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枭雄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 威镇三阳

明末枭雄录 青藤木屋 2115 2019.12.20 15:00

  熊弼被刘芳亮一枪挑落头盔,自然恼羞成怒,挥起长柄砍山刀,拍马着刘芳亮冲过来。

  “沓沓沓......”马蹄趟起一溜烟尘。

  刀光映日。

  刘芳亮带白马朝旁边一窜,右臂一晃,将枪尖的上的镔铁头盔扔在地上,斜身避过刀锋,大喝一声,亮银枪的枪杆朝着熊弼脑袋打过来。

  熊弼脑袋上没了头盔,额头又受了伤,如果被枪杆打中,只怕会将脑袋击烂了,赶紧缩身后仰躲避。

  然而刘芳亮的枪快得无法形容,枪身一挫,突然拐弯,朝着熊弼肩头刺去。

  “唰——”

  银光一闪,枪尖瞬间刺穿了熊弼肩膀上甲袢的带子,去势不停,带着熊弼粗壮的身子,斜着掉落马背。

  “啊——”熊弼大叫一声,人和马瞬间分离,被亮银枪挑着,“哗啦——咕咚——”仰面八叉摔在地上。

  这一下,更丢人。

  又是只用了一招,熊弼高大得象野熊一般的身子被刘芳亮整个给挑落马下,摔得七荤八素,鼻青脸肿,狼狈到无法形容。

  刘芳亮枪尖一抖,银光一闪,一尺来长的枪尖抵在熊弼的脖子上。

  现在,只要他手腕一动,就能将熊弼粗壮的脖子挑断。

  两招一过,胜负已分。

  刘芳亮利利索索地完胜,他立马挺枪,白袍飘飘,一杆长枪顶住熊弼的咽喉,厉声喝道:“熊弼,有本事再来。”

  威风凛凛,气镇全场。

  ……

  全场都惊呆了。

  熊弼手下的士兵们,眼看着自己的首领两招之间,被白袍小将挑落马下,银枪锁喉,都痴愣愣的不敢乱动。

  正在这时候,后面有人高喊:“住手——”

  一群骑兵顺大路“沓沓沓”快带驰骋过来。

  为首一人,长得五短身材,圆头圆脑,下巴上一绺短须,一双狡黠的小眼睛,没穿盔甲,却身着一身团花绸缎长袍,矮矮胖胖,活象一个乡间的土财主。

  他正是绰号“琉璃猴子”的罗汝才。

  罗汝才纵马驰来,正好看见这一幕令人尴尬的场景:自己手下大将熊弼,被刘芳亮银枪逼住咽喉,狼狈万状。

  这事儿够丢人的。

  罗汝才眨巴眨巴眼睛,从脸上挤出一副笑容来,向前招手。

  “喂——是芳亮吗?误会了,自己人,请收手——”

  纵马跑上前来。

  刘芳亮把枪一收,在马上冲着罗汝才抱拳,“罗将军,一向可好,芳亮不知道这位熊将军原来是你的人,一时不慎下手有些重了,多有得罪,请勿见怪。”

  这话也是装痴卖呆了。

  把你揍了然后再充愣。

  罗汝才面上带笑,并不理会被打趴下的熊弼,向刘芳亮说道:“芳亮老弟,自家人不拘小节,自成兄弟来了么?高将军呢?他们都在哪儿?愚兄一直惦念着他们啊。”

  “有劳罗兄挂怀,他们马上就到。”

  说话间,后面路上尘土飞扬,高迎祥、李自成、张献忠等将领都驰马赶到了,身后边跟着千家万马,没边没沿的骑兵、步兵逶迤涌来,一眼望不到边际。

  罗汝才翻身从马上跳下。

  他满面笑容,步行着朝前跑去。

  “哎呀,高将军,李老弟,八大王……想死愚兄了,罗某做梦都想见到你们呀,今天可真是天大之喜,让咱们几个又团聚了,啊呀呀……”

  热情洋溢,话语间无比的赤诚。

  高迎祥等人也都跳下马来,拱手与罗汝才见礼,罗汝才乐呵呵地一个个见礼,亲热地拍拍这个肩膀,打打那个手臂,就如亲密无间的好朋友一样。

  “李老弟,你瘦了,最近好辛苦呀。”

  “摇旗,还是那么壮实,简直象个黑金刚,”

  连说带笑,气氛无比融洽,把刚才熊弼与刘芳亮闹出来的剑拔弩张局面瞬间驱得一干二净。看上去满是老友重逢的喜气。

  李自成拉着罗汝才的胳膊,“汝才兄,你又发福了,最近生意不错呀,恭喜发财。”

  原来这罗汝才是商贾出身,自幼满脑子发财梦,发誓要做财阀,却阴差阳错差点被官府打死,起兵造反之后也不改习性,以掠夺财货为业,是各路义军中著名的“财主”。

  李自成同罗汝才热情地打趣,却暗地里朝旁边的一个亲兵,悄悄使了个眼色。

  这个亲兵是谭天保。

  他本来在暗暗发笑——灰头土脸从地上爬起来的熊弼,和旁边几个义军首领亲热笑语的场面形成对比,确实让人忍俊不禁。

  但是看到李自成的眼色后,心里登时一凛。

  马上明白了李自成的用意。

  人的区别在于愚笨和机灵,傻乎乎的什么也看不出来,那就难怪处处碰壁。谭天保可不是那种心里没缝儿的憨子。

  心里一转,稍加思索,哦……罗汝才这份“热情”百分百就是装出来的商业性假笑。李自成洞若观火,表面奉迎,让自己留意观察。

  很好。

  多加个心眼是必须的。

  农民起义军之间可并非都是战友和朋友,他们也有矛盾甚至成为仇敌。

  人心隔肚皮,何况象罗汝才这样的“琉璃猴子”。

  谭天保从罗汝才那双眯着的小眼睛里,几乎完全能够肯定,他的嘻嘻哈哈完全就是逢场作戏,一点真情实意也没有,那目光中装出来的亲热,背后完全都是阴冷和愤怒。

  人的眼睛,放出的光芒是深遂复杂的,它代表着心境。

  ……

  几个义军首领,都把马缰交给亲兵,一起步行,说说笑笑走向三阳镇内。

  高迎祥问道:“汝才,你怎么转了性,要在三阳镇内开仓放赈了?我看见沿途的老百姓,络绎不绝地前往镇上领粮食。”

  “怎么着?就不兴我大发慈悲心肠么?”罗汝才笑嘻嘻地反问。

  郝摇旗摇摇大黑脑袋,“你算了吧,罗猴子,你大发慈悲……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老实话,耍的什么鬼把戏?”

  “没有没有。”

  “再说没有,我向老百姓去揭穿你了。”

  罗汝才眨眨眼,放低声音,带着神秘的语气说道:“各位,不开玩笑了,我问你们,最近听说荥阳广武山英雄大会的事情了么?”

  高迎祥等人刚刚突出陕西,进入河南,一路行色匆匆,也没听说过什么“广武山英雄大会”的事。

  大家纷纷问道:“怎么回事?”“什么英雄大会?”“是哪些人召集的?都有哪路英雄参加?”

  罗汝才得意地眯起眼睛,摇摇圆胖胖的大脑袋,慢慢腾腾地说道:“别急,听我慢慢和你们道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