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职称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三)斗鸡

职称二 思路雨花 3422 2020.01.10 18:53

  下午四点钟,张文学家里的盛大喜宴终于结束了。在简单喝点茶水以后,这次盛大聚会行将结束。

  胡俊山爸爸现在打算启程回家。于是,在屋子里四处看看胡俊山在哪儿,但却没有看见胡俊山的身影。就心里想着,他可能去了厕所,于是就先等等。结果,等了几分钟,也不见人,就问张文学:

  “你姐夫胡俊山哪去了?”

  只见张文学“噗嗤”一下笑了,神秘地说:

  “我姐夫有点不舒服,他躺在我床上休息着呢。”

  “不舒服,这小子别不知量力,喝醉了吧。”

  看样子,胡爸这次有点真生气的样子,没好气地说:

  “今天第一次到岳父家,就喝醉的话,我可饶不了他!”

  于是胡爸从座位上站起来,三步并作两步,急匆匆地

  通过堂屋通向西侧单间的门洞,走进了张文学住的屋子。果然,看见胡俊山躺在张文学的床上在呼呼大睡。

  胡爸气不打一处来,用手拉住胡俊山的肩膀,使劲晃晃他,看他醒了,就呵斥道:

  “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头一趟来丈人家就醉酒,别人怎么能看得起你?”

  胡爸真有点“吹胡子,瞪眼睛”了,要不是有人在身边,说不定,就给他一耳光了。

  按说嘛,胡爸说的也对,第一次来丈人家喝醉酒,确实也够呛。

  第一是,这样的人没有把握,就让人觉得办其他事情也不靠谱;

  第二是,这样的人不可靠,本来作为晚辈,要照顾老人喝好不醉,自己倒了,怎么伺候老丈人和老爹呢?

  第三是,不会来事。虽然已经领取结婚证,但是还在考验期,因为按农村风俗,举行了结婚仪式,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一家人。

  不过呢,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人们的思想也在变。作为年轻人,思想率直、为人实在,也有令人欣赏之处的。

  胡爸一面批评着胡俊山,胡俊山又翻了个身子睡着了。

  张泰斗见到这个情形,就说:

  “今晚,俊山就不走了,跟文学一块住一晚上,明天再走。”关键时候,老泰山给了女婿一个活路。

  “那好吧。也只好这样了”

  胡爸也不得不同意了。

  就这样,胡爸自己跟司机回家。

  胡爸上车的时候,张文学把一个来时用的篮子交给了胡爸,篮子的最上面就矗立着一直大公鸡。

  “这怎么还把一只鸡带回去呢?留下吧,你好补补身子!”胡爸伸手去拿鸡,想把它留给张泰斗。

  “不行,亲家,我们已经留了一只了,按风俗,这只要带回去,用来喘气的,表示咱们两家将来联系不断,互相走动!”

  听到这里,胡爸也就不再坚持了,最后握手告别。

  送走了客人,送走了叔叔和两个堂哥,张文学就开始帮助妈妈做洗刷工作了,因为量比较大,忙乎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忙完了。张文学自己感觉也有点累了。

  于是,趁着这一会没有啥事情,就搬了个小木头凳子坐在自己家的院子里小憩一会。

  不料,张文学这一休息,却看到了平时罕见的“血腥打斗”的精彩剧情。

  张文学坐了下来,才发现,胡俊山姐夫家带来的这只大公鸡原来是公鸡当中的“战斗机”。

  首先,这只鸡的个头非常大。

  从整个身躯的体积上估计这只鸡要有八、九斤的重量。身躯庞大,整个鸡放进一口中型锅里的话,即使能装进去也是满满没有余地的。十岁以下的小孩子都抱不动它。它的翅膀长而且翅膀硬,唿扇起来要有小锅盖的面积。个头大造就了它的底气,重量足成就了它自身的力量;

  第二,这只鸡英俊和魁梧。

  这是一只大红玉鸡。能长成这么大。当然是一只长了两三年的成熟大公鸡。所以,看上去比较稳重和高傲,难怪刚来的时候,连院子里的母鸡送上的“秋波”都置之不理。

  两条亭亭玉立却又比较强壮的大长腿,顶起这只大公鸡的硕大身躯。让这只公鸡看院子里其它的两只不大但是同样是红玉鸡的公鸡,以及看另外六只小母鸡的感觉,就好像是“一览众鸡小”的感觉。

  在这只公鸡的头顶上,有一面鲜艳的“红旗”,那就是这只鸡的又大、又厚、又鲜艳的血红色鸡冠子。这个鸡冠子,矗立在鸡脑袋的顶部,就像阵地上高高飘扬一面红旗,

  它迎风飘扬,展示自己无限的勇气,让对手或敌人望而生畏、魂飞胆破。

  美中不足的是,这只大公鸡是公鸡当中的“外来鸡”。

  这不,张文学自己家里的两只公鸡,也对这个“不速之客”已经是虎视眈眈了。

  “在我的地盘上我们做住,你算老几?”

