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枭雄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1章 野尸——琴声

明末枭雄录 青藤木屋 2195 2020.02.05 10:35

  左支重问张文善:“知府大人,李化梓将军的部队,您也给他们赠送了铠甲么?”

  “送了。”

  “五万士兵,每人一副?”

  “不,我统共只送了一副,送给李将军一副金铠甲。”

  “一副……”

  左支重简直是啼笑皆非了,刚才他要给秦良玉的军队两万一千副铠甲,可是对李化梓,只肯送一副。

  就算是金铠甲,其实也只是外表涂一层金色而已,古时候说的“金盔金甲”都是涂成金色的铁甲。否则真用黄金打造盔甲,一是太昂贵,而且既沉重又不坚固,根本没有实用价值。

  张文善正色说道:“我们成都人的眼睛不瞎,谁劳苦功高,谁虚张声势,心里自然清清楚楚,赠我木瓜者,馈之琼瑶,是不是真朋友,谁还没个数?”

  这话不假。

  我再有钱,也不会随便乱给。

  薛骥问秦良玉:“将军,对于奏报军功一事,您的意下如何?”

  秦良玉想了想。

  “薛兄,张兄,我同意你们的意见,良玉从来不肯抢功,但是成都一战牵动全国,必须给朝廷一个真实交待,一味迁就退让,与国与乡都无益。”

  “好。”

  薛骥与张文善异口同声。

  大家愉快地达成了一致。

  这事儿本来也应该如此,战场军情如实禀报朝廷是将领的义务,是我的功劳,干吗要让给别人?过度的谦虚只会让小人乘虚而入,那有什么好处?

  当下,大家共同拟定了奏章。

  把成都战役的经过,战果,以及战后诸项安排事宜,详细报告给北京的崇祯皇帝,派八百里快马通过驿站迅速传往京城……

  ……

  白杆兵的队伍就在成都驻扎下来。

  休整、养伤、补充、论功行赏……一系列的大战后,总得有这样一个过程。

  由于成都官府的优厚供给,所有的官兵都腰包鼓囊囊的,吃着美味的川菜,穿着新发的战袍,拿着奖赏的铜钱……大家都花差花差,舒心舒意。

  小菊约了三梆子去田野里采药草。

  如今的三梆子,可是鸟枪换炮了,杀死杨应龙之后,被记军功三级,除了封赏银子三十两,还提拔为“中右军副营校尉”,名利双收。

  更重要的是,将士们都对他刮目相看,威望陡增。

  人人见了尊称一声“贺校尉”。

  但是小菊还不满意,她说:“老三,你杀了杨应龙,是有些功劳,但只不过是一脚踢在了屁上,论真本事,你还差得远。你看人家谭大哥,医道才学,人人提起来都竖大姆哥。你得向谭大哥好好学。”

  “你怎么知道我没学,我现在都会作诗了。”

  “你……连字都不认识,还作诗?老三,你不吹牛就浑身难受是不是。”

  “说了你也不懂,哪天我把我写的诗拿来给你念念。”

  两个人走到野外一片树林里,寻找采集草药,但成都城外尽是平原,人烟稠密,少有荒野,越是这样的地方,野生的能入药植物反而越少。

  “小菊,这里采药真费劲,哪象在山里,到野山坡上一走,遍地都是药材。”

  前面是一片草丛,杂草长了有三尺高,三梆子正欲走过去寻找察看,忽然听到草丛里传出一阵“吭吭”的声音。

  嗯?

  难道里面有野兽?

  小菊也听见了,小声说:“老三,可能是野猪。别是狼就行,听说这里有狼或豹子出没。”

  “怕什么?”三梆子一拍胸脯,“狼虫虎豹,见着我贺老三都得绕着走。”

  吭吭……咕噜……

  声音听起来有些恐怖。三梆子神情有些紧张起来,“糟糕,该不会是有山魈野鬼吧,我听说冤死鬼就常常白天嘴里吐白沫,咕噜咕噜地叫……”

  小菊虽然会武,但毕竟是个女孩子,听他说得吓人,心里害怕,“三梆子你别乱嚼舌头,冤死鬼听见了会来掐你脖子。”

  两个人越说——越觉得头皮发麻。

  小心翼翼地扒开草丛,伸长了脖子向前张望……我擦!

  只见草丛深处竟然躺着一个人。

  那人的脸上身上都染着血,喉头一鼓一鼓,发出低声呻吟,显然受伤颇重,奄奄一息。

  而且他身上穿的服装是官军号服。

  一个受重伤的官军!

  三梆子扔下竹篓,两步窜过去,伏下身子去察看,只见这人脖子上被割开了一道大口子,血还在汩汩地往外流,气管一鼓一鼓,发出“咕噜——吭吭——”之声。

  “喂喂,”三梆子叫道:“你是谁?怎么回事?”

  他将伤者的头扶起来,但是——还没等他再呼唤,那伤者把头一歪,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已经气绝身亡。

  这事儿有些奇怪,这里刚才有战斗发生吗?

  没有啊。

  怎么会有官军士兵被人杀掉?

  谁干的?

  三梆子和小菊对望一眼,都觉得满心疑惑不解。

  正自疑惑惶惶,耳边有一丝音乐声传来。

  是悦耳的胡琴声。

  悠悠扬扬,若断若续,好象附近有戏曲或是庙会之类。

  这可让两个年轻更加觉得恐惧,因为——举目四望,十余里之内全是一片空旷的田野,除了树林就是农田、草坡,根本就没有村庄与人家。

  荒郊野外,哪里来的胡琴声?

  优美的音乐,放在这里反而更显诡异而恐怖,宛转悠扬的乐声,听上去甚至比狼嗥虎啸更加可怕。

  “老三……不对呀,这儿不应该有胡琴声……”

  小菊的声调都有些颤抖了。

  “不……不要怕,”三梆子摆出一副勇敢的姿态,一拍胸脯,“有我呢,任何妖魔鬼怪,一律远避,你跟着我,准备捉鬼。”

  “啊?”

  仔细倾听,胡琴声若断若续,来自前面一片杂树林里。

  三梆子拉着小菊,弯着身,猫着腰,轻手轻脚地向树林走过去,走了约有几十步,绕过一丛半人高的野蓬蒿,突然发现——

  树林里赫然有好几个人!

  三四个穿着号服的官军士兵,手里拿着刀或剑,正虎视眈眈,围着一个拉胡琴的小矮子。

  那小矮子……

  身高只有一米出头,面庞老成,并非孩童,是个侏儒。

  这种小矮人平时并不多见,这是幼年时因为特殊病症没有治愈,因而身材没有发育起来,长到几十岁也只有十来岁的孩子那么高。

  这个侏儒手里拿着一把胡琴,正盘腿坐在林间草地上,慢慢悠悠地拉着,悠扬的音乐声,正是从他手里发出来的。

  这情景让人非常诧异,四周围着好几个拿刀持剑的士兵,显然是敌非友,转眼间一场杀戮只怕就会掀起,而侏儒却好整以暇,坐在地上拉胡琴……

  这场面让人无比惊异。

  怪诞……诡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