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职称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吵架

职称二 思路雨花 2139 2019.12.13 11:24

    (六)吵架

  在快乐的时光里,时间过得飞快。这不,两公里的路,在五十多岁的张文学轻盈矫健的脚下,马上就跑完了。张文学双手抹了把微微的汗滴,抿抿头上不长不短的头发,然后把步子慢下来,小跑改大步,昂起了头,甩起了胳膊,大步流星地进入了自己家里的大门。

  只见张文学:昂首挺胸,精神抖擞,气宇轩昂,不卑不亢,一副胜者归来的样子,一副生气凛然的状态。

  刚一进大门,就看见他的爱人,慌慌张张地从院子角落的厕所里走了出来。好像上衣衣服上的扣子都没有扣好,一副失魂落魄,满不在乎的样子。她从厕所出来的时候,看见平日里“大气都不敢喘”的张文学一副快步流星地走进自己家里的院子,一副得意忘形的样子,心中便有些不快,于是,边系好扣子边斜着眼睛看着张文学,看看这个人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还装成人物了呢。

  这时,张文学已经进入堂屋的屋门了,看着屋里当饭桌的圆桌上,看见那一碗鸡蛋水水根本没有动过,他喝完鸡蛋水的空碗也摆在那里,地没人扫,床没有整理,在农村可以说是“盆朝天,碗朝地”的情形。

  张文学看到这样一种情况,要放在平时,就二话不说,就先整理床铺,再扫地,然后做饭,反正习惯了,总是把家里的家务活大包大揽。当然,他的爱人因为做生意的原因也不清闲,上货,清点货,不光白天忙着到市场去卖鞋子,晚上也忙得很晚才能睡觉。一家人吗,无论谁,多做点家务也没啥可说的。

  可是,那天的张文学在听完老胡告诉给他的消息以后,颇有些底气,所以对于家中爱人的“不作为”,很有些怨气。

  于是,张文学挑衅似地问:“起床这么晚,做早餐了吗?”

  “早餐?你想得倒美。我刚睡醒,哪有时间给你做早餐啊?”张文学的爱人李淑媛看了一眼张文学,看见他不理解,又有点生气的样子,就开始吼了起来:

  “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几斤几两?还让我做早餐,你知道自己一个月才挣几个钱?混一辈子了,才是个二级教师。吃啥吃?有本事混个一级教师,我顿顿做饭给你吃。好不好?”

  张文学听到她说的不中听的话,也真生气了。大声说:

  “你也真够呛,身为家庭妇女,连早餐都不做,怎么能算合格呢?”

  “我就是不做饭给你吃,要吃早餐自己做。”李淑媛还是愤愤不平,仿佛真的生气了:

  “你看看你,当初和你结婚,还以为你会有前途,现在混的啥?三十多年才混个二级教师文凭,你就是“千年老二”,还想吃美美的早餐,边去吧。”

  “千年老二,怎么了?老二也是正式教师啊?”张文学自己感觉是在职公办教师,比开鞋子商店的爱人地位高,所以这次吵架,也不像从前一样,不甘示弱,准备以牙还牙,用针尖对锋芒,以便打击她的嚣张气焰,树立自己在家庭中的地位,大涨人民教师的志气。

  “教师,你以为现在还和三十年前一样吗?笑话!”,

  李淑媛“哼”了一声,蔑视道:

  “当初,老娘也算铜家湾镇的镇花,那时候,看上你这个吃国家粮的人,觉得以后日子有奔头,结果你才挣几个钱,家里东西,那样是你掏钱买的?”

  李淑媛越说越激动,因为仿佛和张文学结婚,吃了大亏似得,更加肆无忌惮:

  “现在是市场经济,钱就是拳头,挣钱就是本领。”李淑华得理不饶人:

  “你掰着手指头和脚趾头,算算我一个月开鞋店挣多少钱,是你的好几倍!”

  张文学最不喜欢别人谈工资,一谈工资就发脾气,听她说到工资,虽然自己对自己每个月挣不到三千元尴尬局面不满意,但是不愿别人贬低自己的工资。于是,他这次少有地也吼了起来:

  “挣钱多有什么了不起?我以后也会挣钱多的。”,张文学边说边习惯性地扬了扬手,显得很自信的样子。

  “以后,以后是多久?老娘能活到那时候吗?”李淑媛还是依依不饶:

  “你别不自量力了,你就在家老实呆着,好好做饭,不要惹事生非,否则,有你的好看!”李淑媛下了最后通牒:

  “我这朵鲜花都插在牛粪上了,你还不知足。”李淑媛终于吵架吵累了,想结束这场战斗,抓紧到商店开门经商。

  “牛粪?你这朵残枝敗花有地方插就不错了,我也不稀罕。”这次张学文还真是有勇气,硬对硬地杠上了:

  “看吧,我的春天就要来了。我也要成为“一级牛粪”了”

  说完,自己也“哧哧”地笑了,错把“一级教师”说成了“一级牛粪”了。

  听到张文学的反抗,李淑媛也很吃惊,但是当她听到张文学“不稀罕”的话语,内心爆炸了,回头望见墙角的扫帚疙瘩,直接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拿起扫帚疙瘩就直奔张文学去了。张文学见状,拔腿就向院子外面跑去,同时嘟嘟囔囔:

  “好男不和女斗,我要去上班了。”

  张文学一边说话,一边小跑着去村子南边的学校去上班了。

  张文学的家距离学校很近。所以几分钟以后,张文学就到了学校门口。

  当时正是学生上学的高峰,一声声“老师好”的问候声再次让张文学回归了当老师的幸福感和成就感,一股脑就把和妻子吵架的事情忘到九霄云外了。

  很快,张文学立即就忙于备课,上课和批改作业的工作中了。工作忙忙碌碌了一整个上午,时间过得倒也很快。

  “叮——叮——”,放学铃声响起来,虽然没有吃早餐,却也不太觉得太饿。只是到了中午放学后,这才饥肠辘辘,这时才想起早晨和妻子闹得不愉快。越想越有点生气,便决定中午不回家吃饭了,于是直接去了小学旁边的小饭馆,买了一盘猪肉炒芹菜,外加一盘花生米,又喝了二两小酒,顿时自己的心开始舒服起来。

  “你不做早餐,我也不做午餐,看看谁能熬过谁?”

  一种报复得胜的快意一下子涌上心头,一副“王子归来”的凯旋得意之情形。

  这真是:小菜一碟,小酒一壶;壮士小饮,快意人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