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职称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鸡蛋面

职称二 思路雨花 2771 2019.12.15 09:05

  (七)鸡蛋面

  中午一点,张文学在小饭馆里吃完了饭,付了钱,自己觉得饭饱酒足,他的脸颊上泛着红晕,全身上下感觉热热乎乎,总之,自我感觉良好,从头到脚都挺舒服的。

  走在大街上,行人很少,想必这个时间,大部分人都在吃中午饭,或者在饭后睡了午觉。张文学,这会也有点困倦,加上中午喝了点小酒,甚至有点晕乎乎的感觉。

  “你说我是牛粪?我张文学怎么会是牛粪呢?”有点晕乎乎的张文学不知道什么原因,又想起了妻子早晨和他吵架时候说的话。一边往家的方向走,嘴里一边嘟嘟囔囔着“我张文学年轻时候,可是帅哥一枚呢!”

  话一说完,张文学的大脑里立即浮现一副他刚从师范毕业被分配到小河村小学以后,他去小学上班时的精彩画面。

  那是一九八六年八月二十一日,那天距离张文学在乡里教育办公室黄主任给他签发报到证的时间有二十多天了,因为学校放暑假的原因,张文学虽然已经把报到证交给了小学校长,但是没有真正到学校上班。说好的,等老师们暑假后期,在孩子们开学前集合学习培训的时候,张文学正式上班。

  理所当然,张文学对自己正式上班的方方面面非常重视。

  首先,因为第一天即将和各位前辈,张文学对于自己的穿着不敢怠慢。

  这不,早晨五点,显然,妈妈也对自己儿子的正式上班很上心,等到张文学刚刚洗刷完毕,就端上了一碗热腾腾的鸡蛋面。等到妈妈把面条放在了一家人吃饭用的小圆桌上,张文学清楚地看到:想必妈妈怕张文学上班时候饿着,用了最大号的海碗盛的面条,碗里的面条份量很足。只见碗里的面条一根一根清晰可见,整整齐齐,被码放成从外到内,从大到小的一个又一个面条制成的圆圈圈,每一根面条浑圆饱满,展现给眼睛的一根根窝成圆圈形状的面条在偌大的碗里相互依偎、相互簇拥,而又整整齐齐,丝毫不乱。随着碗被放下的瞬间,由于碗落到桌子上时瞬间产生的突然的力量的原因,这一团面条圈全部颤抖了一下,全部整齐排列的这团面条圈也随着碗的颠簸相互间碰撞了一下,不过碰撞过后,各个面条圈又回到原处,这一团面条圈圈又恢复了平静、整齐的状况。继而所有的面条在碗里又稍稍拥挤的一点。很显然,做面条的面质量很好,和面的时候用的力量大,面被揉的次数多,又抑或妈妈做面条时,在面里面加了盐或者用好几个打碎的鸡蛋代替水去和的面,总之,现在碗里一圈一圈的面硬度很高,虽然被排列的面条圈圈也还规整,但是感觉这一圈圈的面条一点也不安稳,就像是一圈圈的钢条,拥挤着,簇拥着,但是随时都有从整整齐齐的面条圈中蹦出来的可能。或许因为面条比较硬的原因,所以硬硬的想要膨胀的面条,在面条圈之间的狭小空间里,非常有呆不住的样子,只见他们使出浑身解数,不断用力,一点点,一丝丝,让自己所在的面条圈一点一点聚集力量,然后争先恐后地把自己那个苗条圈往碗的上空略略凸出一点点。面条圈里的面条都是好兄弟,但是碗里的空隙是有限的,所以各个面条圈圈也毫不示弱,都猫着身子努力着,浑身上下使劲着,面条碗的表面看似平静,面条里面却是暗流涌动,波涛汹涌。看吧,张文学放眼一看,蜷缩在碗里的一根根盘成圆圈的面条早已经是浑圆的形状,向碗的上空,一根根面条早已凸出成面条圆柱体,一根根晶莹剔透,浑实粗壮,似钢筋,似铁柱,似弹簧,似巨龙,似线段,似细流。虽然只看到各个面条的大部分球面体,但是也领略了这些面条的硬度与劲道。

