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职称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二) 补课

职称二 思路雨花 2076 2019.12.20 08:09

  (十二)补课

  快乐的日子让人感到的是快乐。似乎,快乐的日子过得特别快。时间的列车飞驰而过,如白驹过隙,如飞梭飞走。因为当老师的新鲜体验,因为当老师的职业荣耀感的原因,张文学这两个星期,过得又快,又好,又充实,又刺激。

  尤其在九月十三号,张文学领了学校发的工资。这是他人生第一份收入,真的令人激动!

  张文学一下子领了二百多元钱。国家考虑得很周到,从毕业时候的七月下旬开始发工资,所以,在九月份,补发了一个月半的工资。这些钱,对于勤俭过穷苦日子的张文学简直是一笔比较大的款子了。

  对于这笔款子的用途,张文学已经大体上计划好了。先给含辛茹苦培养自己的父母买件像样的衣服,再给一向疼爱自己的已经出嫁到外地的姐姐寄送一百元钱,接济一下她家的生活,给自己的小外甥增加点营养。至于剩下的,他想给自己买一双皮鞋,以便和爸爸给自己买的西装匹配。

  接下来,他又想起了他的那些学生的天真烂漫的眼神,透着希望和执着。于是,他计上心头。他决定给他自己教的学生买点他们喜欢的学习用品。

  “说时迟那时快”,张文学说做就做,当天中午利用饭空时间,张文学就到镇子上的大商店买了各种文具,然后发给了所有自己班里的同学们。

  同学们当然很高兴。在学校,在家里,都经常拿出张文学老师给他们买的文具或本子,同时也表达了他们对于张文学老师的喜欢和尊敬之情。

  “张文学是个平易近人的好老师”,学生们这样评价道。

  “张文学是个优秀教师的苗子”老师们这样评价说。

  可是,在张文学的教学上还有一个困难事情,那就是:由于上学期教二年级一班的数学老师休产假,另一个教五年级的数学老师给这个班代课,有时候,二年级的课和代课老师自己交的两个班冲突的时候,就让当时的二年级一班学生上自习,所以,了几下来,总进度比当时的二年级二班慢了一章内容。这样就造成三年级一班和二班的数学进度不一样。所以,每次,张文学都得准备两套不一样的教案,两个不同的设计,甚至有时搞混淆,不知道哪个班哪个内容。

  不得已,张文学请教了自己的导师张老师,同时也向田老师询问了办法和主意。

  经过诚恳地询问,张老师和田老师都认为,建议张文学仿效五年级老师给毕业班五年级学生补课的方法,可以用周六上午和下午一天的时间,利用其他学生在家休息的时候,额外给三年级一班学生补补新课,连续四个周六的时间,就能够补齐所缺的课,今后张文学再上这两个班的课就不“瘸腿”了。

  张文学也觉得这个方法特别好,于是向校长请求给三年级一班学生利用四个周六补补课。校长一开始好像不愿意,因为给乡里教育办公室汇报的只有毕业班五年级的两个班补课。最后,张文学说是给学生免费补课,而且只需要补四个周六,补齐瘸腿内容就立即停止。罗校长听完张文学的话,就满意地点点头,然后说:

  “好样的,你有一颗为学生好的心,我当然支持你。”

  然后罗校长轻轻地拍了下张文学的肩膀,继续说:

  “好好干,我看好你,一定会很快成长起来!”

  张文学听了校长的话,心里很高兴,一边点着头,一边说:“谢谢校长,我一定努力.”

  张文学从校长室回到自己所在的大办公室,心里感觉美滋滋的。说来也怪,明明自己要耽误自己本应休息的时间去义务给学生补课,得到这样的“好事”,自己为啥还兴奋异常了呢?

  这就是教师,他们像蜡烛一样,宁愿燃烧着自己,去照亮自己的学生;

  这就是园丁,他们无怨无悔,甘做人梯,用自己并不伟岸的身躯,用自己孱弱的肩膀,把学生送往成功之巅;

  这就是先生,他们像春蚕一般,不顾自己的生命,只为了吐出更多的丝,去造福他人。

  接下来,张文学立即把这个好消息通知了三年级一班的学生以及他们的家长。

  当然,孩子们和家长都很兴奋。毕竟,老师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给孩子们补课,多么难能可贵呀。

  于是,星期六的早晨,孩子们和毕业班五年级的学生一样和平时一样,早早地到校上课了。

  张文学之前也进行了精心的备课,对于他们的学习效果也充满了信心。

  于是,上课,下课。和平时一样,教学活动有序进行。为了调剂一下学生的情绪,解除学习一门课的疲劳,张文学在上午第三节还安排了一节音乐课,他自己弹着手风琴,教学生唱了几首歌曲。

  转眼间,一上午的补课就结束了,学生们很快就被家长接走了。

  张文学上完一上午四节课,等送走了学生,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这时才感觉到疲劳,浑身酸软,身体感觉特别疲惫。甚至,连中午饭都不愿意回家去吃了,只想趴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打个盹,睡一会。

  这时候,教五年级语文的田老师手拿课本也走进了办公室。看到张文学疲惫的样子,就说:

  “怎么样,累了吧?”

  “一个人上一上午的课,当然很累”

  张文学看了看田老师,说“是累了。”

  田老师今年五十岁了,是个老民办老师,家也不在小河村,是本乡田家洼村的,距离小河小学有三公里的路程。所以,田老师一般早晨来上班,下午学生放学再回家,中午就在学校简单吃点午餐。有时,从家里带点,有时到外面的商店买点。

  “小张,你不要回家吃中午饭了,咱俩一块对付对付。”

  田老师的话语正中张文学的下怀,心里想:

  “正好体验一下生活,多向老教师讨点经验”。

  张文学想到这里,就高兴地说:“好呀,我来帮忙做,你就放心吃。”

  两人不谋而合。

  张文学在小河小学的吃的第一顿盛宴即将闪亮登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