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枭雄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3章 借尸还魂

明末枭雄录 青藤木屋 2140 2020.01.22 15:00

  窟窿山。

  这座位于崇山峻岭间的高山,名符其实,不但山势极其险峻,而且山上有无数的洞窟,大洞套小洞,据传说,那些洞窟都是远古神仙修道时留下的。

  奢猛带着队伍穿过一道道深山密林,来到窟窿山下。

  奢猛,虽然名字叫“猛”,实际上这是个最稳重的人,文武兼备,精通兵法,是秦良玉手下的心腹大将。

  远远望去,窟窿山象是高耸在云端里。缥缈虚无,如同仙境,高高的山峰一直插向蓝色的天宇。

  “做好战斗准备,随时投入战斗,”

  奢猛下达了命令。

  队伍沿着陡峭的山峰向上攀爬。

  前面的尖兵,打起一面大旗,那旗帜在山间高高飘扬,非常醒目,旗上绣着一条大狗。

  狗?

  没搞错吧。

  旗上有绣狗的吗?

  没错,就是绣了一条大狗,这条狗用金线绣制浑身毛色金光闪闪,昂首引吭,看上去颇为威风。

  这里得解释一下,原来僰人的图腾崇拜,就是狗。

  在远古时代,僰人生活在西南边陲,很早就学会了驯化和使用狗,狗成为人类生产生活的有力助手,慢慢形成了“狗文化”,发展成为图腾崇拜。

  这和汉族以“龙”为图腾,是一个道理。

  而且在古代,“狗”没有丝毫的贬义,姜太公兵法里概括“六韬”就以龙、虎、豹、犬相并列。狗是忠实、踏实、聪明的象征。

  打出一面“狗”旗,等于是向别人昭示:这是一只以狗为神物的僰人队伍。

  告诉别人:我们是僰人。

  这不是诈骗吗?

  没错,这是个巧妙的骗局,是奢猛制定的“借尸还魂”策略的第一步。

  ……

  山路实在是陡峭极了。

  其实根本就没有路,很多地段几乎就是直上直下,就连关于攀登的白杆兵,也异常费劲,他们用手里的白腊杆钩住山上的岩石、树森,象猴子一样攀援而上。

  有些地方,需要派身体异常灵巧的士兵,拽着杆子爬上去年,再扔下绳子来,其它士兵再拽着绳子上去。

  可以肯定地说,没有很好的训练与爬山技巧,是不可能爬上窟窿山的。

  到了中午,人马陆陆续续,爬到半山腰。

  向旁边望,云雾缭绕,如同仙境,山峰从云雾里钻出来,仙山云海的景色如梦如幻。

  山腰里地势稍缓,前面一片密林,从林中“哗啦啦”飞起一片山雀,窜向山谷。

  有经验的战士都知道,野鸟惊飞,说明有队伍埋伏。

  密林里有情况!

  “呜——”

  一声凄厉的犀牛角号声,从林中响起来。

  紧接着,从树林里“唰拉拉”窜出无数的身影来。这些人全都衣衫褴褛,穿着破旧的布片衣服,还有人穿着树叶缀成的围裙,还有人在腰里围着兽皮,头上绑着鲜艳的鸟羽。

  僰人!

  从外貌上一眼就能认出来,这就是野僰。

  自从万历年间,十万大军饮僰血之后,僰人便国破家亡,族人被屠戮殆尽,剩下的漏网之鱼遁居深山,从此与世隔绝,几乎就成为野人了。

  想想,可悲,可叹,可怜啊。

  当年,僰族是多么的兴盛,数万僰人在川南繁衍生息,创造了灿烂的文明与文化,他们建城邦,建国家,设土司,封领主,兴贸易,开展了冶金、种植、烧瓷,参加过武王伐纣,协助秦始皇统一过六国……做出了无数轰轰烈烈的事业,曾经在巴山蜀水间繁荣昌盛。

  可惜啊。

  因为明朝朝廷的一道旨令,僰国,就这样被彻底灭亡了。

  他们的子孙,流落四方,剩下的聚居部落,躲进深山,堪堪成为了野人。

  历史的悲哀……

  ……

  白杆兵们手持白杆,严阵以待。

  但是他们没有发起冲锋。

  士兵们向两翼展开,列成一个弯月形的“丙寅防守阵”。奢猛手下的士兵都久经训练,熟悉阵法。

  奢猛大踏步走向前去。

  他手执一把宝剑,向着密林里走出来的野僰队伍,高声喊道:“四门一道开,故地有人来,请问前面可是三山一字的僰族兄弟么?”

  从野僰队伍里,走出一名大汉。

  这人头大如斗,身披着一条土灰色狼皮,一脸的胡子象钢针。手里拎着一条五尺长的齐眉棍。

  小心翼翼,疑惑谨慎。

  满怀敌意地打量着面前这只队伍。

  可以理解,僰人是被杀怕了,被人灭了国,诛了族,杀得尸积如山,种族殆亡,剩下几千残余遁居深山……这教训可有多惨痛。

  奢猛又向前走了几步,把手里的宝剑扔在地上。

  “兄弟,我们是自己人,是从黔地远来的僰族。”

  “你……是僰族?”

  身披狼皮的大汉,怀疑地瞪着奢猛,显然不信。

  他朝着奢猛“嘿嘿嘿”冷笑了几声,把手里的齐眉棍一扬,喝道:“滚开,你们到底是什么鸟,到此骗人,再胡说八道,天狗神把你们一个个嚼成肉粉。”

  说这话的时候,大汉脸上的肌肉扭曲,咬牙切齿,显出无限的恨意。那副神情很显明透露出:我恨不得吃了你。

  仇恨,太深了。

  根深蒂固,深入骨髓。

  奢猛大声说道:“你错了,兄弟,当年的僰人部族成千上万,巴、蜀、黔各地都有分支,我们这一只,以前一直在黔西南的大山里,与巴蜀的僰族兄弟,同气连枝,后来因为朝廷剿杀,失去了联络,后来,我们遇到了一个人,他叫做郁沽阿二……”

  “啊——”

  忽然披狼皮的僰人大汉,象野兽那样嚎叫了一声,厉声喝道:“你说什么?阿二……你再说一遍。”

  眼睛瞪得象铃铛那么圆,一脸钢针似的胡子也扎撒起来。

  显然,阿二——这个名字,触动了他的痛点。

  而且,不光披狼皮的大汉,他身后那些形形色色的僰人,听到“阿二”时立刻引发了一阵骚动,好多人惊异外露,凑在一起叽叽喳喳。

  奢猛心中一阵高兴。

  很好。

  阿二,这个名字,经过了几十年还在凛凛生威。

  奢猛的“借尸还魂”之计,主脉就是冒充阿二的族人,取得野僰信任,同他们进行一场“心理战”。

  其实想想也能估计出来,几十年过去了,阿二早就不在人世了。

  但是,他的“魂”如今还能在野僰当中有这样的威望,这让奢猛有些喜出望外。

  效果好得令人激动。

  下一步,就是如何把这道“魂”做巧做细,让它“还”回去,在野僰的心中落地生根,发芽成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