  在这个海碗的里面,除了盘踞在碗里的圆圈状的面条,还有面条汤。张文学再次瞅了瞅这只装满面条和汤的大海碗。只见:这用一长根面条制成的长龙面,正如一条长长的巨龙蜷缩起来盘踞在大海碗的中央,看不见龙头,也看不见龙的尾巴,想必这个巨龙正在隐藏起头尾在长眠。而在长龙面的缝隙间,以及长龙面和大海碗之间若有若无的夹缝中,游荡者给长龙面带来生机和活力的面条汤。只见:面条汤呈现出玉石般的厚重色彩,白色中透着微黄,微黄中透着亮光,清澈中蕴含着面粉的因子,半混中又有着半透的通明。面汤不多,正好没过面条长龙硕大的龙体,面条汤水,就像是一群爱说,爱笑,爱哭,爱闹的娃娃,活泼可爱,调皮鬼怪,时而隐藏在面条巨龙的大肚子底下,时而像小幽灵一样在面条巨龙盘旋成圆圈的身子骨缝隙中伸头冒出,又时而窜到面条长龙和碗的交界处,就像水中的精灵,就像人间的幽灵一样,鬼没神出,活灵活现。总而言之,这些充满生命之希望的面条汤,若隐若现,煞是好看。

  这真是一个奇妙的景象:龙在水中窝,首位看不见,水在龙身流,上下左右走。

  面龙上面是水,水的下面是用一根长面条制成的长龙面。在长龙面中间的面圈下面,有着滋润长龙面的面汤,这个汤全部包围了这个处于中心位置的这个面,在灯光的映射下,汤的面似乎形成了一个洁白明亮的反射光,这个光面积不大,但是近距离能看得见,这个光颜色不强,但是分明是普通光里的特种光。细心聪明的张文学看一眼就知道:妈妈在长龙面的身子下面放了一个通体透着鸡蛋清玉白颜色白煮鸡蛋。莫非鸡蛋在面龙身子骨底下太久,已经沉不住气了,偷偷拨开龙身,探探脑袋,出来寻找主人,抑或面龙累了,想把鸡蛋放出去玩玩,反正让张文学嗅到了藏在龙体下的鸡蛋。看吧,马上上演一出张文学狼吞巨龙、虎咽鸡蛋的精彩戏剧。

  面的下面是透着玉白亮光,浑身上下晶莹剔透,泛着淡淡绿影的被去了蛋壳的鸡蛋,面的上面是若隐若现的包含着面粉灵魂的白色浑汤。

  鸡蛋面的幽深和精彩还不止这些。我们欣喜地看到,在淡黄色的面的上面,在玉白色的汤的里面,还有一些鲜艳的菜叶。菜叶种类不同,有翠绿的菠菜,有散着花朵的香菜,有细长嫩绿的蒜苗,有绿白相间的葱片;大小不一样,有的菠菜叶呈现出三角形,有的是椭圆形,有的是半圆形,还有不太规则的长方形或者正方形,总之菠菜叶子形状各异,好像是数学模具的万花筒,香菜的形状更引人销魂,有的香菜开着美丽的花儿,花朵极力向上绽放着,有的花朵是小小的叶子,有的花朵只有绽放成擎向天空的几个花径,还有的香菜只有一根细细的菜径,细长笔挺的样子着实可爱,葱花的片儿圆圆,葱段的身子浑圆,葱条儿的尖儿是细软的长条,总之,各种菜的形状不同,神情万种,但都充满了神韵,让人目不暇接,真是开了眼界;当然,菜的神奇还不仅如此。最最吸引人的还是菜叶的颜色。叶子的颜色更加充满魅力,

  面是白中夹杂着黄,汤里面黄中掺着白,形状各异的菠菜绿油油,开着花朵的香菜有的深绿,有的浅绿,有葱头儿绿,有的葱尖儿黄,有的葱段绿中带白,有的葱花呈圆圈的形状,外面的圈是奶白色,中间圈是黄黄的黄金色彩,而最面的圈圈是翠绿颜色,绿,黄,白,这一个碗里的面条里的菜成了五颜六色、姹紫嫣红的万花筒,令人神往,令人心醉!

  张文学看着这碗面,心里面不由感叹:

  “这哪是面?这碗面分明是妈妈的心血,妈妈的汗水,妈妈的期望和妈妈对自己孩子的浓浓的爱!”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张文学补充道:那是不到流泪时。张文学被妈妈的爱感动了,心酸了,流泪了,虽然泪水的成分很复杂,但是触发泪点的就是这一晚美妙绝伦的这碗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