  这两只公鸡虽然有时候也因为有母鸡多爱谁一点的原因打过架。但是,现在来了外敌,那当然就要“鸡嘴对外,一致御敌”了啊。

  刚看到那两只大公鸡的时候,这两只本地小公鸡就不舒服,但是他们摄于他们的淫威,不敢贸然行动,只得“敢怒而不敢言”。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这只大公鸡已经“独自一鸡”了,发起进攻的时候快要到了。

  于是,两只公鸡就不再灰溜溜的了。它们两个一先一后,接踵而至。一个在外来大公鸡的左边停留,一个在外来大公鸡的右边站住,都离开大公鸡有一米的距离吧。

  也不知道这两只本地大公鸡有有点害怕,还是有距离才能助跑飞行去战斗的原因。反正,没有太接近大公鸡。

  闻讯赶来的还有六只母鸡中的四只母鸡,或许有个别母鸡不同意用战斗的方式来迎接新朋友,或许有母鸡正在孕育下一代,不便于看到这样血腥的场面。

  让人不解的是,这只外来大公鸡似乎也不怕这两只“小弟弟鸡”。它依然一动不动地挺立在地面上,鸡冠子迎风矗立,大义凛然,视死如归。

  但是,该来的,还是来了。

  只见左边小公鸡首先煽动翅膀,扑腾离地,冲向大公鸡,拿尖尖的嘴尖,照着敌鸡的左眼睛就跳跃过去。

  与此几乎同时,右边的小公鸡接着振翅跳跃,直冲大公鸡,用自己的尖嘴。准备把敌鸡的右眼睛戳瞎。

  战斗已经打响,形势千钧一发;

  决斗已经开始,反击势在必行!

  只见,大公鸡的确是“公鸡中的战斗机。”

  它不慌不忙,继续站着,一动不动,等待战斗。

  越是这样,越是让敌人害怕,以为它有什么绝招呢。

  所以,它的无所畏惧倒是真让小公鸡有点胆怯呢。

  所以,两只小公鸡跳跃到大公鸡跟前,并没有直接下嘴,而是稍微停住了。

  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一场血腥战斗必须进行!

  于是,两只小公鸡同时向外敌公鸡的两只眼睛啄去。

  就在两只公鸡即将啄到大公鸡眼睛的时候,大公鸡展翅高飞,用两只长长的、有力的脚分别踹了两只小公鸡,然后,在往上飞的时候又用坚实的脚爪分别抓了两只小公鸡的眼睛和脸皮。

  但是,由于这只大公鸡的右脚上还带着坠拌物,好像是一块小石头的原因,并没有飞得太高。只是飞了一下,就在前面一米处,停了下来。但仍然挫败了两只本地公鸡的阴谋。

  这一下,虽然,小公鸡也没有真正受伤,但是在众位母鸡观战的境况下,其实是受到了奇耻大辱。

  于是,两只公鸡变得歇斯底里,于是挥了挥翅膀,继续往前冲,准备和强大的敌鸡决一死战,以挽回自己在母鸡们心中英俊强大的地位。

  这一次冲锋,就在接近大公鸡的一瞬间,这只大公鸡突然一下子扑扇巨大翅膀,带着右脚的小石块,直接飞到张文学家里做饭用的厨房顶上了。

  通常,厨房的屋子比正房堂屋矮好多,作为大公鸡,飞上去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但是,这只大公鸡缀着右腿的石头差不多一斤的重量呀。

  这真是:“鸡急跳房,有缀无妨”。

  这两只公鸡又没有成功,就连观战的母鸡也有点垂头丧气,但却是爱莫能助。

  两只本地公鸡,一看这个样子,也有点灰心了。于是灰溜溜从战斗的地方走了出去。

  来的时候,踌躇满志,走出去的时候,心灰意冷;

  打的时候,成双成对,走出去的时候,茕茕孑立。

  两只小公鸡,谁也不服谁的气,这个时候,也不愿意一块攻击敌鸡了,于是,一个去了院子的北边,一个去了南边。都去寻觅食物,苟且偷生去了。

  就在这时,屹立在厨房屋顶的大公鸡一刻也没有闲着,而是在观察敌情。

  当它看见两只公鸡分开了的时候,就看准了战斗的时机。现在它看见南边的公鸡距离自己近一些,正好在从屋顶向下俯冲的角度上。

  于是,开始俯冲,冲下去的时候,小公鸡还在觅食过程中,根本无招架之力,所以,大公鸡就索性骑在小公鸡身上,朝着鸡头、鸡冠和鸡身体,用尖尖的嘴,胡乱啄起来,不一会,小公鸡的鸡冠上和身上就流出了血。

  大公鸡也不恋战,看见小公鸡也不还嘴,就从它身上下来,停了一停,算是休整一下,接着,扑棱翅膀,飞向北边,这时,另一只公鸡还在观战呢,正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办的时候,看见了迎面飞来的大公鸡,顿时,吓破了胆子,但是,还是端正了姿势,准备开战。

  所以,大公鸡在降落在小公鸡身上的时候,还是被小公鸡啄了一下,也应该是出血了。

  不料,这更加激发了大公鸡的血星。

  这次,大公鸡没有胡乱啄。而是朝着小公鸡的鸡冠子猛烈地啄起来,一下连着一下,不停地啄,直到鲜血“咕咕”不断流出,大公鸡这才收嘴,停止战斗。

  决战结束!

  大公鸡完胜!

  值得庆幸的是,大公鸡始终没有攻击小公鸡的眼睛和面部,而一般公鸡打架,都是直接对准眼睛去攻击的。这也为后来大公鸡被众多公鸡和母鸡们的接纳创造了条件。

  毕竟,大公鸡,小公鸡,大家都是公鸡;

  外来鸡,本地鸡,都属于鸡的大家族;

  公鸡是鸡,母鸡是鸡,大家就应该相处很好!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