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枭雄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7章 一出戏

明末枭雄录 青藤木屋 2163 2020.01.29 15:00

  左支重和麻仓收、奢猛一起,来到秦良玉的帐蓬里。

  秦良玉的精神看样子好多了,她半倚着坐起来,还能喝半碗粟米汤。

  “将军,您看,”左支重兴冲冲地把那张硬宣纸地图举到秦良玉的跟前。

  “刚才我们几个商议下一步攻打鬼谷关的事情,正为地形发愁,结果意外发现了另一条小路,就是图上画的这一条,虽然异常险峻,但是咱们的部队,几时怕过山高路险?”

  他将三梆子抓住白圣,意外缴获地图的事简略讲了一遍。

  秦良玉听完,未置可否,只轻轻点点头。

  麻仓收一拍大腿,“秦将军,我请求,还是让我充任先锋,率奇兵走小路,去攻打鬼谷关的侧翼,我保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敌人个措手不及。”

  秦良玉依旧未置可否。

  她沉思了一会。

  问道:“那个白圣……是个什么样的人?”

  “唔……就是个普通的采药人,看着还算老实,长得挺瘦,三十多岁年纪……”

  “哦,是贺老三一个人,把他抓住的吗?”

  “对。”

  秦良玉微微一笑,把嘴闭上了。什么也没表示。

  三员大将互相对望了一眼,眼神中都有些疑惑。

  秦良玉……虽然只是简单问了问,什么也没表示,但是很显然是言外有音。

  奢猛忽然脸色一变。

  他问道:“将军,您是说……怀疑这件事?”

  “你看呢?”

  奢猛挠了挠脑袋,“嗯……要是细琢磨嘛……好象有疑点。”

  麻仓收瞪着眼睛问:“什么疑点?”

  “要说嘛……咱们在金筑关前打仗,千军万马,方圆数里内杀机四起,一个采药的,怎么会偏偏这个时候离家去山里乱转?难道他们怕卷入战场,被稀里糊涂地杀掉?”

  麻仓收张张嘴,没说出话来。

  对啊,细想想,确实可疑。

  “还有,咱们下一步的攻击目标是鬼谷关,这连傻子都知道,那鬼谷关地形特殊,咱们正为道路的事情发愁,结果呢,哐——就有人送来一张图,而且还正好画上隐秘小路,解决了咱们的难题,这也太巧了吧?”

  左支重一攥拳头,“对,奢兄说得有理,唉……都是咱们几个太着急了,差点着了道儿,没错,这事越想越可疑。”

  麻仓收又一拍大腿。“嘿,我真笨。”

  看着手下几个将领分析得入港,逐渐把事情辨析明白,秦良玉脸上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她轻轻开口说道:“不错,你们再仔细看看这图,画得很专业,线条简练而到位,笔触流畅,一个采药的,既懂医药,还知晓地理,善爬险峰,又懂得画图……这个白圣,也真够圣的,呵呵……他简直可以当圣人了。”

  小菊端着药汤碗走过来。

  秦良玉坐直身子,喝了两口药汤,继续说道:“还有,那贺老三武艺低微,他连小菊都不一定打得过,怎么那么容易就把白圣捉来了?那白圣如此本事,就轻易当了贺老三的俘虏……你们没好好想想吗?”

  说得三员大将都不好意思了,低头挠脑袋。

  小菊插嘴说道:“看三梆子那副得意洋洋的样儿,他一准以为自己有多本事,其实傻啦吧叽的上了别人的当,被玩于股掌之间,还知迷不悟呢。呆会我去给他浇一脑袋冷水,让他清醒清醒。”

  秦良玉笑了笑。

  “小菊,这是一出戏。”

  “戏?”

  “对,敌人给咱们演了一出戏,挺有意思的,咱们呢,也得注意接场,好好接着往下演,你去把贺老三悄悄找来,别透露什么,让他这里来。小心——别把戏演砸了。”

  “是,夫人。”

  ……

  话说“采药人”白圣,被士兵领到另一间营帐里,见到了一个长得和三梆子差不多的矮个子。

  这人是公孙炽。

  “嘻嘻,”公孙炽满面笑容,客客气气地请白圣坐在树墩子上,从腰里掏出两锭银元宝,拿在手里晃了晃。

  “白兄,这是给你的赏钱。”

  “哎哟,”

  白圣喜出望外,赶紧伸手,“谢谢,谢谢军爷。”

  公孙炽一缩手,把银元宝又收回去,“等等,老兄,天上不会掉馅饼,给你重赏,是有事要办,这回大军出征,烦请白兄给我们头前带路……”

  “没说的,”白圣一拍胸脯,“带个路,小意思。”

  说完了,伸手又去拿公孙炽手里的银元宝。

  可是公孙炽把手一背,银元宝藏在了身后,“别急,赏钱嘛,迟早是你的,等咱们大军到达了鬼谷关,立马兑现奖赏。”

  “唔……”白圣咧了咧嘴。

  “怎么,你不愿意?”

  “不不,小人愿意,十分愿意。”

  “够朋友。”

  时候不大,三梆子来了。

  他进了营帐,先朝着白圣又鞠躬又拱手,“哎哟,白兄,我是来向你道歉的,真是对不起。实在对不起。”

  白圣莫明其妙,有些惶恐,“长官,您这是……”

  “嘿嘿,我把你误会成奸细了,还打了你好几拳头,在你屁股上踢了好几脚,委实太莽撞,太失礼,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子里能撑船……”

  “咳,没关系,”

  三个人都笑容可掬,互相拉手,亲热得就跟什么似的。

  至于对方的笑是真笑还是假笑,那就只有自己心里明白了。

  很快,他们就出发了。

  大家身后都背着竹篓,里面装着爬山用的绳索,挠钩等物件。白圣伸长了脖子,左顾右盼,疑惑地问道:“长官,不是带路吗?大军在哪儿?”

  三梆子拍拍他的肩膀,“老兄,这你就外行了,大军行动,最前面的探路人,叫做‘斥猴儿’,负责察看路径,后面离着三里地,才是‘头军’,负责扫清路障,再后面两里,才是本队,几万大军得分班列队,按次序行军,你以为跟山里人放羊似的,拿鞭子一轰就走?”

  “嘿嘿,我是老百姓嘛,不懂行,不懂行。”

  “所以嘛,我就得教你,咱们三个就是‘斥猴儿’,你呢,就是‘头猴儿’,肩负着重任。老兄,我们这次攻击鬼谷关,就全靠你这‘头猴儿’领路了。”

  “没说的,白某万死不辞。”

  走上山路,向前行进,白圣时而鬼头鬼脑地向后张望,三梆子说道:“老兄,你怎么脑袋跟个卜浪鼓似的,看什么呢?大军就在咱们后面三五里远,这回是秘密行军,偃旗息鼓,悄悄前进,总不能敲锣打鼓暴露目标,你说对吧。”

  “嘻嘻,对对,我是外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