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枭雄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2章 失踪

明末枭雄录 青藤木屋 2033 2020.02.06 06:35

  那侏儒被好几个拿刀持剑的士兵包围着,看来时刻面临乱刃分尸的风险。

  但是他丝毫也没有害怕的样子,而是盘腿坐在草地上,慢条斯理地拉着胡琴……声音悠悠扬扬。

  这场景——画风怪异无比。

  突然间——

  几个士兵同时发动了攻击。

  刀剑并举,跳跃起来向着侏儒砍杀过去,几把刀闪过一片白光,狠狠剁向侏儒。

  这要是把侏儒乱刃分尸的节奏。

  就在这一刻,令人惊骇的事情出现了,只见那侏儒不声不响,突然把右臂一抽,那把胡琴的琴杆与琴筒分离了,从琴杆里抽出一把细细的刀来。

  这把刀也就二尺长,细得韭菜叶一样,然而晶光雪亮,烁人双目,侏儒只用一眨眼的功夫,就把一件乐器变成了杀人凶器。

  “唰——”

  细细的刀身在空中挥舞。

  “啊——啊——”

  两个士兵先后被细刀刺中,发出一声惨叫,然后栽倒在地上,甚至他们是怎样被侏儒搠翻的,都没有能够看清楚。

  那侏儒行动说不出的敏捷,矮敦敦的身子此时倒成了优势,在几把刀剑的围攻下,象狸猫那样一滚,灵活无比,瞬间躲过了刀剑攻击。

  与此同时,手里那把细刀闪电般地刺出。

  “唰——啊——”

  又一名士兵翻身栽倒。

  胸口被刺穿一个大口子。

  侏儒越杀越勇,嘴里怒吼一声,腾空跳起,矮小的身子一下蹦起五尺多高,将那柄细细的短刀抡了个圆弧,只听“嚓”的一声,又一名士兵的脖子被砍断了,只剩下一丝皮肉相连。

  尸身“咕咚”栽倒在地上。

  ……

  转眼间,好几个士兵,被那个侏儒杀了个干干净净,好几具尸体翻倒在草丛中……

  现场血腥恐怖之外,还夹杂着一种说不清的诡异……

  ……

  躲在几丈外,隐身在草丛里的三梆子,吓得脸色苍白,手臂禁不住微微发抖。

  他和小菊一起,屏气凝神,大气不敢出,睁着惊恐的目光看着面前这一切。只见……那侏儒杀完了人,把那柄细细的短刀重新插回到琴杆里。

  又是一把胡琴。

  然后,侏儒把胡琴背在身上,迈开两条小短腿,若无其事的朝着树丛外面走去。

  ……

  小菊伏在三梆子耳边问:“怎么办?”

  按照道理来说,他们俩也算是官军,被杀的这几个人,虽然不是秦良玉手下的白杆兵,但应该属于友军,自己人被杀,理应上前帮忙。

  可是……

  这侏儒也太厉害了。

  那柄细细的短刀,如果挥过来……糟糕,后果可能不是太妙。

  三梆子定了定神,小声说道:“咱们暂且不和他一般见识,来日方长,还是后……后发制人的好。好饭不怕晚。”

  “老三,那个小矮人……真恐怖,他不是会鬼吧?”

  “这个可难说了……不过你不用怕,有我呢,任何鬼怪也不敢怎么样……”

  ……

  成都城外,秦良玉的大营里。

  谭天保在给秦良玉调制药剂,虽然她身上的毒汁经过精心治疗已经拔掉了,但是伤口很深,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愈合。

  有哨兵来报:“李化梓将军求见。”

  嗯?

  李化梓……他来做什么?

  说实话,秦良玉和手下这些将领们,对于李化梓和胡诏年这俩人,都是一肚子的火气,满脑子的不顺眼,瞅见他们就跟吞了苍蝇一样。

  而且,上回秦良玉带了众将去拜访他们,吃了个冷冰冰的闭门羹,连面都没见着,一点情面都不讲,因为这事,大家提起来就气愤难平。

  这回……你干吗要到秦良玉的营里来?

  但是秦良玉可不会失礼数。

  她立刻命令:“有请。”

  李化梓急匆匆走进秦良玉的大帐里,白净的脸上带着焦急之色,一进来就着急惶惶地朝着秦良玉打拱作揖,“坏啦,坏啦,秦将军,快帮忙,出了大事啦。”

  那样子好象被踩了尾巴的蛇。

  “怎么啦?李将军。”

  李化梓满面愁苦,一拍大腿,“祸事啦……秦将军,那胡公公丢啦,失踪了,不见,被人绑架啦。”

  “啊?”

  秦良玉大吃一惊。

  绑架……

  这事怎么会发生在胡诏年身上?他是几万大军实际上的统帅,千军万马护卫,住在成都城内重重防卫之下,竟然会发生绑架……可能吗?

  “您请坐,详细讲。”

  “咳,说起来真够怪的,胡公公喜好打猎,让我派人跟随他出城围猎,可是您知道,成都附近尽皆平原,哪里有什么猎物……”

  秦良玉和帐里其它人都啼笑皆非。

  这位监军到前线是来游山玩水,打猎散心吗?

  “……我又没办法违抗,只好派几名亲兵,随他出城猎取鸟兽,管他有无猎获,就只当陪着监军游玩一趟,谁知道他们一直到下午也没回来,我心下疑惑,便派人出去察看,谁知道却在野外找着了几名亲兵的尸首,而胡公公踪迹皆无……”

  秦良玉的眉头皱了起来。

  这事够奇怪,也够严重的,胡诏年是朝廷派来的监军,他是皇帝的亲信,如今在阵前丢失,必将引起巨大震动,崇祯皇帝会怎么看……后果很严重。

  然而帐里的其它将领,听了这件事后,神态却是各异。

  震惊、纳闷儿、猜疑……

  麻仓收咧了咧大嘴,似笑非笑地说道:“咳,丢就丢了吧。”

  一副幸灾乐祸之状。

  李化梓面露尴尬,张了张嘴没说什么。这也难怪,你们以前对别人耍大尾巴狼,那时候的神气哪儿去了?现在出事了前倨后恭来求别人,害臊吗?

  秦良玉朝麻仓收喝道:“住口,不许这么说,胡公公是朝廷敕派的监军,失踪了是咱们前线将士的耻辱,一定要好好帮李将军寻查侦办。”

  麻仓收闭上嘴。

  大家议论纷纷起来。

  有的说:“胡监军一定是遇到盗匪了。”有的说:“可能是杨应龙手下残部,没有清除干净。”还有的说:“我猜是胡监军自己杀了亲兵,逃到别处做大事去了……”

  正在这时,有卫兵来报:“贺老三和小菊回来了,他们说在野外采药时,发现了重要情况,要向将军报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