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枭雄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3章 大尾巴狼

明末枭雄录 青藤木屋 2056 2020.02.01 15:00

  要说儿子能看错父亲的模样,似乎不太可能。

  马祥麟叙说的,他在卧佛寺前看见骑枣红马,国字脸,三绺短须……这活脱脱就是当年马千乘的容貌。

  这番话,把旁边的人都闹愣了。

  怎么回事?

  马千乘已经死了好几年了呀。

  难道是亡魂显灵?

  还是另一个人长得象?

  ……

  三梆子正帮着谭天保,给马祥麟处理身上和腿上的伤,他一拍大脑门,“我知道,这叫魂星撞气,当你思念一个人时候,气息感化,他的魂魄受到感召,飞奔而至,就会在你眼前浮现出他的相貌来,当时……马将军,你是不是正在思念父亲?”

  “没有。”

  “……”

  谭天保瞪了三梆子一眼,“别瞎猜,哪有大白天显灵的。我看这事儿是个阴谋。”

  秦良玉颇同意谭天保的话,“没错,这就是阴谋,麟儿,后来呢?”

  “后来,我当然不会视而不见,就策马向前冲过去……果然象娘说的那样,这里有阴谋,当我急匆匆追着前面那匹枣红马,向前奔驰之时,刚刚转过一个山角,就突然被一道绊马索给拦住了,马失前蹄,栽落也下,然后就被一帮蒙面人擒住……”

  “这是杨应龙干的事。”麻仓收在旁边一拍大腿。

  其实,大家都已经想到了,这事肯定是杨应龙所为。

  他们派人冒充马千乘,就是吸引马祥麟的注意,然后引诱他上钩,将他擒住。

  作为儿子,看见与已故的父亲一模一样的人,绝对没人会视若无睹,这事怪不得马祥麟。

  事情差不多搞明白了,但是大家仍有疑问。麻仓收问道:“祥麟,难道……那个冒充先马将军的人,长得就那么象?连你也认不出来?”

  “就是啊,”马祥麟眼里露出迷茫之色,“虽然离着有几十丈远,但我看得清清楚楚,一点不错,马匹、穿戴、面容……当真是太象了,几乎完全一模一样,当时我简直惊呆了,心如潮涌,眼泪也流出来,就什么也不顾了……”

  这可以理解。

  大家纷纷议论起来。

  谭天保忽然想起一件事来。

  “对了……各位,你们还记得吗?咱们在鹰愁寨的时候,那个从播州来的大祭司,翁拿,他就曾经冒充我,将卫兵我们俩弄晕,然后又骗过了寨门的哨卫,出寨而去,他当时化装成我,就非常象,所有人都没认出来……”

  “对嘛,”麻仓收说:“当时我还怀疑是谭兄弟搞的鬼……没错,翁拿就有这个本事,化装成别人,几乎就是一模一样。”

  “这叫易容术。”三梆子在旁边冒充大明白。

  “嘿,”谭天保说:“下回要是再遇到翁拿,我可不会放过他。”

  三梆子故作高深地说:“翁拿没那么傻,下回遇到你,说不定也会化装成你父亲,让你根本认不出来……”

  “少扯蛋。”

  ……

  拿下邓坎城以后,秦良玉率大军长驱直入,直趋成都。

  平原上,没有关隘,没有峡谷,没有屏障……部队象潮水似地迅速沿着官道前进。

  这天,他们遇到了另一只人马。

  这队人马并不是敌人,而是朝廷派来解成都之围的总兵李化梓带领的队伍,有五万之众,是一只力量雄厚的生力军。盔甲整齐,旗帜鲜明。

  双方队伍碰面,互相问明情况之后,秦良玉说:“我亲自去李将军队伍里,拜见他。”

  谭天保劝道:“秦将军,上回您遇刺,刺客就自称是李化梓的属下,这件事还没搞清楚……”

  “用不着,刺客绝不是李将军派来的,这个没有疑问。”

  “是。”

  谭天保不敢再多嘴。

  秦良玉这人就是这样,敏锐果断,相信自己的判断,并且不避风险。

  带了几个下属,包括谭天保和公孙炽在内,秦良玉直趋李化梓的军中,因为大家都在行军途中,也没有支帐蓬,李化梓就在一片农田桑林里和秦良玉见了面。

  那李化梓是个肥肥胖胖的人,白净面皮保养得很好,不太象个行伍中人,再加上说起话来咬文嚼字,吞吞吐吐,更是与平常的武将形象大相径庭。

  更象个养尊处优的阔佬。

  两个军队统帅见了面,互相施礼问候,另外……还有第三个人。

  谁?

  李化梓部队里的监军,一名叫做“胡诏年”的太监。

  部队里有太监,这是明朝军队常见的,崇祯皇帝为了监督各部队行动,往往派遣太监充当“监军”,这些太监实际上就成了“钦差”,凌驾于军队统帅之上。

  此种怪象,其实严重扰乱部队作战。

  秦良玉不失礼数,同李化梓和胡诏年分别见礼,因为大家都在行军,没功夫闲聊,她直截了当地问:“李将军,下一步作战,贵部打算如何?”

  “唔……”李化梓支唔了一下,把目光瞅向胡诏年。

  这让人感觉现场气氛怪异而尴尬,李化梓——作为一军统帅,说到作战事项的时候,你瞄别人做什么?

  这个畏畏缩缩的模样显然只证明了一件事:

  他说了不算。

  拿章程是太监胡诏年。

  就连站在后面当随从的谭天保,心里都涌起一阵愤怒来——这算是怎么回事?大将指挥军队是职责,怎么可以事事看太监的眼色?

  但是事实就是这样,明朝末年,崇祯宠信太监,好多部队里的真正实权都在“监军”手里掌握着,甚至把部队统帅都给架空了。

  胡诏年倒是“当仁不让”,大刺刺地开口说道:“我们这次赴援成都,计划早就拟妥,准备以雷霆万钧之势直捣杨应龙侧后,一定能杀敌人一个落花流水,秦将军,希望你能配合我军行动。”

  嘿。

  他这口气,完全就是一副统帅的架势。

  可也没想想,你如此越俎代庖,又置李化梓于何地?

  而且,他开口对秦良玉说“请你配合我军行动,表面上客气,实则是瞧不起人,这是把秦良玉的白杆军放在次要从属位置了,并且还有“你得听我指挥”的意思。

  诚然,李化梓队伍兵马多,装备好,气势上似乎压了秦良玉一头,但是这口气委实让人难以接受,这不是耍大尾巴狼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