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职称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升学

职称二 思路雨花 3020 2019.12.11 19:26

  (四)升学

  夜已经很深,万籁俱寂,夜色袭人。历经疲惫,憔悴,懊悔,最后平静的张文学终于进入了梦乡。只见这个可爱又可怜的小伙子,睡意正酣,嘴角轻开,面露微笑。很显然,张文学进入了甜美的梦乡。残酷的现实生活中又有什么令人高兴的好事呢?

  “啪,啪啪啪啪”

  一阵子雷鸣般,紧急的鞭炮声在张文学的耳边骤然响起。随即拉开了张文学在梦中对一生中最得意最美好时刻的回忆。

  那是一九八三年的八月十六日的清晨,太阳已经露出美丽的笑脸。早上八点,阳光和煦,再加上大清早的习习小风,让人感觉非常舒服。是的,今天是个好日子!

  这时,村部的大喇叭响起了美妙的音乐。大家知道,村里老村长又要发布重大消息了。

  “村民朋友们,现在播报一个好消息。”果然,一会儿,村长就有事要说了。

  顿时,村民们,都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大家听着了吗?咱们村也出了金凤凰,出了镇状元!”

  “大家知道谁家的娃娃,今年中考考了个全镇第一名啊?”

  村长这次在大喇叭上讲话,风格也不同寻常了,还卖了个关子,让大家猜。村长也是“飞机上挂暖瓶”,高水平了,学会吊胃口了。

  “莫不是前街张泰斗家的小子张文学吧?这小子精灵,听说学习很好.”外号“快嘴”张婶第一个对着另外几个女友抢答。

  “可能是”,王嫂迅速回应,不光说,还指手画脚地比划着,“这下,老张家可风光了。”王嫂边说边随即把右手向空中挥了一下。

  “别猜了,我想你们也猜不着。”

  “谁猜不着?你才猜不着呢!死老头子,小瞧人!”

  “对,他这是小看人。回头问他的罪。”

  听到了村长的话,没等答案出来,几个女人直接还击。

  可能村长感觉可能没人配合他的问题。随便说了几句话,却惹闹的众位热心猜题的女神。

  “我们村前街张泰斗的儿子张文学在今年中考中获得全镇第一名的好成绩,考上了铜锣师范学校。我们表示祝贺,鼓掌!”

  想必是村长把下通知当成了现场会,把鼓掌的要求,也说了出来。

  “呱唧,呱唧,呱唧!”

  可不是,还真是歪打正着,还真有几个响应号召的。只听,那边那几个唧唧歪歪,说东说西的女人,虽然刚才还抱怨村长小看他们,这不,听到村长号召,他们随即鼓掌起来。

  “我们村出了镇状元,大家是不是很高兴呀?今天晚上,我们在大队部的院子放一场电影,表示庆贺!到时候,张泰斗和张文学要亲自发喜糖,大家一定去看电影,吃喜糖,沾点喜气,把自己的娃娃培养成才。”

  “好,好,好好呀!都好长时间没看电影了。”

  “呱唧,呱唧”,

  又听见响亮又持久的掌声,回头一看,几个附耳倾听的老爷们,也兴高采烈地鼓掌。

  看来,大家心情不错,想必对于看电影更是期待已久。

  张文学所在的村子叫小河村,村子不大,有五六百户人家,大部分姓张,王,李,邢,郭等姓杂人少。张家是大门大户,自古就有点田地,有点财富。张文学的爷爷过去化成分是曾经被划分为地主,但是张家人喜欢把钱花在供孩子们读书上,而且为人很好,对长工也不错,还经常把粮食借给乡亲,完了粮食打下来还的时候,不要利息。所以,后来虽然化成地主,也深得乡亲同情,并没有像其他地主一样受委屈。以致于,后来村里人相处不错。

  “张文学中了!”

  村长发布的消息,再加上热心村民的津津乐道。张文学考上铜锣师范学校的消息,像原子弹爆炸一样,迅速传遍了整个村子。不少上了年纪的人,不愿意把话说得太长,仿佛说长话语会影响传播速度似得。

  “张文学考上了”

  这两天,村子里的人见面,居然不问“吃饭了吗?”,而是说“张文学考上了,你知道吗?”这句话作为寒暄的开头语。可见,张文学考上师范学校这个事情在村民心中的千钧份量。

  “张文学出息了”

