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职称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邂逅

职称二 思路雨花 2349 2019.12.12 19:08

  (五)邂逅

  有人说生活是诗,有人说生活是歌。我说,生活是诗歌。但是,在真真正正的生活里,除了诗歌还有苟且。

  在父母结婚后的日子里。一个生命的形成,在父母“要不要”的抉择里被考量着,一个生命即将诞生,在父母“生不生”的讨论中被选择着。当然,孩子生下来就要养,这个问题不用商量。接下来,生命中的生活,就有诗,有歌,有更多的苟且。

  仔细想来,生活中的酸甜苦辣,既是生活的本质,也是生活的内容。正如天际的彩虹,五颜六色,姹紫嫣红。内容丰富,着实可爱。所以,作为有智慧的人,要爱甜,但是更有试着,努力着去爱酸,爱辣,甚至爱苦。因为不爱酸甜苦这几个滋味,你就失去了生活的大部分。所以,面对生命的苟且,要有激情和理性去对待,要用真诚和热情去迎接。

  时间,从秒到分,从小时到天从容走,一点一滴地不慌不忙慢慢过,不紧不急,不快不慢。对于时间,每个人有不同的感受,忙忙碌碌的感觉快,无事生非的感觉度日如年。说来不是时间的错,都是感觉惹得祸。让人幸运的是,在时间里好在能穿越。

  生活中有悔恨,有泪水,也有荣耀和甘甜。生活的老人告诉我们:幸好时间穿越的时候,你的苦水一定走过,而你苦尽甘来的幸福不会再错过。

  这不,张文学就从一九八六年一下子穿越回到了二零一六年,回忆了自己刚刚师范毕业报到时候的青涩,回忆起了自己接受指令,去自己家乡小学报到时的无奈,回忆起自己因为工作分配不理想而流出的悔恨的泪水,又回忆起自己当初考上中专时候的荣光和自豪。这一切,都是资本和财富,都是厚重的历史和丰碑。

  悲伤着自己的悲伤,怜惜着自己的苦楚;珍惜着现实的真实,憧憬着未来的美好。所以,脚下的道路好好走,平常的日子好好过。

  “噹,噹”,张文学家里墙上大挂钟,敲了六下。告诉人们这是早晨六点钟。

  这六下钟声一下子把张文学从回忆中拉了过来。

  张文学,伸出双手,习惯性地抓了抓头发,揉揉眼睛。这才完全清醒过来,这才回到现实的情境中。

  家里物品一切如初,物是人是,安好井然。爱人在呼呼大睡,鼾声阵阵,对于早已经习惯了这种声音的人来说,倒也不难听,或许听不到声音反而不舒服呢。

  小圆桌上两只碗里的鸡蛋水还冒着些许的热气,可见张文学沉思过去的事情不良久,回忆伤心与快乐不久长。于是,双手捧起碗,“咕咚”“咕咚”喝掉了不热不凉,溢满香气的鸡蛋水。

  喝完鸡蛋水,浑身充满了劲儿。

  “好,棒!”,“生活不错,生活有奔头!”

  张文学伸了伸腿,举了举手,然后顺势抚摸了下头皮。

  时间是六点十分,到了张文学出去跑步的时候了。

  说走就走,张文学转身在床边拿了个背心,一边从头上套下去,一边走出屋子,接着走出了自己家里的院子。

  街上行人并不多,张文学按照平常相对固定的路线,从家里跑出来,沿着村里唯一的水泥中心路径直跑出村子,一直向铜家湾镇跑去,速度不快,不紧不慢,一直向前跑,跑到镇子上唯一的小广场,在小广场,沿着花砖铺成的小路跑一圈,然后原路返回,回家吃早餐,再去学校上班。

  快到小广场了,目的地来临。

  “一二一,一二一”,五十多岁的人了,已经跑了半个小时的张文学,显然已经感觉到了劳累,虽然,儿子前一阵子给他买了一个可以挂在腰里的小音箱,可是自己觉得“功不成名不就”的他,还不配腰挎音箱的资格。所以,自己跑累了的时候,经常默念上学时候常用的“一二一”来助力,效果还行。

  不知不觉间,张文学已经到了镇子上的小广场上。这个时候。他已经气喘吁吁,自己感觉到自己的体力已经大不如从前了。事业不成人先老,职称不行力先衰。活在当下,全靠自己强大的意志和信心支撑了。

  “老张,老张”,张文学听到身后有人喊,听着声音还挺熟悉的样子。

  于是老张回过头来,只见在镇中心小学教书的同学胡老师在向他走来。

  “老胡你好,你好”,虽然是老同学,也有多时间没见面了。所以,两个老伙计的四只大手热情地握在一起,好友相见,格外亲热。

  “你还好吧?”老张亲切地问道。

  “好,好着呢,身体倍棒,吃嘛嘛香。你呢?”老胡看起来还比较精神。

  “我,我也不错。还是那样。”老张的神情中依然是满脸的无助与无奈,一丝惆怅迅即掠过布满皱纹和老人斑的脸庞。

  作为老朋友,老同学,自然知道老张的苦楚和酸痛,不过这一点倒让老胡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情,于是说:

  “老张,别灰心。你的春天就要来了,”老胡似乎也有点兴奋,“我听说,从今年开始,晋升职称向老教师倾斜,对三十年教龄的老教师,优先考虑。”

  “是吗?,那太好了。不过,我也习惯了。”

  “谢谢你,借你吉言,争取不当职称“小年轻了”。

  听到这个好消息,老张这时候,也信心满满了。

  “那好,那感情好。”老张甚至都有点激动了。继续说:

  “老胡,我现在请你吃油条喝豆浆,赏个脸,给个面子吧”,人逢喜事精神爽,平时一直很节俭的老张这时候也不吝啬了,都有点请求老胡吃早餐了。

  “不了,不了,老婆做好饭,等着呢。”老胡说道,

  “你也要上点心,准备好材料。等你的好消息。”

  老胡一边说,一边小跑着就往镇上的家跑去了。

  老张回头望望老胡的背影,自言自语道“还是老同学好,如果是别人,可能会幸灾乐祸的。”

  接着,老张回过头来,也向自己的家跑了回去。

  “人逢喜事精神爽”,这个时候的老张还是老张,但是这个老张在回去的路上已经是步履稳健,脚下生风,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了。

  心中有信仰,身体有力量,大脑有梦想。

  此时的张文学一边跑着,一边在大脑里面勾画的一个美丽的画面:在气势恢宏的会场里,校长给了他一个烫金的证书,上面写着:聘任张文学为一级教师。当张文学怀着满怀激动的心情读出这几个金贵的大字的时候,流出激动的泪水,全场千万人士响起雷鸣般热烈而持久的掌声。多好的画面,多令人激动的场景!知识分子的荣光,三十年奋斗的结晶,全家人的奢望,竟然一瞬间全部实现!

  想到这里,身为小学教师的张文学突然感觉:自己当年同意在家乡小学教书的答案是对的,是完美毫无遗憾的!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六)吵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