做起来,有头有尾,善始善终;做事过程中,干脆利落,从不拖泥带水;做事的程度方面,她总是掌握火候,拿捏有度。总之,是一位很会看事很会来事的人。

  姐姐不仅疼爱弟弟,而且还非常孝顺老人。

  据爸爸妈妈讲,姐姐小时候就非常讨人喜欢,小小脸蛋白里透红,见人就笑,眼睛大并且有神,非常讨人喜欢。有时候,爸妈给她东西吃,一定总先分点给大人,她自己这才开始吃。

  姐姐十二岁的时候,就会做各种家务活,特别做的一手好饭。每逢给家里人盛饭的时候,总是先给弟弟挑些好吃的东西,口里还念念不忘“弟弟正长个子需要营养”,然后再把剩下的好吃的分盛给爸爸和妈妈,说“爸妈干活很辛苦,需要能量.”,然后再把希饭或一般的食物盛在自己碗里。所以,姐姐出落得亭亭玉立,不过在弟弟张文学看来,一副单薄的身材着实让人觉得弱不禁风。张文学倒是盼望姐姐长得高大、粗壮,一副有力、有型,很结实,很健康的身板。

  姐姐长大以后的职业定位也是凭借勤奋和聪慧来维持生计的。

  姐姐十六岁初中毕业以后,就没有再上高中。甚至都没有参加中考。

  究其原因,一是因为姐姐本身学习也不是太好,顶了天也就是铜家湾中学初三3班班里前十名左右的学生,这个名次升高中确实没有把握,但是这个名次段的初中毕业生自己主动放弃中考资格的学生,在铜家湾中学数百人的学生中乜也就是张文芳一人。

  第二个原因吗,明眼人都知道,张文学的家里条件并不好,虽然爸爸张泰斗,名字叫泰斗,其实是爷爷和奶奶对他的未来的一厢情愿,后来,也没有上多少学,所以爸爸有点有点“名不副实”,而且患有慢性支气管炎,也不能干重活,但是全家就指望爸爸一个人挣工分,妈妈多年在家照顾一直在床上瘫痪的奶奶,再加上两个孩子,所以很少出去到生产队上工,所以,因为工分少,所以,要交给生产队里的缺粮款就多,而且分的粮食也特别少,经常时候都不够吃的。在这样情况下,父母亲都考虑的是孩子的未来,也决然不会让女儿辍学去生产队上工劳动挣工分的,但是孩子依然决然地退学去劳动,从而让一直学业优秀的弟弟上高中,上大学,去撑起整个家,那就是姐姐的深情厚谊与善解人意和礼让三先了。爸妈也知道这样做苦了闺女,但是,在苦言相劝无果的前提下也就默认了这种在当时条件下很流行的这种“丢卒保车”的选人和育人选择模式。

  当然,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当时物质奇缺,缺衣少穿的局面下,这个方法既是无奈之举,也是明智之法。

  后来,张文学也不知道是因为父母处于自责的缘故,抑或是姐姐主动提出的要求,反正,姐姐在下学两年后,也就是在她十八岁那一年学习了缝纫技术,而后就在家或者每逢铜家湾集市开集的时候,去收布料回家加工或者送加工好的衣服。从那以后,张文芳加工衣服的收入就成了张文学家收入的主要来源。

  这笔钱,从此以后就让家里餐桌上的食物充实而多样;从此以后就让张文学的书包变得沉甸甸;就让张文学的爸爸治病的药不再中断;让张文学一家的经济状况有大大好转,让张文学家在村子里的地位不断上升。

  但是,张文学的心里朦朦胧胧地有一丝自责和不安的心理萦绕在心头。

  这个不安和自责,让张文学内心具有羞愧和负罪感,这种感觉让他后来一提起姐姐就有点惴惴不安,也常常希望自己能够做点事情去弥补姐姐的损失和遗憾。

  那么,这份自责和不安来自哪儿呢?

  这个自责和不安来自于姐姐的婚姻。

  按说姐姐又漂亮又勤奋又聪慧,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提亲说媒的人应该是络绎不绝,早就踏破门槛了。可是,偏偏就很少人来提亲,偶尔来个人提亲,经过相亲以后发现对方不是歪瓜裂枣,就是矮穷矬的男主儿,根本入不了张文芳的眼。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三年,结果张文芳一直没有找到理想的对象。

  张文学分析来,分析去,感觉姐姐的婚姻进展不顺利可能有两个方面的原因。

  一是,张文芳个人虽然内心火热,充满激情,但是外表冷峻,显得热情不足,温暖不够。不了解实情的人,觉得张文芳属于“冷美人”的类型,可远观而不能接近她。所以,很多优秀男青年都敬而远之,采取惹不起,躲得起的态度,都不敢追求张文芳。

  二是,张文学打了那个骚扰张文学姐姐的那个小混混以后,也有好多有关张文学的流行版本。什么“张文学善于打架”,以后如果对他姐姐不好,说不定会遭受“灭顶之灾”的。所以,不少人保证不了一直对张文芳好好的,所以就采取了敬而远之的躲避态度。

  所以,姐姐的婚姻不顺利,张文学觉得自己是有部分责任的。所以,张文学是要努力去补偿的。

  生活要继续,生活总会“柳暗花明又一村”的。

  后来,当家一个嫁到山前县的远房的一个堂姑姑给张文芳介绍了一个小伙子,家人感觉小伙子长相很一般,甚至配不上姐姐,但是姐姐相亲以后,又经过简单的了解,就定下了这门婚事。

  令人不解的是,张文芳的理由还挺充分。

  这个小伙子初中毕业后,没有考上高中,而张文芳自己也是初中学历,这也算是学历相当;

  这个小伙子会点砖瓦伙计,跟着建筑队打工,而张文芳自己会点缝纫活,这也算是本领相似;

  这个小伙子家中贫困,无钱无房无存款,而张文芳家里也算是家贫如洗,这也算是门当户对;

  这个小伙子家在山中,山中景色秀丽,而张文芳家在河畔,河中风景美丽,这也算是珠联璧合。

  好堂皇的条件,好充分的理由,无可争辩的结论.

  因为两人学历相当,本领相似,门当户对的原因,

  所以两人顺利珠联璧合,洞房花烛,百年好合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