  这两天,毫无疑问,所有人在高兴之余都在揣度这件事情。张文学考上师范学校当然是天大的好事。是全村人的骄傲。毕竟,虽然恢复高考多年,整个村子没有几个能考上大学的。甚至初中中专也没几个。有数的几个,那几个好像也没有像张文学这样,在许多村民往日平静的心扉中荡起这么汹涌澎湃的波涛大浪。这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对于张文学考上中专这个事,最最高兴的当然是张文学的父母了。张文学的父亲张泰斗种地为生,为人不错,性格很好,有不少朋友。但在村民的眼里,他也属于掉在人堆里不好找的那种人。“父以子为贵”,今天,儿子张文学考上了大学,那张泰斗今天就格外精神抖擞好了。

  “看吧,我儿子出息了,成才了”

  “今天读师范,明天当老师,说不定能留在县城教书,不,去济南或北京当官。”

  张泰斗越想越高兴,越想越有劲,人也越来越精神。

  当然,对于绝大部分早已结婚生子的成年人想的未来更多。是呀,随着国家改革发展的需要,今后“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也不再安分,迫切让自己的孩子在学业上有出息,能像张文学一样,走出村子,考上大学,吃上“商品粮”,成为持非农业户口的人。所以,在他们“小算盘”里,更感觉,现在考上师范学校的张文学可能就是他们的孩子的救星。所以,不仅仅是高兴,还有几分依靠的情怀。所以,听说这个消息后,他们不仅亲自去张文学家里当面道喜,不少还送去了丝绸背面,暖瓶,脸盆等上大学急需物品,甚至有的人还拿出了五元,十元,二十元不等的喜钱,送给张文学。

  面对鲜花,掌声和五彩斑斓的祝贺礼物以及数百元的礼金,张文学感觉很激动,因为过去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好东西,可以说“大闺女上轿———头一回”,感觉够新够鲜够欢喜够刺激。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因此而高兴。那就是他的邻居们,特别是孩子年龄和张文学差不多的家长们,尤其是张文学的同班同届同学和这部分家长,就对张文学考上师范学校这个事情特别生气。

  诚实说来,张文学很优秀。但是“枪打出头鸟”,“木秀于林,人必诛之”,这个话语不是每个村民都说得出,但是这份情愫每个人心知肚明,了如指掌。

  “一石激起千层浪”,他们觉得,正是张文学的优秀贬低了其他几个没有考上中专的孩子。之于孩子,还不是太明显,说不定张文学“混好了”兴许对自己的发展有帮助了呢。但是,对于这些同是“难兄难弟,难姐难妹”的家长,好像更多的还是“嫉妒羡慕恨”的思想情绪。

  当然,虽然大家各怀心思,表面上还是特高兴,特喜欢,特喜庆,特激动。这就是人这种高级理性动物的杰出本领。

  庆祝活动在喜庆热烈的氛围中进行着。

  电影如期按时进行,看的是喜剧电影“瞧这一家子”。这也正中这一家人的下怀,全村人正以羡慕的眼神瞧坐在看电影的人群正中间张文学这一家人。张泰斗正襟危坐,气宇轩昂,就像一个大领导。至于张文学,其实也没有看进去电影,先是一通对过去奋斗历史的回忆,充满曲折与温馨,继而是对未来的憧憬,如小兔在胸“砰砰”乱跳。所谓美好,所谓顺利,所谓成功,只是人们的祝愿,至于能否心想事成,只有天知道!

  但是,这一切,年少轻狂的张文学并不知道这道浑水的深浅,只是看到了人们堆满微笑的阿谀奉承的笑脸。所以,被喜悦和成功溢满头脑的张文学这几天觉得特兴奋,特刺激,特满足,特高兴,有一种“轻飘飘”的感觉,有一种要“飞上天”的可能。

  是呀,年纪轻轻就体验到成功感觉的张文学,又怎么能不激动呢?

  “祝贺,祝贺!”一声声祝贺把内心的卑微冲掉,“恭喜,恭喜!”一声声祝福把平日的苦楚冲走。幸福来得太快,让张文学的小心脏有点承受不了。

  “你好,你真行!”,各位大婶或阿姨伸出了他们温热的手和张文学亲切握手,双手晃动,让张文学体会到阿姨们同样温柔小手的不同温度。张文学感觉特刺激特激动特荣耀。

  “文学,你真棒!”,各位叔叔或大爷拍了拍张文学的肩膀,同样热情地和张文学握手鼓励。张文学体会到了他们的热情和期待,感受到了男子汉敢担当的责任和力量。

  成功真好,成功真棒,成功是金钱,成功是力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