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枭雄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1章 娘——攻城吧

明末枭雄录 青藤木屋 2163 2020.01.31 15:00

  城头上的这一幕,把所有城下的队伍都惊呆了。

  马祥麟——秦良玉的儿子,竟然成了敌人的俘虏,并且被押在城头上,那员敌人的黑甲将,现在就拿着一把砍刀,架在马祥麟的脖子上。

  攻城的白杆兵们,都傻了。

  抬梯子的,把梯子放下,射箭的,停止了射击……大家都直愣愣地瞅着城墙上,僵住了。一场刚刚开始的攻城行动,正在轰轰烈烈地展开,就这么——突然停止。

  场面僵化而怪异。

  ……

  城头上,黑甲将官用砍刀架在马祥麟的脖子上。

  朝着城下大喊:“城下的兵将都听好了,赶紧退兵三十里,否则我一刀砍下他的脑袋,让你们秦将军看看,他儿子就在邓坎城头,尸首分离。”

  麻仓收提着一杆画戟,站在城下。

  他圆睁着眼睛,冲城上高喊:“龟儿子,你敢动马祥麟一根汗毛,老子把你大卸八块。”

  黑甲将回骂,“赤佬鬼,你再嚣张,看我这一刀敢不敢砍下去。”

  忽然被捆着的马祥麟张开口,冲着城下大叫:“是麻将军吗?你赶紧攻城,不要管我——”

  “咚,”

  黑甲将一脚踢在马祥麟的腿上,马祥麟晃了晃身子,差点跌倒。

  城下,麻仓收好生为难。

  攻城……

  显然不行,黑甲将若是一刀砍下去,马祥麟这条命就完了……

  怎么办?

  ……

  城下的白杆兵部队,一阵骚动。

  一副担架,迅速抬到了城下。

  担架上坐着的将领,正是秦良玉。

  当马祥麟被绑缚在城头的消息传过去后,她怎么可能不来?

  那是亲生儿子!

  一群白杆兵,簇拥着坐在担架上的将军,好几个人拿着盾牌,防备城墙上向下射箭。这些人中有小菊,也有三梆子、谭天保等人。

  大家来到城下,望着城头上五花大绑的马祥麟,全都痴呆呆地发愣。这……怎么办?

  秦良玉,从担架上坐起身子,仰头望向城头。

  城头上的马祥麟,也正在往下看。

  母子二人的目光——对视在一起了。

  这是一场揪心的对视……儿子在城头,母亲在城下,一个是率领千军万马的将军,一个是敌人手里的俘虏,钢刀架在脖子上,随时可能掉脑袋……

  世界上还有比母子更加连心的么?

  ……

  麻仓收走过来,冲着担架上的秦良玉一拱手,“将军,不能再攻城了,咱们暂且后退。”

  秦良玉没吱声。

  旁边好几个将领,都过来说道:“将军,不能攻城啊。”“将军,邓坎这座小城,早晚是咱们碗里的肉,不值得为它搭上祥麟的命。”“将军,咱们暂且退去,日后我若拿不下邓坎,提头来见您……”

  七嘴八舌。

  大家都明白,秦良玉……对儿子到底有多心重。她的丈夫没有了,只剩孑然一身,儿子,那比她自己的命还重要啊。尤其是作为女人来说,儿子几乎就是她的全部。

  绝不容有失。

  这城……不能攻了。

  ……

  就在这时候,忽然城头上的马祥麟,向城下大声喊道:“娘——”

  这是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嚷。

  全场的人为之心里一颤。

  “娘——”马祥麟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叫道:“攻城吧,儿不惧死,天下只有被杀死的将领,没有被吓死的将领。”

  这一声喊,如飓风,如春雷,全场震动。

  马祥麟——这一句“攻城吧”,喊碎了多少人的心。

  好一员战将。

  钢刀架在脖子上,能够喊出“娘——攻城吧”这是多么豪迈,多么壮烈的一句话。

  声音在城头上滚过。

  象雷鸣一样在天空鸣响,凛然生威。

  “娘——攻城吧——”

  ……

  城下,无数的士兵都热血奔涌。

  无数人听得热泪盈眶。

  坐在担架上的秦良玉,两行热泪猛然涌出眼角,挂满腮边,身子在微微颤抖。

  这是儿子在用生命喊出来的壮语,他在跟自己告别……

  当娘的听见这句话,如何不撕心裂肺!!!

  ……

  谭天保沉下脸来,低声向抬担架的士兵命令道:“快,把将军抬走。”

  这场面,不能再让秦良玉再看了。

  麻仓收也紧跟着说道:“把秦将军抬下去,现在我是攻城总指挥。”

  可是秦良玉怎么肯走?

  她抹了一把泪水,使劲摇了摇头,“不……让我在这儿……”

  “将军,”麻仓收圆睁二目,朝着担架一拱手,“请您原谅,这回攻城,我是全权指挥,这里不需要您,请您暂时后退。”

  “不……”

  “将军,恕属下违反一次您的命令。”

  麻仓收瞪起眼睛,朝抬担架的士兵一摆下巴,“愣什么,快点,抬下去。”

  他的声音严厉——甚至歇斯底里。

  正在这时候,忽然听到城头传来惊叫声,“啊——啊——”凄厉的叫声让城上城下都骤然一愣。

  怎么了?

  只见——让人大跌眼镜的一幕出现在眼前。

  城墙上,挟持着马祥麟的押解士兵,惨叫着仰身栽倒了。

  打倒他的是一条金黄色的物件,两尺多长,比姆指略粗,尖端拐弯,却是一条大烟袋。

  手持烟袋的,是一条穿着士兵号服的精壮汉子。

  这汉子抡着烟袋,暴跳着,疾冲而至,一招打倒挟持马祥麟的押解兵,然后没有丝毫的迟疑,猛地又将烟袋挥向挟持着马祥麟的黑甲将官。

  这一连串的动作就发生在两秒之间,好多人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包括黑甲将官在内,只觉得黑影一闪,祸起萧墙,变故就在瞬间爆发了。

  这条手持烟袋的汉子也不知道是从哪儿突然就蹦出来的,身法异常敏捷,打翻士兵后,刹那间又将烟袋挥向黑甲将官,动作一气呵成,迅捷刚猛。

  黑甲将官大吃一惊,再也顾不得马祥麟,赶紧把钢刀一撤,后退一步,抵挡袭击。

  城头上陡然大乱。

  好多士兵慌作一团,乱喊乱叫,有人往旁边逃,有人往上涌……

  城下,却是看得比城上甚至更清楚,对于城头上的突然变故,愣了一下之后,麻仓收赶紧下令:“射箭,射箭。快快……”

  一群弓弩兵慌忙张弓搭箭,射向城上。

  此时,城墙上的汉子一烟袋逼退了黑甲将官,右臂一挥,划了个圆弧,烟袋杆划过一溜黄光,如电光闪过,逼得附近几个守军官兵向后躲闪,借此时机,他左臂轻揽,一把抱住了马祥麟的肩头。

  “跳。”

  就这一个字。

  再多说也来不及。

  马祥麟自然心领神会,没有丝毫的犹豫,借着这人的一揽之力,纵身就往城下跳去。

  两个人,凌空从城墙上跳下来。

  宛如两只大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